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菡菡一家回來了  
   
續:菡菡一家回來了

童菲現在是重點保護對象,她的肚子太脆弱了,不小心看護不行。杜橙雖然身體還沒完全康複,血壓還有些偏高,但已經沒有大礙,加上他自己本來就是醫生,由他來照顧童菲,那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杜橙見童菲沉默不語,他也不打擾,只是起身倒來一杯溫水,彎腰輕輕地將她的身子扶起來,水杯湊到她唇邊……

如此細心溫柔,讓童菲不由得呆了呆,張嘴喝水時還怔怔地望著他……是不是幸福來得太突然了,令她有種恍如置身夢中的感覺。他黑亮的眸子里充滿了溫暖和柔情,那是她夢寐以求的東西。

童菲這呆滯的神情讓杜橙忍不住發笑,俊臉倏然綻放出一朵絕美的花,陶侃道:“我有那麼好看嗎,你這麼癡迷,口水都流了一地了。”

“呃?”手打小說網童菲差點嗆到,咳嗽了兩聲急忙否認:“什麼流口水,我是那種沒見過帥哥的人嗎?人家晏季勻和梵狄都比你帥,你還好意思臭美啊……”

“嗯?你說什麼?”手打小說網杜橙立刻黑了臉,咬牙切齒地瞪著童菲:“那兩個家伙比我帥?你審美有問題吧?還有啊,你是我的女人,居然敢在我面前說我比不上其他男人帥,你這是成心想氣我呢?沒良心,虧我一直在這兒守著你!”

這貨說話時那種憋屈又憤怒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有趣,童菲本來只是想逗他的,見他這捉急的架勢,她更是忍不住笑出聲,在看到門口忽然出現的人影時,童菲驚了一下,隨即一本正經地望著杜橙:“你的意思是說,你那位好兄弟晏季勻都不比你帥?他比你差嗎?你確定?”手打小說網

“切……本少爺玉樹臨風英俊瀟灑,渾身上下全方位無死角的帥氣,至于我那位兄弟嘛……嗯,他也不賴,只不過比起我,他就差了那麼一絲絲……”杜橙說著還用手比劃了一下“一絲”是什麼概念,那得意又自戀的表情,惹得童菲輕聲一歎,用一副同情的目光看著他。

“橙子……你……哎……”童菲狀似十分痛心疾首加惋惜,神情怪異地瞄著杜橙的身後。

杜橙被她這樣的目光盯著有些不自在,怎麼覺得背脊發涼呢?下一秒,這貨猛地轉身望去,頓時驚得跳起來一聲怪叫——“你們怎麼在這里!”

這家伙叫得這麼大聲又驚悚,不為別的,正是因為他看到了兩個久違的人,一個是晏季勻,另一個當然是水菡啦。夫妻倆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後的,顯然,剛才他的一番言論都被聽去了。

有段日子未見,晏季勻好像更加富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往那一站,就有一股看不見的磁場形成,耀眼奪目卻又如醇酒般耐人尋味。

“勻,我想死你了!”杜橙激動地抱住晏季勻,狠狠地在對方肩膀上揍了兩拳,這是他們習慣的打招呼方式,比握手擁抱更能體現出內心的驚喜。

晏季勻神情淡然,懶懶的,但他眼中湧現的波瀾也足以說明他此刻的心情並不平靜,只是他比較內斂而已。

水菡和童菲已經抱在一塊兒了,久日未見,再見竟是在醫院里,兩個女人眼淚汪汪,就差沒抱頭痛哭了。

杜橙這才反應過來剛才為何童菲表情怪異,故意誘導他說那些話,原來是她看到晏季勻和水菡進了病房。

房間里熱鬧了起來,因為有晏季勻和水菡的到來,杜橙和童菲一下子找到了吐槽的對象,分別在自己的好友面前大吐苦水,場面十分滑稽。

“童菲,你怎麼沒早告訴我你懷孕的事?要不是梵狄打電話給我,我都不知道你出事了……嗚嗚嗚……你的肚子還好嗎?這些日子你受苦了……嗚嗚……”水菡抱著童菲的胳膊低聲慟哭,兩眼通紅,心疼極了。她也是做母親的人,當然比男人更能體會到童菲的痛苦,知道她保住孩子是多麼的不容易,幸好有驚無險,否則那後果……

