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查到了什麼  
   
續:查到了什麼

一個俊美得不像話的男人跟一個戴著口罩瘦弱的女孩兒站在門口較勁,這場面怎麼看上去都是有些令人感到怪異的.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很難將兩人聯系在一塊兒.看梵狄此刻這帶著得意與冷傲的神,再看看穎那憤懣又隱藏著驚慌的眼神,似乎是很明顯的貓抓老鼠了,只不過,是否真的抓到,還有待觀察……

最終,穎一不發地走了,騎車騎得很快,跟逃離瘟神似的跑了.

梵狄一轉身走到公館門口,山鷹手里拿著裝有外賣的塑料袋,訕訕地:"嘿嘿……老大,您的晚餐."

梵狄冷著臉接過,一手揣在褲袋里很悠閑地往前走,沒走幾步卻停下來了一句:"你們……想笑就盡管笑,憋著不怕內傷嗎?"

"咳咳咳……"

"咳咳……咳咳咳……"

幾個大男人同時都在咳嗽,趕緊地:"不不不……老大,我們剛才什麼都沒看見."

"對,沒看見沒看見……"

"……"

梵狄頭也不回都走進去了,提著外賣……他今晚確實還沒吃晚餐呢!

菜還是溫熱的,一打開來就聞到一股誘人的香味,令人食欲大動.真正懂吃的人,從食物的香味就能聞出這道菜是用什麼油做的.這也是梵狄喜歡到蜀香味餐廳去吃東西的原因之一……那里炒菜用的油不是地溝油也不是回油.

梵狄曾經有過去外邊餐廳吃飯之後拉肚子的經曆,那時的他還不是很懂分辨菜是用什麼油炒的,吃過幾次虧,深有忌憚,所以對于菜很敏感了,現在只要是地溝油或者是回油炒出來的菜,梵狄一聞到就會感覺膩,略有惡心感,而蜀香味的菜就不會.

味道一如預期中那麼好,沒讓他失望.一個人坐客廳里,看著那占據了半面牆的大屏幕上正播放著一檔節目,是真人秀,明星夫妻檔在秀恩愛秀廚藝,而那個除了節目主持人之外的特邀美食家,竟然是……這女人好眼熟?

是洛琪珊的三姨媽——梁玉?

梵狄漆黑的瞳孔猛地一縮……怎麼又是這個女人,居然還上電視了?

對了,梁玉曾經在烹飪班教課,當時穎就是在梁玉的班上.而梁玉就是陸哲浩的媽,在陸哲浩死後,梁玉去了國外一段時間散心,最近才回到了C市,想不到一回來就上電視節目了,並且看上去精神很好,狀態頗佳,一點都不像是飽受喪子之痛的人.看她跟節目中的明星嘉賓互動得挺好,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整個人都顯得容光煥發,而她兒子死了才不到三個月,她就能恢複得如此神速?

這些疑問都是梵狄在一瞬間想到的,忽然在腦子里冒出的東西.原本他想轉台,不想見到這個女人在電視里,可是手拿著遙控器,他卻沒有按動,犀利的目光緊緊盯著屏幕中的梁玉,若有所思.

節目中的明星嘉賓是一對中年夫婦,時不時也提到自己的兒子,雖然沒到場參加節目,但會播放他們在家里拍的短片,片中能看到兩人的兒子十分活潑開朗……鑒于這些種種,對于喪子不久的梁玉來,她難道不會也想起自己死去的兒子?不會感到心痛嗎?可是看她的表卻是毫無異常,發自真心的笑容一直沒斷過,看上去開心得很.

這只能明梁玉這女人太強悍了嗎?心理承受能力超強,在喪子之後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能若無其事地上電視節目,或許,她也是很努力裝出來的,其實背地里也很傷心,只是節目上看不出來而已……梵狄只能這麼想了,否則如何解釋他看到的梁玉?比起那天在酒店餐廳里見到時還要顯得樂觀開朗,不是裝的難道還能是真的?陸哲浩可是她兒子啊!

不過嘛……到這個,梵狄腦海里又幻化出陸哲浩與梁玉的臉,似乎梁玉真的很年輕,要有陸哲浩那麼大的兒子,算起來梁玉得十八歲就生下陸哲浩了.

梵狄揉揉發疼的太陽穴,暗嘲自己這是在想什麼呢,敏感得有點神經質了.

即刻換台,屏幕上沒了梁玉的身影,梵狄頓時感覺神清氣爽,陰霾散去,繼續吃著可口的飯菜,聚精會神地看球賽了.

