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死過一次的人  
   
續:死過一次的人

蜿蜒的大河從C市邊緣穿過,越往南走,河*越發寬廣,一直延伸到與大海交接處,奔流進汪洋。在沿河兩岸有高山峻嶺,峰巒疊嶂,其中不乏一些小村莊若隱若現,在一片黃黃綠綠之中星星點點的散布著。

小村子的人口稀少,還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家中年輕一輩大都去城里打工了,這就使得村子里更加冷清。

靠近河邊有一間小茅屋,與小村子有段距離。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什麼人修建的,屋子很簡陋,若是外邊下大雨,這里邊就得下小雨。

一張木板當是chuang了,還有一張小小的桌子,角落里有一堆稻草。Chuang上的被單很薄也很髒,在這初秋的季節,白天雖然不冷,但由于臨近河邊,晚上的溫度較低,就像是進入了冬天一樣。

屋子里空空的,住在這里的人現在正在河邊洗衣服……

單薄的身影蹲在河邊,彎腰埋頭專注于搓洗手中的衣服,水有些冷,但她連眉頭都沒皺一下,面無表情,只有機械一般的動作。

村子里有自來水,可是她卻不肯進去。她平時的活動范圍也就只有茅屋和河邊,而茅屋是不會有自來水的,她洗衣服都是用這河水,盡管很冷,可她從不埋怨一聲。

一個享受過榮華富貴的人,能在這兒過著如此清苦的生活,聽起來太不可思議了,但事實就是這樣,她讓自己活在一個完全不同于從前的世界里,無論是思想,認知,觀念,都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河水很冷,但再怎麼冷都比不過她的心冷,萬念俱灰,如行尸走肉般地活著……

這真的是活著嗎?她眼里的世界只有一片灰色,失去了光澤與溫度。她現在最討厭的就是白天,因為陽光可以將她身上所有的丑陋都照得無所遁形。她只想隱匿在黑暗里,看不到那些惡心的傷疤,她才能稍微緩過勁來,吊著一口氣去繼續下一個明天……

衣服洗好,她面前的這一片河水又恢複了甯靜,河面能映照出她的身影,可她卻像是急著逃離一樣奔回了茅屋。她無法直視自己的臉,如果多看幾次,她真的不懷疑自己會想要自絕于這茅屋里。曾經的她,有著一張美得令人驚歎的面容,俏麗水嫩,白玉無瑕,走在城里的街頭總是會引來很多豔羨的目光……可現在,如果有人見到她的樣子,只怕是會以為看到鬼了吧。

所以,她執意不肯進去村落里,只在外邊這茅屋艱難度日。她怕嚇到別人,更怕看到人們驚恐的眼神。

唯一不怕她的人,只有那個救了她性命的農民,一個年過六十的老婆婆。

老婆婆姓孫,據說女兒在城里打工,在城里安家落戶,只留下孫婆婆一個人在村子里。

老人淳樸善良,有著一顆慈悲的心,是她救了小穎一命,並且還用微薄的生活費為小穎買了些藥,才將小穎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否則,早在一個星期之前她就該死在茅屋里。

那一晚,她被一群來路不明的人從河里撈起來之後又被殘忍地扔下,身受重傷還發高燒,若不是僥幸遇到孫婆婆經過,她就真的一命嗚呼了。

死過一次的人,看待許多人和事都跟從前不同了,她想起曾經的種種,只覺得如同前塵云煙,猶如一場春秋大夢……那都是上輩子的事了吧,今時今日的她,只有追憶的份兒了。

小穎本是堅強獨立的女孩子,在梵氏公館里有一段優越而又快樂的日子,但在那之前,她的人生也還是苦不堪言的,可即使這樣,都沒將她打垮,沒有擊潰她對生活的信念,她以為自己已經變得很勇敢了,但殘酷的現實卻將她撕裂。

現在的她,雖然留著一條命在,卻因延誤了療傷的最佳時機而導致身上和臉上都留下好些疤痕。右邊臉頰從顴骨下方就有一條醒目的傷口延伸到了腮邊,有食指那麼長……額頭上,眉心處也有一條斜斜的傷口劃過……

兩條傷口就像是兩條丑陋的蜈蚣,破壞了這張臉原有的美感。由于傷口很深並且長,加上錯過了治療時機,還有過感染,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剛受傷時,傷口雖然深,可若是能及時縫針,愈合後只會有細細的一條痕跡,再來個祛疤的小手術就能搞定了,但現在,兩邊的肌肉沒能長到一塊兒,反到是縫隙中間長出了新肉……這樣就算是愈合之後,她臉上也會猶如多了兩張嘴巴一樣。

