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是不是該告訴他,她懷孕了  
   
續:是不是該告訴他,她懷孕了

燈影下的身影顯得格外孤寂,低著頭走得很慢,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樣子,神情恍惚,魂不守舍。身後傳來喊聲時,她沒聽到,仍自顧自地走著……一顆心早就飛進病房去了。

失望,落寞,心酸,失落……這些灰色的情緒充滿了她的大腦。

杜橙不知怎的此刻變得特別敏感,仿佛在她身後都能從她的背影感受到那種低落的心情,他沒有考慮其他,他只覺得這意外的見面好像是期盼已久的重逢一般令人心情激蕩。

“童菲——!”杜橙再次大喊,隨即已追上她,大手一伸,拽住了她的一只胳膊,像是生怕她又跑了一樣。

“轟——!”童菲腦子里頓時一片轟鳴,空白,僵直的身子無法動彈,兩只瑩亮的眸子震驚地盯著杜橙,難以置信這是真的嗎?不是她在做夢吧?

跌倒谷底的心情瞬間飛了起來,童菲一時間竟說不出話,而杜橙也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呆住,眼里只剩下這熟悉的面孔……在追到之前還覺得有千言萬語要說,可現在他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全都忘記自己要說什麼了。才不過兩個星期未見,怎麼就像是過了幾十年那麼久……

這一霎,時間空間都靜止,畫面定格,彼此只聽見自己心跳如雷的聲音,砰砰砰——

一種難以言喻卻又妙不可言的微妙情愫充斥在空氣里,昏暗的光線里就像是有粉紅色的泡泡在飄散,心底那蠢蠢欲動的感情是什麼?幾乎要破開胸膛沖出來了……

思念……無可抑制的思念,即使面對面看著對方,依舊是感覺不夠的。

好半晌,這凝固的空氣才開始流動,兩人同時出聲……

“你……”

“我……”

“你先說。”童菲站著沒動,任由他拉著胳膊,隔著衣服傳來他手掌的溫度,格外灼熱。

杜橙一呆,難掩的激動讓他看起來好像一個初涉情場的毛頭小子,局促,緊張,但這貨偏偏又死要面子的掩飾。

“呃……那個……我是想問,你剛才是不是來看過我了?我本來還以為你不會來的,微信你也沒回我,電話也沒一個,我太困,所以睡著了。”杜橙說著說著突然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詫異道:“咦……童菲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手打小說網

說就說吧,這貨還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童菲的臉頰,惹得她一陣心顫,趕緊地縮著脖子拍開他的手,嗔怪地瞪著他:“欠揍嗎?”手打小說網

杜橙不但沒生氣,反而感覺渾身舒坦,看她凶巴巴瞪眼的樣子,他仿佛又回到了兩人的從前那種嬉笑怒罵的時候,親切又自然的相處,即使小小不愉快也都會很快煙消云散。

“那個微信……我不是沒回複,是我從商場出來的時候回複過去,是方凱琳回過來的。我想來醫院看看你的病情怎麼樣了,可我沒進得去你的病房……”童菲說到這里就忍不住一陣心酸痛楚,垂下頭,嘴角的苦笑越發濃烈,沮喪地說:“人家是你老婆,她有權力不讓我進,我就只能……只能……”

杜橙本來聽到她說方凱琳回複了微信,立刻猜到是怎麼回事了,但這“老婆”二字就太驚悚了。

“等等,你說什麼?我老婆?我哪來的老婆?”手打小說網杜橙穿著病號服一臉驚愕的表情看起來十分有趣。

童菲聞言,猛地抬眸,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怎麼你不是跟方凱琳結婚了嗎?是芊芊告訴我的,那天你們都去登記了……”

原來如此!杜橙心里咯噔一下……難怪了,依照童菲的脾氣,方凱琳竟能攔住她不讓她進病房來,那是因為童菲誤以為方凱琳已經是他老婆,所以才會隱忍著走掉。

這貨居然沒有馬上說出實情,而是湊近了盯著童菲的眼睛,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樣,他臉上又露出慣有的痞笑,帶著點竊喜,裝作是開玩笑地說:“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怎麼我聞到一股酸味兒呢?”手打小說網

童菲一聽,立刻條件反射地矢口否認:“呸!臭美!我會吃你的醋?你病糊塗了吧!”

