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驚悉原來她喜歡的人是他  
   
續:驚悉原來她喜歡的人是他

生命之所以可貴,是因為它的不可複制與無常。誰都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每一次看似平常的別離都隱藏著難以預見的危機。

噩耗傳到梵氏公館時,兄弟們都有種天要塌下來的感覺。

人人都知道小穎是梵狄的救命恩人,知道小穎對梵狄的重要。別看梵狄平時很愛數落小穎,但其實對她已經是很特殊了,留她在身邊,收她做干妹妹,公館里上上下下都知道這個女孩兒可以享有外人得不到特權。

雖然她不是梵狄的戀人,但身份地位其實一點都不差,兄弟們很樂意聽她的吩咐,當然也都盼著她有朝一日能成為老大的賢內助。可現在,這朵含苞待放的小花,永遠地離開了,公館里變得異常安靜,一個個大男人都是愁眉苦臉的,都在為小穎而惋惜,心痛,只可惜陸哲浩也一起掉下去來個車毀人亡,不然的話,大家一定會將這小子修理得爹媽都不認識。

因為出了這場事故,山頂的路暫時被封,上邊那些參加賽車的人以及圍觀人群早就散得不知所蹤,交警在處理事故現場,大半夜里這個地方卻無法得以清靜,並且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里,人們一旦想起這條路,都會有種後怕的心情。

其實這跟路沒有關系,像陸哲浩這樣參加非。法賽車的人,就等于是一只腳已經踏進棺材了,除非是不再犯,否則,去見閻王那是遲早的事。只可惜小穎還那麼年輕,她的人生才剛開始就走到了盡頭,誰會想到那看似優秀的大男孩居然會有那麼致命的嗜好,並且還硬要拉著小穎坐在他的副駕駛位置……

世上沒有後悔藥,如果有,梵狄情願付出一切代價去買。可人力有時太渺小,敵不過命運無情的大手,如今,梵狄只能站在小穎出事的地方,深深地懺悔,悲慟。

這是臨近山頂的一處彎道,外圈的石欄有一處缺損,那就是小穎和陸哲浩掉下去的地方,懸崖陡峭,下邊是一條湍急的河流,車子就是掉在了河里。

此刻,這周圍燈火通明,梵狄的手下全都出動了,配合著救援隊的人在打撈……

梵狄站在河邊,看著忙碌的眾人,看著從河里撈上來的車,還有陸哲浩冰冷的尸體,梵狄沒有半點憐憫和同情,只有一腔恨不得能將陸哲浩複生了再狠狠折磨的憤怒。

就是這個該死的陸哲浩!是他硬拽著小穎上車的。關于這點,梵狄已經從目擊者口中證實了。圍觀賽車的人里有很多都是小混混,梵狄要打聽點事很容易,可就是在得知之後才更為憤恨。

今晚的夜風格外冷,耳邊傳來河水流淌的聲音,再也不是悅耳的,而是猶如催命般的符咒。梵狄就像是一尊充滿恐怖氣息的殺神,往那一站,連警察都不願去跟他說話……氣場太陰冷,靠近他都會感到一股深濃的殺氣。

梵狄沉默不語,只是靜靜地看著,他腦子里浮現出的是小穎在被陸哲浩拖上車時那種恐懼的眼神,還有她在車子*時的絕望……她當時該多害怕啊,她在水里掙紮時,還是怎樣的痛苦……

梵狄猛地一拳頭打在了身邊的一棵大樹上,鮮血立刻從手指流出,可他已感覺不到疼痛,他只有深深的悔恨。恨自己答應了讓小穎和陸哲浩交往,很自己沒能事先查明陸哲浩原來竟有玩這種非。法賽車的嗜好,恨自己今天允許小穎出去跟陸哲浩約會……

太多的自責,讓梵狄無處排解這種痛苦,總覺得自己應該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今天下午小穎出去時,他還在想,將來要給小穎一個最隆重的婚禮,讓她風風光光地嫁人,讓她當個幸福的新娘,他是真的想要讓小穎過得好,過得開心,真心地當她是家人那樣。

可誰能想到,她出去約會竟然會出事。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並且還是在車子里,墜進河中,生還的機率幾乎為零,到現在找到了陸哲浩的尸體,小穎還沒被找到,這說明她已經被河水沖走了,或是沉在了河底,不管是哪一種,都足夠讓人痛心了。