唯有做疤痕去除手術才能為小穎解決問題,但不代表能一定能讓疤痕全部消失無蹤,這還需要看疤痕長到成熟期之後會是怎樣的具體情況而定。

但疤痕去除手術不是現在做的,是要等到疤痕成熟期再做。也就是說,哪怕是小穎現在立刻飛去整形醫院都沒用,這個疤痕最少會陪伴她半年的時間,之後才可以做手術。並且,這樣深切的傷口,治療起來很棘手,要想恢複從前的容貌,太難太難……

這還只是在顯眼的地方,而在小穎身上某些被衣服遮住的傷口,由于受傷時滲進了河里的沙石,之後沒能清洗乾淨而形成的刺青性疤痕,背上,胸前,都有……

破碎不堪的身體包裹著一顆粉碎成塵埃的心,小穎最深的傷口是看不見的,是在她的心靈和精神上。

醒來後的每一天,她沒有哪天是能安然入睡的,只要一閉上眼腦子里就會浮現出她出事的那一刻,車子從公路飛向空中然後跌墜。那時的驚恐和絕望,能令靈魂都顫抖的戰栗,深深地印刻在腦海里,成為她不可跨越的魔障。噩夢連連,時常都是睜著眼睛到天亮了撐不住了才能睡一會兒,但很快就會被驚醒。

身體的傷,精神的折磨,已經將小穎的意志一寸一寸摧毀,她沒有聯系梵狄,沒有聯系家里,她只覺得自己是個被命運遺棄的人,根本不該活下來的人,她每天都在想著曾經的點點滴滴,有痛苦有快樂也有醒悟……她對梵狄癡心一片,換來的卻是他將她推向別人的懷里。他樂意看到她跟陸哲浩拍拖,並在那之前還特意收她為義妹,這些舉動,如今想起來,即是對她的好,也是一種極致的殘忍。

死過一次的人,思維是不能與常人相提並論的,感悟到的東西或是好或是壞,都沒有定論。而現在小穎不聯系梵狄的原因其實很簡單……那個男人將她推向了陸哲浩懷里,否則她怎會遭受天大的災難?

呵呵……男人啊男人……我喜歡你,你不用知道。可現在,我要為自己而活。鬼門關里走一遭,從此之後,我的世界沒有你,我會用自己的方式活著,你也不必知道。我,和梵狄,不會再有交集了……

沒人能體會小穎的痛苦,在她從車里*的時候就注定了今後她的人生軌跡會發生巨大的改變。是重生還是毀滅,全都在她一念之間……

茅屋里沒有做飯的工具,每到該吃飯的時候孫婆婆都會帶著飯菜前來。

大都是素菜,肉類很少,這對傷者養傷是十分不利的,而孫婆婆也知道這一點,今天,她燉了雞湯,雞脯用來炒著吃。

今晚的晚餐是小穎醒來這一個星期里最豐盛的一頓了,可是她卻沒有立刻狼吞虎咽地吃下去,而是拿著筷子發呆。

孫婆婆清瘦的臉上皺紋不少,矮小的身子坐在小穎對面,正朝她親切地笑著:“怎麼啦?干嘛不吃?”手打小說網

小穎舔舔唇,黑亮的雙眸里浮現出幾分疑惑:“孫婆婆,這可是一整只雞,您花了多少錢買的呀,很貴吧?”手打小說網

小穎這幾天也大概知道了孫婆婆的情況,這位老人生活清苦,每個月也就靠著女兒給的那點可憐的生活費,平時要吃個肉都舍不得,緊巴緊巴地過日子,怎麼今天會突然送來一只大母雞?那得讓老人花去一筆對她來說不小的開支,小穎如何能過意得去。

“哎呀,你放心,我沒花錢……就是我家喂得一只老母雞,也該是時候宰了吃了,正好給你補補身體,你看你瘦得連風都吹得倒了,這麼下去可是不行啊。”孫婆婆一邊笑說著一邊夾了一只雞腿給小穎,慈愛的面容格外溫暖。

小穎呼吸一窒,臉色微變,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更是驟然握緊,心髒的位置狠狠抽搐著……孫婆婆說過她家養了一只老母雞,那這只雞下的蛋是孫婆婆的口糧啊,平時大都是吃素,這雞蛋就算是好東西了,是孫婆婆的營養補給,可現在孫婆婆居然將老母雞殺了?

孫婆婆一定是為了給她補身體才這麼做的。一只雞,本來不算什麼,很多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但眼下的情況,這只雞,孫婆婆的心意,卻比山岳還要重啊!

小穎心里酸痛極了,可也沒有多說什麼,因為她知道,此刻,孫婆婆最開心的事情應該就是看到她多吃點。

小穎默默地啃著雞腿喝著雞湯,喪失的斗志一下子湧上來……她不能消沉,她要報答孫婆婆!在這里的每一天,她都要牢牢記住,她將來會用勝過今天的十倍百倍來報答眼前這位老人……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求婚嗎     下篇:續: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