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終于見面  
   
續:終于見面

童菲感到醫院時剛好8點鍾,在打聽到杜橙的病房在哪里之後,急急忙忙地過去了。焦灼的心情使得她暫時拋開了杜橙“已婚”的事實,她知道自己將要面對方凱琳,知道要見杜橙其實並不容易,可她有自己的堅持,她是出于對朋友的關心,又不是抱著要破壞別人家庭的想法……

特殊病房區,童菲也算是比較熟悉了,很快就找到了目標房間,站在病房門口,她沒有立刻敲門……先平複一下自己的心情,調整一下呼吸,讓自己看起來平靜一點。只是這低頭之間,童菲又忍不住會用手去摸小腹,那隆起的一塊,就是孩子所在的位置,現在,她就要進去看孩子的父親了。

輕輕敲門,沉默的幾秒里,是童菲最煎熬的時刻……前來開門的是方凱琳,在見到童菲時,方凱琳竟沒有意外的神情,看起來是早有准備的了。

“呵……還真來了!”方凱琳心里冷笑,堵在門口,反手將門關好,沒讓童菲進去,而是將人攔在了門外。

“你來干什麼,現在已經過了探病時間,你不知道病人需要休息嗎?”手打小說網方凱琳冷冰冰的語氣里滿是不屑與厭惡,瞧著眼前這張越發俏麗的臉,她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

童菲眉頭一蹙,清冷的目光蘊含著絲絲凌厲:“你是這間醫院的護士,別說你不知道8點鍾還沒過探病時間。你在緊張什麼,我只是看一眼就走。”

“看一眼?”手打小說網方凱琳嗤笑,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你以什麼身份來看的?說的好像你很委屈的樣子……我現在負責照顧杜橙,什麼時候是探病時間,我說了算。你只需要知道他有我照顧就行,你可以走了。”

蠻橫無理到一定程度了,方凱琳還真敢說,這也就是仗著杜橙在睡覺,不知情。

童菲攥著拳頭的手緊了又緊,怎麼看眼前這漂亮精致的面孔都是那麼令人倒胃口,說出的話更是欠扁。但轉念一想……方凱琳是杜橙的“老婆”,如果她執意不讓進去,似乎也無法將她怎麼樣啊,畢竟,朋友哪里比得上老婆更大權力?

酸澀的心疼加上憤怒,可童菲也只有忍著,現在不是跟方凱琳鬧的時候,要想進去看杜橙,必須過了方凱琳這一關。

“我和杜橙是朋友,他病了,我連看看都不行嗎?那是不是如果現在病房里躺的是你,你的異性朋友也不可以進去探望?”手打小說網童菲緩和了語氣,強忍著一肚子的火沒發作。

方凱琳聞言,一雙美目里竟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竊喜……從與童菲的對話就能窺探出,果然跟她猜測的一樣,童菲與杜橙沒有在交往,甚至,童菲都不知道杜橙還沒去領結婚證,這說明,童菲跟杜橙之間存在很多看不見的障礙。而這些可都是能讓方凱琳高興的東西,是她認為可以利用的條件。

方凱琳越發得意了,倨傲地睥睨著童菲:“你省省吧,別跟我說什麼異性朋友,你跟杜橙糾纏不清的關系,你不覺得臉紅嗎?你敢說你來看他,僅僅只是以朋友的心態?少自命清高了,知道什麼叫第三者插足嗎?我沒把你罵個狗血淋頭,已經算是很給你面子了。杜橙已經睡著了,如果你再不走,我會叫保安上來趕你走。如果你不怕吵到杜橙影響他休息,你就繼續在這里吧……哼……”

童菲臉色一變,晶亮的眼眸里迸出兩道寒芒直直戳在方凱琳身上,狠狠咬牙,壓低了聲音說:“方凱琳,嘴巴放乾淨點兒!你這麼蠻不講理,這麼嘴臭,你老爸老媽知道嗎?杜橙知道嗎?要不要我錄個音展示一下你的風采?”手打小說網

“你……”方凱琳氣急敗壞,慌神了,她還真怕童菲會錄音……因為她有個感覺,若杜橙知道她罵童菲是第三者,那後果肯定是她不想見到的。

方凱琳被童菲幾句話堵得啞口無言,真想沖上去掐童菲脖子!這是她自作自受,想在童菲身上撒氣,結果就是反被氣。這還只是童菲在有所顧忌的情況下,要不是她現在不能情緒太激動,她才不會忍受這個惡女人一次次地辱罵。

童菲也沒有再繼續,她不是懼怕方凱琳,她是在乎杜橙,如果他真的睡了,她也沒有再進去的必要。打擾到他,是她最不願意做的事。

童菲對杜橙的感情是真摯的,為了他,她甯願受氣,她可以忍受不曾忍過的委屈。

“方凱琳,我可以不進去看杜橙,但我必須知道他現在情況這麼樣。”她眼中的堅定和決然,讓方凱琳為之一顫……好一個癡情的女人啊,只可惜,遇到了她方凱琳!

