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遇險  
   
續:遇險

人心難測,一個為愛瘋狂的女人心更是不能以正常的角度來衡量。嫉妒不是罪,嫉恨卻容易讓人走上一條漆黑的不歸路。

一間格調高雅的咖啡廳里,現在正值臨近中午,顧客較少,角落的位置最適合說點悄悄話了。一位長得如明星般漂亮氣質絕佳的女人戴著墨鏡坐在那,可她面前卻是一個外表普通的中年大叔。從兩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似乎聊的話題也不怎麼愉快。

陳堯神情木訥,藏在眼鏡背後的目光更是深沉駭人,格外陰冷恐怖,凝視著桌上手機屏幕的照片,一邊還聽著方凱琳故意添油加醋的鼓動,他心里越發難以平靜了。

方凱琳細長的手指輕輕攪動著杯子里的咖啡,狀似不經意的神情但實際上她的腦子在飛快轉動,琢磨著要以什麼樣的措辭來打動陳堯。

“哎,你就是太老實了,還真相信童菲是因為你發了脾氣才跟你分手的?我真替你不值,你對她那麼好,偶爾發一兩次脾氣又怎麼了?她連這種事也小題大做,只能說明她是故意以此為借口,實際上她就是對杜橙念念不忘,成天尋思著要將杜橙從我身邊搶走。還記得那天我們碰到嗎,那是我和杜橙約好了去民政局的前一天,當時你也說了他是找童菲去了,結果一晚上不見蹤影,手機也不開,第二天就告訴我他不結婚了。你想想,這是為什麼?依我看,多半就是童菲蠱惑了他……所以嘛,我不會像你那麼傻得去相信童菲和杜橙之間是單純的,連孩子都懷上了,還怎麼單純?”手打小說網方凱琳精致如瓷的臉蛋露出幾分不屑,眼底的憤恨就像是淬毒的刀子。

陳堯垂著眸,雖少言寡語,但如果仔細觀察就能發現他捧著杯子的手在微微顫抖,可見是在努力壓抑著激動的心情。

看來,火候來不夠。

方凱琳長指一伸,點了點手機屏幕,冷笑一聲說:“昨晚我聽見童菲對杜橙說你欺負她了,說你強吻她,你知道杜橙當時多生氣嗎,還揚言要揍你呢……我當時聽了都忍不住同情你了,你說你跟童菲交往是為了什麼呀,頂多就是牽手一下,連親吻都不肯,這還不能說明她其實根本就沒喜歡過你嗎?只不過是為了利用你對她的好,欺騙你,背地里卻跟杜橙糾纏不清……你看看這張照片,多親熱啊,笑得多甜啊,可她對你有這樣過嗎?陳堯,你就是個冤大頭!”

這番顛倒黑白的言論,連帶著將杜橙都一起詆毀了,人家還沒說要揍陳堯呢。

照片上,童菲正跟杜橙在開玩笑,嬉鬧中,摟著肩膀,看上去確實像是一對情侶在打情罵俏,而陳堯最最不能見著的就是自己喜歡的女人被男人勾著肩膀或是有其他任何的肢體接觸——方凱琳這次是誤打誤撞押對寶了,陳堯有心理病,躁狂症。只是他在嚇跑前任女友之後就開始治療,但到現在都還沒有根治,仍然是時有發作,前一次強吻童菲和他在病房里摔東西,都是因為被刺激到病發……

陳堯緊緊抿著唇,好半晌才狠狠地冒出一句話:“為什麼要騙我……女人……都不是好東西!”

他眼中陰森森的恨意和那種帶著毀滅氣息的口吻,讓方凱琳都暗暗心驚……看來這個陳堯對女人是很仇視啊。

沒錯,陳堯痛恨女人,因為曾遭遇過背叛,但他另一方面又極度渴望有女人愛他,渴望能有一個家,在這樣雙重矛盾的心理下,他即使交了女朋友也很容易因為一點小事兒激發出他的躁狂症。

方凱琳皺緊了眉頭,有點擔心,他會不會就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呢?她要的是實際行動啊……

之所以會想到陳堯,就是方凱琳上次在停車場見到他時就敏銳地察覺出這個男人精神或者心理有問題,如果再刺激刺激他,他說不定就會做出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事。

