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婚前協議  
   
續:婚前協議

靜謐的病房里有著消毒水的味道,chuang上躺著的老人手上插著管子在輸液,旁邊的儀器上顯示出他還有心跳,但他病弱的樣子看上去實在有些令人心酸,讓人不由得會想,即使度過了這次危險,難保下一次呢……下下次呢?九十二歲的高齡了,又患有心絞痛,身體狀況堪憂啊.

靜靜坐在病chuang前的年輕男人長相與這老人有幾分相似,從他身上能看到梵頂天當年的影子.一樣的霸氣,一樣的冷酷,天生的領導者風范,只是,梵狄風華正盛,而梵頂天如今已是風燭殘年.

梵狄的心很複雜,守著這個病弱的老人,看著他清瘦的身體躺在病chuang,怎麼都感覺那chuang太大……曾經的梵頂天猶如戰神金剛一般魁梧高大,現在只剩下單薄的一把老骨頭了.

任何人看了梵頂天現在的樣子都會感歎唏噓……歲月不饒人.任誰人多麼風光雄壯,都敵不過時間的侵蝕.

梵頂天自己是半只腳踏進棺材的人,這法一點都不誇張,都這歲數了,活一天都是賺到的.

親是埋在血液里的東西,梵狄盡管對梵頂天有著怨恨,但始終這個人是他的父親,是帶給他生命的人.無論曾經發生過什麼,歲月變遷,不變的是梵頂天與梵狄的血緣關系.

看著這個曾經如一頭雄獅般的男人躺在面前,呼吸薄弱,面色如灰,梵狄若是一點都沒觸動,那是騙人的.在看到梵頂天暈倒的一刻,梵狄確實感到內心深處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心顫……梵頂天不是神,他是人,他也是會死的.

梵頂天還在昏迷中,梵狄在這兒守了幾個時,而梵頂天病倒的消息已經傳到澳門了.梵狄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也都在往這邊趕來.彼此已經有最少兩年未見過了,平時沒有聯系,因為他的哥哥姐姐對于這個得*的弟弟,除了嫉恨,再沒有其他感了.

梵狄就這麼一動不動地坐著,仿佛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失,他想到了很多關于曾經的記憶,母親……澳門……梵家……想到了水菡,想到了穎……

一聲模糊的呢喃,出自梵頂天的口中,他似乎是夢到了什麼人.

梵狄倏然一皺眉,不由自主地豎起耳朵,聽到梵頂天嘴里念著的竟然是他母親的名字.

這是代表梵頂天還很深麼?梵狄冷冷地瞥了一眼,心中的苦澀到是又深了幾分……母親都已經不在了,你梵頂天再怎麼神又有何用?母親她,看不到了……

梵狄心頭一陣煩躁,站起身想要去外邊抽根煙,卻見門口走進來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洛琪珊.

"梵狄,我們又見面了."洛琪珊大方地伸出手,微笑望著梵狄.

梵狄瞄都沒有瞄一下眼前這只美玉般的手掌,自己的手插在褲帶里,沉靜的目光波瀾不驚……這間醫院是洛琪珊工作的地方,她出現在這里並不奇怪.

洛琪珊的手僵在半空,笑容有點不自然了,梵狄太不給面子,連握個手都不肯,實在讓她有些難堪,不過這也只是幾秒鍾的緒而已,很快她就恢複常態.

"真是可惜,本來我們應該在一個比較輕松愉快的環境見面的,現在卻要在醫院里……你父親應該在你面前提到過我了吧?"洛琪珊試探的口吻,美目中隱含一絲期待.

梵狄微微一愣,隨即想到了父親在暈倒之前曾已經為他物色到了一個合適的女人,難道,竟然是眼前的洛琪珊?

洛琪珊是個聰明的女人,頭腦冷靜,心思細密,她從梵狄此刻的神就能猜到他的疑惑,她想,或許梵頂天還沒能跟梵狄得清楚,否則梵狄就不會露出那一點愕然.

"我跟你父親早就見過了,是他前一次來醫院檢查身體的時候我們認識的,當時正好你闌尾炎動手術,他知道我是你的主治醫生……"洛琪珊沒有接著往下,但她相信梵狄已經能想象到後邊的事了.

確實,梵狄心念電轉,大致能將父親與洛琪珊見面以及談話的內容都想象出來.

"你是來看我父親的,他還沒醒."梵狄像是沒聽到洛琪珊的話一樣,自然地岔開了話題,眼下之意就是洛琪珊可以出去了.

若是換做其他女人,定會因為臉皮薄而退縮,但洛琪珊卻不是普通的女人,她的強大是在于她的內心.

