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舍不得  
   
續:舍不得

故鄉的土,故鄉的水,故鄉的人,永遠都是心中不可替代的溫暖,無論國外的生活怎樣愜意,回到故鄉的家中,心靈深處的歸屬感才是最深切的。

水菡和晏季勻帶著寶寶回來,並非只為童菲的事,最重要的是對故鄉的思念,縱然在大洋彼岸,魂牽夢縈的還是這片養育過他們的土地。

一家三口的到來為這棟別墅增添了無限生機,仿佛所有的植物花草魚鳥都一下子變得鮮活起來。紫紅的土壤散發著清新的味道,混合著園子里桂花幽馥的香味,鑽進鼻息,讓人在心曠神怡之際又更加深了對這片土地的眷戀。

水菡就像是個*的人在貪婪地呼吸著,心情頗有些激動……回家的感覺真好。

這是水菡父母住的別墅,也是她的家,回來C市就在這里下榻,與父母共聚天倫。

晏季勻對花園里的魚池比較有興趣,站在旁邊喂魚食,而水菡就忙著看園子里的花花草草,時不時摸摸葉子,時不時嗅嗅花香,就像個歡快的大孩子。而小檸檬就更歡騰了,很熟練地站在小樹苗面前“施肥”,嘴里還哼著兒歌……

水玉柔和邵擎夫婦倆從早上開始就在忙活,為了准備一頓豐盛的晚餐,他們買了好些新鮮的食材回來。平時這些事都是傭人做,可今天不一樣,女兒女婿還有外孫從國外回來,是個喜慶的日子,夫妻倆可興奮著呢,一定要親自去買菜,親自下廚做一頓可口的家鄉菜。

在國外,雖然水菡他們都是在家做中餐吃,但畢竟有些佐料和食材都買不到,做出來的東西總是感覺比在家吃的要少了些味道。今天能吃到父母親自下廚做的飯菜,不只是一頓好吃的,更是代表著父母對孩子的愛。

家的溫暖,相聚的歡愉,都是讓人開心的,但又會忍不住在心里感歎……最多一個月就要再回佛羅里達州去,因為晏季勻的毒還沒能徹底清除。他背上的硬塊已經變小變軟,但這還不夠,他還需要持續的治療。

這樣的康複情況就算是可喜的了,這次回來只能待一個月又要走,但有可能下一次再回來時,就是真正的清除了余毒,成為正常人,不必再離開了。

因為知道相聚短暫,所以每一分鍾都是可貴的,會更想要去珍惜與親人朋友在一起的時光。

一個月的時間會安排得很滿,除了陪家人,水菡還很想見一見蘭姐,只是最近有點不巧,蘭姐在外地,過幾天才會回來。這還是聽童菲說的,而水菡給蘭姐打電話卻是沒打通,一直處于“不在服務區”的狀態。童菲出事時蘭姐不在本市,否則她一定會沖到梵氏公館去將方凱琳狠狠教訓一頓,這一點,水菡和童菲都不會懷疑。

有牽掛的家人和朋友,這種感覺真好。有期待,才會有相聚時的滿足感。

水菡每天都會來醫院看望童菲,連續兩星期之後,童菲也到了出院的時間。

有杜橙這麼個醫生每天在身邊照顧那可真是挺幸福的,童菲身體恢複很快,並且氣色還調理得好些了,害喜的症狀略有緩解,吃東西沒那麼困難,營養也跟得上了。

但是杜橙這貨對于這樣的成果還不滿意,他是想讓童菲長胖些才好,現在她120斤,而杜橙覺得她最少還需要長個二三十斤。

為了讓童菲多吃點東西,杜橙已經成保姆了,只要她不肯吃,他就會親自動手喂。

病房里正上演著令人豔羨的一幕……

“來,乖一點,再吃一口,就一口……”杜橙俊臉上的笑意可溫柔了,輕輕地哄著童菲,手里拿著一個雞蛋,剩下一半。

童菲白希的臉蛋皺成了酸菜,緊緊抿著唇,搖頭:“吃不下了……”

“這怎麼行呢,才吃一半,粥也只喝了半碗,營養趕不上的,最少得把這半個雞蛋給吃了。”杜橙的耐心實在是讓童菲很有些意外,這是每天都會發生的情景。

有了愛情滋潤的童菲也不像以前那麼硬邦邦的了,說話動作也都自然而然染上了幾分女人的味道,此刻正窩在杜橙懷里,為了能不吃剩下的半個雞蛋而絞盡腦汁。

“橙子……親愛的橙子,饒了我吧,一會兒回家再吃行不行?”手打小說網

一聲親愛的,溫柔又甜膩,讓杜橙忍不住暗暗驚喜……聽著真是順耳啊,讓人心情大好。

杜橙臉色一松,無奈地搖頭:“拗不過你,算了算了,回家再吃。不過你可別耍賴啊,回家之後一定得再吃點東西。”

