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知道童菲有了他的孩子  
   
續:知道童菲有了他的孩子

【請注意章節的字數,有的親以為千千只更新一章太少,但一章里通常是好幾千字,二合一章節!】

杜橙和山鷹這倆貨在電話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後來才知道竟是彼此認識的人……豈止是認識的,還一起去過滄粟島呢!

“原來是杜醫生……”

“瘦子,山鷹……你快說童菲怎麼了?有人跟蹤?戴眼鏡的?”手打小說網杜橙越聽越是心驚,腦子里立刻浮現出的就是陳堯那張陰沉無比的臉。

杜橙坐不住了,雖然知道山鷹是給童菲送手機去家里,但想到陳堯的舉止那麼怪異,竟然跟蹤童菲,杜橙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他必須要親自問問童菲才行。但此刻童菲的手機在山鷹手里,山鷹正往童菲家趕,可杜橙已經等不及。

座機……對啊,他可以打童菲家的座機!

杜橙撥通了座機電話,可是沒人接,不由得納悶兒了,怎麼回事,山鷹剛不是說送童菲回家了,這才一會兒的時間,童菲理應還在家沒出門啊,再說了,她晚上要給他送餐,現在她該在家做菜才對,怎麼會沒人?

杜橙當然不會知道,童菲正經曆著水深火熱……她是聽到座機響,可她沒辦法去接。陳堯緊緊揪著童菲的衣領,勒得她呼吸困難,憤怒加上恐懼,她有種墜入地獄的感覺……

“陳堯……你……你冷靜一點……先放開我再說……”童菲被扼住脖子,臉漲紅,說話很吃力,她的力氣敵不過眼前這個處于癲狂狀態的男人。

陳堯哪里聽得進去童菲的話,他赤紅的眼睛燃燒著複仇的火焰,好像眼前的女人已經不單單是童菲,她的臉和另一張女人的面孔重疊……他的前女友。

這就是陳堯病發的象征,他在受到刺激之後就會將對前女友的仇恨轉嫁疊加在童菲身上,雙重的恨,雙重的報複心理,才導致他會做出這種喪心病狂的舉動……擅自進入童菲家,只因以前他曾偷偷地配了一把鑰匙。

陳堯不但沒有放開童菲,反而是越發勒得緊,那雙猩紅的眼發出駭人的光芒,陰狠地說:“女人全都是不甘寂寞不知好歹的jian貨!你們就只喜歡年輕帥氣的男人,可你們又想要得到其他人的關心和呵護,所以你們吃著碗里想著鍋里,你們除了會利用和欺騙,你們還會什麼?你明明就是想跟杜橙在一起,還非要在我面前裝腔作勢,你既然答應了跟我交往,為什麼還要跟杜橙糾纏不清?你說過會不會跟他有瓜葛,可你做了嗎?Jian女人!”

陳堯越罵越難聽,各種以前不曾在童菲面前說過的不堪入耳的話,此刻他都能一股腦兒說得順溜,尤其是他身上那種狂暴的戾氣,濃烈得仿佛整個屋子都塞不下。

童菲被扼住咽喉,太難受了,她也想破口大罵,但理智告訴他,陳堯的情況太異常了,就像是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瘋子一樣,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與他杠上,她一定會吃虧的。她不怕痛不怕傷,可她不能不顧孩子,她現在不是一個人了,她是一個即將當母親的女人!

“陳堯,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沒有欺騙你……我跟你分手不是因為杜橙,真的是因為我適應不了你的脾氣,你要我怎麼說才肯相信呢?”手打小說網童菲焦急地解釋,但陳堯是個有心理病的人,正是犯病期,怎麼會聽進去呢,他只會更加憤怒,認為童菲還在狡辯,欺騙!

“你住口!別想再騙我,我不會上你的當!你們這對gou男女,以為撇開了我,你們就能在一起了嗎?以為懷了他的孩子就能嫁進他家的門了?老天爺不會放過你這種無恥的女人!我對你那麼好,你卻還是想著別的男人,你還有沒有羞恥心?不要臉!”

隨著這一聲怒吼,陳堯右手手臂高高掄起重重落下,狠狠抽在童菲臉上!由于力道過猛,童菲被抽得眼冒金星一陣眩暈,腳下重心不穩,身子不受控制地往沙發倒去!

“不————!”一聲淒厲的慘叫,飽含著驚恐,童菲在肚子撞到沙發扶手時,發自本能的恐慌,驚得魂飛魄散!