嘴上這麼說,可心跳卻是在狂亂不止,有種被人踩到小尾巴的感覺。

“沒吃醋,那你干嘛這麼激動?你這是做賊心虛!”杜橙忍不住想逗她,這張讓他難以忘懷的臉,越看越是可愛,讓他的手幾番蠢動,好想重溫一下她嫩滑的肌膚……只不過他也知道童菲的脾氣火辣,要想摸摸她的臉蛋也很可能被踹上幾腳。

童菲羞惱,伸手在他肩膀上狠狠一掐:“死橙子,你再胡說我就揍你了,你是有老婆的人,就不能老實點兒嗎!”這話像是輕松的調侃,但每當說到老婆二字,童菲的心就在滴血。

杜橙誇張地大叫:“哎喲,好痛……我是病人,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太沒良心了,以前還說我病倒了你會當我的免費看護,現在卻對我這麼凶……你這母夜叉的脾氣,什麼時候才嫁得出去啊!”

“你有老婆照顧,還要什麼免費看護?哼……我母夜叉又怎麼了,嫁不嫁得出去都不用你操心,你還是多操心操心自個兒吧!”童菲扁嘴,都是酸苦的滋味,說起嫁人這事兒簡直就是硬傷,說一次痛一次。

杜橙覺得自己再不說明的話,這誤會就更大了,聽到童菲口口聲聲說老婆,他聽著咋那麼別扭呢……他也說不清為什麼,就是很不想被童菲誤會他結婚了。

“咳咳……其實……我那天確實是跟方凱琳約好了在民政局門口等的,只不過我後來到了那里,卻沒跟她進去領證,所以現在我還是單身,你別總說我有老婆,壞了我的名聲以後我還怎麼泡妞?”手打小說網杜橙故意說得吊兒郎當,實際上兩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童菲,不由自主地在期待著什麼。

童菲驚呆了,粉唇張成“0”型,怔怔地望著眼前的男人,耳邊嗡嗡作響……有種不真實的感覺,怎麼好像是電視劇情,他居然沒跟方凱琳結婚?

突如其來的巨大驚喜,讓童菲忘記了掩飾自己的情緒,只剩下一股子傻笑,就跟杜橙在知道她和陳堯分手時的表情一樣。

杜橙很滿意看到童菲這麼被震住的樣子,還有她竟然在笑,這是不是說明她其實也在為這件事高興?忍不住又想逗她了,杜橙輕咳兩聲,陶侃到:“喂,你用這種癡迷的眼神看著我,好像要把我吞了一樣,你該不會是在打什麼歪主意吧?”手打小說網

又來了,這貨一天不臭美都過不下去!

“啊呸呸呸!我癡迷?我打你主意?你把姑***品位說得太低了,瞧你這虛弱的樣子,配得上我這麼威猛的女漢子嗎?”手打小說網

“女漢子?誰封的?我只封了你母夜叉!”

“好啊,我就母夜叉了,我叉死你!”童菲抬手伸出兩只指頭往杜橙臉上一戳,但被他准確無誤地擋住,一臉訕笑:“這招已經沒用了,別以為本少爺現在是病人你就可以隨意欺負,本少爺隨時都可以將母夜叉降服,不信就放馬過來試試。”

“這可是你說啊,你別躲,我今天非出這口氣不可,誰讓你連沒結婚都瞞著我的,害我死了多少細胞,我揍扁你!”童菲笑罵著在杜橙背上落下粉拳,可都是雷聲大雨點小的,看似凶猛,實際沒力道。

杜橙也很配合地做出哀嚎狀,其實一張俊臉都笑開花了……聽到童菲這麼說,他心湖里蕩起異樣的漣漪,有種別樣的甜蜜……原來她因為他“結婚”的事,這麼揪心嗎?

