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知道他快要結婚了  
   
續:知道他快要結婚了

一個普通的餐廳突然出現了一對令人矚目的年輕男女,猶如是天降兩座寶石山一般發光發亮,一下子就吸引了大部分的視線,這架勢有點像某明星光顧店的景.

梵狄選的座位位置不錯,靠窗,清靜,但如今多了一個洛琪珊,還要叫他去洛家吃飯,頓時就讓梵狄的心受到了影響,精美如畫的面容岑冷淡漠.

"洛琪珊,你應該明白,像吃飯這種事最好是提前幾天告訴我的."梵狄淡然的語氣透著一絲疏離,換做別的女人只怕是當場就要羞憤而去了.這哪里像是未婚夫妻間的談話,純屬公式化的口吻,虧得洛琪珊還受得了.

洛琪珊對于梵狄這脾氣算是比較熟悉的了,早有預料他會是這種態度,她也不生氣,只是以一種不屈不撓的口氣:"梵狄,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邀請你一起吃飯,還有我爸媽在等著我們,你給個面子行不行?我們當初可是好的,雖然結婚之後互不干涉,但至少有需要的時候就配合一下對方.你一個大老爺兒,不會話不算數吧?"

洛琪珊微微上挑的眼角噙著笑意,略顯張揚與自信,還有一股火辣的味道,她不卑躬屈膝地祈求,她有自己的驕傲,她用自己與梵狄之間的協議來服他,也算是夠坦白的了.

梵狄不置可否,夾著香煙的手湊到唇邊,輕輕地吸上一口,慢悠悠地吐出灰白的煙霧,整個動作都是那麼優雅自在,透著蠱惑的慵懶,縱是洛琪珊這種見帥哥猶如過江之鯽那麼多的女人,也不禁要為眼前這男人的絕世風采所著迷.無論從整體還是側面正面任何角度,看梵狄都是那麼賞心悅目,仿佛永遠都看不夠,而他眉宇間隱含著的一絲落寞孤清,更是像罌.粟般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梵狄深不見底的黑眸里閃爍著縷縷暗芒,如X光線似的透視眼神落在洛琪珊臉上:"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理由要我去?真的只是你跟你父母在場嗎?"

洛琪珊心里咯噔一下,眉梢不經意動了動,這細微的動作正是明,梵狄猜對了,確實,這頓飯是有點特殊的目的.

洛琪珊眼中的訝異一閃而逝,干脆地:"是,你對了,這次的確不是普通的家宴,也不是在我家住所,是在大凱旋酒店,我三姨媽一家也在,是聽我快要結婚了,所以從國外專程趕回來的,想提前看看你.如果連一頓飯都請不到你的話,我們家會很沒面子的."

這才是實話,卻也是有可原.親戚之間有時候暗里會存在一些微妙的東西,若洛琪珊今天不能將梵狄請去吃飯,最沒面子的不是她父母,而是她自己.

梵狄能聽出來,這個女人有一點焦急,比起平時的冷靜理智,她好像多了幾分緊張.看來,洛琪珊與她的三姨媽一家子,興許還有些特別的內,所以今天她才會追到這里來找他.

梵狄確實很講信義二字,他跟洛琪珊之前的協議,他記得很清楚,所以在這個時候,他雖然是還惦記著這兒的菜,但也只能下次再來了.

"約的幾點?"

"7點."

"嗯,現在才六點二十,不急."梵狄漫不經心地著,一邊還伸手去拆面前的餐具.

洛琪珊不由得一愣,他不是答應去了嗎,怎麼難道還要先吃了再走?

洛琪珊姣美如出水芙蓉一般的容顏,此刻有一絲尷尬,但很快也就釋然……算了吧,他能答應,已經是給她面子了,既然他想要吃一點再過去,那她就陪著.

"服務員,再拿一副碗筷."洛琪珊一招手,看樣子是要跟梵狄學了,先吃點墊肚子再走.

正好,這時上菜了,是梵狄點的一道辣子雞.

香噴噴的味道令人垂涎欲滴,豔豔的干辣椒看著就能刺激人的味蕾,令人感覺瞬間胃口大開,不由得食指大動.

梵狄是吃的行家,所選擇的餐廳也是非同凡響的,哪怕是一道人人皆知的菜式,這里的廚師也絕不會敷衍了事.這是梵狄在這里吃了幾次之後得出的一個感受.

洛琪珊其實也來這兒吃過好幾次,她家就是開酒店的,餐飲方面當然也兼顧著,她是在那樣的家庭里長大,對于吃,她更是比一般人更加挑剔並且了解得多.