"呵呵……梵狄,我不是來看你父親的,我知道他還沒這麼快醒,我是來看你的.上次你送我到醫院取魚刺,算起來也都好些天了,我想見你,所以就來了."

洛琪珊這麼大大方方地出來,反而是讓梵狄有點難以招架的感覺……這女人的心理素質真好,她就沒有感到不好意思的時候?

不好意思?這四個字,在洛琪珊的字典里沒有.

梵狄抬了抬眉頭,唇角那一彎惑人的弧度格外妖嬈,但語氣卻是淡漠如水:"你現在看過我了,沒什麼事就請便吧,我很累,想休息一下."

面對這樣的女人,梵狄覺得自己不必顧及她的感受了,干脆直接開口讓她走.

洛琪珊也不生氣,似是早就料到梵狄會這麼,她眼底那一抹看獵物般的光芒一閃即逝.

"行,我先去工作了,晚點再來."

"慢走不送."

不送還真是站在原地不送,連個眼角的余光都欠奉,因為他一點都不懷疑這個女人的晚點再來就肯定會來了.

洛琪珊剛走,病chuang上的老人緩緩睜開了眼睛,渾濁的目光毫無神采,但在觸及到梵狄的身影時,老人吃力地抬起了手臂……

"你……洛……洛……琪珊剛才來過了?"這嘶啞虛弱的聲音飄進梵狄耳朵里,很像是黑夜里的一縷幽魂.

"你剛才一醒就惦記著洛琪珊?你還是多惦記惦記自己的身體吧.醫生你是緒太激動導致的發病."梵狄淡淡地著,為父親倒來了一杯水.

可梵頂天就是覺得梵狄的婚事勝過一切,他想抱孫子,想看著梵狄結婚生孩.洛琪珊是他看中的女人,無論是家庭背景還是外貌氣質都能配得上梵狄,並且還是個醫生,最重要的是她夠積極.

"你……你也知道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這次發病,我能醒來就是萬幸了,你是不是真的想讓我死不瞑目?咳咳咳咳……"梵頂天才沒幾句話就開始咳嗽,仿佛僅剩的力氣都耗盡.

梵狄默不作聲,只是扶著梵頂天的脖子給他喂水.

梵狄不想跟一個躺在病chuang的人吵架,他雖然對父親有怨恨,可還不屑在對方生病時故意刺激,所以干脆不答話.

喝了幾口水,梵頂天又緩過勁來,干瘦的手抓住了梵狄的手腕,布滿皺紋的臉上流露出急切:"你要我怎麼做才肯打消對我的怨恨?你怨恨我是一回事,用不著因為這樣就故意跟我唱反調……結婚是終身大事,你難道要一輩子單身嗎?你喜歡的女人既然無法得到,為什麼不找個合適的女人成家?自己喜歡的人卻無緣在一起,那麼……跟誰結婚又有什麼差別嗎?怎麼你到現在還看不透?"

對于昏迷之後剛醒的病人來,身體十分虛弱,一段話都好比是翻山越嶺的疲累,此時此刻的梵頂天,只是一個渴望看到兒子成家的父親,再也不是曾經的梟雄.

梵狄緊抿著唇,竟沒掙脫父親的手……其實這只手根本無法抓穩梵狄的,只是他因父親的那句話而觸動了——自己喜歡的人無緣在一起,那麼,跟誰結婚又有什麼差別?

梵狄這回沒有反駁梵頂天,心底某些被壓抑的記憶片段又翻湧起來.

某根神經被牽動之後,梵狄這一整天都好像在沉思什麼,沉默寡的,直到臨近傍晚時分,洛琪珊再一次來到了病房.

梵頂天興許真是對洛琪珊相當滿意,見她來了,他有了一絲精神,笑得很慈祥.

梵狄坐在病房外的走道上愁悶煙,懶理父親與洛琪珊談了什麼.

半時後,洛琪珊從病房出來,看起來心還不錯,臉上有掩飾不住的笑意,可見于梵頂天的談話十分愉快.

洛琪珊是第一次見到梵狄抽煙的樣子,一時竟愣住……以前只覺得男人抽煙很討厭,可現在卻一點這種感覺都沒有,反而是被梵狄那種絕美邪魅的風采所吸引,淡淡的煙霧似乎能為這男人平添一種別樣的魅力.

還在想著怎麼跟他開始某個話題,卻見他已經踩熄了煙頭,抬眸看著她,驀地冒出一句:"你下班了吧?跟我去一個地方."

"嗯?哪里?"洛琪珊下意識地問道.

"墓園.就是我們初次見到的地方."梵狄丟下這句話已經轉身了.

洛琪珊呆滯了一秒之後趕緊跟上去,只是心頭忍不住直打鼓……梵狄要干什麼?如果是約會的話,那太詭異了,哪有人在墓園約會的?

