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進城工作求點月票  
   
續:進城工作求點月票

柳暗花明又一村.當穎正在為自己今後的生計發愁時,竟然有現成的工作機會落在眼前,這太意外也太驚喜了.

可這樣的喜悅,穎只持續了幾秒鍾就冷卻了下來,下意識地伸手去摸自己臉上的傷疤,指尖才剛一觸到便渾身一顫……如此丑陋的容貌,怎麼會有人肯雇用她?

穎從被單里探出頭,亂蓬蓬的頭發遮住了臉頰的傷疤,她看到孫婆婆身邊站了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就是這個人要給她介紹工作,是孫婆婆的女兒.

穎心里感激,卻又是忐忑不安的,有些不敢相信,干澀的喉嚨里發出嘶啞的聲音:"我……我的傷,很嚇人……"

孫婆婆疼惜地看著穎,再自己的女兒,眼中盡是焦急.

"豔,這姑娘現在這樣,真的可以去上班嗎?"

這叫豔的女人在看到穎的臉時,竟沒有表現出太多驚駭,很快就神色如常了,懶洋洋地:"就這副鬼樣肯定不行,至少她的發型要改一下,用劉海遮住額頭的傷疤,臉上嘛,再戴個口罩……這樣或許勉強能行,反正只是在廚房洗碗,又不用出去招呼客人."

洗碗?居然是讓穎去當洗碗工?

這種又髒又累的活兒,很苦,城里招收洗碗工的地方也很多,可願意去干活兒的人卻是少有,也難怪這孫婆婆的女兒會答應為穎安排一個工作,正好她上班的地方是餐廳,時常都會招洗碗工,因為招來的人大都干不長久.

可即使是這樣的工作,對穎目前的處境來也是極為可貴的.孫婆婆生活清苦,女兒給的生活費很少,現在加上一個穎還要養活的話,孫婆婆如何吃得消.所以穎是打定主意一定要工作賺錢的.

聽到女人這麼,穎心里燃起了希望,想想也對,在廚房里干活,不用招呼客人,她戴著口罩,再用厚厚的劉海遮住額頭,這樣就不會嚇到人了.

只要有工作就能生存下去,艱苦一點沒關系的.在去梵氏公館之前,她在家里鄉下每天也都累得筋疲力盡,那種日都熬過去了,現在去洗碗,應該沒問題的.

"你覺得怎麼樣?"孫婆婆親切地問穎,並沒有催促的意思.

穎雖然容貌已毀,但這雙清澈的眼睛卻是依舊明亮動人,閃爍著點點晶瑩,咬唇點頭.

孫婆婆的女兒見穎答應了,這才開口:"工資每個月一千塊,餐廳包吃不包住,你自己去外邊租房."

淡漠的語氣,出的話也是讓人有些心寒的.

一千塊錢的工資能在城里怎麼生活?租房哪怕是簡陋的單間里邊什麼都沒有的那種,在c市也是要四五百塊錢左右才能租到.還有水電氣等開銷……不過所幸的是餐廳包吃,雖然工資很低,但至少還餓不死.

穎一點都沒有不甘和嫌棄,對她來,能靠自己的雙手生存下去,就已經是跨出了第一步.

其實真正的工作不止一千塊,而是一千五百塊,只不過孫婆婆的女兒故意的一千,明她暗地里還是對穎有歧視的,覺得穎能有份工作就是天大的恩賜了,沒必要花一千五請回去.另外,她用一千塊就請回去一個洗碗工,為老板節約了每個月五百塊的開支,老板一定會更加賞識她的……

工作的事談妥,孫婆婆招呼穎吃飯.簡單的兩個素菜,穎卻是吃得津津有味……明天就要雖孫婆婆的女兒去城里打工了,穎有些舍得不孫婆婆,但這里始終不是她的歸宿,她不可能一直留在這白吃白住,自力更生才是她的出路,哪怕前路艱難,可是對一個死過一次的人來,沒什麼比在生死間來回掙紮時的痛苦更甚的了.

