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炒菜那個人叫什麼名字?(6千)  
   
續:炒菜那個人叫什麼名字?(6千)

結婚,真的那麼好嗎?這個複雜又深奧的問題最近一直困擾著童菲,她與杜橙領了結婚證之後就搬到了杜家的別墅里一大家子人住在了一起.原本是有專門為杜橙結婚所准備的婚房,但杜澤濤夫婦又童菲現在肚子大了,不放心她跟杜橙單獨住在外邊,怕是杜橙不在家時童菲沒人照顧,萬一有個什麼閃失……

這話確實是有那麼幾分在理的,但真實的原因還在于杜澤濤夫婦舍不得兒子與他們分開住,正好現在童菲大著肚子,他們也有了借口將人留下來.

可這樣一來,童菲的日子就不太好過了,杜澤濤和羅美娟本來就是勉強答應的婚事,雖然童菲已經是杜橙的妻子,但杜澤濤夫妻倆內心還沒接受童菲,沒有將她看成是自家人.對于當初杜橙以要去非洲作為"要挾",杜澤濤夫妻一直都耿耿于懷,最終還是將這件事的責任歸在童菲身上,認為是童菲暗中唆使杜橙那麼做,以達到結婚的目的.

不待見就是不待見,心里有偏見與隔閡,相處起來就會產生不少的問題.

童菲的性格不是個愛記仇的人,她率直大方,沒心眼兒,本著要與公公婆婆搞好關系的想法嫁過來,可結果卻是不如人意.

杜橙在家的時候還好些,杜澤濤和羅美娟會看在杜橙的面子上.杜橙不在家時,童菲可沒少受白眼,總之,公公婆婆心里有怨氣,她這個當兒媳婦的日子怎麼會好過.

在這個家里可不比在自家那麼悠閑自在,杜澤濤夫妻倆都是很講究細節的人,在生活習慣上更是有些吹毛求疵的.現在家里多了一個人,他們會刻意交代一些事讓童菲去做,雖然都是很輕巧的事,但要達到他們的要求卻並不容易.

比如,杜澤濤有早起的習慣,除了他因工作而晚睡之外,一般況下他都是早上六點半就起*,在院子里打打太極,這時候他需要一杯花茶,其他的牛奶會是別的飲料都不行,必須是花茶,並且還認准某一個牌子的茶.

以前都是羅美娟或者家里的傭人為杜澤濤准備他早上喝的茶,但是自從童菲嫁過來之後,這事兒就成了她的活兒.杜澤濤,媳婦茶媳婦差,就應該由媳婦來伺候才對,還年輕人不應該睡懶覺,早睡早起才好.

童菲和杜橙都明白父親這是故意的,可是為了家里的和諧,暫時也只能忍著,只希望時間長了,父親母親能化去心中的怨氣和芥蒂.

早上六點二十分,童菲枕邊的鬧鍾響了,意味著她該起chuang了.

童菲是睡足了8時的,但畢竟是孕婦,嗜睡嘛,所以還是有些沒睡飽,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伸手按了按鬧鍾,可還沒立刻起來.

"唔……好想再睡一會兒……"童菲含糊地低喃,慵懶地翻了個身.

身邊的男人也醒了,長臂一伸,將她摟在懷里,愛憐地在她額頭落下一吻,輕聲:"你睡吧,我起chuang去給爸爸泡茶."

杜橙溫暖的聲線有著安撫人心的作用,就像是一大早給人喝下一口提神的雞湯,讓睡眼朦朧的童菲又清醒了幾分.

"別……還是我去吧,不然爸爸會不高興的,你忘了前天就因為我多睡了一會兒沒起來泡茶,你去幫我泡了,爸爸還你太慣著我……"童菲聲嘟噥,圓乎乎的臉蛋泛著可愛的粉,看上去又白又嫩,嬌憨的樣子十分惹人愛憐.

