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比賽和婚宴在同一天!  
   
續:比賽和婚宴在同一天!

穎回到自己住處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平時她的習慣就是不管多晚都會先練習一會兒基本功才會休息,比如切菜之類的.但是,今晚她卻什麼都不想坐,整個人的緒十分低落,甚至是頹廢.

豔所提出的要求,觸動了穎的某根神經,她開始覺得迷茫,究竟自己該不該答應豔呢?辛苦熬了這麼久,每天都比別人付出多倍的努力來學習廚藝,結果難道就是在她決心要振作時又重新回落歸于平淡嗎?

每天都在期待著大賽到來的日子,每天都在積極地學習和准備,想要在大賽上證明自己,想要給師傅爭光,想要通過比賽來肯定自己……總之,那樣高規格高門檻的比賽就是一次難得的機遇,對于一個無依無靠生活艱辛並且還被毀容的女孩子來,這比賽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了.

然而,穎骨子里的善良卻是無法被她悲慘的遭遇所抹殺的.她會成長會成熟,可就是本質中的某些東西改不掉.

她想要參加比賽,但現在卻又禁不住在想……已經有兩個人向她提出邀請,她可以去大酒店里上班了,而阿翔卻沒有這樣的機會.從這一點上來看,似乎她真應該將比賽的名額讓出來.

矛盾的心在折騰著穎,此刻她躺在單人chuang上,靜靜望著窗外星星點點的燈火,心里酸楚得要命……那每一盞燈火都代表著一個家,而她呢?何時才能擁有屬于自己的家?鄉下鎮上,那不是她的家,是繼父夏志強的家,她在那里有著許多苦痛的記憶.現在這出租屋也不是她的家,只是一個臨時的棲身之所.

家,生存,工作,前途……種種困擾,讓穎思維混亂,難以入睡,這又是一個輾轉難眠的夜晚……

第二天.

穎去店里上班的時候,豔難得的對她表現出了親切熱的態度,竟然還破天荒地為穎泡了杯茶.這麼異常的殷勤,穎當然也知道是為什麼事了.

這一整天穎都顯得心不在焉,恍恍惚惚的,好幾次都差點打碎碗,切菜還差點切到手……明顯的不在狀態.

吳師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起初還誤以為穎是身體不舒服或是因沒休息好而倦怠,可是後來慢慢觀察著就覺得好像不止這麼簡單了.

烹飪大賽下個月就開始,穎若是出什麼狀況就糟糕了……吳師傅心里琢磨著,直到下班了,想找穎談談,可穎卻先找上了他.看來,穎也是忍了一天才決定要跟吳師傅那件事的.

店里人都走光了,很安靜,只有角落里亮著一盞的燈,暗淡的燈影下,穎瘦的身子越發顯得單薄了.此刻只有她和師傅,她沒戴口罩.

短發齊腮,就這麼靜止不動的話,正好遮住她臉頰上那一處刺目的疤痕,就這樣看上去,穎五官的輪廓依舊是如從前一般美麗脫俗,挺直巧的鼻梁下,淡粉的菱唇有著完美無缺的線條,橢圓的下巴比那些明顯動過刀的錐子臉好看多了,貨真價實的自然美.

只是,天妒顏……水靈靈的一個姑娘卻慘遭不幸,讓原本美得令人驚歎的容顏染上了心痛的痕跡.這樣的遺憾,這樣的傷痛,穎的心不知是被凌遲了多少次才能像今天一樣正視自己.

吳師傅痛心疾首地看著眼前的徒弟,此刻的心也是不出的沉痛,他能想象到穎經曆了怎樣的煎熬,更加為這徒弟心疼了.

穎比吳師傅還淡定些,她能坦然面對師傅的目光……因為痛,已經成了習慣.從她出事那天起,痛,就從未遠離,成了她身體和靈魂的一部分.

穎明亮清澈的眸子里閃過絲絲複雜,咬咬牙,鼓起勇氣:"師傅,烹飪大賽……我……我還是不參加了吧."

"嗯?"吳師傅一聽,眉毛倒豎,驚詫中更有幾分慍怒.

吳師傅平時對穎都很親切,教導細心,待人友善,但現在,吳師傅卻瞪圓了眼睛看著穎,黑沉的臉色十分難看.