童菲也是忍不住熱淚盈眶,歉疚地說:“對不起菡菡……我以前是沒打算告訴杜橙關于孩子的事,而你老公跟杜橙又是兄弟,所以我……我……不過現在好了,我和我的肚子都沒事了……”

“你知不知道我接到梵狄電話的時候好緊張啊,立刻就訂飛機票回來看你,本來是打算下個月回來的……你啊,這次真是太驚險了,害我細胞都死了好多!”

“嗚嗚……菡菡,我當時面對陳堯的時候也很害怕,還好有你走之前曾拜托梵狄,不然或許我現在都不能在這里跟你說話了……陳堯他差一點就踢到我肚子,是山鷹帶著人沖進來的……”童菲邊哭邊說,情緒有點激動。她與水菡親如姐妹,幾個月不見了,現在當然要把所受的委屈都吐出來才舒服,可一時忽略了某男的臉色變得很黑。

杜橙在一旁跟晏季勻熱聊著,聽見童菲剛才竟然把功勞都歸在梵狄和山鷹身上呢,他心里發酸啊,很不服氣地說:“我當時也沖進去的,還是我出主意讓山鷹叫人過來撬門的呢!”

難怪杜橙要抗議了,這麼重要的事情童菲怎麼能把他忘記了呢,他覺得自己當時特奮勇,沖在最前邊啊。

誰知童菲和水菡同時望了杜橙一眼,然後抱著哭得更凶了……

“嗚嗚……如果不是梵狄手下帶著家伙來撬門,我會比現在更慘的……”

“嗯嗯……嗚嗚……太驚險了,童菲,你以後不能一個人在家……”

“……”

還是沒給杜橙把功勞記上,這家伙徹底無語了,晏季勻十分同情地拍著他的肩膀安慰道:“兄弟,以我過來人的經驗告訴你,不要去跟女人爭辯,我們是男人,大度點。”

“怎麼你現在什麼事都是讓著水菡嗎?瞧你這麼委屈的樣子。”杜橙不由得好奇。

“不委屈啊,*愛老婆,天經地義。”晏季勻說著還不忘向水菡投去一個柔情的眼神。

杜橙輕咳兩聲,湊近了晏季勻耳邊說:“兄弟,難道真的結婚之後男人在家里就沒地位了嗎?只能處處都讓著女人?”手打小說網

晏季勻劍眉一挑,鳳眸眯了眯,深邃的目光頗有深意:“家庭地位這個東西,虛的……只有在自己心愛的女人心里有地位,那才是最實際的。還有啊,你的觀念有個漏洞,告訴你吧,以後,家里不是只需要讓著女人,還有孩子。總之,結婚之後,你的生活重心就是老婆孩子了,除非你不打算和童菲結婚。”

杜橙俊臉犯抽,皺緊了眉頭瞪著眼:“聽你的意思,敢情以後要真結婚了,在家里,我就排在第三位了,前兩位都是老婆孩子,我就墊後?”手打小說網

晏季勻微微一笑,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沒錯,所以你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備……其實也沒什麼,你不早就習慣了童菲那樣的女漢子嗎,以前你們打打鬧鬧的,不都是你在讓著她,結婚之後也一樣就行了。”

杜橙苦憋地說:“兄弟,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是指望著結婚之後童菲能溫柔點,你要知道,女漢子很難hold住嘛,我以前都是被她欺負,難道還要被欺負一輩子啊?”手打小說網

晏季勻還沒來得及回答,只聽童菲哽咽的聲音說:“橙子你說我欺負你?哼……究竟誰欺負誰啊,我現在躺在這里,還不是因為肚子里有你的種嗎?誰讓你香港那晚不老實點的?你說,到底誰欺負誰?嗚嗚……男人太沒良心了……”

