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兩情相悅  
   
續:兩情相悅

被抓住了手,杜橙一臉尷尬,皺著眉頭佯裝不耐:“你這人真是的,你怎麼裝睡啊……”

這貨心里的潛台詞是……剛才還好沒說出什麼更離譜的話,否則這面子往哪里擱呢。

童菲略紅的眼眶泛著水霧,沙啞的聲音說:“我要是不裝睡怎麼能知道原來你這麼心疼我。”

“咳咳……咳咳……我哪有心疼……”杜橙下意識地矢口否認,但在看到童菲這蒼白的臉蛋失落的目光之後,趕緊地又改口:“是是是,是心疼,你贏了,這次你全盤獲勝,我甘拜下風行了吧。”

能不服輸麼,她肚子里還有個小的呢。

“噗……”童菲輕笑出聲,這家伙,認識這麼久以來終于是第一次“服輸”了,不過說實話,她裝睡也就那麼幾分鍾,剛好聽到杜橙在自言自語“我以後都讓著你,不惹你生氣,任打任罵……”

“反正你不能耍賴,你說了,以後都讓著我的。”童菲握著他的手不放,盈盈淚光閃爍。

杜橙想再嘴硬幾句,可是心里只剩下對她的心疼,看著她像是要哭的樣子,他又不免慌神:“好了好了,你不要激動,醫生說了,你的身體情況特殊,你不能受刺激。”

他一緊張就自然而然地反手握住了童菲,她的手有點涼,而他的大手則是溫熱的,將她的手包裹在掌心,輕輕揉著,傳遞給她溫暖。

能保住孩子,是童菲最大的安慰,而杜橙對這件事的態度,更是給予她驚喜,杜橙開始喋喋不休地責備她,時而緊張時而生氣的表情,看上去都是那麼生動而富有感**彩,讓童菲看得幾乎癡了。就是這個男人,他終于坐在了她的身邊,終于能這麼近距離地看著他,感受他的存在,這不是做夢,是真實發生的事情,是她苦盡甘來的一刻。

杜橙雖然嘮叨,但每句責備的背後都是他感情的表達。如果不是自己在乎的女人,他怎會緊張得好像呼吸都要停掉了,想起他破門而入那一幕,假如陳堯那一腳真的踹到童菲肚子……

現在想想都感覺心有余悸,後怕,可也更加心疼她所經曆的痛苦。

他的眼神不知不覺變得格外柔和,彎下腰湊近了她,眸光帶著絲絲蠱惑:“你現在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留下這個孩子,為什麼要一個人吃那麼多苦?”手打小說網

淡淡的溫馨開始在空氣里發酵,她很少見到他這麼溫柔而充滿感情的眼神,不由得有些飄飄然了,好像有一片羽毛在撥弄著心房,撩起她心底最深處的悸動和隱藏已久的情意,點點滴滴湧上來,怔怔的,喉嚨里發出一個細微的聲音:“因為我……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你的,我的肚子里,那是我跟你的孩子,我一定要留下,哪怕再苦我都能熬過去的……”

說了幾句之後童菲難以為繼,氣息減弱,喉嚨哽咽,那些委屈堆積在胸口,想起今日之前的種種艱難和驚險,她已沒有語言可表達內心的諸多感受了,但她相信,杜橙能懂的。

杜橙此刻人都僵硬了,低頭不語,看似平靜,可實際上他的手也在顫抖著,內心的激動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這層窗戶紙終于是被捅破了,親耳聽到她說出那句話,杜橙心里在歡呼雀躍,清晰地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和甜蜜,心與心在共鳴,彼此都能聽到對方心里的呼喚。

杜橙將童菲的身子輕輕抱起來,摟著她的肩膀,將她的臉貼在他胸膛,緊緊抱著,親吻著她的額頭,臉頰,鼻子,唇……他是那麼小心翼翼,帶著滿滿虔誠,如同吻著最珍稀的寶貝,他用行動表達了他的心跡,這就是對她最好的回答。

這一霎,童菲的心都被照亮了,他就是一束溫暖的陽光,讓她的心靈有了依托和希望,在他溫柔的安撫下,所有的陰霾和黑暗都成了過去。喜悅的淚水忍不住滴下,順著眼角流淌,但卻被他一點一點吞進去,薄唇貼著她的眼角,低聲呢喃:“我們都不要捉迷藏了……讓我保護你和孩子……”

這正是童菲渴望已久的話,是她做夢都會夢到的,現在竟突然實現了,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杜橙對她的承諾嗎?他真的也對她有情?

