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你們結婚吧!  
   
續:你們結婚吧!

嗜睡是孕婦的特征.童菲午飯後就開始睡,現在都快兩點了.睡覺對她來是件很幸福的事,因為睡著了就不用去想那些煩惱,不會被思念折磨得心疼心酸.

那天童菲已經算是對杜橙下了最後通牒,如果在孩子出生之際還不能結婚,他以後都不用再提結婚的事了.兩人當時從那之後就處于冷戰期,童菲沒給杜橙打電話,而杜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生氣,他也不打來.

晏季勻讓童菲等著當杜太太,童菲果真隱忍下來,靜靜等著杜橙那邊的消息,可是兩天過去了,他一點動靜都沒有.

若童菲不緊張,那是騙人的.她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杜橙,在消氣之後也會想,是不是自己那天的話太過分了,給他壓力太大了?

其實她在出那些話的時候難免是有賭氣成分的,冷靜下來想想,捫心自問,假如到了孩子出生時杜橙都還沒取得父母的同意,她真的會決心不跟他結婚了嗎?

這幾天都是在混亂不安心煩意亂的緒中渡過,冷戰的滋味不好受,實際上就等于是虐自己的心.

手機鈴聲響了很久之後童菲才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也沒去看來電是誰,直接接了起來.

"喂……嫂子……嫂子,出大事兒啦!"芊芊的聲音里滿是焦急與驚慌,悶悶的還有著隱約的哽咽.

童菲還沒睡醒,意識在混沌之中,但聽到芊芊這麼,她整個人陡然間清醒了幾分.

"什麼事這麼慌張,你別急,慢慢……"

"嫂子,我哥……我哥他要去非洲當義醫,嫂子你聽到沒有啊!"

"……"

電話那端出現了兩秒鍾的靜默,隨即只聽童菲一聲低吼:"什麼?去非洲?!"

童菲一下子睡意全無,人已經坐了起來,可拿著手機的手就開始發抖了……給氣的.

"好你個爛橙子,幾天沒消息,原來是想丟下我和孩子去非洲!"童菲怒了,腦子里一片漿糊,只剩下唯一一個念頭——她要見杜橙,立刻馬上!

芊芊是無意中聽到了杜橙和父母的談話,才知道哥哥竟然要去非洲,震驚之下也很傷心,她才舍不得哥哥走呢,立刻跟童菲打了電話,她覺得若是童菲都留不住哥哥,那就真的沒辦法了.

與此同時,杜家正經曆一場風暴……書房里,杜澤濤只差沒把房頂給掀了.

"你……你吃飽了撐的嗎?去非洲當義醫志願者?你都三十一了,我和你.媽都快六十了還沒抱上孫子,你居然要去非洲,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你是成心想把我跟你.媽氣死嗎?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杜澤濤臉色鐵青,聲音提高了八度,怒不可遏.

杜橙卻不為所動,無論父親發多大的火,他都只是站著一動不動的,俊臉上一片死寂.

杜澤濤這回是氣得不輕,同時也很震驚,對于兒子的決定,換做是幾年前,他或許會十分贊成,可現在,正是他和妻子在為兒子終身大事操心的時候,兒子卻突然要去非洲,並且還是今天下午四點鍾的飛機,杜澤濤怎能不火,簡直是氣得想揍人!

罵,沒有,教訓得狗血淋頭都沒用,杜橙像是鐵了心的.

"爸,你們想抱孫子,童菲懷了我的孩子可你們為什麼不接受她?先是想撮合我跟方凱琳,後來又巴不得我跟蘇梓芮,來去你們就是不願承認童菲.不是我不體諒你和媽的心,我都了很多次了,只要你們同意我跟童菲結婚,馬上就能抱孫子,但是你們偏不,現在卻又來怪我不孝……我留在家里還有什麼意思,我只想遠離這個地方,去非洲當義醫就是我的選擇."杜橙微微泛的眼睛里流瀉出一片淒涼和無奈,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顯得十分低落,像是太過失望所致.

一聽這話,杜澤濤更是火冒三丈,敢兒子是因為家里不同意他跟童菲結婚,所以才要去非洲?

"你……你這是在威脅我和你.媽?"

"不是威脅,是我真的會那麼做."杜橙淡淡地,但語氣卻是很篤定.

"你……"杜澤濤氣得發抖,正當這時,書房門開了,妻子叫嚷著沖了進來.

"怎麼回事?兒子你在搞什麼!"羅美娟緊張地拉著杜橙的胳膊,生怕一松手兒子就跑了.

杜橙眉頭一擰,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痛色:"媽,一會兒我就去機場,手續都辦好了,我去非洲當義醫,還沒想好什麼時候回來."

