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一定要讓他愛上我!  
   
續:一定要讓他愛上我!

梵狄有些意外,在這里竟然會碰到洛琪珊,並且這個女人還很不客氣地坐到他身邊,灼熱的目光看著他,毫不掩飾那一股興致盎然.

梵狄不動聲色,只是輕抬眼眸瞄了一下洛琪珊,同時眼角的余光在山鷹身上掃過,那子立刻心領神會.

"咳咳……那個……洛醫生,我們已經吃完了,你要用餐就請便吧."山鷹嘴里叼著牙簽兒,皮笑肉不笑地.

洛琪珊狹長的雙眸微微一眯,臉上卻是帶著幾分笑意:"怎麼,梵狄,你就這麼氣啊?你不是還欠我一頓飯麼,我一個人也吃不了多少,你該不會是連這點兒都吝嗇吧?"

激將法對梵狄是沒有作用的,聞,他精美絕倫的容顏上依舊是一片云淡風清,連眉頭都沒動一下.山鷹機靈,趕緊又:"洛醫生,你一個人嗎?"

"當然不是了,我是約了朋友在這里等,只不過剛才我朋友打電話路上塞車,估計很晚才來了,一個人吃飯多沒意思,你是吧,梵狄?"洛琪珊眼里只有他,其余人都會被她無視.看她自信滿滿的樣子,雖然是自我感覺太過良好了一些,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女人的主動也沒有什麼不對的,追求自己喜歡的人,態度積極,正好彌補了梵狄的冷漠,若她也跟梵狄一樣的少寡語冷冷淡淡,兩人是絕不會有戲的.

原本梵狄是打算現在就走的,不過洛琪珊剛才那一句"一個人吃飯多沒意思",觸動了梵狄心底深處的孤寂,他時常都是一個人吃飯,深深地明白那種冷清與寂寞,再看看眼前的洛琪珊……罷了罷了,一個女人而已,他不是那種連一頓飯都會計較的人.

梵狄低垂著眼簾,淡淡地:"你點菜吧,算是我請你這頓."

既然她嘴里總是掛著一頓飯的事,他就干脆請了,這樣如果下次再遇到,她就沒了借口和話題,他也樂得清靜.

山鷹見老大發話了,立刻緘口不語,埋頭繼續喝酒,也不搭理洛琪珊.

洛琪珊還真是個不拘節的女人,明知道梵狄有點勉強,知道自己坐下來也不是受歡迎的,但她就是一副若無其事的表,她不在乎過程,她只重結果.能跟梵狄一起吃飯就行了,就算他現在是心不甘不願的,她相信,多相處幾次他就會接受她了.

兩個大男人都坐在旁邊不動筷子了,就洛琪珊在吃,她也喜歡吃辣,並且吃得很豪爽,完全無視兩個男人冷淡的態度,似乎真是一心在享受美食了.

梵狄還是那樣酷酷的惜字如金,可心里也有點詫異……洛琪珊吃飯的樣子還真是夠豪爽的,不是他想象中那種做作的千金姐的做派,她一邊吃一邊喝酒,直呼辣得爽,一張精致如同藝術品的臉蛋辣得泛,卻還是在大口大口地吃,額頭也隱隱有細汗,她不管這麼多,只專注于吃.

她一個人就點了一份水煮魚,吃得津津有味,時不時還跟梵狄話,但他都是只聽,不搭腔,她也不生氣,早在梵狄住院時她就知道這個男人的酷,是從骨子里發出來而不是裝出來的.可他越是這樣,她越發感到有挑戰性,有征服的興趣……想想自己在國外的那幾年,還沒主動追求過哪個男生,一般都是別人追她,這一次,難得她能對一個男人產生這麼濃厚的興致,她也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堅持多久.

"梵狄,你是第一次來這里吃飯嗎?我可是經常來的……這里的水煮魚太好吃了,下次我們再一起來吃,好嗎?"洛琪珊嘴里的魚肉還沒吞完就在跟梵狄話了,一雙美目里盡是期待.

梵狄抿了抿唇,深不見底的眸子閃了閃,但是卻一個字沒.他是不會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的.

"梵狄,你……"洛琪珊忽然一下子沒了聲音,表痛苦地捂著自己喉嚨的位置,另一只手就指著嘴巴……

"嗯?"梵狄略一錯愕,隨即立刻明白了,她這是被魚刺卡住了吧?

"哈哈哈……讓你吃魚的時候還話!"山鷹一下就笑出了聲.

梵狄沒笑,只是也不好坐視不理,魚刺卡住了挺難受的.

"你大口地吞點飯,看看行不行?"

洛琪珊被卡得不輕,埋頭一張嘴,扒了一大口飯進去,但是,沒有效果,飯是吞下去了魚刺還在喉嚨.

