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狄的游戲  
   
續:梵狄的游戲

帶著一顆惶惶不安驚魂未定的心,穎回到了住處,直接沖進了浴室……或許洗個澡能讓心平複一些.

穎已經在吳師傅的幫助下,在餐廳附近租了一間便宜的屋住,里邊除了一張單人chuang就是只有熱水器,其他東西都沒有,加上房十分老舊,窄,所以租金只有六百塊,穎勉強能承受……是吳師傅先為她墊付的房租,其實沒有想過要穎還錢,但依穎的性格,她領到工資之後肯定會想先還錢給師傅.

有了一個安身之所,並且是屬于自己一個人的空間,即使再怎麼簡陋都還是好過在餐廳里睡餐桌的日.

水泥地,白色泛黃的牆,頂上一盞不算太亮的燈,的單人chuang加上一間得只能容下一個人的浴室,這就是穎現在的家.居住條件很差,甚至連她以前在鄉下鎮住的地方都不如.若是跟梵氏公館相比,那更是天淵之別.可是對于現階段的穎來,能有一個這樣簡陋的地方能棲身就算是很好了.

浴室里,嘩嘩的水聲在響,牆上掛著一面圓鏡,清晰地映照出穎的身體,那些深深淺淺的疤痕,是她最刻骨銘心的痛.

除了臉上和額頭,穎身上也還有些疤痕存在,只是擦普通的藥沒有效果的,只能以後做疤痕消除手術才行.每一次見到身上的疤痕,都是對穎心靈的一種凌遲,她的身體,肌膚,原本是如美玉般光滑無暇,可如今都被這些疤痕破壞了……

氤氳的水汽里,穎站在蓮蓬頭下,仰著腦袋任由溫水從頭沖到腳,只有這片刻,她的心才可以短暫地放松,但是很快腦里就會不由自主地浮現出梵狄的身影,還有他今晚所的話.他竟然摘掉她的口罩,那驚險的一刻,穎真的以為自己暴露了,無所遁形了,可是幸好借著夜色的掩護,幸好她當時潛力爆發一下,才能僥幸從梵狄手里逃了.但以後呢?梵狄知道在公館外邊偷窺的人是她,他會怎麼收拾她?會不會直接去餐廳把她抓了?

真是冤家路窄,不想與梵狄糾纏不清卻偏偏要被他給抓到,現在她該如何是好?

穎心里閃過無數個念頭,甚至想過連夜離開這里,但這麼做,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吳師傅.她如果真的偷偷跑掉,吳師傅一定會很失望,生氣,而她也再難有機會跟吳師傅學習廚藝了.那是一條通往光明的大路,因為遇到了吳師傅這位恩師,所以穎找到了路的方向,可假如現在放棄,不但對不起吳師傅,還對不起她自己.吃了那麼多的苦,艱難地掙紮到現在,眼看著人生有了新希望,怎麼能半途而廢?

可是如果不走,就無法避免與梵狄正面相對了,他會怎麼收拾一個去公館外偷窺的人呢?她心里一點底都沒有.而最壞的可能就是被他認出來……

幾番矛盾掙紮,幾番思想斗爭之後,穎終于還是決定繼續留在這里,留在餐廳跟吳師傅當徒弟學手藝.如果最後真不幸被梵狄認出來,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學習廚藝,那是她唯一的一技之長,可以讓她在將來烹飪界立足的根本.

從浴室出來,穎頭發還沒干,這點時間她也要利用起來.拿出幾個白蘿蔔練習切菜,一邊練一邊仔細地回想著今天吳師傅所教的東西,要領在哪里,重點是什麼……

穎的記性很好,她不需要寫在本上也可以記得很清楚.而吳師傅也不會叫她特意用筆寫下來.吳師傅,真正的廚藝的精華和師傅的絕活兒,都不是記在本上傳下來的,而是師傅對徒弟面對面的傳授,口述相傳,銘記在心.

現階段吳師傅還沒有交給穎太複雜的東西,現在重點是鞏固穎的烹飪基礎,一些最基本的手藝,吳師傅叫穎要加強練習,比如每天除了在餐廳里練習切菜,另外還要切多少蘿蔔絲,切的長短粗細都是有嚴格要求的,等等……這是基礎中的基礎,別看是簡單的手藝,但如果練到極致,將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穎是個很踏實的人,師傅叫她練習什麼,她就照做.有時候練到手發軟發抖才會稍做休息.她的勤奮刻苦,或許只有吳師傅一人知曉而已.每一個在堅持自己夢想道路上前進的人,都必定要經過一個孤獨而又艱苦的時期.沒有贊美聲,沒有人傾吐心事,所有的苦悶都只能自己憋著,每天每天重複做著簡單枯燥的事.這不僅是在鍛煉技藝,也是在鍛煉你的心.

只有比別人吃的苦更多,更勤奮更努力不懈,將來的某一天,才可能站得更高更遠.

