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被他抓到!  
   
續:被他抓到!

柔黃的燈光下,男人在吃著打包回來的辣子雞,吃得津津有味的,旁邊還有一瓶剛開不久的香檳.

一個人吃著美食,一個人喝著酒,一個人欣賞窗外的月色,一個人聽著音箱里放出來的提琴音樂聲,一個人對著空氣……

以往,穎還在,這時候她會為梵狄准備一杯鮮榨的果汁.或是西瓜汁,菠蘿汁,桃汁……總之,她是不會在宵夜時給梵狄喝酒的.平時的飲食她也很注意,盡量會讓梵狄喝鮮榨果汁或豆漿,而不是給他酒.她像個啰嗦的管家婆,不管梵狄多麼不耐煩,她都會鍥而不舍地堅持.

如果穎在,一定會讓梵狄將手中的煙滅了,會吃東西時又抽煙又喝酒的,很影響對美食的味覺感受……

她的一顰一笑,宛如是在昨天,卻又那麼遙不可及.習慣,真是件可怕的東西,梵狄以前習慣了穎在身邊嘮叨,現在,她出事已經有好些日子了,他要回到最初清清靜靜的時候,又似乎不是那麼容易.

坐在窗前,梵狄時而往往夜空,時而喝口酒,配著這鮮美的辣子雞,他覺得比在洛家的"大凱旋"酒店里吃得舒服多了.

穎隱藏在對面的樹木後邊,她要看弟弟,當然也無可避免地會看到梵狄.

穎很奇怪,為什麼梵狄這麼早就回來了?他不是跟未婚妻在一起嗎,怎麼還會一個人回梵氏公館,並且還在吃東西?難道他沒吃飯就回來了?

一連串的問號在穎腦子里,她意外會見到梵狄,但見到了又是一陣難的心痛.他快要結婚了,這事實,如一顆鋼針紮在了穎心上.

腳下這塊石頭是穎從旁邊搬來的,有點,她只夠一只腳站在上邊.扶著粗壯的樹干,翹首望著前方的房子,那亮著燈的地方就是豆子和梵狄所在.

豆子在做作業,他很用功,很自覺,根本不需要梵狄為他操心.他珍惜這得來不易的上學機會,他的心靈里對自己是有著嚴格要求的.但是,豆子畢竟只是十歲的孩子,姐姐出事,離開了他,這件事對他來是相當嚴重的打擊,以至于在那之後,豆子的功課就大不如前了.

上課沒辦法集中精力,老師講的很多東西他聽不進去,總是會走神,總是處在一種悲傷低落的緒里.這麼一來,他的學業就跟以前是截然不同兩回事.以前是能舉一反三,現在卻是事倍功半.

他在認真做作業,可就是怎麼都解不出這道題.皺著眉頭,以手托腮,呆滯好半晌了,眼睛一直都盯著寫字台上的相框,那里邊放的是一張照片,是豆子和穎,梵狄,三人的合照.

穎遠遠望去能看到弟弟,她的心此刻十分複雜,好想能立刻沖過去抱著弟弟,可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處境,她的腳就像是灌了鉛一樣無法挪動.

穎緊緊咬著唇,強忍著哭聲,可眼淚卻止不住地往下滴,心里在哭喊:"弟弟對不起……原諒姐姐的自私……你現在過得好,姐姐就放心了……如果想起姐姐,你會傷心,那就……就不要想起姐姐吧……"

秋寒露重,穎單薄的身子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即使很冷,她都舍不得走開,想要多看一眼.

只是想看豆子嗎?來之前,穎確實是這麼想的,因她以為梵狄不會在.可誰想到他居然回來那麼早,見到了他,她如何還能做到無動于衷?

梵狄和豆子的臥室窗戶是並排著的,穎要看豆子,怎麼能不看到梵狄呢.

這個讓她又愛又恨的男人,真是她逃不開的夢魘嗎?他不會知道有個她,在黑暗里凝視著他的一舉一動,他不會知道她的心在滴血,痛到無法呼吸.

梵狄的一盤辣子雞吃完了,一瓶香檳也吃光,微醺的感覺讓他整個人顯得很放松,站起來伸伸懶腰,走進浴室去了.

他要洗澡?

穎能看到浴室的燈亮了,但她是不可能看得到梵狄洗澡的.

大約十分鍾過來,梵狄圍著一條浴巾出來了,這貨也不知今天是怎麼回事,窗戶的窗簾忘記拉了嗎?

削薄的額發凌亂地散下來,還在滴水……晶瑩的水珠順著他的頸脖流過他結實的胸膛,精壯的腰身再淌進腰間的浴巾里……這是一幅令人浮想聯翩的美男圖,讓女人為之尖叫的健美身材,配上他這張猶如油畫般精美的容顏,強烈的視覺沖擊,令人一時間無法移開視線.

