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意外之死  
   
續:意外之死

在眼巴巴望著等著杜橙和方凱琳領了證回來的父母,早早地就准備好了一頓豐盛的午餐,但萬萬想不到的竟是等來一個令他們都感到無比震驚的消息。

杜橙沒回家,直接去醫院了,下午還要上班呢,連帶著午飯也在醫院吃了。只是打了個電話給家里說明了情況。

杜澤濤夫婦以及方凱琳的父母都在,知道兩個孩子沒去領證,那激動的場面可想而知,但這些,杜橙都暫時顧不上了,明知道自己的決定會換來什麼樣的結果,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給父母時間去接受。

家里團成一鍋粥,原本應該是親家的,現在竟吵得不可開交。方家夫婦倆就咬定是杜橙欺負了方凱琳之後就不想負責了,說他是wan弄方凱琳,但杜橙的父母哪里會允許有人這麼侮辱自己的孩子,于是乎,兩個有著多年交情的家庭就因此而產生矛盾,吵吵嚷嚷的,方家夫婦臨走時那臉色簡直黑到了極點。

但這只是一時的而已,就是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所以雙方都措手不及,吵鬧一下很正常,以他們的交情,指不定晚上就開始又在互相打電話聯絡了。

方凱琳的電話一直打不通,她只在給母親的微信里說了一句話,說她需要冷靜冷靜,別去打擾她。

出了這種事,做父母的當然是心痛不已,可想到女兒從小到大都沒受過委屈,這次肯定給杜橙傷透了心,一下子難以面對家人,所以才會躲起來暫時逃避。

所謂世事難料,計劃永遠都跟不上變化。遠在M國的晏季勻在得知杜橙這家伙最近遇到的事之後,陶侃說他可以去轉行拍電視劇了。本來晏季勻和水菡是計劃等杜橙訂婚時帶著小檸檬回來一趟,現在他和方凱琳掰了,他們也不用來參加訂婚禮,但這不妨礙行程,他們還是會回來看看的。

杜橙到是很盼著晏少能回來,自從這哥們兒去了M國之後,杜橙就跟少了只胳膊一樣,沒人跟他一起聊天吐槽了,還真是有點想念的。尤其是在這種非常時期,面對家里的巨大壓力,杜橙可是煩悶到了極點,感歎若是晏少在身邊就好了。

重回到一個人的生活,杜橙感覺輕松了不少,不用再勉強自己承受方凱琳的感情,不用再為了完成父母的心願而憂心,現在的他,只會做自己,回到那個真實的橙子。

繞了一大圈還是依舊單身,但也不是毫無所獲,至少他知道,婚姻是自己的,如果為了父母的意願而妥協,跟一個不愛的人結婚,他會後悔一輩子的。

以前覺得無所謂,反正就是領個結婚證而已,但真正事到臨頭了,才發覺,原來根本做不到那樣去勉強,心中始終有一縷執著放不下,那就是……想跟自己喜歡的女人結婚,不想讓婚姻成為墳墓,他要的,是像晏季勻和水菡那樣堅定而深刻的愛情,不離不棄……

只是,這些年認識的女人不少,可有誰才能成為他心底珍惜的那一個呢?會有這樣的女人出現嗎?

或者早就出現了,只不過他還不曾把握?

感情這回事,最神奇的地方就是……當你冷靜聰明果敢時,說明你沒有真的愛。當你變得不像自己,當你不由自主無法控制某些情緒和行為,那才是,真的愛了……

======呆萌分割線======

夏季的尾巴就快要過去了,但在入秋之前還有一段時間是會反彈的,會特別熱,C市這幾天的戶外氣溫都有點讓人受不了。

這麼熱的天氣,小穎還是要去烹飪培訓班上課,梵狄原本是安排了手下送她去,可這丫頭竟然婉拒了,原因是……她已經有人來接。

這到是真的。不但有人,而且還是個陽光帥男……就上次那個給小穎送花的男生,為了追小穎,他也去烹飪班上課了,近水樓台先得月,他母親就是烹飪班的老師,他去上課那自然是一句話的事兒。