梵狄可不知道,他的舉動,讓公館里的廚師們感到有點挫敗……一個西廚,一個中餐大廚,可梵老大最近時常跑去一間叫蜀香味的餐廳吃飯,今天還叫了外賣,這讓人家兩位大廚何以堪呢,當然對自己的手藝不禁要開始懷疑了,難道是退步了還是梵老大厭倦了?

可憐人家兩位廚師還湊在一塊兒琢磨著該弄些什麼新花樣給梵老大吃,才能讓老大有胃口呢?

飯菜可口,很快就吃下肚了,不知不覺球賽也接近尾聲,就在梵狄激動的一聲喝彩之時,門口傳來了山鷹的聲音……

"老大,張嶺回來了."山鷹聽上去很嚴肅.

梵狄驀地回頭,沖著門口了聲:"進來."

一個叫張嶺的手下,個子矮,有點胖,但人顯得很機靈,其貌不揚的,卻是除了山鷹之外又一個可以得到梵狄信任的家伙.

梵狄關了電視,悠閑地點上一支煙,手里還拿著半杯沒喝完的酒,悠哉悠哉地抿了一口之後才:"你查的事有收獲嗎?"

張嶺綠豆兒般的眼睛眨了眨,神恭敬地:"蜀香味餐廳那個戴口罩的女人,林凡,是收銀台的豔帶進去的,在進餐廳之前,林凡住在鄉下一個叫孫愛珍的老婆婆家里,也就是豔的媽.據,林凡是孫婆婆一位朋友的女兒,父母雙亡之後去投奔孫婆婆的.她一直都戴著口罩,因為曾受傷毀容,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她在餐廳里很受排擠和歧視,干的活最多但是工資只有一千塊,幸好餐廳的主廚吳國力看上她是塊烹飪的苗子,將她收為唯一的徒弟……老大,從這些可以初步推斷,林凡背後沒有人."

梵狄神色不變,只是那雙深不見底的瞳眸微微縮了縮……在聽到口罩女真是毀容時,他不知為何心里會竄起一絲絲莫名的抽搐稍縱即逝,但卻是真實存在的.

父母雙亡,被毀容?在餐廳謀生艱難度日,工資一千塊?這些,足以明口罩女的經曆是多麼的淒慘了.縱然是梵狄這樣鐵石心腸的人都不禁要默默為她感到惋惜……難怪她要戴口罩,難怪她性格那麼怪異,不話,卻有著草般的堅毅.受過苦難的人,能像她一樣堅持到今天,只怕是極為不易的,她吃的苦,或許比查到的這些消息中要多得多.

但,初步推斷僅僅只是初步而已,梵狄的警覺不會因此而完全消失,但他對于口罩女的印象也有了不少改觀.

梵狄蹙眉,冷冽的俊臉異常沉靜,淡淡地:"張嶺,這件事,繼續查下去.雖然目前看來她沒有嫌疑,但有些關鍵的問題必須查清楚.她是孫婆婆的哪一位朋友的女兒,就算是人死了也要查出生前是做什麼的,在哪里居住,還有,她是怎麼受傷的,怎麼被毀容的,這些全都要查.只有徹底查清了才能斷定她背後有沒有我們的敵手存在."

"是!"張嶺響亮地應了一聲,心里暗叫僥幸,還好老大沒有責怪他,他確實還有許多需要調查的地方,竟然就這麼回來複命了,實在有點冒失.

"嗯,下去吧,你也累了,讓山鷹帶你去場子里散散心,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辦事也不遲."梵狄輕描淡寫的語氣,看似平淡,可卻是鞏固軍心的良方啊.

"場子"就是指的梵氏公館旗下的娛樂場所,散散心就是指的讓張嶺可以在場子里隨意挑選今晚伺候他的女人,而今晚所有的費用都不需張嶺花一分錢,他可以盡玩個夠.這是梵狄犒勞兄弟們的一種方式,也是最適合男人們的方式,他懂得如用人,更懂得如何讓手下更加忠心耿耿.

果然,張嶺一聽,立刻笑得格外燦爛,對老大的忠心程度不由得再一次加深了.跟著老大混,只要會辦事,夠忠誠,老大絕不會虧待兄弟們的.

山鷹帶著張嶺下去了,梵狄一個人還在想著剛才聽到的那些關于口罩女的資料.

原來她那麼悲慘,這樣起來,他想要收拾她,豈不是顯得很氣?收拾一個弱勢的人,本來也不是他梵狄的風格啊.

梵狄心里有那麼一點點的觸動,暗想自己是否應該就此放過口罩女,不予她計較了?

嗯,本少爺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撐船,那這次就暫且放過她,但如果張嶺以後查到口罩女跟他的敵手有瓜葛的話,他絕不會再這麼仁慈!