打撈的工作持續了一整晚,直到天亮還在繼續……

如此噩耗,梵狄沒有立刻告訴小豆子,這時候他還在家睡得正香呢,不知自己的姐姐已經遭遇不測了。

梵狄一晚上都沒合眼,回到公館時,整個人都精疲力盡了,心力交瘁地躺在沙發上,俊臉異常蒼白,看上去好像是經曆一場大戰似的。

這是一種精神上的煎熬,他腦子里陣陣轟鳴聲不絕于耳,無法冷靜下來,無法入睡。

好像是心髒被挖去了一塊肉,難以言喻的痛在肆虐著,他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不願去相信那個善良又堅強的女孩兒真的離去了……沒有她,梵氏公館里好安靜,聽不到銀鈴般的笑聲,看不到她活潑動人的身影。沒人在耳邊念叨他了,沒人啰嗦地要他吃這個吃那個,沒人會在他拿起酒杯時為他換上一杯鮮榨果汁了……

梵狄在小穎房間里佇立良久,打量著這里的一切,看著整潔的房間,總覺得太冷清了,沒有主人睡在chuang上,這里顯得空蕩蕩的。

坐在chuang邊,梵狄緩緩躺下……驀地瞥見枕邊露出一片銀白,拿起來一看,是他送給小穎的ipad。

不經意翻開外殼,手指一戳,屏幕上立刻出現一張熟悉的照片……

嗯?這不是他的照片嗎,怎麼成這ipad的桌面了?

可這張照片,梵狄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拍過……照片上的他,面朝大海坐著,顯然是在金虹一號上,而拍照的角度是側面,展示出了他完美無瑕的臉部輪廓,挺拔的鼻梁,厚度適中的嘴唇,叼著的那支煙還冒著淡淡白絲,他絕美的容顏隱隱透著令人心悸的哀傷,似是因為想起了什麼事而顯得有點沉重,但這不但沒有影響他的容貌,反而還更加呈現出一種難得的頹廢落寞的美感。

這什麼時候拍的?梵狄真不知道。仔細想想,小穎上次去金虹一號的即是那次她差點被人占了便宜時候,從那之後到現在梵狄沒再帶她去了。這丫頭,居然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拍他?

梵狄隨手翻開了ipad上邊的相冊,越看越是愕然……這相冊里大都是他的照片,有的是在他知道的情況下拍的,更多的則是他不知情的時候。

睡覺,吃飯,走路,說話,包括他在議事大廳里跟手下訓話……這些畫面都存在了小穎的相冊里,滿滿都是他。

還有一張最為特別的照片,上邊是梵狄背對著一張穿衣鏡,而小穎就站在鏡子面前,她拿著ipad對著鏡子照下,這樣一來,照片就成了她和梵狄的合影,只不過梵狄不知道而已,而小穎就笑得格外的甜,那亮晶晶的眸子里閃爍著異樣的神采,含情脈脈,溫柔深情,好像是在看著自己心愛的人一樣……

這樣的眼神,這樣的一張“合照”,讓梵狄心頭一顫……緊緊盯著照片上小穎的眼神,怎麼就這麼熟悉呢?這眼里飽含的情意太明顯了,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這是代表著什麼。

若不是看到這照片,梵狄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小穎在他沒有注視到她的時候竟然是用這般深情濃烈的目光看他,這樣甜蜜又帶著三分羞怯的笑容,是何含義,還用猜嗎?

梵狄不是笨蛋,呆滯之余,陡然想起了小穎曾經說過她有喜歡的人了,可她當時交代的是她在小鎮遇到晏季勻的事,既然她在知道晏季勻有老婆之後大方祝福他,那麼,事情過去之後她怎會還提起她有喜歡的人?除非……難道說,她喜歡的男人其實另有其人,而這個罪魁禍首就是……是梵狄!

這念頭一冒出來,連梵狄自己都禁不住心髒抽搐,尖銳的疼痛在蔓延,愣了幾秒之後,只見他手一抬,結結實實打了自己一巴掌!

“真混!”梵狄咒罵自己,腦子里還在翻湧著許多關于小穎的片段……她對他無微不至的關心,體貼入微的照顧,這僅僅是感激他的好嗎?她說過,她最大的興趣就是想做更多好吃的菜給他……當時他沒覺察出什麼不對勁,但現在想來,一個女孩子將自己的興趣跟他掛上鉤,這難道還不夠明顯在說明她對他有情嗎?