“好……”童菲頓時有種被解放的感覺。

今天是童菲出院的日子,過一會兒就要回家去了,說實在的,她還真有點舍不得……住院也能這麼幸福,是她從未想過的事情。這段日子,杜橙每天都守在她身邊,兩人的感情進展神速,已經達到了如膠似漆的地步,現在卻要各自回家了,雖說是可以自*地見面,但始終是比不上每天同吃同住啊。

未曾轉身已思念。就是現在的感覺嗎?童菲心里有些失落,不由自主地會去想,假如能和杜橙每天都住在一起該多好……

想法歸想法,童菲很清楚目前來說,這想法是難以實現的。杜橙父母那一關還沒過呢,這是個棘手的問題。只有解決了,她和杜橙才算是真的修成正果。

“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杜橙低頭凝視著童菲,見她發呆的樣子很是有趣。

童菲臉一熱,總不好說自己是在想跟他住一塊兒吧,這種眷戀和不舍,她說不出口,但不知他是怎麼想的呢?是否也跟她一樣的不舍?

“橙子……我出院之後,跟你就不能每天都見面了,你有工作要忙嘛……那個,你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啊?”手打小說網童菲晶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著他,心里有著幾許期待。

杜橙一愣,隨即扁嘴:“該說的都說啦,每天都說好多甜言蜜語的,我現在都詞窮了。”

童菲一聽他這麼說,知道他是沒能領會到她的意思,便想著再提示提示。

“橙子,我的身體狀況你也是知道的,雖然現在胎兒是穩定,但也不能掉以輕心啊,我覺得你挺會照顧人的,可是出院之後,我們就……就……”童菲忍不住郁悶,這男人怎麼還沒明白她要說什麼嗎?非要她說得那麼直白才行?平時的默契都哪兒去了?

“我想和你住在一起,每天看到你。”這是童菲最想說的話,但就是梗在喉嚨出不來。

杜橙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眼底隱約有一絲戲謔:“出院之後就怎麼,你繼續說啊,我聽著呢。”

“哼,繼續說?真是可惡!”童菲瞪著他,心里腹誹,難道他都沒跟她想到一塊兒去?那有什麼意思。

見童菲垮著臉,杜橙憋著笑,長臂一伸,將她摟在懷里,捏著她的下巴,柔聲說:“我逗你玩的,瞧你,還真以為我沒考慮以後嗎?我知道你現在非常舍不得我,這沒什麼可害羞的,你直接說就行了。”

“你……”童菲咬牙,這男人真是臉皮厚。不過……他說得也沒錯。

杜橙深邃的黑眸亮了亮,溫熱的手指輕輕摩挲著她臉頰嬌嫩的肌膚,眼底流瀉出點點溫情:“傻瓜,我跟你想的一樣,我想每天都能看到你,跟你一起吃飯睡覺照顧你……不過,我們還需要忍耐一段時間。”

童菲心頭一緊,鼻子忍不住微酸……原來他什麼都知道,原來她心里的話不用多說他也會懂的。心靈相通的感覺真好。

“嗯……我理解你的處境,現在我們還不能太操之過急,只要彼此知道對方的心意就好,暫時不能住在一起也沒關系,我可以忍耐的,等你回去說服你父母,那我們就可以……”

“可以結婚了。”杜橙忽地接了一句。

這話到是讓人愛聽,但可不能這麼便宜這小子啊。

童菲揚起下巴笑得很燦爛:“我還沒答應嫁給你呢,連求婚都不願意的男人還指望我嫁?就算住在一起那不代表我就一定嫁你。”

“……”

杜橙一時語塞,她說真格的嗎?難道非要走求婚這一關才行?可他一直都覺得只要去首飾店買對戒指戴上不就得了麼?

病房門口響起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是水菡和晏季勻來接童菲出院了。

晏季勻十分同意地拍著杜橙的肩膀:“兄弟,要想娶一個女人回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你得加把勁,千萬不要松懈。”

水菡也和童菲站在一塊兒,笑盈盈地看著杜橙:“聽到了吧,不要以為已經到手了就大意,以後日子還長著呢,你的表現隨時都會計分的。”

杜橙聞言,得意地說:“我的表現那是滿分,不信你問童菲。”

“我……”童菲剛要說話,忽見病房門口人影一閃,竟是杜橙的父親來了。

杜澤濤先是跟晏季勻和水菡打了招呼,然後才一臉嚴肅地說:“杜橙,你跟我去辦公室一趟。”

杜橙心里咯噔一下……該來的始終要來,家里這是又打算要給他施壓了吧。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死過一次的人     下篇:續:天上掉餡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