勿怪梵狄這麼心謹慎,自從梵氏公館在這里出現的那天起,周圍戒備森嚴,也曾有仇家意圖不軌,但只要接近這梵氏公館都會被發現然後清除.正是這樣保持高度的警惕,才能讓梵氏公館到現在都平安無事.在這一行混的人,尤其是越有地位的人越是要加倍心,明刀暗槍,必要防患于未然.敢在梵氏公館外偷窺那麼久,這樣的人,必須連祖上三代都要查個清楚才放心……

穎還是沒被梵狄發現,從張嶺彙報的消息上看,孫婆婆是對張嶺撒謊了,不但如此,就連對自家女兒豔,孫婆婆也撒謊了.

孫婆婆雖然是農村人,但人並不是笨啊,她在要求女兒為穎找工作時就為了怕女兒不願意,編了謊話穎是她一位老朋友的女兒,父母雙亡,流落到這里,豔哪知道自己那老母親還會有這種心思,當然就信了.所以當張嶺向豔打聽穎時,豔所的也跟張嶺在孫婆婆那聽到的一樣.

另外,在張嶺去孫婆婆村子里找她之前的幾天,有兩個男人也去過,是向孫婆婆打聽前段時間在河邊的茅草屋里那個受傷的人是死是活.這倆男人一看就是流里流氣的,孫婆婆可機靈著,謊稱那人已死,被村里人扔到河里飄走了.現在又來一個打聽穎的,孫婆婆當然繼續撒謊咯,她覺得一定是有人想對穎不利……

孫婆婆一片好心,對穎來是好事,只不過梵狄就有點苦了,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穎的真實身份.

但穎不知梵狄的人去調查她會是得到怎樣的結果,這一晚,穎又沒有睡好,第二天起來還直打哈欠,精神不太好.這都是拜梵狄所賜!

天氣越發涼了,穎洗個冷水臉清醒清醒神志,硬是讓自己打起精神來……現如今她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假如真的被梵狄查出來了,她也只能認栽.但在那之前,她最重要的是跟吳師傅學好廚藝.

接下來的幾天,穎過得很清靜,因為沒有梵狄來騷擾了,他也不來吃飯了,她雖然每天都提心掉膽,但多幾天沒動靜就開始慢慢地松懈下來,覺得自己興許真的有點運氣吧,到現在都還沒被梵狄發現.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就好了,等她再學一段時間就離開這餐廳,去其他地方當個廚子也好,但還是能跟吳師傅學習的,只是間隔的時間久一點,不像現在那麼方便.

蜀香味餐廳始終是容納不了穎的,她不會當一輩子的洗碗工,她應該綻放屬于自己的光芒,她有她的路,光明在前方.

每天下午都是穎學習的好時候,因為下午店里沒人吃飯,可以有一點空余時間做自己的事.以前她會被使喚去做這做那,可是被吳師傅收為徒弟之後,下午得時間就是師傅傳授技藝的機會.

廚房里,吳師傅神嚴肅,穎也聚精會神地聽師傅講,正是講到了關于川菜制作的精髓部分,這些都是在烹飪菜譜上不會見到的東西,就好比是一個學武功的人,知道招式是怎麼樣,但運用招式需要內功的支持才能發揮到極致.

穎會做很多菜,在一般的餐廳當廚師也沒有問題,但她的目標不應該只是這樣而已,她需要最大限度地發揮自己的潛能,讓那些食物變得更好吃,更可口,甚至有一天創造出一種招牌式的菜肴,一拿出來就能代表她自己,令人驚豔的菜式,就好像是一道藝術品一樣.那時候的穎,才算得上是在烹飪界立足了.

創新,永遠都是人類孜孜不倦以追求的目標,各行各業都不能少了這種精神,烹飪更是如此,為了滿足人們越來越刁鑽的口味,身為廚師,就要有獨到的菜肴拿出手,否則,永遠都只是一個廚子,而不是技師.

像吳師傅這樣的高級技師就是這一行的代表,輝煌的過去數不勝數.穎在師傅這里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

"林凡,你的基礎已經很牢固了,比阿翔和鄭彬兩人還要勝過一籌,所以,現在我們可以開始做一些更難更複雜的東西,比如……油.今天師傅就是要告訴你,怎樣才能制出最香的油."吳師傅親切中不乏嚴肅,雖然是在講課,可他眼里卻是閃耀著對烹飪的虔誠,一舉一動都是極為認真的,絕無半點草率敷衍.

穎心里激動,她現在炒菜是進步了不少,但她在涼拌菜方面還比較欠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制作不出優質的油.