水菡頻頻點頭,抽噎著說:“嗯……嗚嗚……就是嘛,咱家童菲躺在這里還不都因為你嗎,男人在那個完事之後就什麼都不管了,吃虧的總是女人……嗚嗚嗚……”這話是勾起了水菡的往事,含淚的眼睛瞄了瞄晏季勻,滿是幽怨。

“咳咳……”晏季勻見勢不妙,頓時緊張地捶了杜橙一拳,遞個眼色,然後站起來走過去安撫水菡。

杜橙也顧不得什麼面子問題了,急忙去扶著童菲,勸慰她別哭。

“哎喲,孩子的娘啊,醫生說了你不能哭的,小心胎兒……那個,都是我不好,是我欺負了你……你想怎麼樣都行,就是別哭啊……”杜橙有點慌亂,摟著童菲,小心翼翼地哄著,那緊張的架勢還真不是裝出來的。

晏季勻也抱著水菡,將她拉到沙發上又親又哄,一副妻奴的樣子。他知道水菡是想起了對往事的回憶,想起她是怎麼懷上小檸檬的,才會有所感觸。

病房里此情此景很有趣,兩個男人在哄著兩個女人,而兩個哭泣的女人就縮在男人懷里,趁他們不注意,偷偷傳遞著竊笑……其實沒哭得那麼傷心和激動,不就是為了感受一下被心愛的男人緊張的滋味嘛……感覺真好,甜甜的,很窩心。

兩個男人似有所覺,好像女人一哭,他們就沒轍,但這有什麼辦法呢,誰讓自己心甘情願愛上,哄女人,那也是一種本事嘛。

好一陣子,這病房才恢複了正常的氣氛,沒人哭了,晏季勻和杜橙都感覺輕松了許多,接下來大家所要商討的問題就是關于陳堯和方凱琳。

水菡明亮的大眼泛紅,在晏季勻懷里探出腦袋來望著童菲,柔聲說:“你盡管說吧,梵狄他既然是看你的意見,你也就別有什麼顧慮。這兩個人狼狽為jian,不懲戒一下也是不行的。”

杜橙沒發話,只是摟在童菲肩上的手緊了緊,俊臉上露出一個鼓勵的微笑:“你說吧,我會支持你的決定。”

童菲吸吸鼻子,正在用紙巾擦臉,悶悶的鼻音說:“我想好了,陳堯就送去強制治療,不然他的躁狂症以後還會害更多的人。至于方凱琳……”說到這里,童菲下意識地看向杜橙,眸光變得溫柔而複雜:“把她放了吧……”

放了?這話到是讓杜橙等人有些驚訝,就連水菡都忍不住詫異:“童菲,放了方凱琳,不懲戒她了?你真的要這麼做?”手打小說網

杜橙沒說話,但卻陷入了沉默,眉宇間的神色凝重。還是晏季勻最精明,很快就想明白了為何童菲會這麼做。果然是物以類聚,他相信,換做水菡的話,也會像童菲那麼決定……因為,她們都有著一顆善良而包容的心。

童菲輕輕握著杜橙的手,嘴角噙著一絲淡淡的笑意,沒有苦澀,只有釋然和豁達,黑白分明的大眼此刻格外明亮:“方凱琳確實很可惡,心機深,手段也很卑鄙,若不是她挑唆陳堯,我現在就不會躺在病房里,若不是我肚里的孩子命大,或許就……”童菲說這些的時候眼中已經沒有了恨意,只有平靜。

“方凱琳的行為是太極端太邪惡,但說到底,她還是因為得不到杜橙而產生了嫉恨的心,迷失了自己,如果她和杜橙之間兩情相悅,那麼很多事情都不會發生。她雖可恨,但也可憐,況且,她和杜橙從小一起長大,就算沒有愛情,杜橙與她之間還有份情誼的,另外,杜橙的父母也將方凱琳當自家人看待,他們也不希望看到方凱琳落得太慘的下場,我不能為了泄憤而讓兩位老人太過傷心吧……所以我想,既然我跟杜橙已經在一起了,一切危險和不愉快都過去,方凱琳那里,就不用追究了,反正她現在日子也不好過,再也沒有臉面對杜橙,這已經是對她最大的懲罰了。”

