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狄也要婚  
   
續:梵狄也要婚

室內的溫柔*,將窗外的月兒都羞得躲進了云層,久違的溫存,將兩顆心緊緊黏在了一起……

一整晚,她都睡在他溫暖的臂彎里,睡得格外香甜.而他亦是如此,踏踏實實地睡上一覺,擁著心愛的女人.但即使在睡夢中,他的潛意識也是對童菲有著保護欲的,不會壓著她的肚子.

熟睡中,呼吸里有對方的呼吸,彼此體溫在傳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才是幸福的味道,比太陽還要暖,比春花還要美.內心巨大的滿足感,來源于身邊這個人.知道終是屬于自己的,愛,有了回應,靈魂,有了共鳴,精神上無比的愉悅才是真正的水汝膠融的愛.

事實證明,胖紙也是有春天的!童菲以前一百四十斤,肉球一個,杜橙還叫她肥恐龍,當時的她因為暗戀兩次都失敗,很自卑,沒信心,可就是她這麼個"肥恐龍"在不知不覺間吸引了杜橙這個青年才俊的大醫生.她豪爽率真的個性,嬉笑怒罵中顯真性,不做作不虛偽,她將自己最真實的一面展現在杜橙面前.

她失戀狼狽的時候,她拼命減肥但卻受不住美食的*越減越肥,她被水菡的父親在帶走檸檬時傷了一槍,他趕去為她處理傷口,看到了她不為人知的勇敢的一面……在相處中,慢慢被她身上的閃光點吸引,讓他能透過她的外表看到她燦爛的內心.

最讓杜橙感動的是童菲懷孕的事.她為了不破壞他與方凱琳的感,不做第三者,竟然苦苦隱瞞著.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道德的約束力?可見童菲這個女人的心性多麼堅定而強大.這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做到的.能做到的都是鳳毛麟角,而他杜橙就遇到了.

雖然童菲當時是多慮了,他和方凱琳並非投意合,而是家里一手包辦硬撮合在一起的.但從這就能看出童菲的為人,品德.所以杜橙在得知真相之後才會加倍地憐惜她,疼愛她.

如果一個人只愛另一個人光鮮的外表,這種感是毫無保障的.只有當透過虛浮的外表看到對方的內心,並為之所著迷,產生的感才能經得起考驗和時間.

童菲收獲了高富帥一枚,這是她始料未及的.曾經她是那麼自卑,萬萬想不到最後會跟一個即是高富帥而又充滿才華和醫德的醫生結為夫妻.

童菲終于領悟到一件事……無論任何時候,都不要剝奪自己做夢的權力.只有敢于去幻想,才有機會實現那些看似是不可能的事.如果連做夢的膽子都沒有,幸福又怎會眷顧?

======呆萌分割線======

被父母安排婚姻,這種事總是會發生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跟年代無關,只是因為人有著不同深淺程度的強迫症而已.想要操控,想要支配,想要將自己的意識強加在某個人身上,而當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後代時,這種行為會被冠以愛的名義.

強如梵狄,獨斷決策掌控梵氏家族在C市的基業,但在婚姻一事上,終究還是免不了被年逾九十高齡的梵頂天所干預.

其實以梵頂天的為人和脾氣,不干預梵狄的婚事,那才是不正常.像這種大家族,婚姻多半都不是依照自己的意願進行,被考慮進了各種因素,是否兩相悅,已經被排在了所有因素的最後,忽略不計了.

曾經的梵頂天在年輕時娶的老婆就是他的父親一手安排的,無愛的婚姻,維持著也是因為能讓雙方家族能繼續合作,強強聯手.梵頂天的原配妻子生下了兩個女兒一個兒子,一生都未能得到梵頂天真正的愛,他被外人稱作是鐵石心腸,但直到他六十歲時才遇到梵狄的母親,唯一真愛的女人,老來得子,就是梵狄.

在梵氏家族還在澳門時,家族斗爭就已經是白熱化了,梵頂天厭倦了看子女們斗來斗去,加上年事已高,無心再坐賭王的位置,遂將澳門的基業交給了他與原配所生的子女……兒子梵赫磊以及兩個姐姐.然後與梵狄一起回到梵氏家族的起源地C市,建立了現在的梵氏公館,還有由梵狄一造的金虹一號.

梵頂天的原配與梵狄的母親早年間已經過世了,如今他的願望就是盼著能見到梵狄結婚生子……梵頂天現年九十二歲,他不能不急,風燭殘年了,活一天少一天,屬于半只腳都踏進棺材的人,他也顧不上許多了,經過他暗中不斷地精挑細選,他心目中已經有了合適的兒媳婦人選,他相信那個女人會讓梵狄動心的.