“陳堯,本來呢,男女之間好聚好散,那是挺正常的事情,但童菲對你是欺騙啊,她玩弄了你的感情,把你當猴子一樣耍,不但如此,她還蠱惑杜橙……現在她得意了,杜橙不跟我結婚了,她就有了機會,雖然目前我還仗著有杜橙父母的支持,可如果杜家知道她懷孕,一定會放棄我的,到時候童菲和杜橙可就會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你和我,都成了可憐的犧牲品……”方凱琳緊緊盯著陳堯的表情,算計的目光里還帶著三分不確定,看陳堯一副不多言的樣子,她還真沒把握,只能盡量去挑起陳堯的傷疤,刺激他。

實際上陳堯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從他看到照片的時候起就無法壓抑自己內心的憤怒,感覺到自己是被童菲騙了,再加上方凱琳顛倒黑白的一番刺激,他越發覺得童菲和杜橙很可恨,想起了他曾經發現前女友背叛時對方還在別的男人懷里摟摟抱抱,嘲笑他,諷刺他,那笑聲曆曆在耳……

“欺騙我……該死!”陳堯牙齒縫兒里擠出幾個字,他身上的氣息也變得更加陰森,目光充滿戾氣和邪惡,活像是要把人吞了一樣。

他已經站起身來,再沒有瞄方凱琳一眼,轉身就走。

“喂……”方凱琳試圖叫住他,可還是忍住了……她口水都說干了若還沒刺激到他,她只怕也無能為力了吧。

方凱琳心有不甘,憤憤地叨念著:“真是窩囊廢,難怪人家看不上你,就憑你這麼軟弱無能的樣子,能被看上才怪,活該被人甩!”

方凱琳有點挫敗,陳堯就這麼走了,她覺得自己的目的或許是要落空了。

這個以愛的名義而誤入歧途的女人,心思都扭曲了,一心只想著要破壞童菲和杜橙,阻止兩人在一起,潛伏在靈魂中的邪惡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就收勢不住地釋放出恐怖。

杜橙對方凱琳來說太重要了,她從小就喜歡他,只是當時懵懂,不明白什麼是愛,但長大之後隨著年齡增長,看著杜橙越來越帥氣,越來越優秀,她無法克制自己那種想要獨占他的念頭。從她十八歲開始,家里以及杜橙的父母就開始灌輸一些訊息給她,總說她將來就是杜家的媳婦,說她才是配得上杜橙的女人。她在這樣的氛圍里也漸漸地更加適應了角色,杜家就是她半個家,她想看杜橙隨時都可以,兩人除了在醫院能時常見到,回到家里也經常一起,她早就將杜橙當成是自己的老公,可沒想到會有失去的一天,並且還是輸給一個她認為處處地方都不如她的女人。

方凱琳認為自己這就是在捍衛愛情,甚至是捍衛“婚姻”,在她的思維里,她和杜橙早就是一家人了,所有外邊的女人都是雜草野花,都該被斬斷……

======呆萌分割線======

病房里,杜橙靜靜的躺著,一只手插著輸液管子,臉色蒼白,下巴的胡渣也微微冒出一些。本就是一副英俊瀟灑的容顏,可現在因為病了所以沒刮胡子,反到是多了幾分成熟男人的滄桑感,加上這貨此刻正斜斜的45度角仰望窗戶,還真有點淡淡憂郁的范兒,可如果能聽清他嘴里在低語什麼,頓時就會想上去抽他兩巴子……

“哎,人長成這水平實在是沒辦法,不是我故意的,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護士的腿,又不是想要占便宜,可人家還一副巴不得我占便宜的樣子,哎,又一顆無辜的芳心遺落在我身上了,這叫我情何以堪呢……”杜橙狀似十分無奈的表情,時不時還輕聲歎氣。

剛才有位新來的護士為杜橙紮針,對他仰慕已久了今天才見到真人,護士小姑娘有點興奮,癡迷火辣的眼神讓杜橙這老臉都吃不消,不小心碰到人家的腿了,結果對方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害羞得臉紅,那表情,杜橙一看就知道是啥意思了,所以此刻正在感慨自己魅力太大……

手機響了,是微信,童菲發來的。

“杜大醫生,請問您老起chuang了嗎?中午有沒有想吃的東西,我做好了給你帶過去。”童菲輕快的語氣就能聽出心情不錯。

杜橙聽了這條語音也是心情大好,不知不覺就勾起了嘴角,揚起一抹愉悅的弧度:“今天中午就免了,我媽會給我送餐……晚上吧,晚餐就吃你做的,我想吃娃娃菜,行嗎?”手打小說網

