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我們是不是認識?  
   
續:我們是不是認識?

穎此刻渾身都僵硬了,蓄滿驚恐的眸子瞪得溜圓,耳邊嗡嗡作響腦子里一片空白.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梵狄抱在懷里,這比做夢還更加不真實……好溫暖好舒適的懷抱,這一秒,她只覺得全世界都不存在了,潛意識里最真實的感受就是希望時間能永遠停留在此刻.

她身上有股油煙味兒,梵狄蹙著眉頭,俊臉一片淡漠,但心里卻泛起絲絲詫異,凝視著這張戴著口罩的臉,還有她驚慌的眼眸,他不由得問:"我們……難道以前認識?怎麼你好像很怕我?"

梵狄記得這個就是昨天暈倒的人,應該也是那個炒回鍋肉的人,可她的眼神太奇怪了,至于這麼激動這麼害怕嗎?難道她認識他,知道他的身份?

穎驚悚了,同時也清醒過來,像觸電似的急忙往後退去,忙不迭地搖頭擺手,意思是她不認識他.

見她這反應,活像他是洪水猛獸一樣,這到讓梵狄感到有點納悶兒……大多數女人見到他都是一副癡迷的表火辣辣的目光,恨不得能靠近一點才好,可眼前這個女人卻恰恰相反,她給人的感覺是在急著逃開他,生怕沾上他了……

這到真是稀奇!

"你怎麼不話,是啞巴?"梵狄岑冷的聲音里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惱色,這女人也太不識抬舉了,避他如蛇蠍,並且還連話都不屑麼?梵狄可從來沒受過這樣待遇,竟有種被人嫌棄的感覺.

穎又是一個勁地搖頭,臉都皺到一塊兒去了……她想去洗手間,但是前路被他擋住了,看樣子他都還沒有要讓開的意思.

穎此刻的緊張可想而知,不敢話,怕被梵狄聽出她的聲音,只能用搖頭和擺手來應付了.

但她越是這種反應,梵狄反應越是不急著走,犀利的目光打量著她,就好像是要將她所有的秘密都看穿一般.

梵狄可不信她是啞巴,不禁心里更是有點窩火,冷冷地勾唇道:"我剛才吃的那盤回鍋肉是你炒的?"

穎心頭咯噔一下,瘦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顫了顫,在他這麼咄咄逼人的氣勢下,她只能無奈地點頭,但卻不敢去接觸他的目光了.

又不話?不但不話,還眼神閃爍就跟做了虧心事似的,這是什麼況?

梵狄腦子里瞬間閃過幾個問號,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暗笑自己是不是有點神經質,對方只是一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他還站在這里跟她了好一會兒的話,這可不是他梵狄的風格,是他閑得太無聊了嗎?

梵狄深邃惑人的黑眸里閃過一道幽暗的光芒,隨即臉色又冷了幾分,不再瞧穎一眼,徑直走向餐廳的大門.

剛才他是已經買單了,只不過因為去洗手間,所以穎看到服務員在收拾他坐的那張餐桌,就以為他走了,也因此會有了這一番的碰撞.

穎望著梵狄的背影,驚魂未定,拍著胸口喘粗氣,心中猶如打翻了五味雜瓶一般……剛剛被他抱在懷里的時候,她真的有種幸福的錯覺,盡管明知是他為了拽著不讓她摔倒才會那麼做的,但無可否認,在那一秒,她被他的氣息包圍時,她差點就激動得掉淚.

幸好他沒有認出來是她……怎能認出來呢,現在的她這副樣子,莫是梵狄,就算是豆子站在她面前,只怕也是認不出來的.

豆子……弟弟,他還好嗎?還有母親,她還好嗎?穎神恍惚地走進洗手間去,整個人思緒混亂,被梵狄的出現擾亂了心神,加上對弟弟和母親的思念,她內心的重負足以將她壓垮.

但無論如何,穎對梵狄,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梵狄會對豆子好,會和從前一樣每個月送生活費給她鄉下鎮的母親.