連續又幾口飯下肚,洛琪珊還是一臉痛苦加無奈地望著梵狄,她心里也暗罵自己太不心了,干嘛急著話呢,現在被魚刺卡住,難受死了!

梵狄皺著眉頭,這種事,他也幫不上忙,魚刺卡住,可大可,有些人就能借助食物將魚刺裹著吞進肚子,但有些嚴重的就不行了.

洛琪珊有過被魚刺卡住的經驗,但那都是很細的刺,吞飯吞菜就能解決,可現在她感覺比以往幾次都痛,估計不是一般的細刺了.

"梵……送我去……醫院……"洛琪珊的聲音很細微,不敢大聲話,但梵狄還是聽到了.

"什麼?送你去醫院?"山鷹扁扁嘴,扭頭看看老大的臉色.

梵狄一只手輕撫著額頭,有些頭疼……怎麼吃個飯也這麼不安生,遇到洛琪珊就算了,偏偏她還被魚刺卡住.他自問不是紳士,可人家好歹也給他做過闌尾手術,他要是現在一走了之就顯得太沒品了.他這一行混飯吃的人最講一個義字.

"山鷹,買單,走."梵狄干脆的幾個字吩咐,站起身來率先往外走去.

洛琪珊趕緊跟在梵狄身後,心里不由得一陣欣喜……福禍相依啊,被魚刺卡住固然難受,但能有梵狄跟她一塊兒去醫院,這就比吃飯還要更進一步,是額外的驚喜.

就在三人離開後不到兩分鍾的時間,一個身材瘦弱穿著老土戴著口罩的女孩兒提著一個桶出來了,走到餐桌前默默將桌上的碗盤兒都放進桶里,然後走進廚房去……她不會知道,這張桌子剛才坐的是什麼人,她更不會知道自己做的菜是入了梵狄的口中……

穎在廚房里幫忙了一陣,現在店里客人少了,只剩下兩桌,並且沒再點菜了,廚師就不用再忙活,但有服務員又在使喚她出來收拾桌子.

這樣的擦身而過,彼此都不知道曾距離這麼近,命運的交錯,需要幾番迂回幾多緣份,才能在對的時間在茫茫人海中重遇?

因為不知道梵狄曾來過,所以穎的心依然是如一潭死水,她還將繼續在這里工作下去,她的人生軌跡將會延伸到何處,未來一片迷茫.

忙碌到了11點多,餐館關門了,穎才能消停下來,將兩張桌子拼在一塊兒,這就是她睡覺的chuang.

渾身腰酸背疼,兩只手臂都快抬不起來了,實在太累,躺著一動不動都會感覺到像散架似的.但這還不算最遭罪的.最讓穎難受的是傷口……很癢.由于還在愈合中,長新肉,所以時常都會感到癢,可是又不能去撓,只能忍著.

全身那麼多傷口,發癢也不止一處,這種滋味簡直太要命了,而穎卻能咬牙忍下來.早在河邊的茅屋養傷時,傷口開始愈合,她就經曆了常人難以承受的痛苦,現在雖然也還是很癢,但比起前段時間已經算減輕了一點.

身體上的痛苦對人的意志是種考驗,穎就是在每次每次的痛苦中熬過去,挺下來,忍常人所不能忍.

所幸的是,每天都可以累到精疲力盡,她很容易就睡著了,否則醒著就會讓痛苦變得更清晰……

======呆萌分割線======

醫院里,洛琪珊被送到了急診室.她果真不愧是醫生,對自己的狀況估計得比較准確,她喉嚨里的那根刺確實不,為她取刺的醫生也幸虧她今天來了,要是拖到明天,會更嚴重.

刺取出來了,洛琪珊又恢複了精神,開始有有笑的了,當然,她還會懂得利用這次的事進一步跟梵狄套關系.

坐在梵狄車上,洛琪珊靜靜地看著梵狄的側臉,如此完美得無懈可擊的容顏近在咫尺,讓她的心忍不住砰砰直跳.不是沒見過帥哥,但像梵狄這種級別的還真是太罕見了.他精美如畫的五官無疑是上帝得意的傑作,卻不會給人娘娘腔的感覺,長相精致但眉宇間隱透著霸氣凜然,還有他淡漠如水的眼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冷貴,都讓洛琪珊深深地著迷,不由得看癡了.

"梵狄……今天真是謝謝你,我欠你一個人,下次該我請你吃飯了."她火辣辣的目光里含著脈脈風,還有幾分感激,對于這個男人,她越發有了志在必得的心.

完全不被梵狄冷淡的態度所嚇退,這女人的膽量不禁讓梵狄都有那麼點佩服起來……孜孜不倦,鍥而不舍,還真是夠執著的啊,看來千金姐也並非一無是處,起碼沒有在他面前亂耍脾氣,表現得很有耐心.先不談他是否對她有好感,只論她這份意志,已算是難得.

