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狄認輸了?  
   
續:梵狄認輸了?

"金虹一號"上的貴賓廳此刻已經成了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梵狄以及賀東等精通賭術的高手將要迎戰來自韓國印度的賭王和那位黑人.

其實就算梵狄他不提出將人請到貴賓廳,對方也會在這個時候進一步地要求,最終的目的就是要讓梵狄出馬,讓梵狄一敗塗地之後輸掉金虹一號賭廳上的所有的資金,繼而成為這艘游輪賭船的主人.

這種事,在這一行里並不少見,有的實力薄弱的賭場很容易被職業賭徒吞掉,只不過同時這一行也有一定規則,一般況下,職業賭徒是不會輕易出手的,除非是有十分誘.人的利益或是非戰不可的理由.

貴賓廳里,氣氛隱隱透著壓抑和緊張,這是關系到金虹一號的命運,沒人能夠掉以輕心.

圓形的賭桌上,梵狄,賀東,程紹,是金虹一號這邊即將出戰的人選,剛好應對對方的三人.

黑人名叫卡布,正一臉笑意地旁邊兩位賭王用英文交談.韓國賭王梳著一頭又亮又整齊的發型,西裝革履還打著領結,就跟出席什麼重要會議似的.印度賭王高鼻大眼,鼻環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略顯寬大香蕉色衣服看起來似乎不太合身一樣,他的英文也是帶著印度味兒的,聽起來有點滑稽,但還好勉強能聽懂.

黑人卡布表面上是裝作與兩位賭王在此之前不認識,但梵狄豈會傻到真的相信?

梵狄坐在正中央,一身黑衣,穩如泰山,神卻淡然如水,仿佛面對的不是三個可以顛覆金虹一號的高手,而是三個跳梁丑.沉靜的黑眸波瀾不驚,並不為眼前坐的是賭王而驚慌失措,淡定從容之中又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折的霸氣,他那精美到極致的容顏不但沒有一絲陰柔之氣,反而是在他天生的強大氣場中顯得更加具有成熟男人特殊的魅力,無懈可擊,找不到破綻的完美.

這種完美不僅僅是他的外表和氣質,更重要的是他在此刻表現出的鎮定冷靜,給人的感覺好像他就是一片深不見底的大海,卻又彷如高山上永琱ˋ蘆漲B雪,無人可撼動半分.

氣勢就是一種威壓,從心理上給敵手造成無形的壓力,還沒正式開始賭局,對方都已經被梵狄這種氣勢給壓了一頭.

"哈哈哈,今天終于見到金虹一號的主人了,梵老大,我來就是為了要跟你賭的,哈哈哈哈……剛好,賭壇兩位老前輩都在你船上,請來給我們當裁判吧,有個見證人才行!"黑人卡布厚厚的嘴唇里發出得意的笑聲,活像是他都已經贏了一般.

韓國賭王印度賭王也都跟著笑起來,紛紛表示這次上船就是為要一睹梵狄的風采.

兩個賭壇的老前輩?梵狄深眸一凜……沒錯,船上是有兩個老古董在,已經在這兒玩了幾天了,想不到竟是跟敵手一伙的?

這種虛偽客套的混帳話,梵狄心中暗罵,臉上卻依舊是似笑非笑,神淡然地:"既然三位遠道而來,我身為金虹一號的老板,當然是要讓三位盡興而歸了,只不過,規矩還是不能壞的,你們都該知道,要在貴賓廳里跟我賭,沒什麼別的,就是要有足夠的資金."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在——你們的錢夠嗎?

黑人卡布和兩位賭王聞,一點都不意外,像是早就有准備,拿出了所攜帶的黑色密碼箱.

三個箱子一齊放到桌子上,三人都笑得很燦爛.

"梵老大,這是現金和銀行本票,加上先前在這里贏了一點錢,我的賭本足夠三億了."卡布將箱子打開,推向了桌子中間.

韓國賭王也緊跟著:"我的現金,銀行本票,籌碼,一共是三億五千萬."

印度賭王竟然也是跟他一樣的,三億五千萬.

不多不少,這三人加起來的賭金剛好是……十億.而金虹一號有規定,單人持有三億賭金才有資格在貴賓廳中與梵狄一較高下.顯然,這三個家伙都是早有預謀的,連銀行本票都帶來了……

十億啊……即使是普通富豪都會眼心跳的數字,可梵狄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漫不經心了抬了抬手,立刻有人過來了.

"拿下去驗一驗本票."梵狄淡淡地吩咐手下,還特意加了一句:"慢慢驗,不用急,我們有的是時間."