孫婆婆跟穎話比跟自己女兒還多,穎隱隱察覺出孫婆婆跟女兒的關系不是很親近,這女人動不動就會向孫婆婆擺臉色,話也是聲音大,不禮貌,更沒有對長輩的尊敬.可孫婆婆一直都是笑臉相待,並且還顯得心翼翼,這明母女倆之間存在著某些問題,但穎不便發問,只是心里有數就行.暗暗在想,看這女人一身妖豔又時尚的打扮,不像是沒錢的樣,可她對孫婆婆卻十分吝嗇,每個月給的生活費少得可憐,要不是孫婆婆省吃儉用,日還真不知怎麼過下去……

別人的家務事穎不會插手,但她懂得知恩圖報,以後不管掙多少錢,她都不會忘記孫婆婆,一定會像孝敬自己親奶奶那樣的.

這些話,穎不出口,她只會放在心里默默地去做.

夜晚,穎獨自一人睡在黑暗潮濕的茅屋里,輾轉難眠,心緒不甯,她又想起了自己遇難的那一刻,想起了在她昏迷時曾經隱隱約約聽到有男人話的聲音……就是那些將她從河里撈起來然後又把她殘忍丟下的人.她不知道那個神秘人是誰,由于當時身受重傷,人在昏迷狀態,她只知道自己被人救了又丟下,卻不知是為什麼,後來問孫婆婆也沒見過其他人.

穎想不通這其中的曲折,不知神秘人究竟是什麼意圖,但既然打聽不到,也只能作罷.她當然不會知道對方是梵狄的死對頭,在她那天從梵氏公館出門開始就跟蹤她了……

*未眠,直到天亮才睡了一會兒,精神狀態更差了,臉色蒼白眼里有血絲,孫婆婆的女兒豔見到了還數落穎幾句,她就跟從墳墓里爬出來的鬼一樣.

如今的穎脾氣性格都比從前有了變化,面對別人的譏諷挖苦,她已經能淡然處之,對于尖酸刻薄的語她也能充耳不聞,她變得沉默了,隱忍了.更何況,這女人是為她找了工作,她若是跟人頂嘴或是吵架,不定這工作就泡湯了.

豔雖然為穎提供了工作機會,可並非是個善茬,只是在母親苦苦央求下才肯答應的,還做主給穎開出了一千塊的工資,這廉價的勞動力可不好找,豔覺得自己這次也算是給老板節省了人工費,回去之後老板一定會誇她辦事得力.

穎身無長物,一無所有,兩套衣服還是孫婆婆從家里拿的豔以前的舊衣裳,她自己身上原來穿的那套已經被她收起來,那是以前在梵氏公館里買的,現在她要重新開始生活,這衣服一見到就會想起某個人,所以,她用布包起來,放在口袋里,不打算再穿了.

這段日與孫婆婆的相處就像是跟自己的親人一般,要分開了也難免不舍.孫婆婆表面上不,但心里卻是挺難過的……她女兒一年到頭都很少回家來看她,一個人孤零零的,好在這段時間有穎作伴,她才覺得日沒那麼空蕩蕩了,但現在穎要去城里打工,孫婆婆又沒人陪了.這辛酸淒涼,實在讓人歎息.

依依不舍地離開,穎在車上還一直回頭張望,看到孫婆婆站在路邊向她揮手,老人慈祥的笑容里又帶著幾分悲涼,觸動著穎的心,酸脹發疼.

但坐在穎身邊的女人,豔,卻是面無表,低頭玩著手機,半點都沒有對母親的不舍,更沒有回頭去看過一眼.

穎眉頭一蹙,忍不住脫口而出:"豔姐,孫婆婆一個人孤苦零丁,你怎麼不將她接到城里去住呢?一家人住在一塊兒不好嗎?"

豔表一僵,隨即浮現出幾分不悅,白了穎一眼:"城里我家很,住不下多一個人的……這種事你就別攙和了,我媽都沒什麼,哪還輪到你來多管閑事?我警告你,到了餐廳里打工可不能像這樣多話,你只需要每天干活兒就行,不該過問的事一句都別多嘴!你要知道,我是看在我媽苦苦哀求我的份兒上才答應解決你的工作問題,你要是不放機靈點,了什麼不該的話,或者是工作不賣力,到時候我可幫不了你."

這番話可是半點面都沒給,完全就是一副施舍乞丐的態度,別是當事人了,就連前邊開車的司機聽到都不由得暗暗搖頭……這個女人話真臭!

