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苦盡甘來  
   
續:苦盡甘來

峰回路轉的局面,結果當然就是預料中的……杜橙不去非洲了,而他的父母也不得不同意他和童菲的婚事.為了留住兒子,羅美娟和杜澤濤是以卵擊石,最終還是杜橙大獲全勝了.

晚飯時間,先前的愁云慘霧一掃而空,一群人圍坐在餐桌前,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有有笑的一派歡騰.

經過杜橙和晏季勻的講解,其他人才知道這件事根本就是兩個男人一手策劃的,聯合起來演戲呢.

不過,過程是怎樣並不重要,關鍵是目的達到了,從此之後杜橙和童菲就不必再因為家長反對而煩惱不堪,那未出生的孩子也有了保障,將會降生在一個完整的家庭里.

杜橙摟著童菲圓圓的腰身,眉飛色舞地:"嘖嘖……你們是體會不到我當時那種糾結啊,看著我媽哭得那麼傷心,我幾次都忍不住差點就投降了想其實我不是真想去非洲.不過我只要一想到童菲和孩子,我就咬牙憋著,我容易嘛我……"

"可真是難為你了杜橙,這回你做得太對了,非常時期就是要用非常的手段,我原來還以為你軟弱,但是現在看起來是我誤解你了,你夠爺們兒!"水菡毫不吝嗇贊美之詞,沖著杜橙豎起了大拇指.

"當然夠爺們兒了,那是必須的!為了我親愛的老婆,我這是豁出去了!"杜橙俊臉上掩飾不住得意的笑,還帶著點邀功的表瞄著童菲.

杜芊芊這丫頭也跟著一起來吃飯,興高采烈的樣子簡直像是在開慶功宴:"晏大哥,我覺得還是你的功勞最大!"

"……"

"啥?老妹你啥?"杜橙以為自己聽錯了,怎麼到頭來功勞居然是晏季勻的?

可緊接著,不但是芊芊,就連童菲也煞有介事地點頭:"沒錯,晏少是功不可沒."

"呃?"杜橙扁嘴,繃著臉望著童菲:"這……我才是唱主角的吧……"

"是啊,雖然你是主角,但你也知道,整個戲的重點部分在于你父母見到晏少來接你了,如果只是你一個人走,你父母可能真的相信你會跑去非洲嗎?就是有了晏少的出現,你父母聽聞他送你去機場趕飛機,所以才增加了可信度,他們才百分百相信了你……不然你母親怎麼會急得大喊,她同意我們結婚."童菲不慌不忙地來,巧笑倩兮地看著杜橙苦憋的臉,使勁憋著笑.

芊芊嘻嘻一笑,十分同地看著杜橙,然後又是一副崇拜的神望著晏季勻:"晏大哥,你真厲害,你一出場,我爸媽就不得不相信了,哈哈……"

晏季勻這回到是出奇的謙虛,眼見著自己好友沒領著功勞,他也開始同起來,難得地沒自戀,俊臉噙著迷人的微笑,舉起酒杯:"你們也別擠兌杜橙了,實話,這件事,我真是配角,他是主角,點子也是他想到的,為了顯得逼真,他忍著連童菲都沒事先告訴,那兩天苦得他天天都在我面前吐槽,今天你們也看到了,杜媽媽哭得多傷心啊,杜橙能把這出戲扮演到最後真的太不容易,來來來,咱給他點掌聲和鼓勵,並且預祝他和童菲白頭偕老!"

晏季勻發話了,果然童菲和芊芊同時噗嗤一下笑出聲,不再逗杜橙了,眉開眼笑地舉杯.其實她們都知道杜橙功勞大,只是想逗逗他而已,看他郁悶抓狂的樣子太有趣了.

"嘻嘻……預祝哥哥和嫂子恩恩愛愛!"

"童菲,你和杜橙終于修成正果了,我也祝你們幸福美滿!"

"干杯!"

"……"

除了童菲之外,其他人都是喝的酒,她喝的鮮榨果汁.

"現在懷孕,不敢喝酒,等我生了之後,坐完月子再陪你們喝!"童菲豪爽地將一杯果汁吞下去了,雖然是果汁,但女漢子的風采還是不減啊,看得出來她今天很開心.

"咳咳……做完月子之後還要給孩子喂奶呢,照樣不能喝酒!"杜橙趕緊地補充一句,認真的表頗為可愛.

"那……那大不了等以後孩子斷奶了,我總可以喝了吧?我又不是天天喝,也只是跟朋友聚聚開心的時候搞點氣氛而已."

杜橙大手一揮:"那好吧,准了!"

"就你,還准呢……我看你結婚之後也是個妻管嚴的潛質."晏季勻不忘陶侃一句.

"咳……晏少,咱問問別人,我和你,到底誰更像妻管嚴啊?"杜橙挑挑眉毛,大不慚地.