羅美娟大驚失色,眼睛唰一下就了,激動地:"不……兒子你不能這樣……非洲那麼遠,你去了,媽得多久才能見到你一次?你這是要媽的命啊!"

"媽……我……"杜橙心里不忍,眉宇間飽含痛苦:"媽,我知道您舍不得,可是也請您體諒我的苦衷,繼續待在這個城市,是對我的折磨,我只有走得遠一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見童菲.夾在你們和她之間,我很難過,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了,去非洲或許是最適合我的."

"不……媽不要你走!"

"媽……我已經決定了."杜橙話音剛落,手機響了,是晏季勻打來的,已經到了他家門口,就等著他下去呢.

若方才杜澤濤和羅美娟還抱著一絲僥幸的希望,幻想著或許兒子只是想威脅他們,不是真的會走,但現在,晏季勻來了,是要送杜橙去機場,這才是真的讓夫妻倆徹底慌神!才知道,杜橙是玩真格的,他真的要走!

杜家大門口,晏季勻悠閑地坐在車里,開著車窗瞅著外邊.不明白的還以為這是在等美女呢,其實是在等一個男人……一個要離家的男人.

門開了,只見杜橙一手提著行李,表十分苦憋,而羅美娟就哭得稀里嘩啦,拖住杜橙不讓他走出大門.

"媽……放手吧,就算今天您能拖著不讓我上飛機,那明天後天呢?我始終是要走的."杜橙悲傷的眼神落在母親臉上,但腳下卻是沒停,硬生生往門外挪動.

不僅是羅美娟,芊芊也在後邊跟著,臉都哭花了:"都怪你們……爸媽,要不是你們不同意哥哥和童菲結婚,他就不會想要去非洲……嗚嗚嗚……是你們逼走了哥哥……嗚嗚嗚……"

芊芊哭得可傷心了,但她有點心思,一直不停張望著門口,不知道童菲趕來沒有.

杜澤濤一臉陰沉,不話了.他是一家之主,心里縱然是舍不得兒子,可他不會像妻子女兒那樣哭,他內心的難過都憋著.

杜橙硬起心腸走到了晏季勻車子旁邊,將行李放進後備箱,他表現出的決心讓羅美娟更加慌了,哭得更大聲了.

羅美娟死活不讓杜橙上車,攔在車門那里,抱著杜橙的腰一個勁地哭求.

童菲趕來時,正看見這不可開交的一幕.

"杜橙!"童菲一下出租車就沖了上去.

杜橙驚了一下,想不到童菲會來,他原本是沒打算讓她知道這件事的,可現在……

"杜橙,你要當縮頭烏龜嗎?"童菲氣勢洶洶,怒視著他,一雙眼睛似是要噴出火來.

這種時候還如此強硬,童菲的反應果真跟羅美娟是截然相反的,不過卻很符合她的脾氣.

芊芊看到救兵來了,連忙止住哭聲:"嫂子你快攔住我哥!"

嫂子?這兩個字聽在羅美娟耳朵里,就像是猛地紮了紮她的心,讓她一下子想到了什麼……

羅美娟夫婦對于童菲的出現很是意外,但很快就想到准是芊芊通知來的.現在的況,哪里還顧得上那些,不管怎樣都不能讓杜橙走.

"童菲……我……哎,別勸我了."杜橙別開視線,不去看童菲那雙通通的眼,他怕自己會忍不住……

他不看自己,可她就是偏要他看!

"杜橙,你話啊,怎麼不敢看我了?你不聲不響的要去非洲,你還有沒有點良心?你敢走的話,就一輩子都別再見我!"童菲一把拽住杜橙的另一只手,噴火的雙眼瞪得老大,彪悍的霸氣側漏啊.

杜橙語塞,嘴角抽搐,面部表十分僵硬,而坐在車里的晏季勻只能無比同地看著杜橙,心里在偷笑……橙子這回玩得真大.

羅美娟的哭聲忽然停了,怔怔地望著童菲,再望望自己老公,再望望兒子……怎麼都覺得兒子在童菲面前好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的?難道,凶巴巴的童菲真能制得住杜橙?

盡管心頭一萬個不甘願,可眼下的況由不得,羅美娟去思考更多,只要一想到可能幾年都見不到兒子,她就好像要死了那麼痛苦.如果一定要做出選擇,她甯願向兒子妥協也不願意幾年看不見兒子……萬一,萬一他在非洲有個三長兩短,她豈不是追悔莫及?

巨大的恐慌和悲慟之下,羅美娟大喊一聲:"兒子!媽答應你跟童菲結婚,只要你不離開,媽什麼都答應你啊!"

上篇:續:這孩子是誰的?     下篇:續:苦盡甘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