自從那晚梵狄當眾宣布收小穎當干妹妹,她就很快答應了那個男生的追求,如今這已經是一對小情侶了。

小穎這樣做,當然是有跟梵狄賭氣的原因,但不能否然,她男朋友人還不錯,不像是梵狄預測的“不是好東西”。

小穎的男朋友沒有來過梵公館,來接她也是在前邊路口處等,不會知道小穎的身份就是如今C市的地下皇帝梵狄的干妹妹。

路口停著一輛很拉風的摩托車,上邊坐著一個穿黑衣的小伙子。身材健美,五官俊朗,緊身體恤勾勒出他結實的肌肉,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在太陽光下越發具有一種力量的美感。淺藍色的牛仔褲配上一雙白色運動鞋,青春朝氣陽光四溢,跟小穎到是挺相配的。

別看這只騎個摩托車,可不是因為他沒錢,而是因為喜歡摩托車的那種刺激與灑脫。家里有豪車,但他很少開,今天就是要帶著小穎出去兜風,當然是要用他最喜愛的坐騎了。

看看時間,約定的一點,已經過去十分鍾,小穎還沒出來。這男生往對面那條街口望了望,不由得擰眉……小穎是怎麼了?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嗎?

這猜測非常准確,小穎此刻正被某男訓話呢。

梵氏公館後邊的小花園里,梵狄正像個擔憂孩子的家長一樣嘮叨,給小穎灌輸一些“常識。”

“一定要記住,女孩子要矜持,要懂得保護自己,如果你們約會的時候那小子敢對你毛手毛腳,你可千萬別客氣,拳頭伺候,有什麼事,後果我負責。”梵狄妖孽的面容上浮現出一點狠色,說話間還揮揮拳頭做個示范。

“還有,你們認識的時間還太短,如果他邀請你去他家,千萬別去,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指不定就有狀況發生……嗯,以你們目前的進展來看,頂多也就只能到親一下的地步。哦對了,你們親過了嗎?”手打小說網梵狄這媚眼天生攝魂,這麼專注地盯著小穎,她不由得心頭砰砰亂跳,小臉蛋通紅。

“阿凡,我們只牽過手,抱了一下,沒有親親,我也不會去他家!”小穎明亮的大眼瞪著他,紛嫩的臉頰透著紅暈,俏麗可愛,人比花嬌。

梵狄微微一怔,有種松了口氣的感覺……原來還只是牽手階段啊,那還好,他不必太操心。他之所以說這麼多,也是因為擔心小穎會被人欺負,怕她受傷害,既然她這麼懂得分寸,他就放心一些。

“咳咳……你去吧,記住,約會的時候如果遇到什麼狀況,記得報我名字!”梵狄大言不慚地說,神情頗為得意于霸氣。

“噗嗤……”小穎忍不住笑出聲:“阿凡,你的名字有鎮宅辟邪的作用嗎?”手打小說網

梵狄眉頭一挑,揚起倨傲的下巴,十分堅定地說:“那是必須有作用啊!”

瞧這自戀的架勢,一般人都得甘拜下風。

小穎心里還是有點觸動的,知道梵狄這人就是嘴硬心軟,有時說話難聽,可實際上還是很關心他的,只是,他的關心不是男女之情。

她會答應跟那個男生在一起,也是想努力試試看自己能不能將這顆心轉移,不再放到梵狄身上。喜歡一個對自己沒有感情的男人,太累太苦了,小穎知道梵狄只是將她當成妹妹,她還有什麼奢望的呢。

“可是……阿凡,今晚你是在家吃飯嗎?我早點回來給你做飯。”

“不用了,你好好去約會,家里廚師最近都挺閑的,今晚也讓他們有點事做。”梵狄沖小穎投去一個鼓勵的目光。

小穎點點頭,無意中抬眸瞥見牆上的掛鍾,不由得驚呼一聲“哎呀,我遲到了!”