盡管一萬個懷疑,不確定,但事實就在眼前,他身體的溫度,他的心跳,他的呼吸,全都是這麼真實,她除了一個勁地點頭,已經不知道該如何了。幸福姍姍來遲,卻是如此強烈,滋潤著她干涸的心田……她不是單相思,是兩情相悅。沒什麼比這個更能讓人振奮的了,在感情這條路上,她總算是守到了自己心中所想。

“你……真的會喜歡這個孩子嗎?我之前瞞著你,你會怪我嗎?”手打小說網童菲有些擔心地問。

杜橙一聽,頓時來勁了,低頭瞪著她,故意板著臉:“怪,當然要怪你了,你差點就讓我的孩子喊陳堯爸爸,這件事,我跟你沒完,這是你欠我的,你必須用一輩子的時間來補償我的精神損失。”

這貨表情誇張,就像真是自己吃了大虧一樣,並且他不經意說出來“一輩子”三個字,更是讓童菲的心砰砰直跳。

聽得出來他其實並非真的在責怪她,只是想借此為他自己謀取點福利罷了。

“精神損失嗎?那你算算我的精神損失是多少啊?再算算我們未出生的孩子精神損失是多少?二比一,你賠得起嗎?”手打小說網童菲略顯得意地望著他,仰著臉,下巴斜斜的,扁嘴笑著。

杜橙嘴角犯抽,剛剛還想謀取福利的,現在可好,童菲這麼一說,他到成欠債的了,不只是欠她,還有她肚里的骨肉,這筆帳,他還真是不好還。

“那個……我覺得有些事咱們得事先說明一下……我杜橙是絕不會當一個妻管嚴的,你如果想將來壓迫著我,那你還是趁早死心吧,我是堅決不屈服的,不會讓女人騎到我頭上去!”杜橙狀似很嚴肅,可沒發現自己說的話怎麼有點異常,連妻管嚴都出來了,那不就是透露他在想什麼?

童菲心里一甜,原本蒼白的臉頰忽地染上了點點緋紅,白了他一眼:“臭美,誰說要嫁給你了?還妻管嚴呢,你有這機會嗎?雖然我是喜歡你,雖然肚里的孩子是你的,那不代表我就一定會跟你結婚啊。”

“嗯?”手打小說網杜橙俊臉一沉,像是聽到了什麼嚴重的事,咬牙道:“童菲,你要是再敢想著讓我的孩子叫其他男人老爸,我就對你不客氣!孩子是我的,你不嫁給我,你要嫁給誰?哼!”

看他黑臉抓狂的樣子,童菲就覺得心情大好,之前所受的痛苦和折磨仿佛一下子都遠去了。

“哈哈……你敢對我不客氣試試?你來呀。”童菲大眼一轉,滴溜溜的含著幾分得意與狡黠,還不忘用手指指肚子。

杜橙十分不服,苦著臉皺著眉,腦海里浮現出了一幅未來的場景——一個英俊瀟灑的男人玉樹臨風,但懷里卻抱了一個嬰兒,他在給嬰兒喂奶,換尿布,而旁邊坐著一個女人正悠閑地啃著蘋果,盯著電視里的韓劇,嘴里卻還在吩咐他:“橙子,小心點,別把寶寶弄哭了。………

噢不……這簡直就是陰盛陽衰嘛,他要是現在都不硬氣一點,遇到童菲這個女漢子,將來只怕他真的要淪為沒地位的奶爸了……

杜橙摟著童菲的手緊了緊,眼底閃爍著思索的光芒……看來他的“馴妻”之路還很漫長啊,要怎樣才能保住未來的家庭地位但又能讓童菲對他死心塌地呢?這是個相當有難度的問題,他要從長計議才行……

病房里的氣氛很好,破開云霧之後的彩霞趕走了病房里的死氣沉沉,時不時傳出隱約的笑聲,兩人雖然是首次向對方坦誠心意,可一點都不感到拘束,不像想象中那麼別扭,有的只是默契與親切。不得不說,童菲和杜橙是一對從朋友轉變成戀人的典型例子,無疑,兩人在這方面是幸運的。