萬萬想不到徒弟找他是這個事,吳師傅內心的驚怒可想而知.

吳師傅沒事的時候是慈眉善目,可真正發火卻是很駭人的,一股猶如實質的威嚴含著憤怒從身上散發出來,穎緊緊抿著唇,緊張而又歉疚地看著師傅.

"師傅,我不爭氣,您……您罵我吧."穎微微哽咽的聲音里盡是苦澀,在此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備的,不管師傅怎麼罵,她都不會頂嘴.畢竟,是她辜負了師傅的期望.

吳師傅的拳頭攥得很緊,隱隱可見身體細微的顫抖……氣得不輕啊,這是他唯一正式收的徒弟,他煞費苦心地為徒弟指明了方向,可她卻……

俗話: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老師,能為你在迷茫中指出你該走的路,給你方向的指引,但究竟會發展成什麼樣,會取得怎樣的成績,關鍵還在于自身的努力和對機會的把握.如今,這烹飪大賽就好比是為穎這樣的人量身定做的賽制,她竟然就這麼簡單一句話,放棄了,吳師傅那種"恨鐵不成鋼"的心又怎能平靜?

可怕的沉默中,吳師傅忽地一陣低笑,可這笑,比哭還難聽……

"林凡,你別以為師傅成天只知道做菜除此之外什麼都不過問.你和豔之間有什麼問題,真以為師傅看不出來?是不是因為你要報恩,所以才自動放棄大賽資格,以為你不去了就該輪到阿翔?你們就是這樣看待烹飪大賽的嗎?以為隨隨便便塞個人進去濫竽充數都行?你是我唯一的徒弟,連你都這麼想的話,那實在太讓我失望了!"吳師傅最終是沒有大發雷霆,只是這樣飽含無奈與心痛的一番話,卻讓穎更加難受.

"師傅,您……您什麼都知道?"穎驚愕,又大又亮的黑眸一眨不眨地望著眼前的恩師,只覺得好像什麼秘密都瞞不過似的.

吳師傅臉上浮現出不屑的冷笑:"豔,她那點聰明誰看不出來?她和阿翔那點勾當,我早就知道,只是我還料不到她竟然臉皮厚到這種程度,用報恩的事來擠兌你.只有你這樣善良老實的人才會答應她那種無理又無恥的要求!不過我實話了吧,就算你不參賽,也輪不到阿翔.廚師協會的人是有推薦資格,可我也不用去推薦一個不求上進對烹飪毫無誠意的人去參加比賽!"

"什麼?"穎再次驚呆了,原來豔跟阿翔有私?原來即使她不去,阿翔也還是沒戲.

穎腦子有點亂,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干了一件蠢事.報恩也沒報,卻又讓師傅這麼生氣,她這是兩頭都不討好啊!

對于人際關系,人心狡詐,穎向來就不是強項,她直來直去的性格和她的善良老實,在複雜的現實社會里,是會吃虧的.但是,從另一種角度來看,這也是她的優點,為了報恩,連那麼重要的比賽都可以退出,可見這個人的品質有多純良.

吳師傅看到了這一點,所以他的憤怒只是那麼一會兒就消失了,此刻,他甚至欣慰自己收了這樣一個徒弟.穎本心赤誠,品行善良,將來若有所成就,必定會是個才德兼備的值得人尊敬的人物.

不去投機取巧,不去勾心斗角,不被社會的大染缸所渲染到失去自我,始終保持著最初的純良.這是穎身上的閃光點,是她最珍貴的品質.吳師傅暗暗感慨,若當年的自己不是遇到幾個烹飪界的無恥敗類,他也不至于會看破世,甘心窩在這餐館啊……若每個廚師都像穎這樣只專注于烹飪技藝本身,烹飪界將會是一片朗朗乾坤.

"林凡,你認為要怎麼樣才能報恩?就是放棄比賽嗎?你錯了,大錯特錯了!"吳師傅的聲音不由得拔高,緒也隨之激動起來,蹭地一下站到穎面前.