穎發誓,她絕不是故意要看的,但這一看之下,只一秒的失神,她的身子就不受控制地歪了,腳下一偏,踩在石頭上的那只腳滑下去了.

穎大驚,慌忙中抱住了樹干,才讓自己穩住沒有摔倒,但這難免會發出一點聲音,她趕緊蹲下,一動不動,連大氣都不敢出……因為她已經看到梵狄在窗前張望了.

"千萬不要發現我……不要發現……不要發現……"穎心里在碎碎念,很後悔自己剛才不心,萬一被梵氏公館的人發現的話,抓住她,那可就完蛋了.

穎看到梵狄在窗前往了一會兒就轉身了,看樣子是沒發現異常,她這才松了口氣,輕拍著胸口,調整著自己狂亂的心跳.

但是當她再抬頭看去時,梵狄的房間燈已經關了,再也看不到里邊的況,並且他還拉上了窗簾.幾秒之後,隔壁豆子的房間里,梵狄出現了,穿著一件睡袍.

"豆子,還在做作業?"梵狄慵懶磁性的聲音在這靜謐的夜晚聽起來格外迷人,就像是一杯陳年的佳釀.

豆子長得虎頭虎腦的,聞,這家伙撓撓自己的頭發,聲嘟噥:"有一道題還沒做出來."

瞧豆子一臉認真的表,梵狄陶侃道:"什麼題竟然把聰明的豆子難住了?網上一搜不就出來嗎,怎麼會做不了?"

豆子扁扁嘴,白嫩的臉蛋上露出嚴肅的神:"網上是能搜到答題的詳細程式,但是那不是我腦子里,是別人的東西,我才不要.我要自己想出來怎麼解."

咦,這家伙,真看不出來還挺執拗?

梵狄暗暗點頭,眼中掠過一抹不易察覺的贊賞之色,走過去看了看豆子的作業題.

"我開玩笑的,你做作業確實應該自己去解題而不是靠去網上搜答案來蒙混過關,你子很清醒嘛,不錯不錯.不過……這道題看上去不是很難,怎麼你好像被困住了?"

豆子低下頭,臉上難以掩飾的失落,低聲嘀咕:"我上課沒認真聽老師講,所以就……"

"嗯?"梵狄倏然皺眉,俊臉有那麼一絲沉,但只是稍縱即逝,很快就想到了一種可能.

梵狄的大手撫摸著豆子淺淺的頭發,心里無聲地歎息,眸光變得柔和起來,輕聲:"是不是太想念你姐姐了?"

"嗯……"豆子悶悶地發出聲音,手還忍不住將相框拿過來捧著,望著照片上那熟悉的面孔,他只覺得眼睛又在發酸了.

梵狄怎忍心責怪豆子上課沒認真呢,才十歲大的孩子,失去了最愛的親人,這種心,該是怎樣的悲痛,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愈合這傷口?

梵狄的心很沉重,對豆子的疼愛不由得又加深了幾分.

"你姐姐,她本來就是個很樂觀的人,她最大的願望就是看著你開開心心地長大,如果你姐姐現在在天上正看著我們,那你覺得她會想看到你這麼傷心的樣子嗎?你不是過嗎,你姐姐是天使,就算她離開這個世界,她也會去天堂的……"梵狄輕細語一番話,像是親人在撫慰著豆子,讓這孩子的眼睛里多了些波動.

"阿凡哥,我知道了,我不會讓姐姐失望的."豆子尚顯稚嫩的臉蛋浮現出堅定的微笑,沖著梵狄重重地點頭,然後又埋首于作業題中.

梵狄知道豆子是有所觸動,看到他重拾信心,梵狄心里總算是好過一些.悄悄地退出去,關上房門,不打擾豆子做作業了.

這一幕,都被穎看在眼里,只是由于隔著些距離,她聽不到梵狄和豆子的對話,只能靠著觀望他們的表和唇形來猜測.

看到梵狄和豆子相處得那麼融洽,穎倍感欣慰,今天來這里的目的已達到,她該走了.

舍不得離開,視線像粘了膠水似的,遠遠望著豆子在聚精會神寫作業,穎真想自己能一直都這樣看著弟弟……

她太投入了,渾然沒發覺梵狄房間的燈還是沒亮,按理,他從豆子房間出來之後就是回自己臥室了,但似乎並非如此.

穎已經重新站在了石頭上,依依不舍地看著前方亮燈處,強忍著慟哭,擦干眼淚,默默念著:"弟弟再見……姐姐改天再來看你."

就在穎的那只腳剛剛落地時,驀地,周圍的空氣里出現了詭異的波動,隨之,一條黑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她身後,一縷陰森冷冽的聲音:"敢偷窺梵氏公館,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嗎?"【還有更新】

上篇:續:知道他快要結婚了     下篇:續:摘下你的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