什麼是優質的油?就是能將一盤普通的涼菜熟菜變得美味可口的辣椒油.優質的油,用涼菜舉例,只放醬油和油,這菜都會特別香,讓人吃得饞嘴.而反之,假如油不好,就算放再多的佐料進去,這菜都欠缺了味道.油做好了,能有化腐朽為神奇的作用.

面前一排的材料都是熬制油需要的,每種材料缺一不可,缺了就會讓油的香味減少一分.這油的秘訣,是吳師傅的不傳之秘,他的水煮魚之所以能成為他的招牌菜之一,就是因為在里邊放了特制的油,所以其他的餐廳仿制不出來他的味道,即使能形似,可在行家眼中就會遜一籌,可見油多麼的重要.

"仔細看著我放材料的先後順序,記下每種材料放進去時間隔的時間."吳師傅邊邊動手,穎絲毫不敢怠慢,全神貫注地看著.

一共是十八種材料,其中有八種,是吳師傅今天特意從家里帶來的……餐廳里的油,吳師傅從不在餐廳里熬制,都是在家熬制了才拿過來的.今天為了教穎,破例在餐廳熬制油,所以將家里的材料帶了一些過來.

穎傻眼兒了,怎麼油剛倒進鍋里就放材料了?這樣行嗎?

確實,一般人熬制油都是在油下鍋之後過一會兒才會加東西進去一起熬,可吳師傅一開始就放了幾種材料進去.並且,這油還不是一次成形,分四次熬制,每次的時間都不同,最後將四份油合在一起倒進一個裝有辣椒粉的容器里,一分鍾之後再撒上芝麻.

每個過程的時間都掐得很准,還特意叮囑穎,放芝麻必須在油倒進辣椒粉之後的一分鍾,不可隨意更改時間,少一點,芝麻會不熟,多一點,芝麻會糊.

一盅油熬制好了,整個廚房里飄散出令人垂涎欲滴的香味,光是聞這味道已經讓人忍不住吞口水,再一看色澤,暗鮮亮,發出燦燦的光輝,一層辣椒粉浮在油表面,混合著熟了的芝麻黃橙橙的,太誘.人了!

穎驚詫不已,想不到用這樣複雜的工序熬制出來的油會這麼香,而她知道就連以前的烹飪班老師都是只用簡單的幾種材料熬制,過程也簡單,屬于很基本的做法,但吳師傅做得太精細了.就是因為精細,精確到每一種材料都有不同的放入時間,所以這油才會特別的香,在別家餐廳是絕沒有這樣的油的.吃過這油,其他的就會感覺弱爆了.

穎湊近了,低頭深深地嗅著,大口大口吞唾沫,此刻的她才露出了久違的沉醉的笑容……雖然戴著口罩,雖然臉上有傷疤,但她的笑可以通過眼睛來傳達,她的眼神格外的亮,驚歎著師傅手藝的神奇.

吳師傅沒有打擾穎,靜靜站在一旁,等穎自己去消化剛才學到的東西,在她腦子里鞏固得差不多了,他才開始繼續講解.

穎的記憶力很好,這點,吳師傅相當滿意,她的悟性也高,很多複雜且枯燥的東西,在穎那里都會變得簡單而有趣.理論和實踐之間是隔著一道牆的,誰能最快將兩者合二為一,誰就能脫穎而出.

穎,是吳師傅心目中的天才,傳授穎廚藝,不僅是穎受益,吳師傅也收獲不少,師徒倆互相交流印證,有時吳師傅還會受到穎的啟發,而他也從不看輕穎,盡管是徒弟,可在天賦方面,吳師傅覺得自己還不如穎.

遇上一個謙虛且牛X的師傅,是穎的運氣,也是她通往未來之路的一扇門.

若是其他初學者,吳師傅現在還不會教那麼多,得一步一步來,但穎本身就具備了足夠的條件,以前也參加過烹飪班,有基礎,學起來進步很快,現在的水平,以吳師傅的話來,穎是這個餐廳里除了他之外,最拔尖的一個,遠遠超過阿翔和鄭彬.

光是磨刀多枯燥,最終的目的也是為了有一天亮出自己的劍.

今天的學習結束之後,吳師傅告訴了穎一件事……明天中午他要去參加一個飯局,但主要不是吃,而是做菜.到場的都是幾個烹飪界的行家,名家,除此之外還有兩位業余的烹飪愛好者——兩位本市的富豪,一個是叫邵擎,一個是叫洛凱旋.

洛凱旋,即是洛琪珊的父親,梵狄的准岳父……

這種場合,普通人是別想去得了,但吳師傅要想帶穎去露露臉,讓她在幾位大行家面前,做一道拿手菜……這是穎的機會,一般人想都想不到的機緣!【6千字!】

上篇:續:你是無賴嗎     下篇:續:心意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