"在蜀香味這樣的餐廳里你能有什麼前途?遇上我這個不願去走關系的師傅,你只能靠自己的真本事去掙前途!我會盡全力教你但是我不會去給你走後門兒拉關系,你要想在烹飪界闖出名堂,只能靠自己,烹飪大賽就是你露臉的好機會,只要你能拿個名次,將來你去了大酒店工作才能混得下去.還有,如果連個比賽都不敢參加,你將來憑什麼去考廚師證?只有你的前途好了,你才能有資格提報恩,到時候你可以把孫婆婆接到城里來享福,可你現在看看你的狀態,你像是要去掙前途的樣子?頹廢,混亂,不知所措,就好像沒頭的蒼蠅,還談什麼報恩!"吳師傅一番激昂有力的訓斥,句句話都到點子上了,猶如醍醐灌頂,狠狠將穎給澆醒!

穎渾身一顫,混沌不清的頭腦被師傅這頓吼聲給震得嗡嗡作響,幡然醒悟了.是的,要報恩,首先必須要有個好的前途,將來能在城里立足了,將孤零零的孫婆婆接到城里來照顧,孝順,這才是正解!

穎兩眼發酸,內心也是激蕩無比,被師傅激起了她沉睡的斗志,有種撥云見日的感覺.

""師傅……穎充滿感激的呼喚,伸手挽住師傅的胳膊,就像時候在媽媽面前撒嬌一樣,開始哄師傅了.

"嘿嘿……師傅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會這麼愚蠢,不會再動搖了.師傅……不要生氣,怒氣傷肝……徒弟會加倍努力地准備烹飪大賽,師傅,師傅,師傅……"

這一聲聲親切的呼喚,融化了吳師傅的心,差點忘了林凡也不過才十九歲而已,還是個孩子呢,她一時糊塗被豔利用,能很快清醒過來正視自己的問題,這已經是值得嘉獎了,再,這孩子跟他真投緣,在她身上,他圓了一個做父親的夢……十多年前與老婆唯一的女兒不幸離世,現在,他真是不知不覺中就將穎當成自己的女兒了,所以才會傾注全部的心血.

"師傅,怎麼不話呀?還在生氣嗎?您老人家要是不消氣,徒弟今晚回家都會睡不著的,師傅啊……"穎柔軟清甜的聲音,略帶俏皮的目光,可愛又明媚的笑容,這才是一個十九歲的女孩子該有的氣息,沒有了平日的死氣沉沉,難得見到她活潑的一面了.

吳師傅沒好氣地笑笑,哪里還能跟這徒弟生氣呢,只得無奈又*溺地瞪著穎:"記住你的話,加倍努力地准備烹飪大賽,不是為我,而是為你自己.下個月7號就是比賽的日子,你師娘了,如果你表現良好,下次等你休假的時候就帶你出去旅游一趟,作為給你的獎勵!"

"哇,真的嗎?哈哈哈……師娘太好了,我愛師傅,我愛師娘!"穎高興地歡叫,像只快樂的鳥,銀鈴般的笑聲,久違了.這一次,她前方徹底沒了迷霧,看清楚自己的路,堅定地走下去,沒人可以再影響到她,動搖她了.

======呆萌分割線======

梵家別墅,花園中,一個樣貌憨厚的中年男人和一位打扮貴氣的婦人正在陪梵頂天聊天.

"下個月7號……呵呵呵呵,是個好日子,爸,您選的嗎?"梵赫磊恭敬地站在梵頂天面前,笑容里透著幾分討好.

"是我跟洛凱旋夫婦共同商議的結果,在元旦節之前,就只有這麼一個日子是黃道吉日合適結婚,所以,梵狄跟洛琪珊在這個日子舉辦婚宴,是最好不過了."梵頂天原本蒼白而布滿皺紋的臉此刻也有著淺淺的血色,或許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他最近的氣色好了不少.

梵碧蓮那只塗著鮮豔指甲油的手指摸了摸脖子上的翡翠項鏈,一臉興致缺缺的樣子,笑得很勉強:"爸,您真是很疼弟弟啊,給他找了這麼好的一門婚事,將來他在C市的勢力會越來越大,不知道那時候還會不會將我們這些身在澳門的姐姐哥哥們放在眼里……"

是的,梵狄的婚宴也在下個月7號,跟烹飪大賽同一天,並且都是在大凱旋酒店……【還有更新】

上篇:續:阻止她參賽     下篇:續:相遇在大凱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