"洛醫生,你各方面的條件都很好,相信追求你的男人也很多.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你真的不必將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我身上."梵狄岑冷的口吻,的話夠直接了,要換做臉皮薄的女人就會很尷尬,會知難而退.

但洛琪珊不是一般人,身為大家族里唯一的繼承人,她似乎天生就有著勇往直前的個性,越是有難度越是能激起她的雄心壯志.而梵狄,就是她人生中想要去攻克的關卡.

"洛醫生,到了."山鷹將車停在了洛家大門口.

洛琪珊像是沒聽到身影的話,一雙瀲灩秋波只注視著梵狄,豐潤的唇微微一勾:"梵狄,你該不會像其他人那麼膚淺吧?以為別人追求我,我就一定要回應嗎?就算追求我的男人有一百個,但那都不是你,對我來又有何意義?至于我是否在浪費時間,這不是你了算的,喜歡一個人,是我的自*,如果你不想我看著我浪費青春,最好的方法不是勸我別喜歡你,而是打開你的心,讓我進去……你是梵氏公館的掌舵人,難道還會怕我一個女流之輩?你敢不敢跟我拍拖試試?敢嗎?呵呵……"

一席話,讓車里頓時陷入僵局,山鷹都不由得緊張起來,心想這女人的膽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居然直接向老大提出要交往?她是第一次這麼的女人.

確實,洛琪珊的膽量,連梵狄都驚訝,這些年來,想要接近他的女人不在少數,但還沒有一個敢在他面前出這樣的話來.因為他的身份本身就具有威懾力,即使那些女人有心,卻在開口之前還得掂量掂量.

梵狄是頑石,洛琪珊就是海浪,在不停地拍打著他,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敲擊著梵狄冰冷的內心……她得有一點是觸動了梵狄的,那就是——縱然再多人追求也罷,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一個,便是沒有意義的.

"洛醫生,我沒興趣玩成人游戲.你家到了,慢走不送."梵狄面無表地著,手一伸,將洛琪珊那邊的車門打開了.

"你……"洛琪珊臉色微變,梵狄也太傷人了吧,這麼不給面子的拒絕她?

一絲慍怒升起又落下,洛琪珊深深的眼波里閃過一道複雜的光芒,下一秒,她忽地傾身上去,快速在梵狄臉頰上親了一下.

"梵狄,我不會放棄你的,你注定會是我的男人,不信,咱們走著瞧!"洛琪珊這話時已經站在車外,朝梵狄揮揮手,轉身走進了家門.

她的胸有成竹自信滿滿,得仿佛在宣誓一般.

山鷹驚呆了,兩只眼睛瞪得很大,他簡直不敢相信,剛才老大竟然被洛琪珊親了?雖然是親的臉頰,可也夠讓人震撼的,這女人的膽子是牛膽嗎?

梵狄僵直的身子沒動,雙唇緊緊抿成一條直線,臉色黑得很難看.

"咳咳……老大,要不要我再去警告一下那個女人?太過分了,怎麼可以非.禮老大呢,找死!"山鷹憤憤地,望著洛琪珊家的大門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梵狄嘴角抽筋,橫了山鷹一瞥:"誰被非.禮呢?"

山鷹一驚,立刻訕訕地笑笑:"嘿嘿,沒……沒有……"

"開車,回公館."

"是,遵命!"

"……"

今天的插曲,不會被梵狄放在心上,只不過對于洛琪珊這個女人,他又有了另一層認識.她熱大膽不做作,勇于出自己的想法,並且一旦有了目標就會執著地去追求,她像一團火,閃耀著燃燒.她沒什麼不好,關鍵的問題在于他的心是鎖上的,沒人走得進去……

洛琪珊對梵狄這麼有把握,僅僅只是自負而已嗎?別看她還年輕,實際上她是個做事穩重沉著的女人,不會盲目地投入到一件沒有指望的事上去.工作上如此,感上也不例外.她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有著近乎嚴苛的要求,她想要怎樣的男人成為丈夫,想要怎樣的婚姻和家庭,這些全都是清晰的在她腦子里,她不會像有的同齡人那麼渾渾噩噩地生活,從懂事開始,她就善于對將來的事有計劃.

洛家別墅.

洛琪珊洗完澡,悠閑地坐在陽台上欣賞著今晚的月色,腦子里想的卻是那個冷冰冰對她不假辭色的男人,梵狄.

沉思良久之後,她才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對方傳來一個蒼老低沉的男聲.

"我是有件事要告訴你……你兒子挺不錯,我決定答應你."洛琪珊這話時不自覺的嘴角上揚,顯然是很開心的.

電話那端的人先是愣了愣,隨即也笑了:"好,很好,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OK,接下來該怎麼辦,你早有准備了吧?"洛琪珊干脆地應到.