杜橙心里一疼,忍不住歎息一聲,歉意地:"老婆,對不起,讓你受委屈了……我爸爸他這就是瞎折騰,我得找個機會跟爸爸談談才行,你是孕婦,總是起這麼早,太沒天理了……"

童菲聞,臉上露出欣慰的微笑,心里暖烘烘的,其實她對這件事並沒有怨,但杜橙心疼她,她會感到很窩心,很甜蜜,被自己心愛的男人疼惜,是件幸福的事.

童菲將臉貼在他的胸膛,聽著他的心跳聲,感受著這個寬厚溫暖的懷抱所帶來的安全感,她的心很踏實,甯靜,話的語氣也不由得柔和:"老公……我這才開始做幾天呢,這麼快就去跟爸,只怕他還會覺得我們是不尊重他.我是你老婆,是杜家的兒媳婦,孝敬公婆也是應該的.只是要我早上起來泡茶而已,這麼簡單的事如果我都推三推四,那確實是顯得太嬌氣了.沒事的,你放心,我泡完茶再回來睡一會兒就好,你繼續睡吧,今天你休假,可以睡懶覺."

這一番辭,展現出了童菲的通達理,她沒有因為杜橙對她的疼愛就持*生嬌,她依然是本著和睦相處的原則在做事,這都是因為她愛杜橙,自然也愛屋及烏地愛他的家人.

"童菲,你真是全天下最好的老婆!"杜橙眉開眼笑的,著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童菲沒好氣地白他一眼,笑罵道:"你真是越來越油腔滑調了,不知道跟誰學的!"

嘴上這麼,可心里卻是甜啊,沒有哪個女人會不喜歡聽自己老公這麼的.

杜橙細長的眉眼一挑,俊臉一片得意:"當然是跟晏少學的,他現在哄老婆的技術可是爐火純青了,我也不能輸給他,是吧.讓老婆開開心心,那是身為男人最光榮的事,對吧,我親愛的老婆?"

看著眼前這張燦爛又親切的俊臉,童菲就跟喝了蜜糖似的,心大好,精神也為之一振,感覺渾身都是勁,起來泡個茶,根本不算什麼事兒.

"好啦好啦,知道你和晏少現在都一個德行,成天就是甜蜜語的,不過……只要是發自內心的話,我都愛聽."童菲不由自主地微揚起嘴角,懷著輕松愉快的心起chuang了.

愛的力量真是很神奇的,剛才童菲醒來時感到人還很困乏,實話心里也是有那麼一點點的無奈,可現在跟杜橙聊了幾分鍾就覺得緒好了很多,甜滋滋的,困意無形中消減了不少.

像童菲這樣乖巧懂事,甯願自己受點委屈都不會鬧,這反而是會得到杜橙對她更多的疼愛,假如她儀仗著杜橙對她的好,將之變為她對抗公婆的武器,那麼,這個家里將會有更多的矛盾發生.幸好童菲並不是這樣的人,這也是杜橙之所以會更愛她的原因.

解決問題,而不是去制造更多的問題.這就是童菲的想法.所以她能忍,為了有一天得到公婆的認可,她會努力堅持,不會輕放棄.能夠與杜橙成為夫妻,兩人能相親相愛,已經是她最大的幸運了,其他的事就當作是生活的考驗,有杜橙的愛和支持,她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童菲端著茶杯去花園的時候,杜澤濤已經在那里了.

天還只是蒙蒙亮,花園里點著淡淡柔和的燈光,杜澤濤穿著純白色的運動服,聚精會神地在打太極拳.

童菲將茶杯放在桌子上,輕輕地對著前方不遠處的身影:"爸,茶泡好了."

杜澤濤像是沒聽到,繼續打太極,慢悠悠的動作,目不斜視,看上去挺專注的樣子.

童菲只是禮貌性地一聲,她也知道杜澤濤不會回答她的.前幾天泡茶時杜澤濤都沒跟她過話,態度冷淡.