那位拿著本票正待下去的手下,聞不由得微微一愣,但立刻點頭恭敬地帶著三份銀行本票下去了,將會有專人負責檢驗本票的真偽.只有在鑒定本票是真實有效之後,賭局才會開始,這是大家都知道的規矩.

接下來的時間,桌上的六人就像是老朋友一樣的交談,還都是用英文,只不過在交談的過程中難免是綿里藏針,這三個不安好心的高手,不知道自己笑得多虛假,而他們就真的那麼有把握嗎?當然不是了.他們也是在冒險,因為有人花重金請他們來金虹一號,加上其他各種不為人知的原因,他們不得不來.

他們知道梵狄才是個真正的低調的超級高手.梵頂天的兒子怎可能是弱者,想當年梵頂天縱橫賭壇的時候,這三人還沒出生呢……梵狄是梵頂天的兒子,據從就被梵頂天用魔鬼般的訓練來培養賭術,但卻從不在賭壇高調參賭,只有在金虹一號上才能有機會跟梵狄賭,他的身價遠遠不只十億……

面對這樣的梵狄,三人能不慎重嗎?別看表面上談笑風生的貌似不緊張,心里可是忐忑著呢,要不是請他們來的幕後之人一再地保證他們會贏,他們或許還不會下決心來冒險.

金虹一號的名頭響遍整個東南亞,若不是特殊的原因,誰會吃飽了撐的來這兒惹事……

等待驗本票的時間有點長,超出了卡布等人的預期,漸漸的,三人有點不耐煩了.

"梵老大,怎麼你手下辦事效率這麼低,還沒驗好本票嗎?"

"我們等得都快睡著了."

"用你們中國人愛的那句……我等到花兒都謝了!"

"……"

三人一齊催促,口徑到很一致.

梵狄不慌不忙,對于別人自己手下"辦事慢",他一點都不生氣,也不感到尷尬……只有他最清楚,之所以慢,是他故意的!

梵狄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狀似不經意地抬眸瞄了一眼右手邊的某個位置,站在那里的山鷹立刻心領神會,轉身打開門,在門外等候多時的手下手捧著銀行本票進來了.

卡布和賭王們紛紛露出喜色,看來賭局可以正式開始了.不但如此,還真請來了兩位在賭壇極富盛名的前輩當裁判,這樣一來,雙方誰都不能耍賴了,否則,以後傳出去,就無法在這一行立足,將受到外界的打壓和恥笑.

賭局的形式是卡布他們提出來的,玩"同花順".這種賭局離不開"荷官",因此,賭桌中央還站了一位身材高挑長相漂亮的女人——袁馨.她是金虹一號上最出色的"荷官",將會由她來負責發牌.

"荷官真漂亮啊,叫什麼名字?"卡布一副流口水的表看著袁馨.

袁馨目不斜視,根本不搭理,像沒聽到卡布話一樣,冷冷的表,標准的動作在開始發牌.

美女荷官發牌,那是一種視覺上的享受,加上她自己特有的習慣形成與眾不同的風景,看她發牌,一不心都會被她所迷惑而忘記了去注意她手上的牌.

梵狄,賀東,程紹,三人各自也都有籌碼在手,當然了,籌碼全都是梵狄拿出來的,一人抗了十億……

金虹一號的人對于梵狄是很有信心的,認為老大出馬,沒什麼搞不定的事,但今天卻出現了例外.

過去一時了,桌上的籌碼分布況不容樂觀.卡布和賭王面前的籌碼越堆越高,而梵狄等三人面前的籌碼卻只剩下一億.

這個結果,讓每個人都意外,卻讓卡布三人十分歡喜,笑容越發得意.

賀東和程紹兩人手心都冒汗了,眼看著就要輸掉賭局,金虹一號的前景堪虞啊!對方贏走十億,就能再提出繼續賭,按照道上的規矩,梵狄還得迎戰,再拿出足夠多的籌碼來應付賭局,這樣就是惡性循環了,到最後,就算梵狄能力挽狂瀾讓金虹一號不至于落入別人的手,但一下子損失的資金太過巨大,對于梵氏家族來,是相當嚴重的打擊.

總之,最好的辦法就是能打敗敵手,可這又是目前來最難的.

其實雙方的總體水平是不相上下,但不知道今天為什麼卡布他們的運氣會這麼好,好得出奇!難道真是他們水平太高加上運氣好嗎?這個法太讓人難以信服了,梵狄三人的實力相加也是相當恐怖的,怎麼還敵不過三個外國佬?

最最奇怪的是梵狄的反應,由始至終,到現在桌上只剩下一億了,輸掉九億,他眉頭都沒皺一下,好像輸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錢,這諱莫如深的架勢,讓人不由得納悶,他難道是輸傻了?難道是已經沒信心了?【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續:梵狄的危機     下篇:續:又一次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