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溫柔的寵溺  
   
續:溫柔的寵溺

一瞬間的失神,恍惚中,梵狄有種時光倒流的錯覺……懷里抱著小檸檬,而水菡巧笑倩兮的容顏就在眼前,明媚乾淨的笑,讓人仿佛置身在春暖花開的時節,這樣親切溫暖,就好像她從來都沒有離開過一樣。

梵狄不是個容易被牽動情緒的人,但水菡卻有這樣的能力,不論何時何地,只要她出現,他的心就會不由自主地飛起來。

兩人就這麼靜靜地望著對方,慢慢走進了,他喉嚨里梗住的聲音才輕輕地溢出來,帶著絲絲不易察覺的顫抖和濃濃的驚喜:“你……回來了。”

低聲的呢喃,最平常的幾個字,卻是他此刻壓抑的激動。

水菡秀氣的眉毛微微皺著,晶亮的大眼彎成月牙,清脆的聲音說:“梵狄,你瘦了!”

是的,這就是水菡在看到梵狄時的第一個感覺。他比以前瘦了一點,臉部下巴的輪廓更明顯了,但身體還是那麼魁梧強健。

梵狄忍不住莞爾一笑,這一秒的風情猶如冰封的地面驟然開除一朵花兒:“你的眼睛真犀利,我只不過是下巴稍微尖了點,這也讓你看出來了,其實我只瘦了三斤而已。”

“嘿嘿……我厲害吧?不過呢,雖然下巴是尖了一點,但是看起來更妖孽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有個彪悍的女俠能收了你這只絕世的妖孽呢?”手打小說網水菡笑盈盈的,話中有話。

梵狄聞言,眼底泛起一縷稍縱即逝的複雜,隨即佯裝黑臉:“妖孽,這詞兒是在諷刺我嗎?”手打小說網

“當然不是了,這是誇你呢!”水菡亮亮的眸子里閃爍著俏皮的光,小檸檬也嘀咕了一句:“干爹,妖孽那可是好厲害的,不是人人都能當妖孽哦!”

這小家伙已經學得很精了,知道怎麼說話逗大人開心,機靈著呢。

“嘿嘿,我兒子說得對……”水菡揉揉小檸檬的頭發,湊過去親了一口小臉蛋算是獎勵了。

“好好好,你們母子倆贏了,妖孽就妖孽吧,反正只要不是妖怪就行。”

“……”

輕快的笑聲從畫室里傳出來,因為有了水菡和小檸檬的出現,梵氏公館里又有了生機,山鷹等一群手下已經很久沒見到老大這麼暢快的笑了,自從小穎走了之後……

梵狄抱著小檸檬一路走到花園里,臉上一直都保持著難得一見的笑容。孩子像只快樂的小鳥,粘著梵狄,旁邊還有水菡在輕聲低語,氣氛和諧安甯,不知情的人很容易認為這是一家三口。

溫暖的問候,關心對方的近況,笑聲不斷,一點都不會冷場。小檸檬更是興高采烈地講著自己在佛羅里達州的農場里收服小馬兒的經曆,把梵狄給逗得哈哈大笑,合不攏嘴,直誇小檸檬不但有膽識,還有搞笑的天賦。

水菡沒有急著問關于陳堯和方凱琳的事,而梵狄也不提起,因為小檸檬在,他們不會當著孩子的面講那種負面的東西,這是梵狄和水菡一直以來的默契,直到玩累了,梵狄吩咐山鷹帶小檸檬去廚房吃東西,園子里就只剩下他和水菡兩人。

秋風送爽,花香怡人,坐在桂樹下暢快的聊天,這樣輕松愜意的日子,對梵狄來說恍如隔世,其實他有很多話想說,但他也有自己的驕傲,有些話,心里可以想,卻是不適合說出口。

別離後的再見,相見甚歡,感慨也不少。想起臨走時在晏家大宅門口那一個擁抱,那一刻的溫暖和包容,都深深刻在腦子里,而她最想知道的就是……梵狄是否已經放下了某些事?