這若換做別人,只怕是會感到很傷面子,會在老公面前去大吐苦水.但童菲沒有.她不是那麼脆弱和心眼的人,更不是一點芝麻蒜皮的事就要去跟杜橙告狀的.她最希望的是這個家能和諧相處,要做到這點,首先自己就要懷著一顆包容和大度的心.

想想也是的,一個家里,一家人生活了二三十年有余,突然有一天多了一個人加入這個世界,那麼原來的家庭成員當然是會有些不適應的,甚至產生排斥,這都是很正常的現象.需要的就是大家去磨合,去慢慢地接受對方.

童菲的事做完了,茶已送到,她可以回房繼續休息一下,可就在她轉身之際,身後卻傳來了杜澤濤低沉的聲音……

"慢著."

淡淡的兩個字,隱含著一股威嚴與冷冽,這或許跟杜澤濤長期居于高位有關……當院長的人嘛.

童菲停下了腳步,略顯愕然地回頭,見杜澤濤已在桌邊坐下來了.

童菲不禁納悶兒,他是有什麼事要嗎?前幾次都是一個字不搭理,現在卻又主動叫住她.

盡管心中詫異,但童菲還是恭恭敬敬地:"爸,您有事叫我?"

杜澤濤沒有立刻回答,抬手將鼻梁上的眼鏡取下來,然後才慢吞吞地揭開茶杯的蓋子,輕輕地喝上一口.

"昨天你泡的茶淡了些,今天你是不是多加了茶葉?可這量又過于多了,太濃.下次注意點."杜澤濤漫不經心地著,像是一點都沒覺得自己很挑剔.

"……"童菲一時語塞,想著昨天在吃完飯時杜澤濤才她早上泡的茶太淡,因此今天她就多加了一點茶葉,可他又太濃.是真的濃了,還是他故意這麼的呢?

童菲垂著眉眼,微微點頭:"知道了,明天會比今天少放些茶葉的."

她平靜的語氣,一點都沒有杜澤濤預期中的不耐煩,也沒反駁他的話.

杜澤濤深不見底的眼眸里快速閃過一抹訝色,隨即狀似不經意地問:"這幾天你都很早起來為我泡茶,有沒有覺得跟委屈,很不服氣?有沒有覺得杜家在刁難你?"

童菲心頭一緊,想不到杜澤濤竟會突然這麼問……問得好犀利好尖銳,他還真不覺得尷尬麼?

童菲的詫異只是兩秒鍾就淡去了,她依舊鎮定自若,清澈的眼神在晨曦的薄暮中顯得格外明亮,圓潤的臉蛋露出的微笑淡雅如菊:"爸,實話實,一開始那兩天我確實感覺有點委屈,可現在不會那麼想了.因為……我相信爸爸您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您該看到我很努力地想要當好杜家的媳婦,而這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不是空口白話就行,是需要有行動來服的.而每天為爸爸您泡茶,就是我表現誠意的途徑之一,泡茶這樣輕松簡單的事如果我都做不好,那我自己都會鄙視自己的.我會繼續努力,爭取能泡出讓爸爸您滿意的茶."

不溫不火,不卑不亢,淡定從容,溫柔親切卻又不失她自己的風范,這就是童菲此刻給杜澤濤的感覺.

光線不是特別亮,所以看不清楚杜澤濤此刻眼中那閃爍的驚訝和幾分隱約的贊歎之色.拋開一些偏見不,光論童菲這一番回答,杜澤濤是很滿意的,有點出乎意料的是童菲竟能如此鎮定而大氣,有耐心,有胸襟,不是一個家子氣的女人.

但這一點發現,還不足以讓杜澤濤立刻對童菲改觀.所謂偏見就是一種比較固執的念頭,要想改變,是需要時間去磨合的.不過值得欣喜的是,至少杜澤濤心底對童菲的嫌惡,在開始有一絲動搖的跡象.