童菲的身子慢慢下墜,跌坐在地板上,吃痛地捂著小腹,冷汗涔涔。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比起此刻她的肚子,根本不算什麼,巨大的恐慌包圍著她。

童菲強忍住眩暈的感覺,緩緩抬頭,嘴角已是有血絲浸透……陳堯一巴掌將她嘴巴打出了血,但他卻絲毫不會覺得過分,他完全處于一種失控的狀態,看到她唇邊的血跡,他仿佛更興奮,更有報複的快gan。

“陳堯……你……你今天對我所做的一切,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如果我的肚子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一定要你償命!”童菲已無力再站起來,但她眼中崩射出強烈的恨意,足以讓陳堯有那麼一秒短暫的恍惚和心驚。這是一個母親的呐喊,不是逞能也不是誇張,她是真的在這刹那有種近乎瘋狂的憤怒!

沒人比她更知道自己的肚子有多麼難保住,可陳堯卻為了報複她而選擇了傷害她。如果肚里的孩子有事,她真的會跟陳堯拼命的!

然而此刻,童菲不敢亂動,就怕會引起肚子更多的不適,因為她已經感覺到有墜感的疼痛了……

山鷹已趕到童菲家門外,按了幾次門鈴都沒人開門,他也覺得太奇怪了,明明看見童菲進門去之後他才走的,這才前後不到十分鍾時間,難道她出去了嗎?

杜橙又打電話來了,山鷹接起來也告訴了杜橙這個情況。

不詳的預感充斥在心頭,杜橙再也按捺不住,拔掉身上的輸液管子,抓起外套就跑。

正好方凱琳推門進來,看見杜橙慌慌張張地跑出去,她情急之下也只能跟在後邊追喊:“橙子你去哪兒?你還在輸液呢!”

“我有事,回來再輸液!”杜橙匆匆丟下這句話就跑得沒了蹤影,他來不及仔細去思考,他在聽到陳堯跟蹤童菲時就已經心不在這里了。

山鷹也十分糾結,沒能將手機交出去也不行啊,他只能等著杜橙來。

屋子里,陳堯站在童菲面前,像地獄使者般陰冷無情,他自認為是在宣判一個女騙子,他看到童菲痛苦他就感到開心。

“怎麼才一巴掌就受不住了?裝什麼可憐?你不是女漢子嗎?你不是挺拽的嗎?別以為我會被你這樣柔弱的樣子給忽悠到,你想博取同情,想我放過你?呵呵……休想!”陳堯獰笑,猶如惡魔張開了血盆大口,一把將童菲抓起來,狠狠地又是幾巴掌扇了下來。

童菲痛得臉都發麻,感覺腦袋都快爆開了,倒在沙發上難以動彈,而陳堯還更喪心病狂地一拳一拳落在她身上。童菲可以忍受其他身體部位的疼痛,但唯獨就是腹痛越來越強烈,她連呼吸都變得困難了,幾番快要昏厥過去卻都還憑借著一股意志力在撐著……“不……不能失去孩子,不可以!”童菲腦子里劈過一道閃光,在最危急的時刻,身體里被激發出了一絲潛藏的力量,那是求生的渴望!

“救……救命啊——!救命——!!”童菲聚起全身僅剩的力氣,額頭豆大的汗珠浸出來,她背上落下拳頭,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呼救了。

陳堯聽著童菲的慘叫,他就跟打了雞血一樣的興奮,陰森恐怖地笑著:“你叫,叫死了都不會有人來幫你的,凡事欺騙我背叛我的女人都該死,該死!”

若是平時的童菲,還能跟陳堯抗爭一下,興許誰吃虧都不一定,但由于最開始陳堯一巴掌將童菲打得差點摔倒,肚子撞到沙發的扶手上,因為她失去了先機,才會讓陳堯有了進一步傷害她的機會。

門外,山鷹終于是聽到門里有異常的聲音傳來……不對勁啊,好像是有男人的聲音,還在笑?並且笑得很怪異?

山鷹呆滯之際,身後傳來杜橙風風火火的腳步……

“山鷹,怎麼樣了?”手打小說網杜橙氣喘籲籲,看樣子因為身體還在病中未康複,他的體力也比平時打了折扣。

山鷹指指門,一臉凝重:“我們得想辦法進去看看,童菲可能遇到麻煩了。”

“什麼?”手打小說網杜橙驚駭,臉色大變。

這門時防盜門,窗戶也都是安裝了防護欄的,哪是說進就能進,光憑兩個男人這麼赤手空拳的,根本沒可能進得去!

就在這時,門里傳來清晰的慘叫聲,這可把杜橙給驚得跳了起來!

“是童菲!是她遇到危險了!”杜橙又驚又怒,大力拍打著大門,但這是沒用的,防盜門紋絲不動。

山鷹也慌了,看來情況比想象的嚴重,必須立刻采取措施!

“事情緊急,我看我們還是……”

“報警!”杜橙眼睛都紅了,拿起手機按報警電話,前所未有的恐懼襲來,他不敢再耽擱,恨不得警察能立刻飛過來!