晏季勻長臂一伸,抱著水菡的肩頭,不顧旁人在側,親昵地在水菡額頭上啵兒了一下:"我是妻管嚴,那又有什麼關系,我喜歡我樂意,只要老婆高興就行.反正我是這樣兒了,橙子你是我兄弟,歡迎你步我的後塵,千萬別害羞啊!"

嘖嘖……能這麼勇敢地承認自己是妻管嚴,並且還洋洋得意以此為榮的男人也不多見,晏季勻就是其中一個.

聞,水菡和童菲互相交換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然後……水菡夾起一塊肉喂到晏季勻嘴里,柔聲:"老公,這是你最喜歡的燒肉……"

童菲也依葫蘆畫瓢,夾了一塊肉放進杜橙的嘴里,竟是溫柔得不得了:"橙子,放心啊,我會好好疼你的,這是你最喜歡吃的雞屁.股……"

"……"

愉快輕松的氣氛有助于食欲,大家都吃得很暢快,滿意,所有的陰霾都不見,只剩下晴朗.

過去的一段日子都沒能真正的放下擔憂,直到今天,有杜橙父母的應允,童菲才感到自己是真正的與杜橙在一起了,完完整整地屬于彼此,心中一塊大石頭落地,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歡心和幸福喜悅.

曆經了最初的磨折,過程的艱辛,彼此的煎熬,那些為了思念對方而苦撐的日子終于成為了過去.焦灼,是因為太迫切地想要得到這份幸福和愛,不安,是因為看過了這世上太多的分別和無奈,慶幸,是因為在這些曲折和艱難之中,他和她從未放棄過內心深處那一股執著.不是那種你走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由我來走,而是彼此走在走向對方,在同一條路上,終于在一個美麗的交接點彙合,牽著對方的手……

杜橙看似優柔寡斷,但實際上並非如此.他只是比很多男人多了一份隱忍和孝心,在面對父母的阻攔時,他沒有沖動地將矛盾激化到不可收拾,而是甯願自己在中間當夾心餅干兩頭受氣,對童菲安撫,對父母又采取耐心的勸,當發現不能再拖下去時,他立刻改變了戰術,當機立斷,來個猛的,一針見血,刺激到了父母那顆愛子的心.

他不是軟弱,他只是更懂得體諒別人.現在,皆大歡喜,他也可以松口氣了,再也不用兩頭跑,今晚,將會是他和童菲在出院之後首次在一塊兒住.

童菲的父母不在家,也不知是不是刻意將地方空出來的,總之,現在這屋子里格外安靜,溫馨,只有兩個依偎的身影在月光的照撫下,你儂我儂……

像是分隔了許久之後的重逢,躺在他懷里,被他的體溫溫暖,聽著他清晰有力的心跳聲,她的心會變得很踏實,充盈.由于她還挺著肚子,兩人不能像以前那麼緊貼得不留一絲縫隙,但這又是另外一種滋味,因為中間多了一個愛的結晶在她肚里.

"嗯……你最近怎麼沒長肉?是不是又沒胃口吃飯了?"杜橙捏捏童菲的臉蛋和胳膊,像是家長檢查作業似的.

童菲聲嘟噥:"我是胃口不好啊,還不都是因為結婚的事兒困擾著,哪能吃得香."

"那好,過幾天就有個黃道吉日,我們去領證,以後你是不是就能胃口大開多吃點?你現在太瘦了,孕婦有個一百五六十斤都是正常的,可你才一百二十斤,不多吃點怎麼行,營養必須要跟上,生孩子的時候才有體力啊,還有,你也不想咱們的孩子一生下來就瘦巴巴的吧,那必須得是個大胖娃娃才行!"杜橙眼睛發亮,已經在開始幻想孩子出生後被他抱在手里的形了.

"好啦好啦知道了,有你成天念叨我監督我,我哪敢少吃啊."童菲這話聽著像是無奈,可實際上是甜蜜蜜的呢.

杜橙心里一動,忽地身子矮了下去,將臉貼在童菲的肚子上,靜默了幾秒之後,他驚喜地:"孩子在動,我感覺到了!"

瞧這男人的高興勁兒,他的臉貼在童菲肚子那個位置剛好鼓起了一團,就好像是里邊的胎兒在跟他打招呼.

"是啊,最近胎動開始多起來了,孩子時常會踢我……真是期待,不知道是個還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男孩女孩我都喜歡!"杜橙不假思索地回答,興奮地伸出手去摸那一團鼓鼓的凸起.生命太奇妙了,令人心顫不已.

"童菲啊,孩子現在挺健康的,況穩定,我想……我想如果我的運動一下,沒問題吧?"這貨突然冒出來的這麼幾句話,惹得童菲臉耳赤,他賊兮兮的目光太露骨了,誰都看得出來他在想什麼……【還有更新】

上篇:續:你們結婚吧!     下篇:續:梵狄也要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