穎默默低下頭,不再多發一,看著自己的腳尖出神……豔這女人是在十分勉強的況下才施舍了一份工作給她,她會感激,卻也明白自己在別人眼中是一個怎樣的定位,只怕是連垃圾都不如吧.

可就算是這樣,穎也不會意氣用事,她深知這份工作對自己的重要,這是她開始新生活的一個開端,必須走出去才有活路.

連死亡都經曆過了,還有什麼能難倒她的?前路再怎麼坎坷難走,又怎比得過她在九死一生的掙紮中僥幸活過來的那份劇痛和艱難?

被人諷刺輕視看不起,這都不要緊,能有一口氣活著,她就要撐下去.

豔上班的地方是城里一間川菜館.店鋪不大,裝潢陳舊,但好在菜式的味道還不錯,所以生意也算過得去,前段時間招了兩個洗碗工但是干了兩個月就走了,穎來得很是時候,店里確實缺人.

在來店鋪之前,豔買了口罩給穎戴上,還用剪刀將穎的頭發修出劉海遮住了額頭的那道疤……修剪技術太差,劉海齊眉被一刀剪下,原來的長發也被剪斷,只有到腮邊那麼長了,去掉口罩也能遮護一部分臉上的傷口,只是稍微一動就能看出來.

這發型可算是又土又丑,因為豔舍不得花錢,就用剪刀自己給穎剪的.

豔是餐廳的收銀員,老板是她老公的一個朋友,聽聞豔從鄉下帶了一個洗碗工來,並且還只是需要花一千塊錢薪水就能請到,老板也有點驚喜,以前可都是一千五百塊才有人願意來洗碗呢.

老板是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一口黃牙,嘴里叼著半截香煙,打量著眼前瘦弱的穎.

"豔,她干嘛還戴著口罩啊?"

"她臉上有傷,怕嚇著人,所以要帶口罩.老板,反正她也只是在廚房干活,戴口罩也沒什麼吧.不過我只是把人領過來,如果老板覺得不合適,那就算了,我叫她回去."

老板倒抽一口涼氣,盯著穎一眨不眨,心想原來是有傷,還在臉上,難怪肯一千塊來干活兒了.

"摘了口罩我."老板皺著眉,綠豆眼兒里看不出意圖.

穎下意識地握緊了拳頭,被人這麼緊緊盯著,渾身都不舒服,更何況是對方要看她的臉.

慢慢摘下口罩,只見這張原本如花似玉的面容被硬生生烙上了一道醒目的疤痕,就像是多長了一張嘴巴在臉上一樣.

老板驚詫,隨即嫌惡地擺擺手:"戴起來吧,惡心死了,以後干活別摘口罩,免得看了倒胃口."

這人也是毫不客氣地諷刺一通,絲毫不顧別人的感受.每個字就像是鋼針紮在穎的胸口.

但穎明白,這才只是開始,將來她還會遇到更多比這還要毒辣的語攻擊,如果連這都承受不住,還談什麼養活自己?

穎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將口罩重新戴上,再看向老板時,她的心竟平靜了許多.

"老板,是答應留下她了嗎?"豔試探著問一句.

老板不耐地嗯了一聲,重複了一次關于工作待遇的事,穎這就算是成了店里的員工了.

若不是因為只有一千塊的薪水,老板是不會要穎留下的,就是看在勞動力如此廉價,才會勉強收著.

廚房里掌勺的師傅只有一位,是個年約五十的大叔——吳國力.另外還有兩個年輕男人是打下手的,有時也會負責一些簡單的菜式,但店里的招牌菜都是出自吳國力的手.

別看這間餐廳不起眼,可里邊有幾道菜是叫出了名堂的,多數都是回頭客,對這里的美食念念不忘,由此可見吳國力的烹飪技術十分了得.

穎一來就開始上班了,直接去了廚房.廚房的工作她很熟悉,手腳也麻利,老板和豔一看穎這架勢就知道是長期在廚房干活兒人了,不由得互相交換了一個欣喜的眼神……一千塊請到一個這麼熟練的人回來,上哪兒找這麼好的事去?[這章4千字,還有更新]

上篇:續:天上掉餡餅     下篇:續:偶然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