"嗯,你只要等著做梵家的兒媳婦就行……還有,希望你能對我兒子好一點,他是個面冷心熱的人,只要能讓他對你有一點點的動心,他都會視你如珍寶,一旦他專于你,你將會是最幸福的女人.能不能做到這些,就看你的造化了."老人低緩的語氣中有種一種堅定和驕傲,在談到自己兒子時,他就像是談到了曾經的自己.

"我明白的,你放心,我一定會讓梵狄看到我的好,讓他愛上我."洛琪珊這話像是在對老人承諾,同時更是在給自己打氣.

梵狄太難追了,她不給自己打氣的話根本撐不下去,他像冰山,她若沒有熊熊烈火,只怕是無法融化他的……

跟洛琪珊通話的老人,就是梵狄的父親梵頂天.其實這些年來梵頂天從未放棄過對梵狄婚事的關注.但他一直沒找到他認為合適當梵家媳婦的女人,直到洛琪珊的出現……兩人暗中有聯系,看來,梵狄這次是很難逃脫得了.

======呆萌分割線======

到了人生的某個階段,該做什麼事還得去做,該結婚就結,該生娃就生娃,跟自己愛的人走進婚姻的城堡,組成一個新的家庭,為了彼此和孩子的未來而打拼,奮斗,為自己的心找個可以停靠的港灣.這就是杜橙最近的領悟……一顆想要成家的心,時時刻刻在蹦跶著.

童菲出院幾天了,杜橙去她家看過三次,每次都是依依不舍的,臨走時童菲還在窗戶那張望,直到杜橙的身影不見……

在未的都父母的同意之前,杜橙和童菲都還在忍耐著,希望有一天能得到他們的認可.杜橙也不是沒想過先斬後奏,想過先領證再回家告訴父母,但不到萬不得已,誰都不想走到這一步.沒有人會願意自己結婚時得不到父母的親人的祝福,那樣即使領證了,心里都還會存在一層障礙和遺憾.家人,是跟自己有著血緣關系的,是息息相關的,是不可分割的.一個幸福的家庭不僅是二人世界,更應該是包括了雙方父母的和睦相處.

杜橙的心,童菲很理解,她也贊成他的做法,暫時忍耐著,等他做通了杜澤濤夫婦的思想工作,得到允許,然後才去辦結婚證,這是最理想的了.只是,童菲難免有點捉急,眼看著肚子一天天大起來,若是到臨盆之前還是沒得到杜橙父母的允許可怎麼辦?

這也正是杜橙思考的問題,剛才童菲家出來,坐在自己車上,他一點都不輕松.就在幾分鍾之前他還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那位省醫療協會副會長打來的,親自邀請他去家中做客吃飯,就在今晚.

上一次,是杜澤濤代為轉達的,杜橙謝絕了,沒去.但這次是對方親自打電話來,況不同了,若是杜橙硬邦邦地拒絕,那也實在太不給人面子,還會讓人誤會他是不懂事,心高氣傲.

最後杜橙答應下來,今晚去副會長家吃飯.

"哎……難道是醫術高明了也有罪?如果不是我成功給這位副會長做了手術,他也不會盯上我吧?哎,我真的是個搶手貨,童菲呀童菲,你我這麼搶手,將來你會不會壓力很大呢……"杜橙這貨還在自自語地嘀咕,臭美得很.

不過話又回來,他確實是名副其實的搶手貨,青年才俊,誰不喜歡呢,所以才會將這位頗有地位的副會長招來嘛.

首次登門,杜橙做足了禮節,回家將一盒冬蟲夏草帶了過去.

省醫療協會的副會長——蘇岩,現年五十出頭,家中有一個獨女,比杜橙兩歲,也是一間大醫院的腦外科醫生,但蘇岩的手術卻是由杜橙來操刀的,對此,他女兒可是相當介意這件事,後來因手術很成功,她反到是對杜橙敬佩起來.知道今天父親請杜橙來吃飯,她想的是要趁此機會向杜橙多請教請教些關于手術中的疑難問題,可她不知道父親打的是另外的主意.

蘇家人對梵狄熱招待,笑臉相迎,蘇岩更是一點架子都沒有,和藹可親,笑起來像尊彌勒佛似的,無形中化解了許多緊張的氣氛.餐桌上的菜很豐盛,據是蘇岩的夫人和他女兒共同的傑作.

一番客套之後,飯局開始.蘇岩的女兒坐在梵狄身邊,她是個具有典型東方美的女人,成熟大氣,還有著知性睿智的氣質,優雅賢淑又不失女人味.【還有更新】

蘇岩夫婦倆越看越是覺得眼前的兩個年輕人很相配,不由得心中暗喜……

上篇:續:這菜,好熟悉的味道!     下篇:續:知道你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