杜澤濤沒有多什麼,繼續打太極拳.童菲回房間休息去了,杜橙還在等著她呢.

一踏進房間門就聞到一股奶香味,原來是杜橙已經將牛奶和三明治准備好了,這是童菲的早餐,她可以不用去樓下吃.

杜橙摟著童菲的肩膀,溫潤的笑意布滿這張清俊的臉:"老婆,辛苦啦,快來一起吃早餐."

"老公你怎麼不多睡一會兒就起來了?"

杜橙笑意更深了,湊近她耳畔,故意將呼吸的熱氣噴薄在她潤白的耳廓,惹得她忍不住輕顫……"別使壞……"童菲嬌嗔地呢喃,感覺半邊身子好像都麻了一樣.

杜橙就是想逗她,圈住她圓圓的腰身,笑得有點邪氣:"我起來就是為了吃早餐啊,咱們吃飽了才有力氣嘛,有力氣才能……"後邊的話,他沒有繼續,只是沖她擠眉弄眼,眼底那跳動的暗火已經明了一切.

童菲的臉一下子就了,被他這充滿渴望的眼神給攪得心神蕩漾……別看她是女漢子,但在面對夫妻間的事的時候,她就會不由自主地害羞,心跳加速.

"你太壞了,一大早的就在胡思亂想!"童菲瞪了他一眼,低頭喝牛奶.

杜橙可不覺得害臊,脖子一梗,很是認真地:"我們是夫妻,這怎麼算是胡思亂想呢,這明我對你的愛是滔滔不絕綿綿不斷的,老婆,你不會忍心拒絕我吧?"

這貨故意裝出很可憐的架勢,話的語氣都帶著祈求,細聽還有點撒嬌的嫌疑,差點把童菲給嗆到了.

"咳咳……你……你快吃吧,不餓嗎……吃完……吃完再."童菲最後那幾個字得很輕,還帶著絲絲輕顫,可見她也是被杜橙撩撥起了什麼.

杜橙眼睛一亮,知道有戲,立刻眉開眼笑地坐在童菲身邊吃起來.

"老婆,別擔心,醫生過了,胎兒很穩定……那個……我們只要心點,是沒問題的."這家伙不老實的手還在揩油.

于是乎,完早餐之後這房間里便是一片暖洋洋的春天了,夫妻倆溫存溫存,即使老婆在懷孕中,兩人在某方面依舊是十分和諧和幸福的.

童菲和杜橙的感在婚後越發深厚了,並沒有因為她懷孕而影響什麼.杜橙潔身自好,更不會在這種時候出去花天酒地,他每天除了上班就是在家,要麼就是帶著童菲出去走走,很少跟朋友出去玩了,除非是有特殊況.

童菲是幸運的,遇到杜橙這麼一個負責任又顧家的男人,愛她疼她,讓她收獲了一份美好的愛.以前她總是羨慕水菡,現在她不用羨慕了,她也有了值得向全世界炫耀的幸福.只等來年三月,寶寶出世,這個家,就算是完整了,她的人生也會變得更加圓滿……

======呆萌分割線======

愛這東西就像個頑皮的孩子,誰都不知道他會藏在哪個角落等著你去發掘.有時候會主動出現在你面前,有時候卻又東躲西臧地讓你陷入茫然的等待.

蜀香味餐廳今晚又迎來了一位老熟客,一進來就直奔角落窗邊的位子,依舊是他一個人,依舊是點名要吃某人炒的菜.

秋霞過來為梵狄點餐的時候,那眼神可是複雜到了極點.癡迷于梵狄這副帥到人神共憤的臉,卻又十分不解梵狄為何又是要吃穎炒的菜?對穎的嫉妒又滋長了.

不僅是秋霞,就連收銀台的豔也是一副不甘心的樣子,心想那個丑八怪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shi運,怎麼就能讓這樣一位美如天神帥到讓人想尖叫的帥哥迷上她炒的菜?

