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暈倒在他面前  
   
續:暈倒在他面前

穎想不到師傅竟沒有責罵她,並且在師傅眼中她還看到了鼓勵的神色,默默地在給她打氣,示意她不要因為剛才的事而慌張.

穎欣喜不已,重重地點頭,伸出手將回鍋肉接過來……有了師傅的信任,穎心里踏實多了.她也相信師傅的眼睛是雪亮的,干這一行幾十年了不會連那的貓膩都看不出來.

穎本來是頭昏眼花十分難受,現在因為有了師傅的理解和支持,她精神上一振奮,似乎又覺得自己多了點力氣,轉身端著菜出去了.

吳師傅之所以特意要穎出去送菜,當然是別有深意了.

兩個服務員以及阿翔鄭彬,都被吳師傅叫進廚房來,見吳師傅的臉色很難看,幾個年輕人不由得心里直打鼓,某人還心虛地站到了角落去.

吳師傅黝黑的臉上布滿陰霾,憤怒的目光掃過眼前這幾人:"回鍋肉里有頭發的事,誰做的,這個人自己心里有數.穎是老實,但你們別忘了還有我這雙眼睛盯著,你們那點兒自以為是的聰明就別再在我面前顯擺!有人為了整穎而不顧客人的感受,胡亂在菜里邊放東西,這種破招,趁早給我收斂著,下不為例!"

一通低吼,蓄滿了怒火,平素里少見的威嚴氣勢瞬間就暴漲開來,其余幾個人連大氣都不敢出,那秋霞更是禁不住發抖,驚慌地望向阿翔,可是阿翔卻別過頭去正眼都不瞧她一眼……他敢瞧嗎?吳師傅太精明了,他怕一不心就露出破綻,但是,豈不知吳師傅雖然沒有直接出是誰干的,可心里早就雪亮一片.

吳師傅是真的生氣了,他低估了人心的丑陋.有人為了整穎,故意將穎炒的那盤菜里放進了頭發絲,並且還是跟穎的頭發差不多長短,如果沒猜錯,應該是趁穎不注意時撿到她掉落的頭發偷偷放進去的,其目的可謂了一石三鳥,別看只是一根頭發,牽涉出的問題可就太多了……如果吳師傅認為是穎的錯,首先,穎剛被收為徒弟,做事卻這麼粗心,而吳師傅是個對食物特別認真的人,幾十年如一日,他的脾氣大家都知道,如果平時阿翔和鄭彬掉了頭發在菜里,一定是會被吳師傅訓斥的.

同時,老板那里也有的借口扣穎的工資,對她會更加嫌惡.客人那邊,對這里的衛生有意見,首當其沖就是炒這盤菜的人……

一個餐館里就這麼多勾心斗角,真是人生何處處藏飛刀啊!

此時此刻,穎正端著回鍋肉站在角落發呆,兩只手發抖,口罩下的臉色更加慘白了,大眼死死瞪著大廳里那正吃得熱鬧的一桌……是幻覺嗎?那熟悉的身影,他精美無雙的側臉,就這麼毫無防備地出現在她的視線里,恍如夢中,太不真實了,將她整個人的思維都震得七零八落.

他怎會來這里吃飯?天底下竟會有這麼巧的事?她原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的人啊……

不僅如此,還有,季師傅也在這里,他跟梵狄原來是朋友?

穎認出了晏季勻,盡管以前他在鎮還蓄著胡子,可穎就是輕易而舉認出了他.那五官,那眼神,氣質,混合成的獨屬于晏季勻的魅力,讓他擁有極高的辨識度,難怪穎會認出了.

可穎的一顆心思都在梵狄身上,強壓著激動的緒,又是一陣眩暈的感覺襲來,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腿,強行讓自己保持清醒,甩甩頭,深深地呼吸著.

水菡一群人的歡聲笑語傳進穎耳朵里,眼見著他們那麼開心,就好像是被一團神光包住,幾米之外的地方,對于穎來卻仿佛隔著兩個世界……她只是一個落難的凡人,在苦苦掙紮著生存的人,她這輩子興許都不可能走進這種歡樂溫暖的世界吧.

短暫的震驚,失神,穎在心慌意亂之下最終還是穩住了心神,想到如今自己的這副模樣,梵狄怎麼可能認出她?所以,她根本用不著擔心,還是將菜送過去吧.

桌上,杜橙正伺候童菲吃菜呢,心翼翼地將魚刺挑了才給她吃,生怕她卡住.晏季勻陶侃他是個妻奴,他也得意洋洋的以此為樂.

嫣嫣和檸檬剛玩了一局象棋,現在正坐到一塊兒聲嘀咕著什麼,孩子天真無邪的笑臉和純淨的眼睛,都是大人百看不厭的.

水菡一邊辣得爽快還一邊擦汗……梵狄剛一杯酒下肚,手里的杯子還沒放下.

一眾人笑笑的,沒人留意穎在朝這邊走來.

穎額頭上的汗更多了,手心也在冒汗,雙腳好像灌了鉛,每走一步都很艱難,心怦怦怦怦跳得厲害,越是靠近了,呼吸都變得紊亂起來.