這丫頭立刻轉身飛奔出去,急急忙忙的樣子惹得梵狄連連搖頭……怎麼忽然有種“女大不中留”的感覺呢?

梵狄在花園里緩緩散著步,是不是還會自嘲地笑笑……小穎如果真能跟她男朋友在一起好好的,交往,甚至以後結婚,他就算是了了一樁心事。好歹也是他梵氏公館的人,等她嫁人的時候,他一定會准備豐厚的嫁妝給她,將她風風光光地嫁出去……

感情的事無法勉強,梵狄對此深有體會。他不是沒考慮過小穎,他也有試圖讓自己對小穎產生點什麼,可無奈,即使在金虹一號上因為她被下了藥而發生了些過火的親密,他還擁著她過了一晚,但始終沒能激起他內心深處愛的沖勁。

梵狄現在對小穎的呵護,公館里的人上上下下都看得明白,還都盼著小穎有一天能咸魚翻身,從老大的干妹妹晉升成為“壓寨夫人”,只有梵狄心里才清楚,他重視小穎,在乎小穎,可就是親情和感恩的成分居多……

這丫頭今晚回來之後還得問問她跟那個男生進展得怎樣了……梵狄心里這麼想著,隱隱也有些期待起來,希望聽到小穎每次約會回來都是有好消息。

所謂的好消息不是進展大,而是想聽到這個男生對小穎好不好,夠不夠溫柔體貼。這種心情很奇妙,真像是個孩子的家長。

街口,坐在摩托上的男生見到前方那個熟悉的身影時,頓時來了精神,從車上下來,拿著頭盔,笑米米地迎接小穎。

“哲浩,對不起,我遲到了。”小穎紅通通的臉蛋上露出歉意的笑容,潔白整齊的牙齒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乾淨純透的女孩子,讓人感覺像是吃下了冰激凌那麼清爽。

這叫陸哲浩的男生一點都不生氣,笑得燦爛,眼神晶亮,溫柔地說:“沒關系,我也才剛到而已。我們走吧,我帶你去山頂。”

“嗯嗯……走!”小穎爽快地戴上頭盔,坐在他身後,小手自然地抱著他的腰。

陸哲浩心里一樂……最喜歡騎車帶小穎去兜風了,因為這樣可以跟她有比牽手還親密得接觸,被她抱著腰,他就感覺好像輕飄飄的,特甜蜜。

俊男美女的青春組合,在大街上自在瀟灑地飛馳,他的車技很好,小穎每每都能在這種時候感受到一種迎風飛舞的刺激。

這陸哲浩是對小穎不錯,也很有風度,規規矩矩的,溫柔有禮,尊重她,呵護她,每次約會還都是他先到的。看起來是個相當優秀的男生,可誰都不會知道其實他以前對女人可不是這樣的,現在算是變了個人。以前他交過的女友都是很短暫的時間,他也不會像對小穎這麼好,這次偏偏對小穎上了,表現極為出色,就連梵狄在對他有過一番調查之後都沒有阻止他和小穎來往,這就說明,這個陸哲浩是真的有希望。

但再怎麼聰明的人都有百密一疏的時候,梵狄聰明一世,可畢竟也是人,不是神,他怎麼都料不到這個表面上能達到至少八分的陸哲浩,竟會是那個將小穎送上不歸路的人……

“山頂”指的是C市與鄰市相交處地界的一座山的頂峰。山上景色優美,環境清幽,一條盤山公路上去,能領略到絕美的風景。這里距離C市市區約有一個小時車程,平時來這里游玩的人也不少,但一到了晚上就會格外清靜。