真好啊,在經過了那些磕磕碰碰之後還能和她像從前那樣輕松愉快地嬉鬧,在她面前,他不再是平時那個儒雅溫潤的醫生,他只是個流露真性情的男人,他的一笑一罵都是那麼自然,無拘無束,這是他在方凱琳面前不曾表露出的真實的自己。

“哎喲……姑奶奶,輕點打,我還是病號!”

“我還沒用力呢!”

“……”

兩人一番嬉鬧之後感覺心情輕松多了,陰霾也隨之散去,有種慶幸在心頭,還有難以言喻的欣喜。尤其是童菲,幾次紅了眼眶,強忍住喜悅的眼淚,激蕩的情緒在心里澎湃著,有個清晰的聲音在腦海里歡呼狂喊——他沒結婚,他還是單身!

多少個日日夜夜的揪心痛苦,多少披星戴月的刻骨思念,在這一刻都得到了最大的安慰……此時此刻,思念的那個人就在眼前,沒什麼比現在更真實更悸動的了。

嘻嘻哈哈打打鬧鬧,笑得暢快淋漓,但童菲也在不經意之下脫口問了一個十分敏感的問題……

“橙子,你為什麼沒跟方凱琳去登記?是吵架了嗎?”手打小說網童菲輕聲喚著他,晶亮的瞳仁含著幾分好奇,還有幾分壓抑的希冀。她希望聽到什麼樣的回答?

杜橙剛才嬉鬧一會兒就感覺有點累了,現在正喘氣呢,畢竟身體還沒恢複,他現在比童菲還虛弱。但聽到她這麼問,他又忽地來勁了,不答反問道:“你先別研究我的問題,你到是說說,干嘛跟陳堯分手了?你不是也說要跟他結婚嗎?”手打小說網

“我……”童菲一時語塞,這個問題好頭疼。

童菲並不恨陳堯,即使對方發起脾氣不好,但始終是曾經對她照顧有加,現在分手了她也不願橫加指責。

“我是因為……陳堯有時候脾氣很好,很溫柔,但有時候也讓人說受不了。或許是性格不合吧,我覺得如果相處起來不自在,很勉強,那就不該結婚,否則就是害人害己。”童菲說得很誠懇,但杜橙就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盯著她。

“真的只是因為他的脾氣問題?沒什麼其他原因嗎?”手打小說網杜橙狀似漫不經心,但眼里明顯在期待什麼。隱隱約約的,他竟希望童菲跟陳堯分手的原因里會有他杜橙的因素在內……

童菲梗著脖子嘴硬:“還能有什麼其他原因,脾氣不好那就已經是很嚴重的問題了,你是不知道,那天你從我家跑出去了,結果陳堯是發現你嘴唇上有血跡,他生氣了,強wen我,我還……”

“什麼?”手打小說網杜橙驀地拽住童菲的手腕,兩道視線格外凌厲,像是自己心愛的東西被人搶走了一樣。

“你……不要這麼抓著我啊,痛……你們男人怎麼都一個德行,一激動就捏手?那個……你激動個什麼勁?”手打小說網

杜橙尷尬,趕緊放開了童菲,但臉色還是很黑:“可惡,那老男人竟敢強wen你,真看不出來,他骨子里那麼壞,對,你分手是正確的,這種人,一定得分,必須分!”

一股腦兒地數落,惹來童菲一記白眼:“他強wen我是不對,可要說到壞……某人似乎一點都不比他差呀……”

“咳咳……你,你什麼意思?某人?說的是我嗎?”手打小說網杜橙瞪眼,不服氣地說:“我們在香港的時候那怎麼能是壞呢,別拿我跟老男人比,他連我一根指頭都比不上!”

