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偶然的相遇  
   
續:偶然的相遇

的餐館里,由于人手少,每個員工每天都很忙碌,招待不同的客人,力求讓客人吃得滿意吃得高興.老板和廚師都是四川人,雖然開的是川菜館,可前來光顧的人也有不少外地的,每到用餐時分,店里幾乎都是滿座.有時遇到節假日甚至還會出現排隊等位的現象.這對于一間餐館來就算是可喜的了.

穎來的第一天是睡在餐廳里,用兩張桌拼起來當chuang,比茅屋里的還硬,第二天睡了起來渾身都疼.

她沒錢,才上班第一天,老板也不會預支錢給她.她只能睡在店里,這都算是老板在大發慈悲了,否則她連個棲身之所都沒有.

店里的員工最初都對穎很好奇,都幻想過在口罩之下穎是怎麼樣的容貌.但後來聽豔了穎臉上有傷口,大家就對此失去了興趣了,看她的眼光更是複雜.有同,有憐憫,也有嫌棄的,然而穎對于別人異樣的目光全當什麼都不知道,每天都只是勤快地工作,少寡語.

人善被人欺,穎越是低調越是老實,店里的兩個服務員就越覺得穎好欺負.有時老板不在,服務員就想著偷懶,將原本該是自己干的活兒推給穎去做.

不只是如此,就連廚房里兩個打下手的年輕伙也都漸漸開始更多的使喚穎做一些不屬于洗碗工的活兒.

是洗碗,但實際上不可能真的只洗碗不做其他.雇了穎就等于多雇了一個服務員,她還要幫著上菜,負責做清潔,再加上洗碗,忙得像騾一樣,每天晚上睡下都是筋疲力盡.

別以為餐廳里干活兒的人就個個吃得很好,像這種餐館,老板包吃,可吃得伙食卻也很一般.

吳師傅不負責做員工餐,都是兩個打下手的伙在做,謹遵老板的吩咐,每頓只有三個菜,七個人吃,還好是比較大份,否則哪里夠吃呢.

穎是新來的,不知道這兒吃飯的時候要想吃到肉,那就得眼明手快臉皮厚,否則就連塊肉都撈不到了.

每頓只有一個菜里會有肉,一端上來沒多久就會被搶光,所以這里的人吃飯都是很快的,就算以前慢,來了之後都要被鍛煉出來.

穎的適應能力很強,很快就習慣了在這里生活工作,習慣了別人嫌惡與好奇得目光,習慣了受人冷冷語,習慣了被使喚得像個騾,習慣了將悲傷的過往埋藏在心底,習慣了用冷眼旁觀的角度去看待這個世界……她深深地明白,麻木,才是她的出路.只有讓心麻木,才不會被殘酷的現實打垮,只有讓心麻木,才能在這冰冷無的世界走下去.

即使這麼卑微地活著,穎還得心翼翼,不敢得罪店里的每個人,忍氣吞聲的,所有的委屈都吞進肚里.

她來了之後就成了店里員工的傭人了,她是最忙的一個,除了買菜這種事不用她做,其他的幾乎都會有她一份.

唯有吳師傅沒有像其他人那麼過份,他不會指使穎去為他做事,他對烹飪有著相當的熱愛和虔誠,盡管每天都在廚房里,可對于烹飪,吳師傅仍然還有著一顆熱切的心.那兩個打下手的伙也從吳師傅這里偷師不少,但真正實際操作起來,做出來的菜,味道總是會差了那麼一點,所以吳師傅在店里還是有著跟老板一樣重要的地位.

廚房里今天少了一個員工,某位副手請假了,今天不來上班.恰逢這是周末,店里生意比平時還忙,突然少了一個人,就更顯得捉襟見肘了.

穿著一身白衣的吳師傅一邊切菜一邊歎氣:"老板也真是吝嗇,多請一個人都不肯,今天少了一個人在,還不知道會忙成什麼樣."

難怪吳師傅埋怨,店里生意不錯,但老板是個吝嗇鬼,恨不得一塊錢都掰成兩塊用的人,明知道廚房人手緊缺也還是不肯再多雇用一個人.

穎在幫著洗菜,聽到吳師傅的埋怨,她只能在心里表示同……誰讓大家都攤上一個吝嗇的老板呢,再苦再累,都是員工,而老板是不會體驗到的.

要這店里最讓穎敬佩的人就是吳師傅了,每每都能聽到客人對吳師傅的廚藝贊不絕口,而他本人也都是一笑置之,不會得意忘形,不會眼高于頂.他為人低調又親切,不會像其他人那樣對穎呼來喝去,更不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她,有時見到穎受委屈,他還會幫著幾句好話.

一位頭上戴著廚師帽,手里還在不停切菜的年輕伙:"吳師傅,咱們老板啥時候能想通了再多請一個人啊……"

"呵呵……要等他想通了,難哦.你別嘮叨了,專心做事,外邊客人還等著吃呢!"吳師傅雖然在話,可手里的菜刀絲毫不松懈,刀工十分了得.