穎深受吳師傅的鼓勵,每天晚上下班之後練習切菜,她累到兩手抽筋時,堅持不下去時,她就會想到師傅當年也只是廚房里的打雜的,曆經千辛萬苦才鑄就了一個烹飪界的高級技師.師傅可以做到的事,她為什麼不可以去向往去憧憬?即使最後不能達到像師傅那樣的高度,最起碼她將來在高檔餐廳任職當廚師沒問題的……

在逆境中*的人只能博得別人些許同和憐憫,而在黑暗沼澤里苦苦掙紮著前行,永不服輸永不放棄追尋光明的人,才最讓人感動和欽佩.穎,這個從鄉下鎮出來的女孩,正在一步一步被錘煉成鋼.

這*,注定難眠.不只是穎,就連梵狄也受了影響,躺在chuang上久久沒能入睡……口罩女是什麼企圖,為什麼要偷窺公館?她那張口罩之下的臉到底是長什麼樣?真的毀容了嗎,所以才需要戴口罩?

梵狄沒發覺自己已經被口罩女的出現影響了緒,想起她溜掉,他就氣不打一處來,腦里在想著下一次去蜀香味時,要怎麼修理這個女人.貓和老鼠的游戲里,他當然是要當貓去抓老鼠了.這也難怪梵狄,他在穎走之後的生活變得太單調太無聊了,好像再也沒有什麼人和事能引起他的關注和興趣,當然除了水菡和檸檬的近況.

所以現在出現一個口罩女,整個人怪怪的,在梵狄最不經意的時候闖進他的視線,最要緊的是在公館外邊偷窺而被梵狄發現之後溜掉,梵狄想不注意她都不行……

腦里思緒亂飛,手機震動了幾下之後梵狄才接起,是洛琪珊.

洛琪珊向梵狄解釋今晚的晚餐上關于她三姨媽和表妹在場的事.這回她的態度很誠懇,也沒有絲毫千金姐的傲慢,給人的感覺很真誠.梵狄接受她的解釋,但兩人話間的語氣相敬如賓,沒有未婚夫妻間的甜蜜與溫馨.對于這點,洛琪珊也很無奈,她其實很想直接來梵氏公館,但又想到梵狄這人的脾氣,她貿然前來,只怕會讓他反感的.他沒有因今晚的事而怪罪她,這已經是她的驚喜了.

梵狄不怪洛琪珊將他拖去吃飯,她有她的理由,而他對陸哲浩的母親和妹妹抱有的態度是不會因洛琪珊的理由而改變的.

但是,梵狄始終是梵狄,他憎恨的誰,從來都是不需隱藏的.

在通話即將結束時,梵狄淡淡地:"洛琪珊,婚宴上,我不希望看到你三姨媽一家人.至于原因,你應該知道的,我就不用再重複了.這件事,你能辦到嗎?"

電話那頭,洛琪珊倒抽一口涼氣,倏地攥緊了掌心,銀牙緊咬,在短暫的猶豫之後,終于嗯了一聲,算是對梵狄的回答.

"很好,女人做事果決,有繼承人的風范,很好."梵狄難得地誇了洛琪珊,其實這話並不誇張.洛琪珊能決定在婚宴上不邀請三姨媽一家,這該需要多大的魄力和勇氣啊.

洛琪珊爽快地笑著:"梵狄,你是在贊美你未來老婆嗎?這可是你第一次誇我,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以後,我們多相處,你會發現我更多的優點."

"……"梵狄心里暗想,這女人還真是夠直白的,不過,聽到"老婆"二字從她嘴里出來,他還是感覺有點別扭.

第二天.

穎照常去上班,依舊是戴了口罩,穿著土氣的衣服,用劉海遮住額前的疤痕.一切都跟平常一樣的,沒有任何異動,從上午中午直到晚上,穎在忐忑不安中渡過了一天,她不禁在想,或許是自己多慮了,梵狄不是那麼氣的人吧,一整天了都沒動靜,是他不打算追究她了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好了!

可到了快八點時,穎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沒錯,是穎的電話.

豔接的,將電話交給穎時,豔那眼神顯得很鄙夷和不解.居然有人打電話給穎,並且是個男人,年輕男人,聲音還好聽到爆!

穎懷著滿腹狐疑接過電話,只聽得耳邊傳來一個熟悉的男聲,慵懶邪魅:"給我打包一份回鍋肉和糖醋排骨,還有手撕包菜,全都要你親自炒的,送到梵氏公館來,必須由你親自送,否則不會買單.地址嘛,你昨晚來過,我就不重複了……如果一時之內不送來,蜀香味餐廳明天一定會關門大吉."

"……"穎驚愕,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掛了電話.這麼"可惡"又霸道的男人,除了梵狄還能是誰?

上篇:續:摘下你的口罩     下篇:續:你是無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