先觀察再聞,然後再拿起筷子嘗嘗.洛琪珊臉上露出的驚喜:"嗯……不錯,是川產的上等辣椒,川產的大袍花椒,並且這雞還是土雞,內鮮肥美,入口酥脆,麻辣適中,咸淡也剛剛好……"

一連串的評價,也是贊美,不僅是對廚師的肯定,同時也表現出了洛琪珊對美食的研究,不只是吃而已,還懂這菜究竟好在哪里.很多人在吃東西時就是知道好吃,但不出個所以然來,但洛琪珊竟然吃一口就能嘗出這道菜里的辣椒和花椒是出自四川原產的.

梵狄當然也吃得出來了,但他略顯訝然的是,洛琪珊居然也對吃的這麼在行?

能有人跟自己一樣的喜歡吃,懂吃,這感覺很像是久違的老朋友坐在了一塊兒.

只不過洛琪珊沒有看到梵狄臉上露出喜色,他淡淡的表看不出緒.實際上梵狄是在細細地品位著這道菜,表面上波瀾不驚,可心里是有著驚喜的……驚喜的原因是這道菜實在做得很好,火候把握得相當到位,多一分嫌焦,少一分則可能不熟,而這做菜的人恰到好處的火候,將雞肉最大限度的美味給保留了,混合著辣椒花椒等佐料在一塊兒,鮮美得讓人吞口水.

這盤菜,當然也是梵狄特別指定要穎炒的,但是,話由秋霞傳進廚房去,最先不是到了穎那里,而是到了吳師傅的耳朵.

吳師傅只叫穎做一道辣子雞,可沒是客人指定要點的菜.不是吳師傅故意不,他也是忙暈了頭,一下子忘記了,而穎遵從師傅的吩咐炒菜,她不會知道這是有客人特意點的.

這麼一來,她不知道梵狄就坐在外邊,只專心忙活去了.而這道辣子雞,梵狄吃到的是跟以前吃穎做的有所不同.這道菜更加夠味,火候更精准,更具有專業的水平……那是當然了,有吳師傅的教導,加上穎自己本身在烹飪方面有基礎,學起來事半功倍,進步是顯而易見的.有師傅在旁親自指導她,現場教學,她領悟的東西更多更快,這道菜即是滿足客人的需求,更是吳師傅臨時布置給穎的作業,她完成得相當出色.

以前在梵氏公館,穎也曾炒過辣子雞給梵狄吃,但那時所用的佐料與現在有所不同,花椒不是川產大袍,這出來的味道就有差別了.加上穎那時對這道菜的技術掌握只能算一般,現在卻是因吳師傅的現場指導而有了一個質的飛躍,所以能毫無懸念地征服梵狄和洛琪珊的胃.

梵狄此刻正在品著美味,他心里已經不會再去糾結這菜到底味道像不像曾經穎炒的.他只知道自己喜歡吃就行,對于那位炒菜的"口罩女",他心底竟湧起一絲淡淡的感激……自從穎走了之後,他就沒有再吃到過這麼合口味的家常菜了,他喜歡吃辣,尤其是喜歡吃川湘菜,意外的是除了穎能讓他的胃服服帖帖之外,這間店的廚師也能做到.

"口罩女"雖然人怪怪的,不過手藝還不錯……梵狄這麼想著,嘴角無意識地勾起一抹淡淡微笑的弧度,魅惑無邊,將洛琪珊看得一呆.

"梵狄,你在笑?"洛琪珊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好奇地問.她認識梵狄以來,就沒有一次是見他發自內心的笑過,但現在,是她眼花嗎?他剛才的笑容雖然很淺,卻有種溫潤的味道,這是她從未見過的.

她這麼一,梵狄臉上的線條瞬間就繃緊了,笑容消失不見,只剩下慣有的一片清冷.

洛琪珊不再追問,識趣地轉移了話題:"嘗過你點的菜了,我們也該走了,只有二十五分鍾的時間就到7點."

梵狄放下筷子,沖著服務員喊了一聲:"買單,打包!"

"打包?"洛琪珊禁不住嘴角抽了抽,她真的有點驚奇,梵狄吃飯還會打包?若不是親眼看到,她不會相信.

如梵狄那樣的身份也會打包,洛琪珊對這個男人又有了另一種認識……自己眼光不錯,他的優點以後有的是時間好好發掘.

秋霞和另一個服務員都在忙著,聽梵狄要買單打包,秋霞趕緊地跑到廚房門口喊:"林凡,7號桌的客人要打包!"

林凡,就是穎的化名.幫客人打包這種事,穎做得多了,很熟練.當即也沒多想,忙不迭地去拿餐盒了.

當穎拿著餐盒走到7號桌時,才知道這要打包的客人竟是梵狄!

倉惶之中難掩眼底的驚慌,穎暗暗叫苦,只得硬著頭皮上了.默默地為梵狄將那一盤辣子雞裝進餐盒,可她的眼睛卻不聽使喚地瞄了瞄洛琪珊……好漂亮的女人!