她主動,積極進取,有著強大的自信和不凡的家庭背景,外在條件更是萬眾挑一的……梵頂天對她寄予了厚望.

好些日子沒跟父親一起吃飯,今天梵狄接到了父親的電話,恰好他剛從金虹一號回來,直接就奔父親的住處去了.

安靜的別墅里種了許多秋海棠,正是開得如火如荼的時候,一簇簇一串串競相綻放,如霞一般的瑰麗的顏色,為這清冷的別墅增添了一絲生機和朝氣.

梵狄一踏進別墅的門就望見花園里那一片耀眼的云,下意識地蹙眉,停下腳步,心髒的位置抽了抽……秋海棠?是母親最喜歡的花.

梵頂天在花園種這麼多秋海棠,難道是在表現他對某個人的哀思嗎?

母親……梵狄想到了自己那可憐的母親,多年前的一天,母親和他被梵頂天的仇人追殺,母親帶著年幼的他逃亡受傷時,吐出的鮮血就像這秋海棠一樣的……

梵狄精美如畫的容顏不知不覺染上一層薄冰,妖異的雙眼泛著寒光……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被他壓在記憶的箱底,可難免有時會不聽使喚地跑出來.

怔忡了好一會兒,梵狄平複了一下心,這才緩緩邁開步子走過去.

梵頂天滿頭白發,臉上盡是歲月刻下的痕跡,背脊也有些佝僂,他面前放著一只鳥籠,逗一逗里邊的鸚鵡,成了他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

這翠綠的鸚鵡也真是討人喜歡,見梵狄走近了,它竟主動叫嚷著:"你好……你好……嘎嘎……你好……"

梵頂天布滿皺紋的臉上倏然露出一絲笑意:"呵呵呵呵……這鸚鵡啊,比人乖巧多了……"

梵狄站在旁邊不話,臉色有點沉,都是因為看見這滿院子的秋海棠,勾起了他某些傷痛的回憶.

"坐,我讓傭人上菜."梵頂天指指面前的椅子,隨即手一抬,後方不遠處的傭人已經轉身進去,知道該做什麼了.

梵頂天喜歡在花園里吃飯,除了精神太差的時候,大多數是在花園里用餐的.

父子倆兩人吃,菜不必太多,但每道菜都是格外精致美味.

梵狄和父親之間多年來都是很少話的,原因當然還是跟梵狄的母親有關.梵頂天知道梵狄心里還耿耿于懷,可這兩人的性格太相似了,都跟雄獅一般,湊在一塊兒就是互不妥協.即使表面上看似平淡,可實際上暗地里都明白是隔著一道看不見的鴻溝.

梵狄埋頭吃飯,他知道自己不用開口問什麼,梵頂天有事的話,自會主動交代.

梵頂天今天興致看起來不錯,還喝了些米酒.最近幾年他幾乎是滴酒不沾了,今天難道是有什麼特別的喜事?

梵狄正琢磨著,忽聽梵頂天在喃喃自語:"每次都是我跟你兩個人吃飯,你不在的時候就我一個人……真是冷清得很,這麼大的房子,空蕩蕩的,好多房間也都空著……如果能有孩子熱鬧熱鬧,就不會讓人悶得發慌了,你是吧,梵狄?"

"嗯?"梵狄心頭驀地一顫……精明如他,從父親這最後兩句話中嗅出了一點不同尋常的味道.

無緣無故提什麼孩?

梵狄垂著眸,淡淡地應著:"孩兒……該有的時候就有了."

"你……"梵頂天語塞,嘴里那口米酒差點把他嗆到.這就是他的兒子,回答的話簡直"太妙",了等于沒!

梵頂天如今的脾氣算是收斂了很多,不然的話換做從前的脾氣,此刻就可能一筷子給梵狄敲過去了.

"梵狄,你老爸我……九十二歲了,是半只腳踏進棺材的人,你是不是就忍心看著我到走的那一天都不瞑目?這些年,你夠輕松的了,我沒給你壓力,但你就打算一直單身著嗎?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氣,對我這個當老爸的心有芥蒂,可你的終身大事刻不容緩,我為你相中了一個女人……你們已經見過面了,她對你印象很好.這回,算是我第一次開口求你,考慮看看行不行?"

"我沒興趣."梵狄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

這下可是讓梵頂天徹底憤怒了,激動之下拍案而起!

"梵狄,你……"梵頂天後邊的話還沒完,整個身子已經向後倒去,栽倒在椅子上直翻白眼……

上篇:續:苦盡甘來     下篇:續:婚前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