兩人這麼拌嘴,心情卻是愉悅的。

也許是月色太浪漫,也許是此刻的氣氛太過舒心,總之不管是什麼原因,童菲心里的觸動化作了行動,兩只手不知不覺握住了杜橙的大手,專注地凝望著他,眼底湧動著濃濃的情意:“橙子,我想知道,你現在單身了,那我和你……是還像以前一樣嗎,還是好朋友嗎?”手打小說網

“我們……”杜橙愣住了,被她眼里動人的柔情所吸引,這是他認識童菲以來第一次見她露出這麼深情得令人動容的眼神,他清晰地聽到自己心跳漏拍的聲音,一下子,蟄伏在胸口處的某種東西噗嗤一聲破開鑽出來,他的腦子一片空白,呆呆地說:“你呢,你覺得我們該不該再繼續做朋友?”手打小說網

其實兩人說的話都有一個共同的潛台詞——我們別做朋友了,做戀人好嗎?

只是,話到嘴邊總感覺有什麼梗在喉嚨,無法直接問出這句話,就跟打太極拳似的。

好像有種曖。昧在流動,呼之欲出的某種情愫只剩下一層窗戶紙那麼薄了,但就是這樣朦朧的美感最為讓人欲罷不能,沉浸在異樣的喜悅里,仿佛對方的每個眼神都有深意,每個笑容都格外燦爛。就像是在澆灌一朵嬌嫩的花兒,不忍心采下,就怕破壞了花兒的鮮活與靈動的美。有些事,真的可以說明白嗎?說出來之後會不會得到讓自己失望的結果?

這就好比一壺即將燒開的水,前進一步是沸騰,後退一步是冷卻,到底該不該跨出這一步呢?

“橙子……我們……”童菲終于鼓起了勇氣,正想說“我們試著交往吧”,但身旁的花台後邊傳來一個熟悉的女聲打斷了她接下來的話。

“橙子,你跑出來怎麼連外套都不穿啊?”手打小說網方凱琳手拿著一件黑色外套走了過來,看起來像是剛從病房出來的,但實際上她已經躲在暗處偷聽半晌了。

就是因為覺得此刻非現身不可,所以她才……

“橙子,你還病著呢,晚上出來吹風可是很傷身子的!”方凱琳無視童菲的眼神,溫柔地將外套披在杜橙身上。

杜橙濃眉一蹙,不著痕跡地退開一步,心里那個窩火啊,方凱琳出現得也太不是時候了吧,明顯剛才童菲是有什麼重要的話對他說的!

方凱琳佯裝不知自己的出現是壞了別人的事,倨傲地睥睨著童菲:“你是來探病還是故意來影響他養病的?他現在的身體經不起折騰,吹吹風都可能出狀況的。”

如果是先前,童菲還真會為自己打擾了杜橙休息而慚愧,但現在她已經知道方凱琳和杜橙沒結婚,不存在“老婆”權力大的問題,大家都是平等的,方凱琳還有什麼理由對人呼來喝去呢?

“方凱琳,你是真的這麼關心杜橙還是故意針對我的?這麼做,有意思麼?你也是成年人了,玩兒幼稚的游戲,不覺得無聊嗎?”手打小說網童菲清冷的眼神帶著冷笑,話里更是有話,她相信方凱琳一定聽得懂的。

方凱琳臉色一變,指甲驟然攥緊,她當然聽得懂了,她刪杜橙微信,這樣行為卻這麼快被揭穿,讓她顏面盡失,她已經夠氣憤了,現在還要當著杜橙的面被童菲嗆聲,她如何能忍,堆積已久的矛盾一觸即發!

