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天上掉餡餅  
   
續:天上掉餡餅

杜橙的老爸也算是很沉得住氣了,等了這麼多天直到童菲要出院了才再一次出現.這段時間里,他和羅美娟夫妻倆都在為兒子的事惦記著,只不過不想逼得太緊,現在覺得是時候表態了.

杜澤濤坐在院長辦公室的椅子上,臉色不太好,嚴肅而沉凝.氣氛有些壓抑,杜橙已經習慣了,也有心理准備父親會什麼.

真不喜歡這種談話的氛圍,但杜橙沒有不耐.別看他表面上有時候愛笑,心里可是雪亮的,並且對父母十分孝順,就算此刻明知道將要面對最頭疼的問題,卻還是會沉著應對.

"爸,我明天就可以上班了."杜橙率先打破沉默.

杜澤濤沉沉地哼了一聲:"你還知道要上班啊?你的身體早就恢複了,可是為了童菲,你竟然多耽擱了三天才上班,你雖然是我兒子,但你該知道,在醫院里就得公事公辦,別為了一個女人而忘記自己該做什麼,你是個醫生!"

杜澤濤故意加重了最後兩個字,意在提醒杜橙不要因私忘公.

其實杜橙被教訓得有點冤枉,他平時假期都比其他醫生少,加班更是家常便飯,工作上,他絕對是做出了表率的,並非是個懶散的人,這次因童菲的事而延遲了上班的時間,但算起來卻還不夠他應該得到的假期天數,他就算是再休息幾天都是無可厚非的,然而杜澤濤卻有意責備,杜橙心知這是父親有怨氣,當即也不為自己申辯,任由父親教訓幾句,心想著父親嘴上也就算了,他被教訓一下沒關系,只要他和童菲的事能順利一點.

杜澤濤的主要目的也不是為上班的事,見兒子這麼隱忍沉默,他心里是暗暗著急,表面上卻是依舊沉著臉:"你這段時間陪著童菲已經夠了,她現在出院,你也不用再跟著,該干什麼就干什麼去."

這話,顯然別有深意,杜橙聽了心頭一顫……這真是要想分開他和童菲嗎?

"爸,我和童菲在交往,她是我女朋友,我們……"

"別了!"杜澤濤一聲呵斥,表更加嚴厲.

但杜橙不是膽如鼠的人,他認定的事不會輕易動搖的,今天從父親的態度就看出來,前路不好走啊,可他必須要面對,退一步就等于是多增加了一層阻礙,只有一往無前才能看到希望.

"爸爸,上次方凱琳的事難道還不夠我們吸取教訓嗎?為什麼非要干涉我結婚的事呢,不能讓我跟自己喜歡的女人結婚嗎?況且她已經有了我的孩子,難道你和媽媽是希望我做一個薄寡義的人?"杜橙緊緊握著椅子的扶手,俊臉繃得很緊,熠熠生輝的眸子里精光閃爍,滿是堅定.

在經曆了那些磨折之後才看清楚自己的心,他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幸福近在咫尺卻又走遠?

杜澤濤似是早有准備兒子會是這種態度,他也不想弄得太僵,臉色略緩和了一點,語重心長地:"我和你媽媽都是為了你好,想找一個對你有助益的女人當老婆,只可惜方凱琳品行有問題,所以,我們沒話可,但還有其他更合適你的對象會出現啊,童菲雖然懷了你的孩子,可這不能成為嫁入杜家的理由,如果你只是為了孩子著想而跟她結婚,這樣又有什麼幸福可?我和你媽媽難道還會害你?你還年輕,看待事還不夠透徹,你現在只是一時沖動或者因為歉疚,才會想和童菲結婚……"

杜橙又氣又怒,想不到父母竟然將他看得這麼膚淺和幼稚,並且還在想著要操控他的婚姻,上次方凱琳的事怎麼還不能讓父母覺醒?

"不,我不贊同您的法.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腳才知道,我跟童菲兩相悅,不是因為孩子才結婚的!"杜橙有些煩躁了,但又有種解釋不清的感覺,難道這就是代溝?

杜澤濤擺擺手,露出不耐的神:"不用再了,我今天叫你來辦公室,主要是想告訴你,上次你做腫瘤切除手術的那個病人,省醫療協會的副主席,他很欣賞你,明天他出院,請你到他家做客,吃頓便飯,另外,他女兒也是腦外科醫生,有些關于醫學上的問題想向你取取經,你到時候去了可別失禮,把家里那盒蟲草帶去."