盡管洛琪珊心中各種猜測,但她還是跟著梵狄去了,畢竟這是她認識梵狄以來第一次被他邀請.就算是去墓園又怎樣,他一定是有什麼事要吧.

梵狄默默地走在前邊,聽到身後洛琪珊的腳步聲,他也不免有幾分詫異……這個女人果真是不簡單,如果換做其他人,或許會逼問不休,可洛琪珊還愣是忍住了沒問為什麼他要叫她去墓園.單從這一點來,梵狄對于洛琪珊的冷靜與膽色還是不得不承認的.這女人有些地方確實與眾不同.

墓地貴,這是近幾年來的趨勢,而梵狄為穎立下的衣冠塚就在這片全市最貴的墓園中.

青山墓園,坐落在市郊,背靠著一處連綿的山脈.此時金秋,山腳下開滿了豔豔的楓葉,瑰麗多姿,美不勝收.楓葉林一眼望不到頭,在另一端,是游客們時常去游玩的地方,而在這一端,則是緊挨著墓園的.

墓園里的格局是階梯式,穎的衣冠塚位于靠近頂部的某一層,站在這里,可以觀賞到不遠處那片美輪美奐的楓葉林.

梵狄站在墓碑前,洛琪珊靜靜地在他身側,凝視著眼前墓碑上的字,洛琪珊心里有股不舒服的感覺油然而生.

梵頂天之前曾告訴過洛琪珊關于穎的事,她知道穎不是梵狄的妻子,而梵狄之所以會在墓碑上刻下"吾妻穎",只是對穎的一種愧疚和哀思.

洛琪珊有個隱約的感覺……難道梵狄帶她來墓園,是跟那個叫穎的人有關?

洛琪珊很沉得住氣,憋著一肚子的疑問,等著梵狄發話.既然叫她來,那就必然有話要.

梵狄站了好一會兒,興許是默默對穎的墓碑了什麼,然後才淡淡地瞥了洛琪珊一眼.

"你看到了,墓碑上刻的字,代表了這個女孩子在我心里有特殊的位置,另外,我心里還有一個很愛卻不能愛的女人……也就是,我的心已經被兩個女人占據了,如果我結婚,不會再有你的位置.即使是這樣,你還要嫁到梵家嗎?"梵狄面無表,云淡風輕的口氣就像是在一件稀松平常的時.但沒人知道他內心有多沉重.水菡,穎,一個是愛,一個是義,對他來都是重于泰山的,確實再沒有其他女人立足的地方了.至少目前是這樣.

洛琪珊瞳眸一縮,面露驚訝之色,眼底還含著一抹怒氣.她想不到梵狄特意叫她來就是對她他的心裝不下別的女人了.他很直接很坦白,但這種坦白也最是傷人.縱然洛琪珊的心理足夠強大,此時此刻也不禁動怒.

"梵狄,你太輕視人了,我喜歡你,這有什麼錯?你犯得著這麼冷酷嗎?我不是你的敵人,我只是一個喜歡你的女人,你對我這些,可想過我是什麼感受?"洛琪珊的眼神格外亮堂,氣勢凌厲了不少,但最後那句話卻是泄露了她內心的酸楚.梵狄是第一個讓她動心並且想要與他在一起的男人,可他卻比冰山還冷,比刀子還狠,怎不叫她那一顆芳心隱痛呢.

梵狄妖媚惑人的眼眸里依舊沉靜一片,直不諱地:"我就是因為考慮到你,所以才對你這麼坦白.讓你對我有些了解,這樣你才可以衡量一下到底要不要嫁到梵家,別以後已成定局才後悔.我對于婚姻已經沒有興趣,可我老爸年紀大了,誰都不准他還能活多久,為了讓他不至于哪天突然走了還死不瞑目,我決定接受他安排的婚事,但我要事先聲明,你不要指望我的感,我們有的只是一個名義上的婚姻.這麼,夠清楚了嗎?"

洛琪珊先是一陣驚愕,緊接著心頭的火苗躥得更高了,緊握的手,指甲幾乎嵌進肉里,慍怒地嗤笑:"你挑明了不會愛我,即使結婚了也是空架子,一座婚姻的墳墓,是嗎?你憑什麼這麼肯定將來的事?你又為什麼一點機會都不肯給我?你的心不打開,我怎麼走得進去?那兩個女人都不可能陪著你了,你卻還要空守著,你敢不敢讓我走進你心里去試試?或者你在害怕我嗎?害怕會對我動心?"

梵狄的耐心都快用完了,這個女人鍥而不舍的精神固然值得嘉獎,可他只是要闡明自己的立場而已,無心要聽她這麼多.