梵狄講義氣,穎從不懷疑這點.

想要過新生活,起容易做起來卻不簡單,就算她能避開梵狄,可是她卻忍不住想要去看看豆子……哪怕是遠遠地看上一眼.至于鄉下的母親,暫時穎無法去看望了,距離這上班的地方太遠,即使是她每周有一天休息的時間,可每次都會被老板以各種借口和理由使喚她.也就是,她從來這上班開始就沒有好好休息過一整天的.還有孫婆婆,穎一直惦記著,她的救命恩人……

梵狄離開店之後就去了醫院,父親還在住院呢,明天才到出院的時間.

最近梵頂天雖然是在住院,但他的精神和氣色卻是好了不少,大約這也是因為人逢喜事精神爽——梵狄答應跟洛琪珊的婚事,梵頂天的心病終于消失了.

兩大家族的聯姻,想低調都不行,酒席是必須要辦的,並且還不能簡簡單單,否則就算是梵頂天沒意見,那洛家都不會肯的.他們的意思是要風風光光嫁女兒.

這其實也跟洛家的家族背景有關系,枝繁葉茂的,各房之間難免有互相爭斗攀比的風氣,雖然洛琪珊是她父母所創公司的唯一繼承人,可在這樣的家族里,父母兩邊的兄弟姐妹都不是省油的燈,哪一房嫁女兒若是辦得稍次一點,必定會招來質疑和嘲笑.總之,在大多數的豪門里,甯願花錢去堆砌風光也不願被人嘲笑,因此,洛家這次是肯定要大辦婚宴,順便也是為自家新開的五星級酒店做宣傳,這麼一舉兩得的事,他們不會不懂做的.

洛琪珊家里是做酒店連鎖的,在國內各大城市都有洛家的酒店分店,在本市有已經擁有兩個五星級酒店,新開業的將會是梵狄和洛琪珊舉辦婚宴的地方.

梵頂天急著出院,想要親自張羅張羅兒子的婚事,他和洛琪珊的父母早就有過幾次面談,雙方在某些關鍵問題上竟是一拍即合,十分有共識,比如對于婚禮的日期,還都是請專家大師們看的日子,黃道吉日,並且雙方都還比較捉急著辦,巴不得越快越好.

這若是換做普通人家里,想要在短時間被籌備好一場盛大的婚禮,那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梵家和洛家聯手,加上無比雄厚的財力人力,要完成一項艱巨的任務也並不難了.

梵頂天第二天就要出院,梵狄今晚會留在醫院里守著.

看似平靜的病房,實際上暗地里卻是充滿了緊張的氣氛,看看梵頂天病房門口那幾個穿黑衣服的保鏢就知道了.是梵狄的手下,一個個都是剛猛魁梧,即使赤手空拳都能以一敵三的,派到這里來,就是為了保護梵頂天.

梵頂天曾經是這道上的風云人物,仇家也不少,甚至有的恨不得他死.現在他住院,梵狄的壓力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最讓梵狄煩心的就是梵家在澳門那幾位姐姐哥哥,全都來了本市,名義上是為看望梵頂天,可實際上安的什麼心,只有他們自己才清楚.

剛一踏進病房就看見一男一女在梵頂天病chuang前,是梵狄同父異母的姐姐哥哥,他們似乎是在一件並不令人愉快的事,從梵頂天陰沉的臉色就能看出來.

見梵狄來了,三人同時緘口不語,那個穿得一身珠光寶氣的女人——梵碧蓮,梵狄的姐姐,看向梵狄的目光里更是帶著明顯的嫌惡,似是在梵狄進來得真不是時候.

這種眼神對于梵狄來簡直就是渣,從在梵家就開始面對姐姐哥哥們的歧視和排擠,他早就練了一身銅皮鐵骨,任憑你多麼歹毒的目光,他都能免疫,無視.