梵狄今天點的菜不是回鍋肉了,換成水煮牛肉和宮保雞丁.

這些菜都是以前穎做過給梵狄吃的,他喜歡吃,可就是從來沒告訴過她.穎還在梵氏公館的時候,每次給梵狄做飯,他都是酷酷的不肯到底菜好不好吃,也從不會誇穎一句,但實際上他早就習慣了吃她做的飯菜,習慣了那些味道.

梵狄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還要來這里吃飯,為什麼還要期待能吃到像穎炒的味道.這是對往事的一種追憶嗎?是在自欺欺人嗎?他不想去追究,只是因為想吃,所以來了.

穎最近在廚房里的工作還是會以洗碗為主的,因為老板還沒請到人來代替洗碗工的位置,穎暫時還得辛苦一點.但有吳師傅悉心傳授廚藝,穎的日子過得充實些了,覺得辛苦也是值得的.

穎也不笨,今天梵狄又來吃飯,還指明要她炒菜,她就覺得不對勁了,警覺是不是自己炒的菜讓梵狄想到了什麼.

這回難得穎聰明了一下,所以她故意將宮保雞丁和水煮牛肉的這兩道做了一點變化,跟她以前的習慣做法有了差別,出來的味道當然就不一樣了,並且還特意用了黃瓜來做水煮牛肉的打底菜,而梵狄最喜歡吃的是用青筍做水煮牛肉的打底.這一點,穎知道,可她就是偏不這麼做.她不能冒險,萬一被梵狄看出破綻,她就不能在這里工作下去了.

果然,梵狄今天有些失望,兩道菜沒有吃多少,飯也只扒了幾口,興致缺缺地買單了.

秋霞見梵狄臉色不太好,她懷著一種幸災樂禍的心問:"您……吃得還滿意嗎?這菜還合胃口吧?"

梵狄淡漠的表略一愣,不答反問:"做菜的人是你們這里的廚師嗎?叫什麼名字?"

秋霞扁扁嘴,對梵狄問穎的名字,秋霞十分不屑,心里無數遍地罵著"丑八怪",但表面上還是挺客氣地:"炒菜那個人是洗碗工,叫木凡."

木凡?乍一聽好像是男孩子的名字.這是穎為自己的化名.

梵狄沒有再追問,買單給錢就走人,只是在秋霞找錢過來給他的時候,他又了句:"今天這兩道菜……不怎麼樣."

這種時候的,不怎麼樣就是等于在不好吃.

秋霞一聽,心里笑得更歡騰了……哈哈,一定要告訴吳師傅,還有那個丑八怪木凡,哼,看她還有什麼可得意的,客人不喜歡吃她做的菜了!

梵狄走後,不到五分鍾,餐廳里的員工就都知道了這件事,都在嘲笑穎,都認為梵狄下次再來就不會指明要吃穎炒的菜了.

就連穎自己也這麼認為.而這正是她的目的.雖然心酸,可為了不讓自己暴露,她只能這麼做.

但命運的糾纏又豈能如此輕易?誰都想不到,只隔了一天,梵狄又來了,並且,出人意料的是,他又指明要那位"木凡"為他炒菜.

穎郁悶了,吳師傅高興了,秋霞等其他人卻又更加嫉恨與好奇,究竟這是哪里搭錯線了嗎?那位帥得不像話的客人,改不會是腦子有毛病吧?

梵狄剛點了菜,坐下來還不到十分鍾,餐廳里進來了一個女人,直接走到了他所在的那一桌……是洛琪珊!

"梵狄,我總算是找到你了,你怎麼不接我電話啊?我爸媽叫你今天來我家吃飯,在等著我們回去呢!"洛琪珊一雙美目里含著幾分不悅,她是打聽到梵狄最近經常來這里吃飯,不然還真找不到人.

上篇:續:我們是不是認識?     下篇:續:知道他快要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