“梵狄……我聽季勻說,你收的那個義妹不幸遇難了,但你在墓園所立的碑,只是一個衣冠塚。”水菡說得很輕,眸光溫和地注視著梵狄,心里在為他疼著。

梵狄低垂著眼簾,唇角的笑意微微一僵,但很快就恢複常態,淡淡了嗯了一聲。

盡管他很平靜,但水菡總覺得這不是真的。他失去了一個義妹,怎麼可能會無動于衷,事情過去才不久,他怎會這麼快就云淡風輕了。他之所以看起來若無其事,不是真的沒事,而是他在壓抑著吧。

這個男人啊,他的心里到底裝著多少的傷痛和孤獨?水菡在這一刻,真心地為他感到焦灼,惋惜……其實既然能成為梵狄貼身伺候的人,那就是有一半的希望可以當他的女人而不是義妹了。水菡是這麼認為的。

“梵狄,別把自己壓抑得這麼深,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的,你忘了,我也曾是過來人啊……以前季勻在海上遇難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尸,你義妹如今也是這樣類似的情況,我只想跟你說,找不到尸體,或許就是最好的局面了,至少活著的人可以想象她是在世界的某個角落生活著,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這樣想的話,心里沒那麼難受。”水菡語重心長,微微泛紅的眼眶里滿含疼惜和真誠,她知道梵狄是一個多麼重感情的人,就算遇難的真的只是被他視作義妹,可她相信,他的心痛一定不會少的。

梵狄的一只手還在把玩著身邊的樹葉,狹長的黑眸里隱約有一絲悵然和無奈,也有幾分欣慰……水菡還真了解他,她的話,也並非無用,實際上他最需要的就是她的安慰了。有她的關心,他起碼還能告訴自己,她雖不愛,可是卻記掛著他。能被她像親人般牽掛,總好過形同陌路吧。

一聲低不可聞的歎息:“不用擔心我,時間會沖淡一切的。”

這話聽著灑脫,但仔細一想,強如梵狄這樣的人都只能靠時間來愈合某種傷口,這已經就說明事情的嚴重了。只是,除了這樣,還能如何呢?不管多了不起的人,總會在人生的某一刻產生無力感。不是事事都能操控的,尤其是,自己的心。

每當想起小穎最後走的那個午後,她甜美清爽的笑容,悅耳清脆的聲音,梵狄的心就會忍不住揪緊,為那一朵還不曾盛放過就已凋零的花兒……

水菡滴溜溜的大眼一轉,輕笑著擺手:“好啦,說點開心的事兒吧……你收拾那個陳堯和方凱琳可真有辦法,你發給童菲的視頻我都看了,真是大快人心,不愧是梵老大,夠義氣,幫童菲解決了大問題,也是幫了我一個天大的忙啊,所以呢,我帶著小檸檬親自上門道謝,晚上就在你這里吃飯,我下廚,給你做幾道我新學的菜式。”

梵狄兩眼一亮,俊臉露出期待的神情:“行,就這麼說定了,不過……你家那個大醋壇子不會有意見吧?”手打小說網

“呃?大醋壇子?”手打小說網水菡略一怔忡,隨即很快反應過來梵狄說的是晏季勻,不禁哈哈大笑:“說得對,那就是個特大的醋壇子,還陳年老醋呢!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說服他了!”