吳師傅話音剛落,伙也正想應一句,可就是這一刹那之間,他忽地一聲慘叫——"啊——!"

"阿翔!"吳師傅跟著一聲驚呼,一扭頭就看見了阿翔的手指正冒著血珠.

原來是不心切到手指,一塊肉都差點被削掉,鮮血淋淋的,讓人一見都忍不住頭皮發麻.

"怎麼這麼不心,都叫你做事專心了,你看你!"吳師傅心疼又焦急,招呼穎過去將菜板收拾一下.

穎看到菜刀上的一點血跡,不由得心頭顫了顫,隨後默默地拿去沖洗.

阿翔臉色煞白,痛苦地捂著指頭下端,吳師傅口含著一口白酒,噗嗤一聲噴在了阿翔受傷的手指上,這就算是給他消毒了.

阿翔叫得更慘了,額頭上冷汗淋淋,吳師傅只得無奈地歎息一聲:"你先出去處理一下傷口吧."

阿翔出去了,吳師傅可就頭大了,現在唯一的幫手都負傷,就算還能繼續工作那效率也是大打折扣,根本應付不過來的,本就忙得不可開交,這可如何是好?

穎看出來吳師傅的為難之處,心里動了動,想自告奮勇去幫忙,但話到嘴邊又被壓進了肚……

穎繼續洗菜,吳師傅愁眉苦臉地開始將切好的菜下鍋了,心里是相當的郁悶,他又不是三頭六臂,怎麼可能忙得過來啊.

無奈之下,吳師傅焦急地瞄了穎一眼:"你會切菜嗎?切牛肉如何?"

客人點了一道水煮牛肉,剛才阿翔就是在切牛肉,可沒切幾塊就光榮負傷了.時間不容耽擱,客人等急了就會不耐煩.

本來不想出頭的,可吳師傅問到她了,而她又是個不願撒謊的人,下意識地點點頭.

眼下這況,由不得吳師傅挑剔,只得死馬當活馬醫了.

"好,你切那塊牛肉,要快點."吳師傅話是對穎,眼睛卻是盯著鍋里,在掌勺呢,不能馬虎.

穎應了一聲,也不多話,拿起菜刀就落了下去.

吳師傅忙著炒菜,眼角的余光是瞄到穎在切菜,可他沒顧得上,直到鍋里的菜熟了,起鍋之後,他才轉身望去……

"咦?"吳師傅驚異地看著菜板,再穎,眼中露出了驚喜的光芒.

原本他是沒指望穎能切得多好,只要勉強能湊合就行,但現在一看穎切好的牛肉,不只是薄,並且一片一片都很均勻,還有,她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就切好了,比阿翔的速度還快.

穎被吳師傅盯得有點不好意思,垂著頭,低聲:"您看,還行麼?"

"哈哈哈,當然行,簡直太行了!穎,你真是深藏不露啊!"吳師傅很滿意,但此刻來不及多問什麼,最要緊的是將今天的客人應付過去.

"你還會什麼?會炒菜嗎?"吳師傅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問.

穎猶豫了一下,點點頭……看來是躲不掉了,廚房里急缺人手,她又不忍心看吳師傅這麼焦慮.

吳師傅又是一陣欣喜,不知怎的,眼前的女孩兒給他一種可以信任的感覺,他竟然沒有覺得她在撒謊或誇口,心里升起一個連自己都驚訝的想法……"客人還點了麻婆豆腐,你做吧,我做水煮牛肉."

吳師傅就是餐廳的中流砥柱,他發話了,也就等于是對穎的信任和重視,穎驚愕地抬頭,卻見吳師傅笑著拍拍她的肩膀鼓勵道:"別怕,拿出你的手藝來,炒好之後我嘗嘗,如果真的很差,大不了我再重新炒過.我們時間緊急,動作快些."

吳師傅的鼓勵給了穎力量,她以前就很喜歡做菜,手藝更是出色,今天能夠重新拿起鍋勺當一個臨時廚師,這對一個洗碗工來,是莫大的驚喜啊.

穎再一次鄭重地點頭,隨即立刻麻利地開始干活兒.

吳師傅心里暗暗有點緊張,雖只是一道簡單的素菜,但偏就是這種簡單,才能體現出廚師的功力.他也不求穎能炒的多好吃,只要夠端上桌就行.今天況特殊,只能這麼辦了.

此時此刻,那位點了一道"麻婆豆腐"的客人正坐在餐廳的角落里,低頭看著手機.他就像是一個無可忽視的發光體降臨在這里,吸引了不少目光,可他卻像是渾然未覺,而他面前還坐著一個瘦得像竹竿的男人,喋喋不休地在他耳邊嘮叨著……【今天七千字】

上篇:續:進城工作求點月票     下篇:續:這菜,好熟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