她緩慢的語速,略顯沙啞的聲音,淡定而冷靜,更有一種在劫後余生中領悟出來的對生活的態度和不同尋常的胸襟。

以牙還牙固然是爽快,但在這件事情上,童菲不想對方凱琳怎樣了,因為對方已經沒有任何資格跟她相提並論,連仇恨都不必有,只需要漠視就行。

這就是童菲跟方凱琳之間最大的差別。童菲的善良寬容,相比起方凱琳的卑鄙無恥,一個是金子般耀眼的品質,一個是令人唾棄的惡行,假如童菲此刻說她要如何如何把方凱琳整得很慘,那固然是理所當然,可那樣不也就等于童菲和方凱琳骨子里有相同的殘忍因子嗎?

恨,可以毀滅一個人,但寬恕,卻可以拯救自己的心不至于淪為報複的魔障。

杜橙這貨竟然眼睛泛紅了,因童菲的一席話,他又看到了她身上與眾不同的閃光點,多麼難能可貴的胸襟,連男人都要汗顏。這樣的女人,娶回家是福氣,她不會自私自利地只想到自己的感受,她一定會顧及到整個家庭,包括他的父母……

童菲在經過一些事之後更加成長了,她覺得有時候,放手,寬容,未必就會吃虧,至少她的心是踏實的,不會為報複而淪陷。

梵狄在接到童菲的答複之後,竟然一點都不意外,只因……童菲是水菡的朋友,梵狄了解水菡的為人,物以類聚,童菲也是個善良的女人,她放過方凱琳,自然是在預料中的事了。

對于水菡和晏季勻的突然出現,梵狄也是早有預感的,依照水菡的性子她若知道童菲的現狀,不回來那才叫怪。

只是,有些日子沒見了,他是不是應該跟水菡見個面呢?她身邊還有個大醋壇子——晏季勻,不知道會不會有啥想法呢?

梵氏公館,梵狄剛把陳堯送去強制治療了,方凱琳也被放走,兄弟們各自忙碌著,就梵狄還在畫室里發呆。

這里的人都知道一個規矩,只要老大在畫室里,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就連門都別去敲,更別說進去了。但此刻,畫室的門卻被悄悄推開,一個小身子探頭探腦地往里瞧,然後躡手躡腳地慢慢走進去……

眼看著就要神不知鬼不覺地靠近梵狄了,只差一步的距離,卻見那剛還在發呆的男人猛地兩眼精芒迸射,瞬間轉身往前抓去……

“啊——哇哇哇,干爹好疼啊!”一個稚嫩的童聲在嚎叫,但明顯就是誇張的,其實不疼,梵狄哪舍得下重手。

“臭小子,還想偷偷嚇唬干爹,該打!”梵狄笑罵著將小檸檬拎起來,抬手就往孩子的PP上拍去。

“咯咯……咯咯咯咯……”小檸檬一個勁地笑,知道干爹是疼他的,根本就不算打,只能算是撓癢。

“干爹親親……啵兒!”小檸檬親昵地抱著梵狄的脖子吧唧一下。

梵狄內心的驚喜和激動可想而知,緊緊抱著小檸檬,魁梧的身軀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他想念這孩子,當時分別之際他就是萬分不舍的,只不過這種惦記與牽掛,他放在心里從未向人吐露,今天小檸檬卻突然出現了,這種心情難以言喻,雖沒有血脈關系但卻真的好像這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失而複得一樣。

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頭……這一大一小又親又抱時,畫室門口出現了一個嬌小的身影,笑盈盈地望著他。

梵狄僵住了,仿佛空間被定格……是水菡!他剛才還在愁如何見面,沒想到她已經先來了……【明天會有更多大家期待的劇情哦!】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怎麼處置這對男女     下篇:續:溫柔的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