氣氛又開始活絡起來,梵狄和水菡有說有笑的,但都沒有再提小穎的話題了。水菡不知道的是,梵狄心里其實不好受……他記憶深刻的是小穎以前最愛說要做新菜式給他嘗,現在聽著水菡說同樣的話,他不由得又在心里自責,如果不是他同意小穎跟陸哲浩交往,如果不是那一天他同意小穎去約會,那麼現在她應該還在上著烹飪班……

今天的晚餐,是梵狄自從小穎遇難之後所吃的最飽最可口的一頓了,都是水菡的手藝,都是他喜歡的菜。吃飯的時候餐廳里也不再是冷清的,有的水菡母子的說笑聲,整個梵氏公館都變得活躍起來。

但這晚餐卻少了一個人……小穎的弟弟,小豆子。

豆子說他要做功課,就在房間里邊吃,所以他的飯菜是傭人送進去的,而他也不出來跟水菡和小檸檬見面,就只鎖在自己房間里,沒人知道他在做什麼。

此刻,梵狄以及水菡母子正吃著聊著很是愉快,沒人留意到有個小身影在門背後窺探這里的一切……

豆子靜靜地躲在背後偷看,緊抿著唇,繃著臉,皺著眉頭,悶悶不樂的樣子。

豆子快要11歲了,他比同齡的孩子要早熟些,很懂事,也很敏感,尤其是在姐姐出事之後,豆子就變得沉默寡言,不愛說話,性格沉寂了很多。

在豆子心里,梵狄就是他的“姐夫”,可現在卻看到梵狄跟其他女人有說有笑的,還有坐在梵狄腿上那個漂亮的小男孩兒……豆子產生了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情緒……酸溜溜的,不舒服,還有點澀澀的發疼,這是梵狄嗎?以前很少見梵狄這麼笑過,如果姐姐還在,姐姐是會開心還是傷心呢?梵狄從未給姐姐夾過菜,可現在卻不停地給那女人和小孩夾菜,他們看起來真的好像一家人……

豆子忽然覺得“姐夫”或許從來就沒喜歡過姐姐,一直都是姐姐傻嗎?如果姐姐看到這些,她會是什麼感覺呢?

豆子本來就還沒從失去姐姐的痛苦中走出來,現在一想起又忍不住紅了眼眶……

吃過晚飯,梵狄送走了水菡和小檸檬,回到公館時已經不早了。他明白水菡是體諒他一個人,所以才會帶著小檸檬來,也算是安撫他這顆孤獨的心吧。她能有這份心,他也該欣慰了。

經過豆子的房間時,見門虛掩著,里邊透出燈光,梵狄心里一動,想著豆子今晚沒有下去吃晚餐,這有些異常啊,他該進去看看這孩子在做什麼……

淺橘色的燈光下,豆子背對著門坐的,正低頭在看著什麼,十分專注。

梵狄輕手輕腳地走過去,到了豆子身後,伸長了脖子往前望去……目光在接觸到桌上的東西時,梵狄頓時呆立不動了,心髒的位置如同被什麼東西蟄了一下。

豆子面前放著的是一副素描,曾經梵狄落難在小穎家時,養傷那段日子,他為小穎姐弟畫了幾幅肖像素描,其中有一幅是小穎的,也就是眼前這幅。

畫紙上的女孩兒有著一雙動人的大眼睛,純淨的笑容,紮著麻花辮子,穿著樸素的衣服,但這掩蓋不了她身上那種活潑動人的青春氣息。她似一朵含苞待放的花,純美而又充滿靈氣……這也正是梵狄最欣賞小穎的地方……無論她曾生活得多麼艱難困苦,她都沒有失去過對生活的信念和向往,她依然堅強開朗,把最燦爛的笑容留給別人。

梵狄回想起了在鄉下小鎮上的一些片段,想起在畫這幅素描時,小穎是怎樣的羞澀靦腆而又滿懷期待。當時因為不知道她的心思,現在卻明白了,那個時候她眼中的異彩,就是對他的情意。

心頭微酸,瑟瑟發漲,梵狄好不容易收回了視線,深呼吸一口氣,略低啞的聲音說:“豆子,餓不餓?”手打小說網

豆子驀然回頭,見梵狄正對他笑著,親切而和煦,但豆子卻沒有像往常那樣立刻回答,表情也有些冷。

這孩子是怎麼了?梵狄濃眉一蹙,又往前走了一步想要摸摸豆子的臉蛋,但對方卻躲開了。

嗯?梵狄愕然,直覺告訴他,這孩子不對勁。

豆子是小穎的弟弟,並且跟梵狄也很合得來,彼此相處得很好,可今天卻是怎麼了,一反常態。

豆子氣呼呼地瞪著梵狄,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露出堅定的目光:“阿凡,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有沒有喜歡過我姐姐?今天來的那個女人是你喜歡的人嗎?”手打小說網