方凱琳不想說杜橙的情況,但她不敢太過分,就怕時間拖久了杜橙就醒來了,她現在只希望快點將童菲打發走。

“他是突發性高血壓,最近幾天連續五台手術,他太勞累了,不過現在有我照顧他,他已沒有大礙了,過幾天就可以出院。這麼說,你還滿意嗎,可以走了嗎?”手打小說網方凱琳憤恨的眼神盯著童菲,毫不掩飾的敵意。

童菲只覺得腳下微微一軟……終于知道他的病情了,幸好現在已經沒事,她也就能放心一半。可心疼卻加劇了……一直都知道他對工作很敬業,以前有時還開玩笑說他如果累趴下了,她會免費當他的看護,將他喂得跟她一樣的胖。

曾經的戲言,現在想起來都是痛楚。他病倒了,可在他身邊照顧的人卻是方凱琳,而她童菲連病房都沒能進得去。

濃濃的酸楚襲來,童菲默默無言地轉身,拖著沉重緩慢的腳步走向了樓梯間……只要他沒事了就好。

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落回肚子里了。

就這樣離開嗎,還沒見到他呢。但不離開又能怎樣,方凱琳把持著,她只是杜橙的朋友而已,有什麼理由強行進去呢?方凱琳能如此趾高氣昂,還不是因為她和杜橙領結婚證了麼……一個是朋友,一個是老婆,兩者互相較勁的話,只會顯得她這個做朋友的太不懂事。

“他已經結婚了”這幾個字,字字都是刀刃割著童菲的心,渾渾噩噩的意識,整個人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心是空洞的,世界是灰色的……

方凱琳望著童菲消失在轉角,她臉上的表情越發陰狠,內心的嫉妒在瘋漲,但在她推門進去時,又換上了護士標准的微笑。

“橙子,你醒了……”方凱琳一驚,有點心虛,暗暗皺眉,不知道杜橙有沒有聽見什麼。

杜橙坐在chuang上,背靠著枕頭,淡漠的眼神望著方凱琳,蒼白的俊臉隱隱有幾分陰霾:“你跟誰在門外說話?不知道病房是需要安靜的嗎?”手打小說網

方凱琳尷尬地笑笑,在他身邊坐下,硬著頭皮說:“對不起,吵到你了。”

她的回答很巧妙,沒有直接說自己在跟誰講話,她的目的是在試探杜橙究竟聽到了什麼。

杜橙精眸微縮,束成的光線含著淡淡的冷意,表情頗為嚴肅:“凱琳,你是護士,應當知道在病房區要保持安靜,你在我病房外邊跟人說話,打擾到我,這還是其次的,我是這里的醫生,我可以諒解你,但隔壁還有病人,你是不是該約束一下自己,說話小聲一點?”手打小說網

方凱琳被杜橙訓話了,這還不是私人之間,是關系到工作上的問題,方凱琳心里很不是個滋味,暗暗腹誹:真是怪人,連一點情面都不講嗎,這麼嚴厲的批評她,讓她的面子往哪里擱?

她太不了解杜橙了,這個男人對待工作公事是一絲不苟的,而她卻認為他該顧及她的面子,這不是杜橙的風格。

“是……我知道了,下次會注意的。”方凱琳低頭小聲說,垂眸掩去了眸中那一抹松口氣的神色……還好杜橙只是訓她一頓,沒發現是童菲來過。

方凱琳如釋重負,可就在她松懈時,杜橙卻下chuang走向了洗手間。

“我扶你!”方凱琳急忙靠過來。

杜橙擺擺手:“不用,我只是上個洗手間,還不至于要忍攙扶。”

洗手間里有一道小窗戶,杜橙站在馬桶前邊,不經意地瞥向窗戶外邊,正好下方花台處亮著燈,一個熟悉的身影經過,走得很慢很慢,跟蝸牛似的。

杜橙愣神了兩秒,隨即趕緊提起褲子,將窗戶打開往下一看……她的側臉在燈光下輝映出一種朦朧的美,她呆滯的神情卻又平添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脆弱感,瞬間擊中了杜橙的心髒!

童菲,是童菲?她怎麼會在這里?難道說,先前他迷迷糊糊聽到門外有人說話,就是方凱琳和童菲嗎?

這一霎,杜橙的心飛了起來,原本失落與失望的情緒占據了大半個腦海,而現在,他就像是一個多日未見女友的毛頭小子,興奮了,開心了,唯一只剩下“要見她”的念頭,顧不得自己還虛弱著,跑出洗手間的門,抓起手機,頭也不回地沖出了病房……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去醫院看橙子     下篇:續:是不是該告訴他,她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