當他得知有人在追她時,他最後同意了,可她卻沒有高興的表情,而是苦著臉很失落地回房去……這是不是也說明她當時是被他的態度傷到了,其實她最盼望的是他能夠反對?

除此之外,梵狄還在ipad的備忘錄里看到小穎留下的字,全都是關于他……他的喜好,他不喜歡吃的東西,他忌口什麼,所有的一切都是跟他有關,在最後還附上一句話——“我喜歡你,你不用知道。”

這句話才是最最讓梵狄心痛的刀子!

“該死!”梵狄狠狠又掄了自己一巴掌,很用力,更深的自責著。

直到此刻梵狄才醒悟,原來小穎一直都是對他有情的,而他還成天想著怎麼把她塞給陸哲浩,還想著要將來要把她嫁出去……她在聽到他同意她跟陸哲浩交往時,該是怎樣的失望和傷心?

而這些,她都自己藏著不說,沒有對他埋怨過,始終都是以一副笑臉面對他,給予他最多的照顧和溫暖……她就像是天使,他確實曾救過她,但最終帶給她的還是傷害……

“或許,這輩子,我就不適合有女人在身邊……”梵狄苦笑,越發有此深刻的感受。

小穎的事,對梵狄來說是一個很嚴重的打擊。且不說愛,就是身邊失去了一個每天都能見到的人,給予自己溫暖和關愛的人,時時刻刻將心都掏給他的人,像失去了至親那麼痛苦,他需要一個緩和的時間讓傷口淡化……

接下來的時間里,經過全力搜救,最終還是沒能找到小穎的尸體,她就這麼消失在他的生命,但她在梵狄的生命軌跡里留下了至關重要的一筆。除了水菡,小穎是另一個可以將梵狄的心占據的人,雖然不是愛……

跟小穎沒有開始一段戀情,但她的存在和消失,對梵狄來說是一個刻骨銘心的經曆,即使過去很多年,他都不會忘記曾有這麼一個人溫暖過他的生命。對于感情和生活,他會有更深一層的理解和認識。但同時他也更加冷漠,冷酷地將自己的心封閉起來。

經過七天的搜救沒找到人,梵狄在市郊的一處墓園里為小穎立了一個墓碑,里邊埋葬著的是她的幾件衣服。

這也不失為一種寄托哀思的辦法,而梵狄能為小穎做的是……在她墓碑的上邊刻上一行字——吾妻小穎之墓。下方是他的名字,梵狄。

如果小穎有靈,一定會為梵狄的做法而高興的。生不能成為他的女人,但死後可以被梵狄認可,善良的小穎會感到很滿足的……成為他的妻子,這是她幻想了好多次的事情,如今,梵狄竟能在她身後了卻這心願,也算是對她的一種安慰了,更是梵狄對她的補償。

立碑這天,天氣不好,一場大雨降臨,預示著這個夏天即將過去了。

梵狄撐著一把黑色的雨傘站在小穎的墓前,凝視著碑上的字,他陰霾的心情越發孤寂冰冷,沉郁的臉色布滿了哀傷和痛惜,濃眉深鎖,沉默著一言不發地站著。

這樣一個妖孽般驚人的男子站在雨里吊念一個人,該是怎樣的沉重和痛心?迷蒙的雨幕中,他像是座雕塑,屹立不動,只散發出一種悲鳴的氣息。

他很專注,他不會知道在距離不遠之外的另一座墓碑前,佇立一個黑色女人的身影,留意他很久了。

她戴著墨鏡,同樣也打著傘,素面朝天臉色蒼白,藏在墨鏡後的那雙眼,竟是有著些許驚豔與複雜。她有點意外,想不到來此祭奠死于意外的弟弟,竟會看到一個這麼奇怪而特別的男人,他讓她想起了曾經看的電視劇里那種癡情種,在愛人死了之後就是這樣的表情吧……

她忽然有種沖動很想上去跟他說話,勸慰幾句,但這念頭起來時,她又認不出自嘲……自己這是怎麼了,居然想去跟陌生男人搭訕嗎?並且還是在墓園里?

這不是她的風格,准是她腦子短路才會這麼想。

女人別開視線,繼續專注在自己眼前的墓碑……仔細看去,這碑上鐫刻的名字竟然是——陸哲浩。【今天一萬字已傳,明天繼續!】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意外之死     下篇:續:杜醫生病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