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摘下你的口罩  
   
續:摘下你的口罩

一瞬間,穎有種驚魂出竅的感覺,腦里只有兩個大字——完蛋!

這聲音不是別人,正是梵狄!

穎渾身僵硬,站著一動都不敢動,肩膀上的那只男人的大手就跟烙鐵一樣滾燙,可她分明是感覺到周圍的空氣更加寒冷了,只因梵狄的氣場太過凜冽,讓人仿佛置身在嚴冬一般.

這里的光線陰暗,梵狄沒能立刻看清楚眼前這人是誰,但在他繞到她正面跟前時,模糊中見到一張白白的臉……不是因為膚色,而是因為戴了口罩.

"原來是你?"梵狄岑冷的語氣里透著一絲詫異,他想不到竟會是蜀香味餐廳的那個"口罩女",還以為是什麼人在這兒鬼鬼祟祟的,他才悄悄出來准備抓人看個究竟.梵狄的警惕性是超常的,在他坐在窗戶前吃辣雞的時候就已經觀察著對面,只是直到穎踩著的石頭滑了一下,梵狄才確定對面有人.

其實讓梵狄認出穎的並非是這口罩,而是她身上的一股淡淡的油煙味.她是下班之後就過來的,還沒來得及洗澡,所以身上的油煙味還在,成了梵狄認出她的標志了,他記得這味道.

穎心里哀嚎,這下跑不掉了,怎麼辦?梵狄的手抓得她肩膀很痛,仿佛鐵爪,她的驚慌,在黑夜的掩蓋下,在口罩的遮擋下,還不至于太明顯地暴露在他眼前,可她怎麼都止不住身體的顫抖……

"又不話?你以為這次不話就能完事?當我梵狄是什麼,當梵氏公館是什麼?有膽來偷窺,沒膽話?"梵狄一直抓著穎的肩頭,不讓她動彈半分,此時此刻,他心里閃過無數道念頭,猜測這個女人是來做什麼的.他身為梵氏家族的掌舵人,必須有極高的警惕,有超乎常人的冷酷的心.如果這個口罩女敢不老實,他絕不會手軟.凡是有可能對梵氏公館產生威脅的人和事,都會被他清理掉.

穎死死咬著唇,驚恐的眸瞪著梵狄,一顆心怦怦亂跳,緊張到了極點.但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話的,怕被他聽出聲音.

她的沉默,讓一向冷靜的梵狄心里不由得升騰起一絲怒火,他的緒居然被一個戴口罩的女人影響了,該她厲害還是什麼?

"呵……嘴夠硬的.不過……你覺得我會輕易放過你嗎?今天你出為什麼來這里,來做什麼,你就別想從我手里逃出去."梵狄冷酷無的聲音,比這寒風還要冷,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帶著強烈的壓迫感,仿佛是死神降臨,陰森恐怖之中又充滿了無可抗拒的威壓.

梵狄表面上平靜淡定,可心里卻是有著微微的波瀾……若這女人是有所企圖,她現在的反應也未免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能在他的威壓之下還不肯開口出聲的,她這份意志,夠得上讓他刮目相看了.

穎不是不害怕,而是她不敢開口,她早就心驚膽戰,可她必要要想辦法為自己脫身.在梵狄面前全身而退,這聽起來就跟天方夜譚一樣,可能嗎?

梵狄驀地上前一步,穎驚得後退,但肩膀上的手始終沒有半點松動,她的背靠在了樹干上沒有退路了,他卻緊逼著湊近了她,這張令她魂牽夢縈的俊臉近在咫尺!

一霎間,穎只覺得心跳都停止了,血液凝固,呼吸都幾乎窒息……不,這不是真的吧,他居然……居然靠這麼近,他要干什麼!

穎心里狂喊,驚得魂飛魄散,借著一點微微的亮光,梵狄很滿意看到她此刻眼中的恐慌,至少明她不是真的那麼鎮定,她也在害怕.

她像是掉進獵人坑里的動物,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了,他既然已掌控,就不用急著逼供……況且,逼供的方法很多種,梵狄想到了最適合她的一種.

梵狄邪魅的唇角彎出一絲冷冽的弧度,妖異的黑眸里幽光連閃:"我很好奇,為什麼每次看到你都戴著口罩呢?大晚上的也戴,不覺得悶?"

他灼熱的呼吸帶著些許酒香,噴薄在她臉上,靠得這麼近,這雙深邃的眼,如大海一樣洶湧著可怕的漩渦,仿佛只要你一個不心就會跌進去就會永遠*!

穎急了,腦嗡嗡作響,撞牆的心都有了,周圍的空氣里全是他呼吸里的熱浪,她四肢發軟,腦成了一片漿糊,無法清醒地思考,只能下意識地搖頭.