小穎在陸哲浩的帶領下來到了山頂,看到周遭美不勝收的景色,人會顯得很興奮,站在觀景台上望著腳下的深谷和天邊燦爛的云霞,感覺有種置身世外桃源的愜意。

不用長途跋涉就能領略到如此美景,小穎對陸哲浩很是感激,若不是他,她還真不知道會有這樣漂亮的地方。

陸哲浩帶著小穎四處觀賞游玩,看得出來她心情還不錯,他也就跟著開心。

小穎是個很知道感恩的人,她現在對陸哲浩還只是停留在好感,沒有真正的喜歡,但確是真心的感謝他對她的好,所以在陸哲浩提出說在這里吃過晚飯再下山,她也沒有異議。一直以來他都是對她尊重有加彬彬有禮,他會在九點之前將她送回到梵氏公館的。

可凡事都有例外,今晚就注定是個讓人永生難忘的時刻……

“山頂”之所以有名氣,除了風景,還有一層不為外人所知的原因,那就是,在這條盤山公路上,不定時會有一群飆車族聚在這里進行賽車。他們每次塞車都會吸引到圈子里的一些人前來觀看,並且還有以此買外圍下注的。其瘋狂熱情的程度,沒親眼見過的人是不會知道的。

夜晚的山頂清風幽幽,空氣清爽怡人,一輪皎白的明月高懸于天幕,繁星點點伴其左右,仿佛一盤錯落有致的棋局,充滿了神奇的奧義。

在這清幽浪漫的月色下漫步,是件很幸福的事情,陸哲浩牽著小穎步行到山頂最大的觀景台,這里已經聚集了一群熱情洋溢的男男女女,都在焦急又興奮地等著賽車的開始。

燈光不是很亮,但足夠看清這群人的亢奮與激動,一個個穿著特涼爽,打扮都是十分新潮怪異,時不時還會有口哨聲響起,還有人光著膀子露著肚臍手拿著熒光棒在跟著音樂扭擺……嘈雜的環境讓小穎頓時忍不住皺眉……怎麼陸哲浩會帶她來這種地方?

小穎有點不自在,停下腳步駐足不前,迷茫的眼神望著他:“哲浩,我們為什麼要來這里?這是做什麼的?我們不是應該散散步就回去的嗎?”手打小說網

陸哲浩此刻已經是像變了個人似的,陽光帥氣的臉上充滿了異彩,難以抑制的興奮:“小穎,見過賽車嗎,今晚這里就有……而我,將會是其中之一。我希望在你的見證下我能贏,一會兒你就坐在我的車副駕駛,我相信你一定會給我帶來好運的。”

“什麼?賽車?”手打小說網小穎驚呼,嚇了一跳,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這陸哲浩說的是真的嗎?

就在小穎震驚之際,忽地,只聽人群里爆發出一陣歡呼與噪動,緊接著小穎只覺得眼前一花……一輛車呼嘯而來,在她和陸哲浩身前停下,然後,車里下來一個光頭青年,嘴里叼著煙,扯開是嗓門兒對陸哲浩說:“陸少,您的車來了!”

陸哲浩已經走了過去,不忘拖著小穎的手,臉上的興奮已經變成激動,兩只眼睛都在發亮,像是迫不及待的樣子。

小穎這才回過神來,驚得往後退,可陸哲浩的手抓得太緊了,她掙脫不了。

“哲浩……我不要坐副駕駛,我要回去……你放開我。”小穎驚恐地望著眼前的車,想象著自己曾在電影里看到的那些情節,明白了陸哲浩的意思是要她坐在副駕駛的位置跟他一起賽車。一車一美女,這似乎是眾多類似運動的標配,可那實在是太危險了,簡直就是在玩兒命,稍有不慎就會落個或傷或亡的下場,真不明白為什麼還會有人喜歡這個?

