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等著當杜太太吧  
   
續:等著當杜太太吧

悶悶不樂地躺在chuang上,童菲一時還睡不著,想起先前當著杜橙的面的那些話,她心頭不由得一陣苦澀……誰會願意那麼呢,歸根到底不都是因為內心缺乏安全感麼.怕什麼?怕與杜橙最終會是一場空,怕孩子將來成為私生子,怕不能與自己愛的人長相厮守.

因為嘗過痛苦的滋味,所以才如此想要擁有幸福,而偏偏杜橙的父母還不肯松口,童菲縱然是理解杜橙的處境,但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肚子一天比一天明顯,她的耐心難免會在日漸消磨.

女人很看重安全感,而這東西很懸乎,不是有自信的女人就一定會有安全感,多數時候這是來源于男方.

不是杜橙哪里做得不好,也不是童菲題大做,那都是因為實際的問題橫在眼前,每天一醒來就要面對和思考的.童菲心底有種隱約的恐懼,擔心到頭來她與杜橙之間還會發生點什麼,最後造成兩人遺憾收場.這是陷在愛里的人會得的通病……患得患失.何況童菲還懷著孩子呢……

杜橙今天沒有哄童菲,在聽她出那樣的話之後,杜橙是沉默著走開的.本來心里就因為芊芊的事憋著一肚子火,結果還成為導火線牽動了他和童菲之間存在的問題,他覺得若繼續下去還會更僵持,不如各自回家冷靜一下.

手撫著隆起的腹,眼望著窗外繁星點點,無邊無際的寂寥滲透在空氣里悄然鑽進心田,好想他……想念他身上獨有的味道,想念他欠揍的笑容,想念他溫柔低語時的神,想念他帶著*溺的聲音……

每天每晚,童菲都是在這樣苦苦的思念中度過的,雖然有時杜橙會來看她,但相聚的時間太短了,每次他臨走時都是萬分不舍.這種刻骨銘心的相思苦,無計可消除,唯一只有兩人真正地成為一個家時,才會用幸福和甜蜜來將內心的空寂填滿.

"寶寶啊……你有沒有想爸爸呢,媽媽好想他……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生氣,萬一生氣不理我了怎麼辦?寶寶……媽媽是不是錯了呢?哎……"童菲在對肚子話,最近她時常會這樣.隨著肚子越來越大,她越發覺得跟肚里的生命之間的血脈聯系更深刻了,會不自覺地對著肚子喃喃低語.

一個人的夜晚正是孤單肆虐的時候,童菲對杜橙的思念會越發深濃,當沉沉睡去時,眉頭都還是皺著的,可見確實十分憂心……

但有一點挺好,童菲懂得自我調節,心不好就找好姐妹聊聊,吐槽吐槽之後會好受一些.

第二天醒來之後就開始約水菡,去公園休閑休閑.

童菲肚里的胎兒目前還算穩定,只要心呵護精心養胎,平安生產還是沒問題的.這樣一來她也不用成天關在家里,適當的出去走走,對孕婦和胎兒都是有利的.

公園是個好去處,環境優美地方又不遠,現在不是周末,人也不多.

水菡要跟閨蜜約會,晏季勻充當司機,到了公園之後他就沒再緊跟著水菡她們,而是遠遠的一個人落在後邊走,給兩個女人騰出話的空間.

于是乎,公園里出現了很有趣的一幕……兩個女人外加一個紛嫩可愛的寶寶在前邊走著,後面大約一百米左右的距離,有一個身材高大挺拔長相俊美如神的男人,光芒四射,但他胸前卻掛著一個背包,上邊還是卡通圖案的……這一看就讓人明白了,典型的奶爸嘛!

沒錯,就是奶爸.這包里裝的都是水和零食,即是為寶寶准備的,也是為水菡.走得渴了餓了的時候,晏季勻就會上去將包里的東西拿出來,等寶寶和水菡吃完了他才又遠遠地跟著.童菲現在懷孕就很少吃零食了,杜橙那家伙隨時都不忘提醒她別亂吃東西,即使是一般的零食也不行.

童菲看著水菡這幸福的一家三口,忽然覺得自己叫水菡出來真是純粹找刺激啊……

童菲望望遠處那個正在朝這邊微笑的男人,心生感慨地:"菡菡……好羨慕你們,你老公,以前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不看好他,生怕他對你不好,可是現在看到你們這麼恩愛,他對你和檸檬*愛有加,還不顧形象地當個奶爸跟班,真的讓人難以想象他曾是大總裁,能做到他這樣,太難得了."

水菡聞,下意識地扭頭望去,正好對上晏季勻投來的溫柔目光,兩人會心地一笑,溫馨的感覺自然就流淌出來,這是一種心靈上的默契.