山鷹剛才想說的根本不是報警,由于在梵氏公館混得久了,山鷹知道,有時候警力不足的情況下,手下的兄弟反而更能起到作用。

杜橙和山鷹剛聽到的那一聲慘叫,就是童菲最後能吼出來的聲音了。痛……全身都痛,而最最疼痛的一處正是她的小腹。

滔天的憤怒,悲慟,絕望,將這個慘痛的女人淹沒,她是痛到渾身欲裂,痛到想昏死過去算了……但是,她沒有忘記自己還是個母親,肚子里有個脆弱的小生命。

難道,想要留住這孩子竟是那麼難嗎?陳堯……這個惡魔!

童菲緊緊咬著牙,下唇被咬出了血她都已經沒有感覺了……冰冷的絕望如海嘯般襲來,她不想失去孩子,她唯有向惡魔求饒……

“陳堯……求你……放過我……你恨的是我,可我肚里的孩子是無辜的……求求你了,讓我打電話叫救護車……陳堯,我不能沒有這個孩子……求你……求求你……”童菲沙啞的聲音顫抖得厲害,在這樣危機的時刻,她再也顧不上尊嚴了,她唯一的念頭就是希望能保住孩子!

陳堯經過對童菲的一番狠手之後,高漲的複仇情緒並沒有得到緩解,可以說他長期壓抑的東西都被釋放出來,一發不可收拾,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桀桀桀桀……”一陣低沉恐怖的笑聲,陳堯彎腰將童菲拽過來,讓她面朝著他,而他的眼睛就緊緊盯住了她的肚子……

“你憑什麼求我?這孩子不是我的,是杜橙的!”陳堯的眼珠子都瞪出來了,凶狠的表情像是要吃人。

門內的僵持,門外的焦急,杜橙惴惴不安地等警察來,可現在對他來說,過去一秒鍾都是煎熬!才剛三分鍾過去,杜橙已經抓狂了。

“山鷹,身上有沒有帶什麼家伙,能把這門給撬開的?”手打小說網杜橙使勁拽著山鷹的胳膊,俊臉皺成了酸菜。

山鷹忍住翻白眼的沖動,無奈地說:“大少爺啊,這是防盜門,不是木門,雖然我山鷹英明神武,可我現在身上沒家伙,你讓我怎麼撬開啊……”

杜橙的心都快碎了,不知道屋子里是什麼情況,但可以肯定的是童菲的處境一定十分危急。

杜橙用力敲打著防盜門,大聲喊:“童菲……我來了,別怕!我會救你的!”

這一聲一聲堅定的呼喚,透過門傳到童菲耳朵里,那簡直就是一道象征著光明的曙光照亮了她黑暗的世界!

杜橙在門外都快急瘋了,一咬牙,當機立斷,拽住山鷹:“算了,我看警察那邊也不靠譜,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來。山鷹,你叫幾個兄弟帶家伙過來,把這防盜門給破了!”

“行,沒問題!”山鷹也干脆,立刻打電話了。

門內,童菲聽到杜橙的聲音,差點哭出來,一只手捂著肚子,一只手捂著嘴,激動得難以自制……無暇去追究他為何會來,在這瀕臨絕望的時刻,杜橙的出現讓童菲有了新的希望,只是緊跟著也是更多的心痛……她本來是打算今天晚上去醫院就告訴杜橙關于她懷孕的事,但現在……萬一她肚里的孩子沒了,她豈不是成了罪人?難道杜橙在知道她懷孕的時候也是失去孩子的時候嗎?

不……這樣太殘忍了,這可能是她一輩子唯一的孩子!

童菲眼眶泛紅,終于是忍不住噙滿了淚水,想要高喊杜橙的名字,但小腹的疼痛已經耗費掉了她全部的力氣了。

但陳堯聽到杜橙的喊聲就是另外的滋味了,加劇了這個人魔化的過程,他只會被刺激得更加邪惡!

“呵呵……你們真是有情有義啊,拿我當犧牲品來成全你們的感情,你們……全都該死!”

貓有貓道,鼠有鼠道,有時候非常手段還是挺實用的。

果然梵狄的手下以驚人的速度趕到了,帶著家伙,氣勢洶洶的就沖上樓來。

杜橙心里一顫,深深感覺,幸好是他腦子轉過彎了,知道叫山鷹帶人來,否則還說不准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進去解救童菲。

門內,童菲正面臨著最危險的時刻!

陳堯居高臨下站在沙發面前,兩眼冒凶光,童菲瑟瑟發抖地求饒,她只希望能拖住一點時間,只要杜橙能破門而入……可是,陳堯不會給她拖時間的機會。

童菲臉上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她幾番痛得死去活來,每次在昏厥的邊緣都奇跡般的忍住了保持了一絲絲的意識……她只知道,若現在昏過去,孩子就真的沒希望了。

“陳堯……你這麼做,真的不會後悔嗎?我肚子里的是一條命啊……”童菲氣若游絲,盯著陳堯,但她的一只手卻悄悄地摸向了身後……

“後悔?是啊,我真後悔會看上你,女人,全都一樣的無恥!”陳堯落在童菲肚子上的兩道目光充斥著嗜血的恐怖,在瘋狂的獰笑中,他抬腿狠狠踩向了童菲的肚子!