“童菲,你別得意!你……”方凱琳正要發火,忽聽杜橙的手機響了,下意識地,她住嘴望著杜橙。

是杜澤濤打來的,口氣一聽就是不太好。

“你們在做什麼?為什麼不在病房?你才輸完液多久就跑出去了,你這是在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馬上回病房!”杜澤濤很氣憤,他今天晚上值夜班,剛才跟另一個醫生巡視特護病房區,當然要經過杜橙的病房,可居然里邊沒人,杜澤濤怎能不氣。

杜橙面朝著病房的窗戶,正好看到父親在窗戶前站著,雖然看不清父親的表情,但可以想象一定是很黑的。

“爸,我知道了。”杜橙悶悶地掛了電話,還沒來得及跟童菲說點什麼就開始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咳咳……我……我先回……咳咳咳咳……”

童菲心里一緊,暗罵自己真是疏忽了,不該跟杜橙在這兒站著吹風的,他這才剛住院呢。

“橙子,對不起,我……我是不是刺激到你了?”手打小說網

“你什麼你,走開!”方凱琳一把將童菲的手拍掉,自己攙扶著杜橙,憤恨的目光落在童菲身上:“都說了他現在經不起折騰,你還不信,還要刺激他,哼!”

杜橙現在感覺很不舒服,又有頭暈的跡象,他也顧不上再挽留童菲,此刻不是任性的時候,他得先顧好自己的身體,否則,一切都無法實現。

“咳咳……你先回去……我……咳咳……我明天給你電話……咳咳咳咳……”

“行行行,你快別說話了,快回病房去!”童菲焦急地望著杜橙,心疼不已,哪里還會計較是誰攙扶他回病房的,只要他能平安無事就好。

其實杜橙這突然不舒服,跟他情高漲動也有關系,本來就是突發性高血壓才住院的,剛才見著童菲他已經很激動了,後來似乎兩人又有點什麼特別的話要對對方講,他就越發難以自控,興奮加上激動,血壓又開始不穩了……

童菲望著杜橙和方凱琳走進樓梯間了,她還站在原地未挪動腳步,看著他病房的窗戶里人影在動,想必是醫生在為他檢查吧。

剛才要不是方凱琳突然沖出來,或許童菲已經說出那句話了,雖然有些遺憾,可想想,如今這情況比起之前的痛苦煎熬,好太多了。

童菲也不敢在夜風里站太久,肚子要緊,她今天出來的時間不短,該回家了。

一趟醫院之行,讓童菲和杜橙之間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知道他沒結婚,她心底燃起了希望,甚至覺得可以告訴他,關于她懷孕的事,看看他是什麼反應?

而杜橙此刻也正暗暗竊喜著……童菲還是緊張他的,不然也不會來醫院看望他了。這個認知,使得杜橙的心情還不錯,盡管杜澤濤在叨念著數落著他,但他滿腦子想的都是童菲,他覺得,今晚一定能有個好夢,並且還期待著……明天童菲會來醫院看他的,又能見面了。

這樣的牽掛與期待,就叫做……思念。

如果沒有被方凱琳偷聽到談話的內容,或許故事又是另一番局面,但這個女人就是屬于毀滅型的,跟陳堯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自己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

當晚,夜深人靜,杜橙因為疲累而早早地進入夢鄉,童菲也因今天聽聞到他沒結婚的消息而懷著喜悅入睡了,唯有方凱琳,大半夜的還躲在病房的洗手間里,坐立不安,踱來踱去的不知道在琢磨著什麼。之後,陳堯收到一張照片,上邊是童菲與杜橙先前在醫院花台旁邊嬉鬧的情景。兩人笑得都那麼開心燦爛,半抱著對方,含情脈脈……看到這張照片的人都會想到這是一對令人豔羨的情侶。

這是方凱琳在偷聽時拍到的,每看一眼都像是在自己心里捅一刀!她知道,目前童菲和杜橙還沒捅破那層窗戶紙,但如果一旦雙方都捅破了,如果杜家知道童菲懷了杜橙的孩子,那她方凱琳或許就徹底沒了指望。她不允許自己落得這麼慘的下場,在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她一定要做點什麼才行……陳堯,會是她的好幫手……【求月票!】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終于見面     下篇:續:遇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