"是啊,童菲你得沒錯,我老公他現在跟以前大不一樣了,他變得很隨和,很親切,對我和檸檬簡直是*得無法無天了,在幾年前,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如今就這麼真實地擺在眼前.我時常都覺得自己很幸運,能遇到他,跟他相知相愛,走到今天,可是夫複何求啊……不過童菲你也不要只羨慕我,你和杜橙將來會是一對令人羨慕的夫妻,他那麼在乎你,不會舍得讓你受委屈的."水菡柔美的臉蛋上盡是溫和的笑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母親的緣故,她笑起來越發富有母性的溫柔了.

"我……"童菲一聲歎息,搖搖頭,眼底掩飾不住的失落.

這時候,檸檬走過去依偎在童菲身邊,圓溜溜的大眼睛直盯著童菲的肚子瞧,稚嫩的童聲好奇地問:"干媽的肚子里有妹妹嗎?"

這家伙著還伸手去摸童菲的肚子,心翼翼的模樣可愛極了.

孩子就是最純潔的天使,能給大人帶來意想不到的快樂.

童菲原本郁結的心,此刻竟松動了,啞然失笑,摟著這身子:"寶貝兒,你就這麼想要個妹妹嗎?那萬一干媽肚子里的是個弟弟呢?"

"嘻嘻……弟弟妹妹我都喜歡!可是,可是什麼時候才能出來呢?"檸檬低頭將毛茸茸的腦袋湊近了童菲的肚子,晶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很好奇這肚皮里是怎麼可能會蹦出一個人兒來呢?

"這……要等明年了,三月份的時候,干媽的寶寶才會出來跟你見面呢."童菲摸著檸檬的頭發,聲音不由得柔軟了很多.

"哇,再過幾個月就能見到了,好哦!"檸檬開心地拍手,笑得很是歡騰.他一直渴望著能有地弟妹妹陪他玩,但晏季勻目前的身體狀況還不能讓水菡懷二胎,必須等到毒素清除的一天.

但干媽的寶寶也是檸檬的弟弟或妹妹,孩子心里可沒那麼多分明的觀念,童菲也算是他的親人.

見兒子這麼開心,水菡淡淡的笑意里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苦笑和無奈……她何嘗不想生呢,給檸檬添個弟弟或妹妹,再生一個,這事幾乎成了全家人都在祈禱的願望了.可晏季勻的身體一天沒完全康複,她就不能懷孕.生二胎,還得繼續等下去……

"哇,秋千!爸爸我要蕩秋千!"檸檬沖著晏季勻大喊,笑米米地跑過去,一副躍躍欲試的表.

"心點別跑太快啊!臭子慢點!"晏季勻趕緊地追上去,那緊張的樣子看得童菲和水菡哈哈大笑.

檸檬回頭做個鬼臉:"嘻嘻……我才不臭,媽媽我最香了!"

"臭子你一會兒出汗就變臭了!"晏季勻笑罵著將兒子抱起來放到秋千上.

看到檸檬和大人的互動,童菲難免會想到自己的肚子……孩子將來會是怎樣的呢?像她還是像杜橙?真是十分豔羨晏季勻和檸檬之間的親近,童菲潛意識里自然就幻化出一幅圖畫,想到以後杜橙和孩子也會這麼融洽嗎?會全心全意的疼孩子嗎?

見童菲失神,水菡不用問也能猜到她在想什麼.

"童菲,你相信物以類聚嗎?"水菡忽然冒了這麼一句,水潤的大眼望著童菲,笑彎成了月牙.

"呃?"

水菡沖童菲眨眨眼,低聲:"我老公是個難得的好男人,並且很疼我和孩子,是個好丈夫,好爸爸,而他跟杜橙是從到大的好兄弟……我相信,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既然這兩個男人這麼關系那麼鐵,我認為杜橙將來也很會成為好丈夫好爸爸.或許我這麼,沒什麼根據,顯得有點幼稚,但我相信的是我的老公,他的鐵哥們兒不會是人品差的男人."

童菲心里一動,眼底閃過一道微光……水菡的話,仔細想來也是有幾分道理的.

正琢磨之際,眼前一道陰影落下,晏季勻抱著檸檬過來了.

"童菲,你現在有孕在身,別淨想些不開心的,你和杜橙的況我都知道,菜一碟,根本就不叫事兒,你安心養胎,等著做杜太太吧!"晏季勻爽快的聲音活像是滿天烏云中突然劈出一道霞光籠罩在童菲身上.

"什……什麼?"童菲急之下還結巴了,不可置信地望著晏季勻,太驚訝了.