這一霎,女人拼死一搏的尖叫聲和男人的慘叫混合在一塊兒,爆發出的震撼,正是杜橙和山鷹等人破門而入時見到的一幕——童菲手拿著煙灰缸,而陳堯彎腰縮著,手捂著額頭在痛罵,他手指間已經流出血跡。

“童菲!”杜橙大叫一聲飛奔過去,在她倒下之前,將她接住摟在懷里,心已碎了一地。

童菲呆若木雞,軟軟地倒在杜橙懷里,一張臉青一塊紅一塊的,嘴角的血跡尤為刺目,也刺痛著杜橙的心。

“別怕……我在這兒……”杜橙緊緊摟著她,聲音顫抖地撫慰,是她從未曾體會過的溫柔。

童菲嘶啞的喉嚨幾乎說不出話,激動不已卻是連一根手指頭都無法動彈了,微弱的聲音喃喃說:“橙子……快送我去醫院……我的肚子……肚子……痛……我們的孩子……一定不可以有事的……快點……”

童菲語無倫次了,斷斷續續發出破碎的音節,卻是將杜橙給驚了個里焦外嫩!

“你……你的肚子……懷孕了?是我們的?”手打小說網杜橙驚悚了,無法形容此刻是什麼心情,有驚喜,可也有極度的恐慌!孩子不會有事吧?童菲這個樣子顯然是遭虐了,孩子還能保住嗎?

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杜橙來不及想更多,抱起童菲就走。

童菲摟著杜橙的脖子,被他強健有力的臂彎抱著,這一刻,她感到一種特別的安全感,覺得這個男人的懷抱是如此溫暖寬厚,看著他緊張兮兮的表情,俊臉上都是細汗,他表情幾多複雜,但卻沒有半點嫌惡,只有滿滿的擔心和焦急。

“橙子……你……你會不會討厭我們的孩子?”手打小說網童菲強忍著痛,吃力地問出這句話。

杜橙的臉比碳還要黑,他現在是該說什麼呢?想說的太多了,複雜的情緒在身體里沖撞,最最清晰的一個念頭莫過于——童菲,他真的上心了。

是的,這就是杜橙在剛剛過去的半小時里所能確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可他都還沒時間消化,得到的卻是一個震驚到極點的消息……她懷孕了,他是孩子的老爸。

杜橙很憤怒,氣的是童菲到現在才讓他知道關于她懷孕的事,更氣自己來得太遲!

想起之前的種種,她的異常,她每次都說是減肥導致她瘦了,現在終于明白,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她的肚子。

“童菲,你是想把我氣得吐血嗎?把自己搞得這麼慘,知道嚇死了我多少細胞?我還沒想好要怎麼收拾你,你最好是有個心理准備,想想該怎麼跟我解釋,哼!”男人凶巴巴的樣子,看似是在責備,可是卻飽含了濃濃的心疼和情意。

童菲這時候竟然沒有生氣,而是感到了欣慰和慶幸……她懂了杜橙的意思,她和他的默契在這一秒格外清晰,原來是她一直多慮了,他是在乎她的,既然這樣,他怎會討厭這孩子?

童菲軟弱無力地閉上眼,滾燙的淚水滑進他的頸脖,他身子一僵,但腳步絲毫不停,一聲低不可聞的歎息,杜橙知道,她定是受了很多苦,現在能被他抱著,應該也是種安慰,她可以哭,但只此一次……

杜橙心急火燎地送童菲去醫院了,山鷹以及幾個手下將陳堯帶走,抓回梵氏公館,由梵老大親自處置。童菲是梵狄要關照的人,居然有男人要傷害童菲,下場可想而知了……

到了醫院時,童菲的情況已是十分危急,她人已經昏過去,杜橙守在搶救室外邊,聽醫生說起才知道,原來童菲懷上這一胎有多麼不容易,她竟是zi宮先天異位!

杜橙自己就是醫生,就算不是婦產科,但也明白童菲的情況意味著什麼,這個孩子的出現簡直就是奇跡,而現在,有了陳堯那個意外,孩子能否保住還是個未知數。

杜橙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緊張恐懼過,見過無數血腥動過N次手術,他的意志夠堅強了,但是如今慘痛落到童菲身上,他才領略到什麼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他唯有祈禱大人孩子都沒事……童菲一定很愛這個孩子,所以才會偷偷保住,假如失去,她會受不了的……【6千字!】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遇險     下篇:續:為她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