好家伙,別看豆子才11歲,但這問題簡直太犀利了,目前為止還沒人敢在梵狄面前這麼直白的問。

梵狄嘴角的笑容瞬間凝固,眼里的溫情化為冷厲,咬著牙,臉黑得像鍋底……明白了,豆子是在賭氣呢,不吃飯也是因為這個。

“為什麼不說話?你回答啊!”豆子握著小拳頭,很激動。

梵狄剛才是有那麼點生氣的,因為豆子的問題太突然了,同時也等于是在揭他的傷疤。可是,看著眼前這張與小穎有著幾分相似的臉,看著豆子的緊張,梵狄就覺得自己沒辦法對這孩子發火。

梵狄深邃的眼底蘊藏著些許複雜,後退一步說:“睡吧,你明天還要上學,別遲到。如果覺得餓,就先吃點東西再睡。”

梵狄最終還是沒回答豆子的問題,回房休息去了。只是,今夜卻依舊難以入眠,被豆子的話勾起了心底深處的結。

躺在自己chuang上,梵狄枕邊放著的是他以前送給小穎的ipad,他上次看過之後就一直沒拿出來過,今晚卻又拿出來,翻到了小穎的備忘錄。

這里邊有句話,是梵狄至今每想起一次都會感到心痛的——“我喜歡你,你不用知道。”

她在的時候或許不覺得,走了之後,梵狄也是不習慣的,身邊不再有人呱噪了,不再有人嘮叨了,每天抽多少煙喝多少酒也沒人會管著他。耳根清靜了,但人也好像失落了什麼……

如果時光真能倒流,再重來一次,他還會不會那麼對待小穎?他會不會考慮接受她?

梵狄不喜歡去想假設的問題,但最近腦子里時常會冒出這些念頭。而人生最無奈的事情不就是無法重來嗎?

即使能重來,是否可以不再讓悲劇重演?

梵狄在懷念和自責中,小穎成了心結,他不會知道在某個偏僻的村落里,有一間簡陋的破草房中,曾有一個垂死掙紮的生命在鬼門關里走了一遭回來……

茅草屋里,木板chuang上,單薄的身影在瑟瑟發抖,這說明她還沒死,還有氣。

確實是還活著,被一位好心的農民救了,只不過身體太過虛弱,傷口還感染,已經連續好幾天發燒不退。

陰暗潮濕的地方,又沒有藥物和醫療設施,以她現在的情況,能活下來就是奇跡了,有些傷口耽誤了最佳治療時間,只怕是十分棘手,尤其是臉上……她還在昏迷中,不知自己原來那張俏麗的臉蛋已經被毀了……

======呆萌分割線======

病房里彌漫著香濃的味道,令人食欲大動。但孕婦卻一臉苦悶地望著眼前的碗,像是很抗拒的樣子,磨磨蹭蹭地不肯喝面前這一碗魚粥……

這是杜橙特意送來的魚粥給童菲的,他說童菲現在太瘦了,需要增肥……

童菲偷瞄著杜橙的臉色,心里卻感覺胃里有點不舒服,她就想啊,怎麼才能逃過去。

童菲訕訕地笑笑,粉腮鼓鼓的,清澈的明眸眨巴眨巴,隱約有一絲狡黠,那可愛的模樣,讓杜橙忍不住大吞口水,不禁心里一陣悸動,長臂一伸,將她攬在懷里……

“是不是在琢磨著怎樣才能不用喝?”手打小說網杜橙灼熱的雙眸緊緊鎖住她,這麼近的距離,他能看見她的耳垂都在隱隱泛著粉紅。

還是杜橙最了解她了。童菲點點頭,苦著臉,扁著嘴……什麼都逃不過他的眼睛,她就是不想喝魚粥,她的胃會抗議的,光聞著這味道已經有些不舒服了。想起以前她哪里會這樣啊,早就喝光的。

