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久違的懷抱  
   
續:久違的懷抱

指定要昨天炒那盤有頭發絲的回鍋肉的人,再炒一次.這是蜀香味餐廳開業以來第一次遇到有客人提出不要吳師傅炒的菜,而是要其他人炒的.這可是稀奇事,無疑于一顆炸彈在廚房里炸開了花!

"有沒有搞錯,什麼玩意兒!"阿翔第一個不服氣,指著穎的鼻子罵:"你真是個麻煩精,吳師傅的臉都讓你丟盡了!"

"那客人是傻了吧,居然指明要她炒的回鍋肉?呵呵……腦子有病!"

"我也覺得太奇怪了,那客人真沒眼光,吳師傅是大廚,別人炒的菜怎麼比得上,差得遠呢!也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shi運!"秋霞瞄著穎,出諷刺.

這是赤果果的嫉妒,沒錯,就是嫉妒!穎來的第一天開始他們就瞧不起她,開口閉口都是"丑八怪""廢物",正眼都沒瞧過穎,極盡輕視,狗眼看人低.可現在,有為尊貴的客人,一看就是有身份有來頭的客人,居然要吃穎炒的菜,阿翔他們的嫉妒心開始瘋漲了,看向穎的目光又狠又冷.

這些冷嘲熱諷,穎可以不在乎,但她心里早就將吳師傅看作是自己的長輩,親人,她會擔心吳師傅怎麼想,會不高興嗎?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吳師傅身上,阿翔和鄭彬兩人互相交換了一個幸災樂禍的表……他倆就不信穎每次都能沒事,吳師傅這回肯定會生穎的氣,因為這事太沒面子了,換做誰都會心里不舒服.

能做出頂級美味的食物的人,必定有著某種普通人身上沒有的品德,食物,也是一種心靈世界的體現.吳師傅就最能證明這一點……

"你們是不是忘記我過什麼話?不准欺負我徒弟!你們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嗎?話那麼難聽,她到底哪里得罪你們了,啊?"吳師傅一聲低吼,飽含威嚴的目光掃了阿翔等人一眼,最後落在穎戴口罩的臉上時,吳師傅的目光柔和了許多.

"別緊張,既然有客人喜歡吃你做的菜,你就盡管放手去做,我這個當師傅的也臉上有光,我可不會像某些肚雞腸的人去嫉妒自己的徒弟,那樣的人不配當人師傅,來,到我這兒來,炒回鍋肉!"吳師傅爽快地將一揮鍋鏟,果然往旁邊一站,將他的位置讓了出來.

接收到師傅鼓勵的眼神,穎心里一暖,暗罵自己剛才竟還以為師傅會生氣,是她看師傅的胸襟了.

可是她又忍不住犯愁……秋霞的那個客人會是誰呢?昨天那一桌客人好有幾個人,會是誰又來了?該不會是梵狄吧?怎麼她有種不好的預感,心頭突突地跳.

穎當然不會知道梵狄在昨天之前就來這兒吃過她炒的菜了,更不會知道此刻他就坐在外邊大廳的角落里.看樣子師傅是很鼓勵她的,很欣慰,若她不炒,豈不是讓師傅失望了?

沒時間考慮那麼多,客人還等著呢!穎暗暗一咬牙,接過師傅手中的鍋鏟,開始炒這道回鍋肉.

其實並非吳師傅的手藝有問題,他炒的菜色香味俱佳,吃過的人都會回味無窮.只不過,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每個人喜歡的口味都不同,而梵狄偏就是想再吃到熟悉的味道,所以才會指定要求.這到不是吳師傅炒的菜水平比穎低,純屬個人所好.

吳師傅雙手背在後邊,一邊看穎炒菜一邊微微點頭,欣慰的神色可以看出他對穎的贊賞.她不知道自己在烹制食物的時候眼睛會發亮,整個人都好像批著淡淡的神光一樣.吳師傅對此一點都不意外,深知這是一個在烹飪方面有極大潛力的人就該擁有這種特殊的氣質,在做菜時全神貫注地投入,忘掉一切雜念,懷著對食物虔誠的心,做出美味可口的飲食.

吳師傅有個感覺,將來,穎不定會成為他人生中的一大驕傲,他總覺得她不是那種會在平凡中溺斃的人.她所經曆的一切都是為了磨練出自身的光澤,這一點,吳師傅始終堅信.

很快,穎就將這盤回鍋肉炒好了,由于太專注,她都不知道剛才師傅一直在看著她呢.

秋霞將菜端出去了,吳師傅一看穎這又是滿頭大汗,想到她的身體還虛弱著,不宜太勞累,吳師傅不禁皺起了眉頭.

"你去外邊休息,別又像昨天那樣昏倒."