電話那端,童菲愣了愣,好想見他啊,本來是想著趁中午去給他送飯就能見一見,那現在是要等到晚上了,可這話她是怎麼都說不出口啊。

“嗯,那就晚上吧,反正我也不是急著要中午去的。”童菲將這條又發了過來。

“我沒說你急啊,你干嘛這麼不打自招,是心虛吧?該不會是昨天晚上回去沒睡著,想我想到失眠?”手打小說網杜橙又忍不住陶侃了,半開玩笑半試探,很是享受現在這種霧里看花的感覺,像有層什麼東西沒捅破,可就是這樣的情形最為讓人心動不已。

童菲現在也放開些了,多聽幾次他的“玩笑”就感覺習慣了,不但不討厭,還有點淡淡的甜蜜和悸動,仿佛有只小貓咪的爪子在心上輕輕地撓著。

“你就是愛貧嘴,晚上多給你做點菜堵住你這張可惡的嘴,看你還貧不貧。”這語氣,分明是比以前多了幾分嬌嗔,很自然地就從朋友正轉向戀人的感覺。

杜橙也跟童菲一樣的在盼著晚上見面的時刻了,還能吃上她做的菜,想想已經很久沒吃過,他最喜歡吃她做的娃娃菜,雖然簡單,但十分可口,他每次吃的時候都會捏捏她的臉蛋,說她像娃娃菜一樣的鮮嫩。

喜歡一個人是怎樣呢?想起對方時會不自覺地嘴角上揚,腦海里都是關于對方的片段,一顰一笑都是那麼好看……

“咳咳……那個,你下午不來看我嗎?”手打小說網杜橙終于是憋出了這一句。

淡淡的情愫盡在其中,流露出潛藏的思念。

童菲心里一緊,下意識地摸摸肚子,然後又發了條微信過去——“我下午有事,晚上一定會做好飯菜去醫院的,等著吧……別太想我啊!”

最後那幾個字是童菲即興加上去的,反應過來之後也有點覺得不好意思,可已經發出去了。

果然,杜橙在收到之後,又是一陣傻笑,心里甜滋滋的,還有點癢,這樣的感覺真是舒服啊,即使沒見面也感覺好像對方就在思念著自己,沒有什麼可靠的依據但就是這麼認為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默契在彼此間蔓延,竟比以前單純做朋友時更讓人多了些異樣的情懷。不排斥,反而是想更進一步,仿佛有磁鐵吸引著彼此靠近。

童菲下午要去做產檢,所以不會去醫院看杜橙。她做產檢的地方與杜橙所在的醫院還是有些遠的,加上她打算做完之後回家炒菜做飯給杜橙送晚餐去,下午就不去見他了,反正晚上還能見到的嘛,也不差那幾小時。再說了,現在這樣朦朧的情意若隱若現的,也讓她有種前所未有的期待和愉悅的心情,世界不再是灰色,都被他照亮了。

童菲從昨晚到現在都有著好心情,得知杜橙和方凱琳沒結婚,童菲感覺自己像從地獄蹦跶到了人間,峰回路轉的局面讓她決定要重新審視自己的未來,拿出女漢子的彪悍與果決,干脆與霸氣,晚上去送飯就跟杜橙攤牌,看這家伙在知道她懷孕之後是什麼反應,如果他願意跟她在一起,那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了,但假設他想逃避,不願意當孩子的父親,她今後也再不會跟他有任何牽扯!

嗯,就這麼辦!童菲對著鏡子堅定地點頭,看著穿孕婦裝的自己,比沒懷孕的時候好看多了,她不由得又多了點信心,捏緊了拳頭,咬咬牙,給自己打氣——童菲加油,為了自己的愛情,為了孩子的將來,勇敢的,沖!

此刻的童菲與之前那個謹慎隱忍的童菲不一樣了,以前她是顧忌著不想去破壞別人的感情,但如今這個想法不成立,因為杜橙與方凱琳已經掰了,她有權力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不會是第三者,她不用再顧忌那麼多。

想通了這點之後,童菲的情緒好多了,整個人的精神面貌也不一樣,眼里又有了往昔的神采。

如今童菲害喜的症狀略有緩解,有時還自己去買菜做飯,但也很注意不會累著,走路爬樓梯這些也盡量的少。

不過還好現在她可以有簡單的活動了,不用再每天臥chuang,有時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也是對胎兒有益處的。

剛出門,走到樓下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是陳堯。

童菲猶豫了一下要不要上去打招呼呢,但對方已經看見她,徑直朝她走來,看樣子是特意來找她的。

陳堯面無表情,走路的姿勢都像是機器人一樣,眼神冰冷呆滯,童菲不禁顫了顫,他這是怎麼了?