她在看洛琪珊,梵狄卻在看她.

梵狄是詫異,這"口罩女"是餐廳里做什麼的?那天有人她是洗碗工,可她又能炒得一手好吃的菜,現在又來負責打包,敢是打雜的吧……一個打雜的也能炒出那麼好吃的菜,真讓人贊歎加感慨.

梵狄的目光就像是兩道閃電落在穎身上,穎感覺自己兩腳都在抖,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可偏在她緊張萬分時,洛琪珊又冒出一句……

"梵狄,你這麼喜歡吃這道辣子雞,那要不要在我們婚宴上也加上這道菜?"洛琪珊是看梵狄要打包,猜想他定是十分喜歡的了,由此一,也是她在乎梵狄的表現.

梵狄微微一蹙眉,還沒來得及回答,只聽"啪——!"一聲脆響,穎手里的盤子摔在地上,碎了……

清脆的響聲驚醒了處于呆滯中的穎,下一秒,她已經飛快地蹲下身子去撿碎片……這是一種慌亂到極致痛心到極致時所做出的反應,笨拙的反應結果就是劃傷自己的手指.

豔過來了,臉色很難看,但礙于客人在,她沒有開罵,只是將穎從地上拽了起來,甩開……

"真沒用,打包都能把盤子打碎!"豔低聲咕嚕著,手上卻不停,將餐盒包起來放到袋子里,沖梵狄賠笑道:"您的菜,拿好……慢走啊,心點別踩到地上的碎片."

梵狄沒搭理豔,他低頭看著地上的碎片,其中一片上邊還有鮮的血跡……一定是剛才"口罩女"被傷到手了."真是太不心了,打碎了盤子就拿掃帚來嘛,何苦自己用手去撿."梵狄心里在默念,一絲絲隱約的憐憫油然而生.或許因為每次來都是吃她炒的菜,所以對于她,他會有種不清道不明的關注.

這一失神之間,洛琪珊已經將打包好的辣子雞接過去,大膽地挽住了梵狄的胳膊,爽快地:"走吧,我們得快些才不會遲到."

男俊女俏,就連背影都是那麼賞心悅目.穎躲在角落遠遠地看著,一點都感覺不到指尖的疼痛,她的注意力全都在梵狄身上,腦子里不斷回響著的就是那個女人所的話……

梵狄,他要結婚了.他身邊的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

這兩句話好比是兩把巨型重錘,狠狠地敲打著穎的心,將那原本就不曾愈合的傷口再一次敲得稀巴爛.

淚水不知不覺模糊了雙眼,滾燙著從眼眶滑落然後變得冰冷,死死咬著唇,不讓自己哭出聲,可是巨大的悲傷卻堆積在身體里找不到出口,無邊無際的痛楚帶著摧枯拉朽的力量席卷了她的理智.此時此刻,她才明白,無論經曆多少非人的痛苦和折磨,她這顆心都無法停止對梵狄的愛!

是愛,是愛呀!喜歡,只是一種容易消失的心,但愛,卻是融進骨子里的東西.對梵狄,穎早就是愛到心坎兒上去了.

盡管她苦苦隱藏,逼著自己要忘記,逼著去逃避,但殘酷的現實就是這樣,在她拼命想要跟過去再見,拼命想要斬斷絲時,卻聽到了他快要結婚的消息,這是一顆炸彈,炸出來的,是她內心最真實的聲音——她還愛著他,聽到這消息,她痛得好像要死掉一樣!

就是這樣的痛,讓她清晰地認識到了,原來,她從不曾走出過心的泥沼,從開始愛上他那一刻起,她的心就不屬于自己了.愛了收不回,這是多少善男信女的悲哀.

只有那樣完美的女人才配得上梵狄吧,活脫脫的女神,她拿什麼去跟人家比?就她這副尊榮,梵狄見了會是什麼表?莫是別人,就是她自己都不想照鏡子,照一次就等于是一次對心的凌遲.

穎手指上的血滴到衣服上,地上,而她站在角落里呆若木雞,好像魂兒隨著梵狄而去了.

肩膀上出現一只黝黑的大手,吳師傅慈祥的聲音響在耳際:"傻丫頭,怎麼又把自己弄傷了."

一聲心疼的歎息,將穎的心神拉了回來,淚眼發,想掩飾都來不及,全都被師傅看到了.

"我……我……只是……疼……"穎抬起自己受傷的手指,意思是想因為傷口痛才會哭的.

但這麼蹩腳的話,怎瞞得過吳師傅.

"去處理一下傷口."吳師傅只丟下這句話就轉身進去廚房了,他還忙著,走不開,沒時間多耽擱.