"師傅……我沒事的,我可以繼續干活兒."穎略顯焦急,一邊擦汗一邊.

吳師傅知道她在想什麼,大手一揮:"你別擔心,老板這幾天都不會來,出去旅游了."

聽吳師傅這麼一,穎頓時松了口氣……她確實需要休息,雖然現在沒發燒了,可還是渾身無力,感覺身體輕飄飄的.

穎休息的地方是習慣在廚房旁邊的後門外,可她在即將踏出門那一刻,忽地心頭動了動……那個指定要她炒回鍋肉的人會是誰?她很好奇,還有些感激,欣喜.有人喜歡吃她做的菜,她當然開心了,對現在這樣處境的她來,是莫大的鼓舞.究竟是誰呢,她心底有個聲音越來越清晰"去看看是誰!"

就偷偷看一眼吧!穎心里這麼想著,腳步已經不聽使喚地邁出去了.

在外邊大廳的一角,靠窗的位置坐著一個帥得妖孽美得人神共憤的男子,正對著一盤香噴噴的回鍋肉津津有味地吃起來.他性感的雙唇沾上了油,那光澤簡直是種致命的誘.惑,讓人恨不得能自己就是那一塊被他含在嘴里的肉片……

他吃東西的動作略顯散漫卻又不失優雅,一舉一動都有著令人百看不厭的魅力,360度無死角的完美俊臉,冷傲的氣質,慵懶的淺笑,融合在一起實在太具有殺傷力了,吸引了店里所有女性的視線.豔以及兩個女服務員都湊到一塊兒,癡迷地望著梵狄,聲議論著.

穎遠遠地望去,看見這熟悉的身影,她的心跳瞬間就失去了正常的頻率,再一看他桌上的菜,是她炒的那盤回鍋肉嗎?放眼整個餐廳里,就只有梵狄一個人是昨天來過的,不用猜,他就是那個指定要她炒回鍋肉的人!

天啊,這……怎麼會這樣!穎心里哀嚎,梵狄又來了,還特意點了她炒的菜,這就明至少這道菜引起了他的注意,不定下次還會來的,這麼下去,她的存在難免有一天會暴露的!

穎呼吸不穩,一雙眼睛死死盯著角落窗邊的他,只覺得思維混亂,腦子都成漿糊了.

她該高興還是悲哀?在不知的況下,他都能喜歡上她做的菜,如果換做以前,她會感到開心,可現在,她笑不出來,只有滿心的淒涼……

近在咫尺,卻又像是遠隔天涯.穎強迫自己收回視線,硬生生轉身,向後門走去.

不是下定決心今生不再見他嗎?為什麼看到他出現在這里,她卻會想要多看幾眼?理智和感好像將她分成兩個靈魂,在身體里展開拉鋸戰.最後還是名叫理智的獲勝.

穎坐在後門外的一塊石頭上,失神地看著自己的腳尖,腦子里揮之不去的是他的容顏和那雙一望就能讓人陷進去的眼睛.

難道,她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嗎?難道她內心真實的想法是渴望見到梵狄的?這些念頭不受控制的跑出來,穎卻不敢接受,狠狠地打壓著,一遍一遍告誡自己不可以再心動.不可以再同一個男人身上再栽跟頭.

與他,是兩個世界的人,何必硬要走進他的世界?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路,她從出事那一刻開始就不該再抱著與他交集的想法了.

若不是曾傷得太深,怎會學著控制自己澎湃的感,若不是怕再一次受傷,又怎會有此刻的苦苦忍耐?不是真的不想,只是因為對某些人某些事,太過恐懼.

穎就這麼在煎熬中渡過了半時,感到某處發漲了,她想上洗手間解……洗手間在里邊,她要去的話,很有可能會被梵狄看到的,不過也許現在他已經走了?

穎進去了,在角落處往剛才梵狄坐的地方張望……果然,桌子是空的,秋霞正在收拾呢.

他走了,她不用害怕上洗手間會碰到他.

穎在松口氣的同時心底也有著一股失落和心痛……他是不會知道她在暗中偷看他了,走了也不知道何時再來.想見又害怕見,矛盾的緒在割據著她.

穎低著頭朝洗手間走,心糟糕透了,恍恍惚惚的,失魂落魄的,一個不留神就撞上了剛從洗手間出來的某人……

"啊——!"穎一聲驚呼,瘦弱的身子已經不受控制地往地上倒去!

然而,意料中的疼痛卻沒有來臨,在她墜地之前,她被一只強有力的手臂緊緊拽著,下一秒,她落進了男人溫熱的懷抱里,一霎間,陌生又熟悉的男子氣息將她包圍,全世界只剩下她心跳如雷的聲音……【今天一萬字更新已傳.】

上篇:續:就是要吃她炒的菜     下篇:續:我們是不是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