"什麼,你的意思是你戴著口罩不覺得悶?"梵狄眼底含著一點戲謔,但更多的是冷酷.下一秒,只見他的另一只手在穎面前晃了一下,冷若冰霜地:"你不悶,可我覺得你戴著會很不舒服,不如就摘了!"

話音一落,梵狄的手已經沖著穎的口罩抓來!靠得太近了,穎根本無法躲開,口罩被梵狄扯了下來!

"啊——!"一聲飽含驚恐的高亢得變調的尖叫聲終于沖口而出,在極度的危機之下,穎身體力里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潛能,這一秒,她奇跡般地掙脫了梵狄的禁錮,不顧一切奮力推開他,沒命似地沖向馬路!

"心!"梵狄一聲低吼,眼看著她就只差那麼一絲絲就被那輛車撞到了,這一霎那,梵狄的心竟然莫名的慌張,在車急刹下來的瞬間,他清晰地聽到自己心跳如雷的聲音.

"找死啊!"司機咒罵,沖著馬路邊瘦的身影.

穎在這麼驚險的況下穿過馬路,自己都嚇出了一身冷汗,若是這輛車再慢半秒刹車,只怕她已經……

就是這短短兩秒的耽擱,穎拔腿飛奔,梵狄沖過馬路時,穎已不見了蹤影.如果不是因為有那輛車的出現,梵狄不可能追不上穎的.正應了那句話"馬有失蹄".

梵狄咬牙切齒地望著穎消失的方向,拳頭捏得咯咯作響,心里那個火大啊,口罩女竟然從他手里逃了?這對梵狄來簡直是種恥辱.這麼多年來,他是第一次這麼大意,抓到的人從眼皮地下跑掉,好比是煮熟的鴨飛了,太有損梵老大的光輝形象了.

由于梵狄在扯掉穎口罩時她跑得太快了,加上這邊光線暗,梵狄一時也沒看到她的整個臉長什麼樣.雖然聽到她尖叫了,但那都已經是被嚇到破嘶的聲音,跟穎原本的聲音有太大的不同,就算是豆在場都不會聽出是她.

梵狄這回就等是完敗嘛……一點有用的東西都沒問出來,人還跑了!梵狄的郁悶加憤怒,混合成一股想要將口罩女捏碎的沖動.

但是,如果現在就去將口罩女找出來收拾一頓,那也未免太無趣了……是的,他決定要跟她玩玩這場貓抓老鼠的游戲.白了就是這貨不服氣,剛才失手被穎溜掉,成功挑起了他的怒氣,他不會輕易繞過她,慢慢地收拾她,抓在手中,這才能解氣……

"老大……老大……我來啦!"山鷹屁顛屁顛地跑過來,還有點喘,眼巴巴地望著梵狄:"老大,您有什麼發現嗎?"

山鷹也是隨口這麼一問,可他不知道梵老大此刻在氣頭上,那麼丟臉的事,他怎麼會承認.

"沒事了,是我看花了眼,這邊沒人……回公館去吧!"梵狄話的聲音都是從牙齒縫兒里擠出來的,可見氣得不輕.

山鷹覺得老大的口氣有異,正想再點什麼,忽地像發現稀奇事一樣叫起來……

"老大快看,那邊樹下有塊白白的東西!"山鷹這竹竿似的身跑得還挺快,飛奔過去撿起剛才穎掉落的口罩,拿過來在梵狄面前一晃一晃的顯擺.

"老大,您剛才難道沒發現這個?估計是真有人在藏著偷窺,不心的掉的……"山鷹還在嘮叨,沒發覺梵狄的臉更黑了.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英明神武的梵老大好意思承認自己抓到人了但是被對方跑掉啦?

梵狄眼一瞪,飛起一腳踹在山鷹pp上:"誰跟你這口罩一定就是因為有人偷窺丟下的?虧我平時那麼教導你,連點邏輯思維都這麼差,還不快扔掉,拿著干什麼,這麼髒的東西你還要帶回公館去?"

"哎喲……"山鷹嚎了一聲,將口罩順手仍在了垃圾桶,趕緊地跟著梵狄身後去了,訕訕地賠笑:"老大您的是,我又犯二了,真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咳咳……你知道就好."梵狄面不改色,昂首挺胸地走進公館去了.

只是,在他進去之後就立刻吩咐手下要加強對這周圍附近的監控,這就讓山鷹納悶兒了……老大不是沒發現異常況嗎?難道老大有啥況沒的?照理不會啊,老大那麼威武,如果真有人偷窺,不可能老大出馬還抓不到的……

看來,梵狄在這些兄弟心目中的形象還是十分高大,只不過他遇到了穎,興許,這世上有種法叫克星,又叫"一物降一物………

上篇:續:被他抓到!     下篇:續:梵狄的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