水菡偷偷拉了拉晏季勻的子,緊張地皺著臉:"老公啊,這麼大的事,你別輕易誇海口啊,那萬一要是……"

晏季勻將檸檬放下,一邊給兒子擦汗,一邊輕松地:"我像是那種隨口大話的人嗎?我是事那就是事.杜橙都跟我了,他老爸老媽主要是對他期望太高,要讓他將來當院長,想找個能扶持他,能對他今後事業有幫助的女人,所以才不同意杜橙和童菲結婚.可如果杜橙人都不在這里,跑去國外了呢,還怎麼當院長啊?杜澤濤夫婦連想見兒子一面都難哦,他們的堅持會被瓦解的,等著看吧."

"啊?你什麼?杜橙要去國外?"童菲一下就緊張了,急切地了臉.

"慢點慢點別著急!老公,你嚇到童菲了,你清楚點行嗎?"水菡嬌嗔地瞪著晏季勻,明眸中不經意露出一絲嫵媚,看得晏季勻心頭一蕩,隨手摟住了水菡的腰.

"童菲,你別慌,杜橙他自有打算,我到必要時也會配合他的,你就安心等著當新娘吧."晏季勻笑得一臉神秘,更是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童菲很快也鎮定下來,瞧晏季勻這表,聽他話的語氣,似乎不是她想象的壞事發生,那會是什麼呢?他明顯是不想多,有可能是跟杜橙商量好啦?真的能有辦法讓杜澤濤夫婦同意她和杜橙結婚?

童菲心里越發不平靜了,但卻看到了希望和曙光,沉寂的心又波動起來,竟有些期待杜橙的手段快些使出來吧……

大人的世界孩子不懂,他來就是要玩的,玩過了秋千還想玩劃船,腦袋望著河中央的那幾艘慢慢劃動的船只,天真無邪的大眼里分明寫著——我要玩!

"爸爸,我要……"檸檬還沒完,突然好像見到了稀奇的事一樣,驚異地指著河中間:"媽媽,那不是蘭阿姨嗎?"

"嗯?蘭姐?"

"什麼,蘭姐?"

童菲和水菡同時站起來,往檸檬手指著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一艘船上坐著一個美麗不可方物的女人,雖是素面朝天,但能看出她五官底子很好,精巧而自然,有著一股成*人的魅力,卷發隨風飄揚,不出的風韻味.可不正是多日不見的藍蘭芷芯麼?

她不是還在外地嗎?什麼時候她回了C市都不知會一聲?

但這還不算是最令人驚訝的,奇怪的是她身邊竟帶著一個大約四五歲的女孩兒,由于距離遠,水菡他們只能看個大概,看不清楚那孩子的長相.

"蘭姐,蘭姐!"水菡站在河邊沖船上的人招手,開心地招呼著.

船上的女人聽到聲音之後驀然回首,見是水菡他們,不禁大吃一驚……蘭芷芯不但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歡喜,反而是露出幾分慌張的神,下意識地用手摟緊了身邊的不點兒,活像是怕被人看見了一樣.

這真是太不對勁了,蘭芷芯跟水菡也是許久未見,這次水菡從國外回來,好姐妹當然要好好聚聚了,怎麼她卻高興不起來,一反常態?

其實不是蘭芷芯不高興,只是另外一種驚慌的緒將遇見好姐妹的驚喜壓過去了.

無論蘭芷芯此刻多麼不願意,但既然被水菡他們看見了,就不得不湊到一塊兒去,避無可避……若是避,更會讓人起疑.

船靠岸了,蘭芷芯抱著一個粉嘟嘟的肉墩兒下來了.

"蘭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一聲?太不夠意思啦!"水菡故意佯裝不悅地扁嘴,實際上眼睛在笑.見到蘭姐,她很高興,哪里還會計較那些.

童菲更是直接,賊兮兮地笑:"蘭姐,你這麼秘密地跑回來都不告訴我們,難道是有況?該不會是帶了男人回來吧?可別重色輕友啊,菡菡月底就要回佛羅里達州了……"

檸檬也湊上來抱著蘭姐的腿,仰著腦袋奶聲奶氣地:"蘭阿姨抱的是妹妹嗎?"

其實從蘭芷芯下船開始,數雙眼睛就沒停止過在肉墩兒身上掃描……這不點兒太呆萌了,像洋娃娃一樣精致紛嫩的臉蛋,眼窩深邃藍色的眸子猶如純淨的湖水,肉乎乎的身子,還有著一頭黑亮的卷發,讓人一見就有種想要抱著親親的念頭……這,竟好像是個混血寶寶?

蘭芷芯笑得有點僵硬,心里苦笑連連:"水菡,童菲,我是因為有點私事耽擱了,昨晚才回來的,原本打算今天晚上叫你們出來吃飯……"

"哎呀,吃飯的事兒晚點再,這是誰的孩子,是混血嗎?快點讓我抱抱!"水菡的口水都流了一地,笑得可親切了,張開雙臂要去抱蘭芷芯懷里的肉墩兒.