“陳堯,你……”

“我有話問你。”陳堯語氣格外陰冷。

童菲一愕,覺得陳堯今天的狀態讓人感覺很不自在,像是面對著一個陌生人一樣,而她現在要去醫院產檢,不是談話的時候。

“陳堯,真是不好意思,我現在要趕著去醫院,有什麼話,咱們改天再說行嗎?”手打小說網童菲盡量保持著禮貌的微笑,不想讓陳堯以為她是在傲嬌。

可陳堯現在滿肚子都是怨怒,哪里還會理智的思考,他一聽童菲說要去醫院,立刻想到的就是以為童菲趕著去看杜橙……因為方凱琳說過杜橙住院了,而陳堯並不知道杜橙是在哪個醫院住著。

“你有事,那我等你辦好了再跟你談。”陳堯木然的神情,說完就站到一邊不動。

童菲沒懂他是什麼意思,只覺得這個男人今天怎麼顯得那麼異常呢?他說這話是何意?

“陳堯你不用等我,我大概要四五點鍾才能回來……”童菲想解釋一下,可是陳堯的反應根本就是聽不進去她的話了,站在旁邊就跟雕塑一樣的不動,對她說的話毫無反應。

童菲無語,她可沒時間在這里耗,陳堯要做什麼,她管不著,他喜歡站就站吧,反正她要走了。

童菲略帶惋惜的目光瞄了陳堯一眼,輕聲歎息,然後走向馬路招了一輛出租車。

在她上車之後,陳堯也跟著叫了一輛車,緊隨童菲之後,去了她所在的醫院。

產檢的結果讓童菲感到很寬心,暫時胎兒是穩定的,但醫生也說,即使她過了那七天最脆弱的日子之後還是要時刻小心,若胎兒稍有點不穩,她的危險會比一般孕婦要大很多。

世界就是小,童菲出來時經過繳費處,遇到了一個熟人——山鷹。

梵氏公館,童菲也去過,對于梵狄的心腹山鷹,她也是認識的,今日一見山鷹竟然在繳費,可看他還生龍活虎的,難道是……

“那個……你……你是山鷹嗎?”手打小說網童菲輕輕拍了一下瘦子的肩膀。

山鷹正煩躁著呢,一臉不耐地回頭,見是水菡的朋友,他臉色才緩和了,點點頭打招呼。

“你……你生病了?”手打小說網童菲好奇地問。

山鷹苦著臉搖頭:“我家老大,做闌尾手術。”

“啊?梵老大住院了?”手打小說網童菲愕然,腦子里立刻浮現出梵狄那魁梧高大的身影,印象中他就跟個鐵打的超人似的,如今也住院了,只怕他在醫院待著是不習慣吧。

“山鷹……菡菡不在,我就代替她去看看你們家老大吧,慰問一下。”

“行啊,跟我走!”山鷹手一招,領著童菲就去了住院部。

人嘛,哪有不生病的,總有個時候得和醫院打交道。梵狄一向身體強壯,平時連感冒都很少有,這次是因為闌尾才第一次住院。

童菲有好些日子沒見過梵狄了,今天一見就感覺出明顯的不同,雖說是因為動了手術人比較虛弱吧,可最大的區別在于……眼神。

梵狄顯得比以前更加沉靜了,說話很少。童菲以前見他都是一副痞笑加自戀的德行,時不時還會說點讓人捧腹的話,尤其是他和山鷹在一塊兒搭檔著准能逗人發笑。

但今天,梵狄太過沉寂了,半小時也就說了那麼幾句話,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遭受了什麼嚴重打擊一樣的精神不振。這僅僅只是因為動手術嗎?

童菲心里腹誹,可嘴上卻沒說出來,坐了一會兒就走了,說改天再來探望。

童菲前腳剛走,病房里就來了一位漂亮的女醫生,而梵狄見到她就是一副明顯不耐的神情,越發冷淡了,一言不發,這女醫生問他感覺怎樣,他也只是輕輕了嗯一聲。

山鷹很自覺地閃人了,十分同情老大……人長太帥也是種苦惱啊,到哪兒都招桃花。眼前這女醫生就是一枚……據說還是那個死去的陸哲浩的堂姐。偏就那麼巧的,老大動闌尾手術就這女人操刀,現在可好,連續幾天老大都得面對這個女人了。

這女醫生可不簡單,在梵狄被送來的時候,在手術室里,她在梵狄麻醉之前說了一句話:“想不到這麼快我們又見面了,我在你身上開一刀,這樣你就能永遠記住我了。”