還好她將頭垂得很低,戴著口罩,否則她此刻的異常肯定會被看出來.

近了……一步一步更近了,穎的手抖得厲害,心都快要蹦出來!

誰會去注意一個端菜的餐廳員工呢,她太不起眼了.

像經過萬水千山那麼長,穎終于走到了桌子旁邊,將菜往桌上一放……沒有勇氣一個字,更沒勇氣近距離地看梵狄一眼,她像扔掉了一只燙手的山芋,匆忙轉身就走.

只是這一個轉身,卻幾乎耗盡了穎全身的力氣……眼眶里酸脹得難受,眼淚往肚里流,苦澀無比.想到現在的自己這張丑陋的臉,想到梵狄曾鼓勵她跟陸哲浩交往,她的心,無可抑制地疼起來,胸口在滴血,流出來的血都是冷的.她越發堅定地告訴自己,不要回頭,別讓梵狄認出自己,跟他,今生最好別再見!

越想發生的事越可能失望,越不想發生的卻越是偏偏要來.

就在穎剛邁出幾步時,身後驀地傳來一個輕飄飄的聲音……

"服務員,等一下."

這正是梵狄在話,驚得穎渾身一顫,臉部的肌肉都禁不住抽搐,愣了幾秒之後緩緩轉身,背脊都是僵硬的,眼底是掩飾不住的慌張.

"給我們每人一碗米飯."梵狄淡淡地著,沒有去看穎的臉……先前她送菜的時候他瞄了一下知道這個人是戴著口罩的,其他再無印象了.

原來是要米飯.穎暗暗籲了口氣,嗯了一聲趕緊轉身跑開,這次,她的腳步顯得更加倉皇.

晏季勻到是注意到了穎離去的背影很急促,不由得蹙眉,難道這桌人很可怕嗎,這服務員真是奇怪,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

但這念頭只是一閃而過,轉瞬就沒了痕跡.沒人會在意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會是怎麼心什麼眼神,而晏季勻也不會知道,戴口罩的"服務員"不是別人,是鄉下鎮里那個活潑可愛青春靚麗的穎.只不過,那都是從前的事了,如今的穎,等于是重新活了一回.

假如穎沒戴口罩,以梵狄和晏季勻的眼力,一定會認出她的,哪怕是臉上有可怕的疤痕,但五官不變.可戴上口罩再加上穎一直用厚厚的劉海遮住額頭,只露出兩只眼睛,誰能在這種況下認出那才叫怪.

梵狄對這盤回鍋肉有著特殊的期待,伸手夾起一塊送進嘴里……

"嗯?好像跟上次的味道不一樣?"梵狄開始還不確定,再連續吃上兩塊之後,眉頭就越皺越深了.

果然,真的跟上次吃到的不一樣.同樣是回鍋肉,可味道卻不同.再仔細看看,先前那一盤里有少許青椒,而眼前這盤是沒有的,只有蒜苗做配菜.這盤回鍋肉很好吃,可梵狄懷念的是那種像穎手藝的熟悉的味道,而這一盤卻沒有.

店里炒菜的廚師也不止一個,前後分別是不同的人在炒,當然味道不一樣了,這也正常.梵狄這麼想著,心里也釋然了,恢複常態,繼續跟杜橙碰杯.

梵狄怎麼都想不到,就在剛才,他與穎之間的距離只有半米.

雖然是半米,可對穎來卻是不可跨越的鴻溝,她心理上跨不出這道坎,她認為自己今後的人生不可以再有梵狄的存在,她要徹底將過去拋下!

穎一口氣沖到了廚房門口,背靠著牆壁急促地呼吸著……

"怎麼了?"吳師傅關切的聲音響在耳邊.

"師傅……外邊的客人還要……每人一碗米飯."

"秋霞,米飯!"吳師傅沖著正在發呆的女服務員喊了一聲,見穎現在這個狀態很糟糕,像隨時要倒下似的,吳師傅也不會再讓她去前邊了.

"師傅……我……我想出去一下,去對面藥店買點藥."穎吃力地著,人顯得格外虛弱.

聽她是要買藥,吳師傅一驚,隨即點點頭:"病了?那你快去吧,客人的菜都上齊了,沒什麼事兒做了,你買了藥就好好休息一下."

"謝謝師傅."穎感激地看了吳師傅一眼,轉身朝外邊大廳走去.

本來走廚房旁邊的後門也是可以出去的,只是會有點繞路,而從大門去藥店是最快的.

穎在強撐著,其實人已經頭昏眼花,每走一步都很吃力.她低著頭,心翼翼地經過收銀台,生怕被梵狄注意到.

穿過大廳才是餐館的正門,穎要從這里出去.

腳步虛浮,渾身發軟,頭痛欲裂……穎還以為只是吃藥就沒事,可她不知道自己都發燒到40度了……

"噗通……"重物落地的聲音驚動了梵狄一群人,大家紛紛往這邊看去,只見距離大門不遠處的地方倒著一個瘦的身影,可不正是剛才送菜的那個服務員麼,她……暈倒了?

上篇:續:他和她,近在咫尺     下篇:續:看到她的傷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