誰知,肉墩兒面對水菡的熱,繼續她的呆萌,藍色的大眼眨巴眨巴,皺眉鼓腮嘟嘴,兩只白嫩的手抱著蘭芷芯的脖子,腦袋垂著,不去看其他人.

這……這孩兒明顯就是不樂意被人抱,她只賴著蘭芷芯.

蘭芷芯尷尬地笑笑,掩去眼底的慌亂,強作鎮定地:"這是……我朋友的孩子,因為今天沒人帶,丟在家里挺可憐的,我就充當一下臨時保姆.她很害羞,怕生,想要抱她可不容易……呵呵……"

朋友的孩子?

童菲和水菡釋然了,對于蘭芷芯的話也沒去深究,因為都是好姐妹,互相之間信任,哪里還會想到某些不可能的異常.

蘭芷芯低頭看見檸檬期待的目光,心里不忍,隨即柔聲:"寶貝兒,這是妹妹,不過不是阿姨的寶寶,是阿姨的……朋友的寶寶."

這話等于又是在為大家解釋一次了.

"嘻嘻……她會下來玩嗎?"檸檬稚嫩的童聲充滿了興奮,他喜歡這個洋娃娃似的朋友,想要跟她玩.

"對啊蘭姐,抱久了多累啊,把孩子放下來把,讓她跟檸檬玩兒,我們幾個大人看著點就行."

"就是就是,我們好久沒見了!"

閨蜜的熱,讓蘭芷芯話到嘴邊的辭別硬生生吞了下去,猶豫了一下,將懷里的肉墩兒放下來,可這孩子還牽著蘭芷芯的手不肯松開,戒備地望著眼前一群陌生人,了一句差點讓眾人栽倒的話——"我才不要跟幼稚的鬼玩兒."

全場肅靜了三秒,隨即爆發出陣陣笑聲.

"噗嗤……"

"哈哈哈哈哈……這孩兒太逗了,自己都才這麼大點呢,哈哈哈……"

"誰是幼稚鬼?不會是檸檬吧?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實在hold不住啊,太逗了,太酷了!

檸檬長這麼大,第一次被朋友是幼稚鬼,這是被嫌棄的節奏啊!檸檬憋了臉,氣鼓鼓地望著肉墩兒:"你不是鬼嗎?你敢跟我比一比嗎?"

水菡一愣,看樣子檸檬真是被氣到了,但是兒子不像是這麼氣的人啊,怎麼會對女生生氣呢.

蘭芷芯忍住翻白眼的沖動,很想暴走,這孩兒不話則已,一就是一鳴驚人啊,想低調都不行了,這可怎麼辦?

肉墩兒哼哧哼哧地摸摸鼻子,純澈如湖水般的藍眸子瞪著檸檬:"比就比,我才不怕你,比什麼?"

不一會兒,倆機靈手中各自多了一個手機,然後,開始了他們的"比賽………

這是孩子之間的樂趣,簡單直接的交流,純真的孩子不會有爭斗的思想,純粹就是玩兒,找個伴一起玩兒,有種棋逢對手的感覺……倆都是特別聰明的孩子,玩的游戲甚至連大人都會頭疼的,在他們手里就跟切白菜一樣容易.

有了蘭芷芯和肉墩兒的加入,這趟公園之行更加熱鬧有趣了.

兩個孩子在玩,三個女人在熱聊著,彼此曬著近況,而晏季勻則顯得格外安靜,沉默寡的,俊臉上一副諱莫如深的難測,不知道又在想什麼了.

水菡和童菲會被蘭芷芯忽悠過去,但旁觀者清,晏季勻可一點都沒相信蘭芷芯所的關于這孩子的話.

也不是晏季勻閑得無聊,確實是這肉墩兒太讓他感覺眼熟了,尤其是這雙藍色的眼睛,怎麼看都像極了某個人……

晏季勻坐在旁邊靜靜地觀察兩個孩兒,一邊還不由自主地豎起耳朵聽女人們聊天……主要是想聽關于這孩子的事,但蘭芷芯每每被問到時都含含糊糊地搪塞過去了.

晏季勻比狐狸還精,直覺蘭芷芯有些反常,換間辭閃爍,目光漂移不定,明顯就是心虛的表現.再看看肉墩兒這張臉,這眼睛,這五官……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肉墩兒不只是像他認識的某個男人,還有幾分像蘭芷芯!

這況就太耐人尋味了……晏季勻默不作聲,悄悄摸出手機拍下了肉墩兒的照片,他現在還不確定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就是憑直覺而已.拍下來,給某男看看去.晏季勻可不信這世上有這樣的巧合,蘭芷芯或許是在隱瞞著什麼……【6千字】

上篇:續:第一次這麼凶她     下篇:續:這孩子是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