童菲如今是摸透了杜橙的脾氣,這家伙吃軟不吃硬,她應該要哄著他才行。

童菲難得溫柔地挽著杜橙的手,可憐兮兮地望著他:“親愛的,可不可以不喝?或者……我以後再喝?”手打小說網

竟然用柔情攻勢了?杜橙細長的眉毛輕輕一動,心里暗笑……童菲溫柔的時候真是誘。人啊,剛剛那一聲“親愛的”,聽得某男骨頭都差點酥了,有點不敢相信她居然會撒嬌了。很好,難得她這麼溫柔乖巧地在他懷里,他很享受這溫馨的時刻。喜歡她身上的味道,清新自然,不由自主,攬在她腰上的手一緊,另一只手卻拿起了湯匙,在童菲驚愕的目光中,低下頭,將魚粥喂進她的嘴里……

這可是從沒有過的待遇啊,濃濃的*溺盈滿他的雙眼,他的動作是那麼自然又溫柔,讓她一時間癡了,忘記躲閃,也暫時忽略掉了湯的味道。

孕婦的情緒是比較脆弱的,容易激動,童菲嘴里含著湯匙,眼眶一下子就紅了,泫然欲滴的大眼望著眼前這張熟悉的臉龐,他眼底那毫不掩飾的濃情蜜意,讓她心如鹿撞,甜甜的……懷孕還有這好處麼,可以讓男人變得這麼細心體貼?

她不禁失神……

難怪童菲這麼感觸,她沒有拍拖過,此時此刻的溫情,對她來說是陌生的,卻又是有著觸動心靈的溫暖。

“橙子,你對我真好。”童菲的聲音略顯哽咽。

杜橙又將一勺粥送進她嘴里,那一雙深沉如潭的眼眸里,洋溢著疼惜,灼熱的溫度讓她感覺好溫暖……

“你現在才知道我好嗎,以後還有很多好,等著你發掘呢,現在你要是感動得話,就乖乖把魚粥吃了,我是醫生,而你是孕婦,你聽我的話,孕婦要營養要均衡,身子可不能差,你看你現在一天比一天瘦,這是不行的,必須補一補,就算有點不舒服也要忍著喝下去。一會兒給你酸梅吃啊……”男人深情的眼神,柔得能滴出水來,童菲陶醉了,心里都被甜蜜充斥著,不知不覺張開了嘴巴,一勺一勺地咽著魚粥……

本來是苦著的臉倏然笑了,童菲的注意力都在杜橙身上,忽略了魚粥的味道,吃起來也不會感覺那麼難受。情不自禁的,她抱住了他的腰,目光變得格外柔和,自然流露出脈脈深情。

此時此刻的溫馨甜蜜,當真是浸透進彼此的血肉,骨髓里去了,兩人仿佛都有感應一樣,連呼吸都輕輕的,細細感受著這每一分每一秒。

愛情的力量真是神奇,童菲本來害喜的症狀還沒好,最近也都不敢吃魚,但今天,杜橙親自喂她,她竟然喝下了一整碗魚粥。

吃飽了,窩在他懷里不想動,軟綿綿的身子貼著他,感受著他清晰的心跳,有一團暖暖的東西在彼此心髒的位置蔓延開來……是幸福。

可這樣緊緊抱著,身為正常男人,哪能沒點想法呢?杜橙低頭看著懷里的女人,目光不經意就停在了她粉紅的唇上。很不爭氣的,這家伙又吞了吞口水,然後緩緩抬起她的下巴,對准那柔嫩的雙唇親了下去……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菡菡一家回來了     下篇:續:求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