穎略帶歉意的目光看著師傅的背影,心里默默念著對不起……師傅,不是我故意要撒謊,是我有些事不能……不能.

穎知道師傅關心她,將她當女兒一樣,可她和梵狄的事,是她最大的秘密,她不能輕易對人講.

梵狄和洛琪珊離開餐廳去酒店了,那里還有洛家人在等著.他不會知道有一個女人在他走了之後哭得多慘,不會知道他的婚事會成為穎最傷心的事.那一地的碎片,像極了她破碎不堪的心.

從普通餐館到五星級大酒店高檔餐廳,這一轉換,梵狄整個人的氣勢也在不知不覺中悄然改變.

在餐館里,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顧客,低調,淡然.但是在洛家人面前,他需要恢複到平常的自己,因為,這時候他代表的是梵氏家族,而不僅僅是他自己.

富麗堂皇的"大凱旋"酒店,一走進去就能感受到尊貴與品位何在,位于十二樓中餐廳更是顯得華麗大氣,環境幽雅,在這里用餐,確實不失為一種享受.

包間里,坐著洛琪珊的父母和她的三姨媽和表妹,大家討論的話題當然也是離不開洛琪珊與梵狄的婚事了.

兩人進來就聽到了一陣歡聲笑語,看樣子氣氛還不錯,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洛父洛母是見過梵狄的,對他很滿意.見他到來,立刻熱地招呼著,從他們的態度就能看出,對這女婿,他們已經當成是自己辦個兒子了.

這種場合,梵狄沒有絲毫不自在,應付自如,優雅大方而又不失梵氏家族的風范.洛琪珊為梵狄介紹了她的三姨媽和表妹,當到她表妹的名字時,梵狄的臉色微微變了變……陸哲薇?

洛琪珊的表妹叫陸哲薇?竟然是跟陸哲浩只相差一個字?不會這麼巧吧?

但,事實就是這麼巧.洛琪珊的三姨媽就是陸哲浩的母親.

梵狄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放在桌子下邊的一只手卻緊緊地攥住了洛琪珊的手腕,捏得她幾乎當場呼痛!

洛琪珊忍著疼痛看向梵狄,在父母略顯詫異的目光中,洛琪珊湊近了梵狄,依偎在他身上,佯裝嬌笑著跟他悄悄話,實際上她已經痛得快忍不住了:"梵狄,我姨媽沒其他意思,只是來想看看我們……你別激動,先放開我再……"她得很聲,只有梵狄才聽得到,其他人還以為這兩人在著甜蜜的話.

梵狄漆黑的墨眸里閃過一道凌厲的光線,放開了洛琪珊,隨即恢複常態,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但是,真能如此麼?

陸哲浩的直系親屬,他的母親,妹妹,就坐在這桌上,一起吃飯喝酒聊天,他這個罪魁禍首雖然死了,可在梵狄心里,那是永遠的結,無解的結.盡管他知道應該保持基本的禮儀,但天生骨子就有著桀驁的因子,他不會因為要顧及著洛家而勉強自己跟陸哲浩的母親和妹妹一塊兒吃完這頓飯.這是觸到他的底線了……

陸哲浩的母親和妹妹對梵狄贊不絕口,大誇洛琪珊有眼光,羨慕洛家夫妻找了這個好的一個女婿,可這些都不能留住梵狄了.在開席之後二十分鍾,梵狄的手機響了……當然,這是一個伎倆而已,是山鷹打來的,梵狄就有了充分的理由離開,洛家人也不便強留,只能把不悅憋在心里.

他是今天的主角,他一走,這氣氛頓時冷清了下來,洛琪珊有種直覺,留不住他了,只能讓他走,而剩下的飯局就由她來撐著.

這頓飯,梵狄吃了二十分鍾,已經算是他忍耐的極限了,他不能允許自己繼續跟陸哲浩的家人一起有有笑地吃吃喝喝,他會覺得太對不起穎了.

一路悶悶不樂地回到梵氏公館,梵狄還帶著那一包辣子雞……這就當是今晚的宵夜了,正好他肚子還餓著.

梵狄的臥室跟豆子的房間相鄰,他坐在窗前吃著辣子雞,隔壁豆子在做作業,兩個房間的窗戶望出去是同一片地方……黑漆漆一片,對面是一排樹木.

然而,誰都不知道,在那一排樹木後邊,藏著一個瘦的身影,正一跳一跳地往這邊張望……

"真是的,得找塊石頭墊著才行,就差一點能看到弟弟了!"穎緊張又期待,彎著腰四下找石頭.

穎今晚終于做了一件想了很久的事……偷偷來看弟弟!【這章6千字!】

上篇:續:炒菜那個人叫什麼名字?(6千)     下篇:續:被他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