梵狄神態自若地走進去,正眼都沒瞧梵碧蓮,只是輕輕地問梵頂天:"爸,吃過飯了嗎?"

"嗯,吃過了……只不過今天胃口不太好."梵頂天此話別有深意,在場的人都聽得出來是指的什麼.就是因為兩位子女的到來,反而是破壞了他的心,可想而知他們剛才討論的事定是梵頂天的某種忌諱了.

梵狄聞,倏然抬眸,淡漠如水的目光掃過梵碧蓮和另外一個男人,陰沉沉的.

"有什麼事這麼急嗎?明天就要出院了,不能等出院之後再?你們真是來探望病人的還是……"後邊的話,梵狄故意不,停頓下來,但從他的冷笑中就能聽出是何意思了.

梵碧蓮也一把年紀了可脾氣到是挺暴躁,一聽梵狄這麼,頓時臉色垮了下來,橫眉豎眼地:"你這是什麼話?我是你姐,他是你哥,你跟我們話就這樣尊卑不分嗎?真是……時候缺教養,長大了還是那副德行!"

女人毫不掩飾的輕視與傲慢,典型的討打的節奏,只不過梵狄是不會跟她一般見識的,如果能這麼幾句話就激怒,梵狄也就不是梵狄了.

"干嘛一副被人中的樣子?都快60歲的人了還這麼易怒,心傷肝啊!"梵狄淡淡地笑著,四兩撥千斤的兩句話就能讓梵碧蓮氣得冒煙.

"你……你敢我……"

"姐!"一個低沉的男聲打斷了梵碧蓮,笑著打圓場:"姐,別動氣,這是病房,爸還要休息呢,我們明天再來吧."

梵碧蓮似乎是很聽這個男人的話,這是她弟弟梵赫磊,比她十歲,是個十分精明的人.

梵碧蓮狠狠地瞪了梵狄一眼,卻沒有再繼續下去,她也知道今天跟父親的談話是無法得出結果了,一切等父親出院之後再.

"爸,我們先走了,明早來接您出院."

"是啊,爸,明天……"

"你們不用接我出院,有梵狄在就行了."梵頂天冷冷地回絕了梵碧蓮和梵赫磊.

梵赫磊感覺有點冤,父親在生姐姐的氣,可這跟他沒關系啊,他剛才其實沒發話,都是姐姐在嘛,他就是個陪襯而已,但由于姐姐的事激怒了父親,所以他都連帶著受牽連.

"爸,我們也是關心您,雖然有弟弟在您身邊照顧,可我們畢竟還是您的子女,血濃于水嘛,我們盡點孝道是應該的."梵赫磊心翼翼地哄著梵頂天,面露關切之色.

這幾句話還算中聽,梵頂天心里的氣也隨之消了幾分,略一沉吟:"接我出院,只是事,用不著那麼多人來,磊子你就跟碧蓮在家里等,我們一起吃飯就行."

梵赫磊快五十歲了,但在梵頂天眼里依舊是孩子,所以還跟以前一樣叫磊子.

梵赫磊欣然點頭:"這樣也好,我跟姐姐在家准備午飯,等爸爸您回來了一起吃.我和姐姐下廚,給您做幾道您愛吃的菜!"

梵赫磊完,沖著梵狄微微點頭示意,算是打過招呼了.

梵赫磊和梵碧蓮走了,病房里變得清靜許多,梵頂天顯得很疲倦,想必是之前了很多話所致.

梵狄察觀色,但卻不會主動問是什麼事.他今晚來守著,目的是為了讓父親能在住院的最後一晚平安度過,他不是來八卦的,尤其是關于梵碧蓮等人的事,他一點都沒興趣.

父子倆一個在病chuang,一個在沙發上坐著,短暫的寂靜中,似乎有一絲不尋常的空氣在流動.

沉默,不是因為真的無話可,而是梵頂天在想,該怎麼跟梵狄.