杜橙一聽這話可就真的想翻臉了,但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父親啊……杜橙當然記得是哪個病人,就是他在動手術時忽然突發性高血壓那次,萬萬想不到對方居然因為他成功做了手術而對他惦記上了.所謂的欣賞,所謂的吃飯,不就是為了讓他去見那個人的女人嗎?省醫療協會的副主席,在行業里身份地位頗高,可杜橙覺得這跟自己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我剛才了明天要上班的,吃飯的事就推掉吧."杜橙壓抑著心頭的火氣,但語氣里卻隱隱有股篤定的意味.

杜澤濤見兒子這麼干脆地就拒絕了,心里當然窩火,眸光一沉:"杜橙,你難道不知道爸爸對你的期許是什麼?"著,他重重地拍在了椅子上:"就是希望有一天能看著你坐上我這個位置!可是盯著這個位置的人不少,只有我支持你是不夠的,必須還要有更多的後盾加入,你將來才有可能成為行業里最年輕的院長.省醫療協會的副主席代替她女兒向你拋出繡球了,這是你的大好機會,我和你媽媽都覺得你應該把握住才對,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兒了,這將是會比方家更強大的支撐."

杜澤濤站在父親的角度,對杜橙的期許很高,這麼想,似乎也無可厚非,但杜橙的臉色卻是越來越冷,對于父親所的這些,他沒有興趣,並且十分反感.

"爸爸,我沒有想過要當院長,我只會盡職盡責當好一個醫生,名利的東西,我,不稀罕."杜橙丟下這句話便不再逗留,不等父親回答,閃電般的速度出了辦公室.

此時不走,只怕談話更是難以為繼了.

杜橙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打定主意明天不去那位人物的家中……以後也不會去.但今天他已經有所感覺,父母那一關,比想象的還要難,這是鐵了心要找個"門當戶對"的女人嗎?那麼,他也會鐵了心要堅持跟童菲在一起,盡管困難比預料的還多,可是,有她和他在一起堅持,他相信總會贏得父母的理解的.

想到童菲和她肚里的孩子,杜橙煩躁的心才稍微平息一點,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往病房去,那里,有他愛的女人在等著呢.

是愛,如此堅定不移的信念怎能不是愛?兜兜轉轉幾番波折才擁有的愛,他只想要牢牢握著,不放手……

======呆萌分割線======

秋雨綿綿,洋洋灑灑,飄落在這寂靜的山村里,為這片如詩如畫的景色增添了一份朦朧而淒涼的美,秋風瑟瑟,即使躲在屋子里不出來也還是會感到寒冷.心,越發空寂了.

穎蜷縮在*上,又冷又餓,臉色蒼白得近乎透明.已經快兩點了,孫婆婆還沒送飯來,穎只能餓肚子.

身無分文,加上容顏已毀,除了孫婆婆能給予她食物勉強度日,她還能做什麼呢?這是穎每天都在思考的問題.

忍不住抬起手想要去摸摸臉,可最終還是在距離傷疤還有半寸時停下來……手在顫抖,心在滴血.

生存,成了穎目前最大的難題.她不想給孫婆婆增加負擔,想要報答老人的救命之恩,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但這些,能實現嗎?有誰會願意雇用她這樣的人干活兒呢?

滿心的淒苦,比這秋雨還要蕭瑟,一點一點在捶打著穎的意志.前路茫然一團漆黑,她看不到光,找不到出口,她在泥沼中掙紮,隨時都可能爬不起來.

想著想著就失神了,暫時忘記了饑寒交迫,穎目光空洞地望著茅屋的門……

咔吱,門被推開了,是孫婆婆!

可今天來的卻不止是孫婆婆一個人,後邊竟然還跟著一個穿著很時尚的女人,是孫婆婆的女兒.

有陌生人!

穎驚慌地鑽進被單里,她怕自己這副模樣會將人給嚇到.

"哎……"孫婆婆一聲歎息,見穎的反應,她也十分心疼.

"快出來吃飯吧,別怕,我已經將你的況告訴了我女兒,她不會害怕你的."孫婆婆慈愛的聲音響起,蒼老沙啞,但卻有著令人安心的力量.

女人濃妝豔抹一張臉上沒什麼表,懶懶地:"出來吧,我這兒可是有個好消息……聽我媽,你想找工作,剛好我在城里打工的地方缺人手,你要是想做,就跟我走,別磨磨蹭蹭的,我沒多少時間耗費."

穎躲在被單里的身子一下就僵住,驚呆了,死寂的心猛然間劇烈跳動起來……工作?居然有一份從天而降的工作?這……這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

上篇:續:舍不得     下篇:續:進城工作求點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