但陸哲浩不以為意,他以前在國外可是參加過好幾次這種賽車了,他喜歡那種難忘的刺激,回國後他來參加過一次,但只拿到了第二,今晚,他是沖著第一來的。

身後的人群在歡呼,營造出一種令人熱血沸騰的氣氛,這使得今晚的賽車手越發激動亢奮了。

陸哲浩來此的目的本就是為參加賽車,小穎是他的女朋友,他當然要帶上,要與她共同分享這種榮耀的時刻。他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不好,相反認為這是增進和證明兩人感情的重要環節,他深信自己的冒險精神會讓小穎對他有新的認識,會讓她深深為他著迷的。

“小穎,相信我,這絕對是值得你參加的,這是你花錢都買不到的刺激和冒險,一定會是我們畢生難忘的經曆。跟我一起吧!”陸哲浩已經打開車門,將小穎塞進去,不容她反抗,而他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鑽進了車子,鎖上車門……

此時距離賽車開始的時間只有兩分鍾。

其他還有幾輛車早就等得不耐煩了,陸哲浩的車是最後一個出現的,現在時間差不多了,是時候開始。

先前那個光頭青年拿著一個喇叭站在一排賽車面前,歇斯底里地說了幾句話,之後,人群更加激湧了,都在盼著這一場激動人心的驚險旅程。

盤山公路的兩邊亮起的燈光仿佛是在為參加飆車的軟糯搖旗呐喊,人們站在這觀景台上就能看到下邊路上的情景。哪個車最先返回來這個觀景台,那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車子里,小穎都快急哭了,驚慌又焦急地請求陸哲浩讓她下車,但陸哲浩此刻早已被興奮沖昏了頭,不顧小穎的恐懼和尖叫,全神貫注地往前……沖!

“啊——!”車子發動那一刻,小穎嚇得閉上眼,只剩下深深的恐慌。

太快了,並且還是在這大晚上的盤山公路,別說是小穎了,就算是換做一個膽大的男人也一樣會尖叫失控。

這是賽車,不是普通的玩車,一個個前來參加的都是追求一種極致的刺激,冒著巨大的危險,純屬是把腦袋提在褲腰上的耍的行為。

小穎除了尖叫,什麼都做不了,心中除了恐懼,更多的是憤怒,她如果早知道陸哲浩有這樣玩兒命的嗜好,她絕不會多看他一眼!

可現在,後悔都來不及,她這條小命能不能保住都還是問號!

發自靈魂的顫抖,小穎在驚恐之余,臉上已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她只感覺好像車子要飛起來了,達到極限的速度讓她有種仿佛靈魂要碎掉的錯覺。

但這速度,陸哲浩卻是還不滿足,他像是惡魔附身,一心想要贏,緊盯著前邊那輛白色車,那是上一次贏了他的人,他這次一定要贏!

轟……油門兒又一次被踩到底,陸哲浩驚險地在一個彎道處玩個漂移,超越了前方的白色車,立刻猶如打雞血一般激動了。

“哈哈,小穎,你真是我的福星,我超過他了!哈哈哈!”陸哲浩狂笑的表情竟有點猙獰,一心只沉醉在這樣極致的刺激中。

“陸哲浩,你怎麼不去死!”小穎怒吼,此刻她睜開了眼睛盯著前方的路,又一個彎道!

陸哲浩正想說話,可突然眼神一狠……後邊的車追上來,只要過了這個彎道就是就能沖向終點,他絕不能輸!

生與死往往是在一念之差,陸哲浩賽車的瘋狂癡迷和他對贏的追求,已經注定了他的命運……

“啊——!”一聲尖叫聲在車里響起,電光火石之間,這輛車已沖破石欄,向外飛去,淒厲而絕望的慘叫劃破夜空,車子,猶如風箏一般失控下墜,里邊坐的是小穎和陸哲浩……【這章6千字,還有更新。大家不要只看章節數,要看更新的字數,不然還以為千千偷懶啊。】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揭穿她     下篇:續:驚悉原來她喜歡的人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