沉思良久,梵頂天緩緩坐起來,靠在枕頭上,凝重的臉色望著梵狄,隱含擔憂地:"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看上洛家嗎?"

梵狄輕抬眉眼,靜靜地看著父親,沒有答話,因為他明白,父親會接著下去的.

梵頂天幽幽地一聲歎息,滿是褶皺的臉上露出幾分無奈:"我們干這一行的,不管多麼風光,多麼了不得,但始終是屬于撈偏門.這些年我深居簡出,時常都會回想過去的自己,回想梵氏家族的發展過程,我領悟到一件事,那就是……我不希望你一輩子都走這條道,梵氏家族的實力,即使轉型,也同樣可以做得風生水起.現在我才覺得,當年贏逼著你繼承家族的基業,是我牽強了,其實你最喜歡的是畫畫,最大的願望是開個人畫展,你的志願根本就不在這條道.現在,跟洛家的聯姻,就是梵氏家族漂白的最好的機會,你懂我的意思嗎?"

梵頂天這番話可謂是語重心長,那雙飽經滄桑的眼睛格外明亮,淺淺的笑容里含著幾分歉意.

梵狄低垂著眉眼,看不出明顯的緒波動,但他揣在褲帶里的手卻是攥得很緊,內心一股激蕩的緒在湧動……多少年了,終于聽到父親這樣的話,原來父親早就知道他不想繼承家族,早就知道他只喜歡畫畫.如今父親的坦白,是在對當年那樣強迫他繼承的事而懺悔嗎?

父親或許還不知道,他最想要的就是希望能自*自在地周游世界,看遍世界各地的風土人,將那些美好的風景用畫筆記錄下來……只是這個願望,他如今只怕是難以實現了.既然挑起了梵家的重擔,又豈是那麼容易放下的?

"你現在這些話,不嫌太遲嗎?就算梵氏家族從現在開始漂白,不錯我可以有能力讓家族保持現在的聲勢不減,但我始終還在這一團亂麻里,無法脫身,我還要一直為家族做事,撐起這個家,我依舊得不到我想要的自*.還有,跟洛家的聯姻,你怎麼看的,跟我無關,我只是完成一個人生階段而已,你不會以為我真的喜歡洛琪珊?呵呵……"梵狄淡漠的語氣,就像是在一件跟自己無關的事,他也不想隱瞞什麼,直不諱.

梵頂天一時語塞,差點一口氣堵在喉嚨.他知道梵狄現在對洛琪珊沒感,這是他無法去掌控的,唯一的希望就是洛琪珊能爭氣一點,能打動梵狄的心就好了,只有那樣,他才能抱孫子……

"好了好了,不這些,時間不早了,休息吧."梵頂天軟軟地擺擺手,縮進被單里不再話……

梵狄嗯了一聲,倒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可腦子里卻不平靜,紛紛擾擾這各種畫面,轉來轉去的猶如走馬觀花一般.

這一晚,梵狄做了個奇怪的夢,他夢見了穎,但是穎卻背對著他,當她轉身時,他看到了一張模糊的臉,以薄紗遮面,只露出飽含幽怨的眼睛,然後,穎的身影竟與那位炒回鍋肉的女人身影所融合,混雜,時而變成一體,時而分成兩人……

梵狄自從穎出事之後,這還是第一次夢到穎,可為什麼炒回鍋肉的女人會出現在夢里?梵狄醒來之後就悶悶不樂,他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點神經質了,穎是穎,在他心里有著特殊的地位,那炒回鍋肉女人算什麼,怎能與穎相提並論?

但想法歸想法,梵狄腦子里又冒出更不可思議的念頭……不知道那女人除了回鍋肉和麻婆豆腐,還會做什麼菜?其他的菜是不是也跟穎炒的味道相似呢?想到這里,梵狄又開始期待起來,琢磨著該不該找個時間再去一次蜀香味餐廳?【5千字!】

上篇:續:久違的懷抱     下篇:續:炒菜那個人叫什麼名字?(6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