想要接近梵狄的女人多的是,可像這位女醫生這麼直接而大膽的,還真少見。山鷹只能暗暗為老大祈禱,千萬別遇上女土匪了啊……女人猛如虎,這是山鷹的感悟。

就在梵狄閉目養神之際,山鷹來了個電話,彙報了一件事——“老大,我剛才去送童菲,發現好像有個可疑的男人在跟蹤她,要不要通知她一聲?”手打小說網

梵狄倏然蹙眉,沒有睜眼,只是淡淡地吩咐:“你去送她回家。”

“是!”山鷹干脆地領命了。

童菲是水菡的朋友,她臨走之前特意囑托過梵狄,如果童菲和蘭芷芯有事,請梵狄多多關照一下,現在聽山鷹說居然有人跟蹤童菲,梵狄當然不能坐視不理了。他是誰啊,梵氏公館的掌舵人,若連一個女人都保護不了,那豈不是笑話。

童菲被山鷹護送回家,這樣的保護,為童菲擋去了一些麻煩,但卻是打破了陳堯的計劃,他跟蹤去醫院就是為等童菲出來,可現在她卻不是一個人,身邊有男人護送,陳堯不知道山鷹的身份,心里就在妄加猜測,盡往壞處想,更加憎恨童菲了。

鐵了心要做一件事,擋都擋不出,尤其是像陳堯這樣心理有問題的人。

童菲安全到家,山鷹的任務完成,站在門口也沒進去,客套幾句就走了,回去跟老大複命。

童菲心有所感,覺得梵狄真不愧是老大,細心又周到,並且對水菡那是好得沒話說。若不是因為她和水菡的關系,梵狄也不會派心腹送她回家的。

打開門,童菲和往常一樣地在門背後換鞋子,然後才慢悠悠地走進客廳……

“啊——!”童菲驚呼,瞪大了眸子盯著沙發上坐著的男人,憤怒之余,更有種毛骨悚然的冷意。

“你……陳堯,你怎麼會在我家?你怎麼進來的?”手打小說網童菲驚駭,心底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陳堯似乎很滿意童菲的反應,嚇到她了,他感覺心理上一陣報複的快gan,陰冷地笑著,手心攤開,里邊赫然一把鑰匙。

童菲氣得發笑,有種想揍人的沖動!陳堯,真看不出來他還有這樣敗壞的品行,以前在她家出入的時候竟悄悄配了鑰匙,這實在是太驚悚,太不可思議的惡行了!

“你……你居然配了我家的鑰匙?陳堯,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在犯罪!未經允許,強闖民宅,你簡直比小偷還可惡,你出去,這里不歡迎你,你走!”童菲怒視著他,伸手去拽他的胳膊,將他往門口拖。

可陳堯的力氣奇大,一只手掌緊緊鉗住童菲的手腕,平淡無奇的面容此刻露出猙獰的笑,整張臉都扭曲了,目露凶光:“你這個女人……你為什麼要欺騙我?為什麼要耍我?說什麼因為我脾氣不好,實際上就是你想甩了我然後跟杜橙在一起!”

陳堯的話,讓童菲徹徹底底驚了,眼前的他雙眸發赤,看上去像是隨時要撕人的凶獸!

“他有病吧?”手打小說網這是童菲腦子里陡然升起的念頭,可她察覺得太晚了,此刻,家里就只有她和陳堯,他如果發狂,那會是什麼後果?

此時此刻,山鷹正開著車在公路上不急不慢地行駛著,卻聽得耳邊響起一陣陌生的鈴聲,下意識一瞧,不是自己的手機啊,那是誰的?

在副駕駛的位置下邊,有一只白色手機,屏幕在發亮。

“糟糕,是童菲丟的吧。”山鷹將手機撿起來,不假思索地連忙打轉方向盤,調頭,他得回去將手機還給童菲啊。

來電顯示是“橙子”,山鷹接起來就聽到一個男聲在說:“喂……都五點半了,怎麼還沒送飯來啊,我都餓扁了!”

杜橙等了一下午,實在按捺不住給童菲打電話了,其實還不餓,只是想快點見到她,但電話里卻傳來一個陌生的男聲:“童菲手機在我這兒,你是誰呀?”手打小說網

杜橙頓時呆住,緊跟著火氣上來了……童菲的電話居然是男人接的?對方是童菲的誰?【7千字,求月票!】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是不是該告訴他,她懷孕了     下篇:續:知道童菲有了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