杜橙現在跟童菲住在同一個病房,這件事當然很快就傳到了杜澤濤夫婦的耳朵里,包括童菲懷孕,住院……

姜還是老的辣,杜澤濤夫婦對于兒子搬病房的舉動極為詫異,再聯系到童菲懷孕,杜橙的異常,還有之前他對方凱琳拒婚……一個大概的輪廓就顯現出來了。

當杜澤濤夫婦來到病房時,這里輕松和諧的氣氛頓時就變得有些沉重,顯然,這夫婦二人主要目的不是來探望童菲的病情,而是來問清楚一些事。

剛好杜橙去醫院門口買東西了,病房里只有童菲和杜澤濤夫婦。

童菲之前是認識羅美娟和杜澤濤的,以前見面也都很輕松,可今天就不尋常了,從對方進來開始,童菲就感受了一股隱約的壓力,羅美娟明顯比平時嚴肅多了。

“伯父伯母好,請坐吧。”童菲坐在病chuang上沒下來,她現在必須靜臥,只能口頭招呼了。

羅美娟一身黑衣,這就使得她整個人看起來越發沉重,而杜澤濤是穿著醫生袍的,不知是衣服襯托得原因還是他本身沒休息好,臉色也不太好看。

羅美娟側頭往往丈夫,夫妻倆默契已有多年,只一個眼神的交彙就知道此刻在傳達什麼。

羅美娟蹙著眉,風韻猶存的一張臉上有著幾分焦灼:“童菲,咱們就不必客套了,開門見山吧。你和杜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跟方凱琳的婚事沒成,在去民政局的當天,他卻說不結婚了,我們一直都不清楚具體原因是什麼,你說說看,是不是因為你?是不是你杜橙那麼做的?”手打小說網

童菲心里暗暗叫苦,看吧,每個知道她和杜橙以及方凱琳的人,都會認為杜橙拒婚的核心原因是她,甚至會以為她在背後慫恿的。她和杜橙的感情時一回事,但她不能允許別人誤會杜橙是個用情不專的人,他的父母顯然是覺得杜橙或許在方凱琳和她童菲之間曾是同時喜歡的。

“伯父伯母,其實你們有沒有想過或許杜橙從一開始就對這門婚事很勉強,他是個孝子,凡事都會考慮父母的感受,他曾想很努力地要讓自己喜歡上方凱琳,但感情的事不是說有就有的,他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之後發現還是無法喜歡方凱琳,所以覺得若是跟她結婚,就等于是害了她,因此,他才會臨時拒絕了這門婚事。請恕我直言,即使沒有我的存在,他也不會娶方凱琳的。”童菲句句誠懇,不卑不亢的態度,勇敢而堅定的眼神,正是她對自己和杜橙都有信心,才能這樣坦然面對他的父母。

羅美娟老臉微熱,不悅地說:“你以為自己很了解杜橙嗎,他是我的兒子,我這個當媽的都不敢說很了解他的想法,你只是杜橙的朋友,你憑什麼這麼肯定他對方凱琳沒感情?”手打小說網

杜澤濤也是陰沉著臉:“我們杜家和方家相交多年,早就認定方凱琳是我們的兒媳婦,但如今看來你和杜橙之間並不單純。如果是你的存在影響到了凱琳和杜橙,那你到底存的什麼心?你們不是朋友嗎,怎麼會變成這樣?凱琳的委屈,你們想過沒有?還有,你的肚子是怎麼回事?你都懷孕了怎麼還要跟杜橙有感情上的牽扯?女孩子怎麼能這樣不檢點呢?”手打小說網

這兩口子還以為童菲是個私生活複雜的人,所以才會這麼一說。

童菲被他們的話激得有點心痛,敢情對方是故意來擠兌她的嗎?為了表明對方凱琳的支持?

這些話已經涉及到尊嚴問題,童菲不可能不為自己聲明,有些事,必須講。

童菲眼底閃過一縷決絕的光芒:“伯父伯母,其實這孩子是……”

話還沒說完,只見門口閃進一道頎長的身影,隨之,一個溫潤而又堅定的男聲說:“爸爸,媽……童菲懷的,是我的孩子。”【今天一萬字】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為她心疼     下篇:續:揭開女人的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