"洛琪珊,我們都是成年人,並且我們平時也不是閑著沒事做,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了,我沒有主動邀請你做我老婆,一切都是看你的意願,你不想嫁到梵家的話,就明確告訴我父親,省得他多想."

"呵……"洛琪珊不服氣地笑笑,咬牙道:"梵狄,你那些話的目的就是想讓我知難而退,可我偏不會照你像的那麼去做.你認為我聽了你的話之後就不會再像嫁到梵家,那你就錯了.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要嫁給你,我要成為你的妻子.我不信花去一年兩年甚至更多的時間,你還能對我無動于衷?將來的事,別這麼早下結論,或許結婚之後你會愛上我呢?"

梵狄被洛琪珊這番話驚到了,緊緊蹙起的眉頭擰成了山,有些意外,洛琪珊也太執著了吧,聽到他心里沒位置裝下她,她居然還能堅持要嫁?他該高興還是苦悶?

洛琪珊瞄了瞄梵狄陰沉的臉,轉頭對著墓碑:"這位……叫穎的,雖然我們沒有見過面,但是,你可以放心了,梵狄今後有我照顧,我會是他理想的妻子.如果你在天有靈,看到梵狄終于有個家了,你是不是也會為他而祝福,開心……"

這話即是對逝者,更像是在向梵狄盟誓表達她的決心.

洛琪珊,這個極富個性的女人,認准了就勇往直前不會退縮,她將自己的人生賭上了一把,結局是喜是憂,都是她自己的選擇,梵狄夠坦白了,而洛琪珊還堅持要嫁,拋開法律上對婚姻的約束,單從私人感講,梵狄是沒有責任的.

梵狄冷冷地勾唇,平靜的眼神猶如看一個初次相見的人:"好,洛琪珊,希望你別後悔自己的選擇.結婚以後,除了有張結婚證,其他不會有任何改變,你是你,我是我."

洛琪珊深深地呼吸一口氣,將胸口的躁動壓下去,倨傲地微微抬著下巴,伸出纖纖玉手,不顧梵狄的冷漠,愣是將他的手握住:"好,梵狄,我們一為定."

"一為定."

洛琪珊並沒有放開手,而是話鋒一轉,美目里流轉著異樣的神采:"梵狄,我答應你結婚之後我們各自都是自*的,互不干涉,我幫你完成你老爸的心願,但是也請你體諒一下我的處境,洛家是個大家族,各房之間的水都很深,而結婚時家族里的大事,必要的時候還請你配合我一下,至少讓我在家里人面前不至于太丟臉,而我也會在你家人面前給足你面子的.這樣,你覺得如何?"

看似強硬的話,實際上梵狄那雙X光線般透視的眼卻能窺探到洛琪珊的一絲顫抖,在提到她的家族時,她似乎也有些無奈.

梵狄低低地嗯了一聲,算是對洛琪珊的回答了.

洛琪珊終于是消氣了,發自內心地微笑,緊緊握住梵狄的手,頗有深意地:"你好,我未來的老公,以後請多關照."

在這女人絕美的笑意中,梵狄有著一霎那的晃神,下意識地回頭看穎的墓碑,心里不由得突突了跳了跳……若穎還在他身邊,見到他要結婚了,必定又會暗地傷心吧.只是他真的已經將婚姻看成是完成任務了……既不是心里那個她,跟誰結婚不都一樣麼?可惜他到現在才醒悟到這點,如果早些醒悟,穎在的時候他不如就娶了她,至少還算是對她的安慰和補償……

傍晚的天空倏然就陰沉了下來,烏云蓋頂像是要下雨了,與此同時,在城市某個角落的餐館里,穎正捧著一疊盤子,忽然間腳下一滑……

"啊——"隨著她的驚呼,噼里啪啦的脆響落了一地,手滑了,一疊盤子被打碎……

正好老板也在廚房里,見狀立刻破口大罵,掄起粗壯的手臂就往穎腦袋上砸去!

"你干什麼吃的!盤子都拿不好,沒用的廢物!"

穎的頭被結結實實拍到了,加上廚房的地上有水,她站不穩,身子一下栽倒在地,手掌的一側按在了一塊碎片上.

鑽心的疼痛傳來,穎痛得冷汗涔涔,老板的辱罵聲她仿佛聽不到了,只剩下血淋淋的痛.

穎做事本是很仔細的,今天是她第一次失碎盤子,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是剛剛那一秒陡然間心髒抽搐了一下,然後就手滑了……

"真是個飯桶!打爛了六個盤子,都在你工資上扣,你再給我做事不專心的話,發工資的時候沒錢拿,可別找我哭,哼!"老板一腳踹在穎腰上,罵罵咧咧地出去了,正眼都沒看一下穎受傷的手.

上篇:續:梵狄也要婚     下篇:續:貴人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