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相遇在大凱旋!  
   
續:相遇在大凱旋!

梵碧蓮這語氣里的酸意那麼濃,梵頂天聞,果然是臉色微變,花白的眉毛倏然皺緊,冷冷的一個眼神掃過來:"碧蓮,你都已經是抱孫子的人了怎麼還話這麼沖?那是你弟弟,不是你的敵人!"

梵碧蓮癟癟嘴,低頭又擺弄著手腕上的翡翠鐲子,漫不經心地:"誰讓爸你這麼偏心,金虹一號給了梵狄,現在發展得比我們在澳門的賭場還要火,以前若是金虹一號歸我們……"

"給你們?"梵頂天的臉更沉了:"當年金虹一號只是一艘游輪而已,你們都看不上,你們眼里只有澳門的賭場,所以,如你們所願,我離開澳門的時候將賭場留給你們,將一艘在你們眼里沒有前途的游輪留給梵狄.之後我就沒有再插手金虹一號,它能有現在的輝煌,都是梵狄自己掙來的,梵氏公館在本市能成為別人撼動不了的地方,也是梵狄居功至偉,他自己創造出來的基業,你現在卻我當年偏心?整個東南亞,賭船不止這一艘,但金虹一號卻穩穩地排在第一位,你們捫心自問,如果金虹一號以前是落在你們手里,能有今天的局面嗎?"

梵頂天低沉蒼老的聲音不怒而威,天生上位者的氣勢,不會因為這具身體的衰老而隱沒,只要是觸及到關鍵的問題,這位老人的心里可是亮堂得很,想指望著他老糊塗,目前至少還不可能.

梵碧蓮沒想到父親到現在還將這件事記得這麼清楚,心里憤憤然不甘,卻又敢怒不敢,只是後悔當年自己的眼光不夠准,沒有發現金虹一號的價值和前景.

梵碧蓮不服輸的精神在作祟,還是忍不住:"可是,爸,金虹一號不管怎麼也是梵家的產業,梵狄以前或許經營得不錯,但最近他越來越差勁了,聽前兩天金虹一號的賭廳被人砸場子,三大高手聯合在一起,梵狄差點就把金虹一號給輸掉了,爸,他有功勞是事實,但如果辦事不利經營不善,難道金虹一號還要繼續為他掌管嗎?"

沉悶的氣氛越發僵硬了,因為梵碧蓮這話,梵頂天的緒出現了明顯波動,呼吸有點發緊,微微眯起的雙眸中難掩痛惜之色:"都是差點,那就是還沒成事實,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是有人買通了賭廳的人串通做手腳,這種況,換做是你們上去,能贏?不管過程是什麼,梵狄最終還是解決了這次危機.碧蓮,別再提金虹一號的事,別再打它的主意,等梵狄婚宴之後,你和赫磊就回澳門去,沒事別在這兒瞎折騰."

"爸爸!"梵碧蓮橫眉豎眼幾欲抓狂,父親竟然勒令她和弟弟在婚宴後回澳門,好像生怕他們的存在會給梵狄帶來麻煩一樣.

"我不想再第二遍,這件事就這麼定下來,自己安分點就行,否則我會派人親自送你們回去!"梵頂天完還咳嗽了幾聲,聲音也是有點微弱,但沒有人會懷疑他的話,他是做到就會做到的.

"怎麼可以這樣,爸爸,我們還不想那麼快回澳門!"梵碧蓮氣急敗壞地望著父親轉身的背影,真想破口大罵梵狄了,不知道父親為何就是這麼偏心!

梵赫磊是那種負責打圓場的角色,見氣氛不好了立刻就會轉移話題,拉著梵碧蓮的手,沖著父親的背影:"爸,您放心,喝過弟弟的喜酒之後我就和姐姐一塊兒回澳門!"

梵碧蓮脾氣火爆,藏不住話,有什麼就要爆發出來,而梵赫磊就顯得沉穩多了,圓滑多了,勸慰姐姐,安撫父親,梵赫磊都能做到.

======呆萌分割線======

為了全力以赴比賽,穎比以前更刻苦了.豔和阿翔他們暗地里對穎的嫉恨也更加深,但穎現在已經不會去想那麼多,安心准備比賽,對于店里人的流蜚語以及各種冷嘲熱諷,她沒空理會,也不屑與人爭斗口舌之快.

經過師傅對老板施壓,老板勉強同意了讓穎每天下午可以有一段時間的自*活動機會.

穎現在缺的不是技術,而是在考慮比賽上要做什麼菜.彙聚了各路精英的比賽,其他參賽人員都是各出奇招,所呈現出來的菜式必定是多種多樣的,如何才能在那麼多的選手中脫穎而出,不僅是要自身烹飪技術過硬,重要的是,選擇做什麼菜.

一共有三輪選拔,是在7號之前的三天,每天一場,最後剩下只有五個人才能進入7號的決賽,在決賽中還有三次大展廚藝的機會,前後的每一輪必須是不同的菜式去參賽,不能有重複.7號的重頭戲將會是以洛凱旋以及本市廚師協會的數位名廚在一起共同擔任評委.

每天既要工作又要練習做菜,高強度的密集勞作,讓穎這瘦的身板兒感到有些吃力,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緊繃,讓她在雙重壓力下倍感艱苦,終于,在領到工資之後,穎決定去農村看看孫婆婆,順便也是給自己一個放松的機會,出去透透氣.

鄉村山野間自*的氣息,讓頭昏腦脹的穎有了一種難得的輕松自在.行走在熟悉的河邊,回到那簡陋的茅屋,這里銘記了她人生中最慘痛的一段日子.

穎來的時候是中午了,雖然提著菜,可是孫婆婆已經在開始吃午飯,見到穎,孫婆婆很開心,笑得合不攏嘴,忙著要去炒菜,可穎不想累著孫婆婆,是晚上再做菜,這中午,家里有什麼就吃什麼.

孫婆婆一個人在家是很節儉的,她今天中午就炒了個蛋炒飯,外加一碗咸菜.

穎有點心酸,知道孫婆婆是日子過得太拮據了,所以時常都會吃咸菜下飯,這都要怪豔對老人太刻薄,給的贍養費少得可憐.

但孫婆婆對于自己這樣寒酸的一頓飯卻是有著豁達淡然的態度.

"林凡啊……在我們這農村,很多人下地干活兒忙碌的時候顧不上炒菜,就是像這麼簡單的蛋炒飯加一碗咸菜就行了,其實生活在城里的有些人也一樣……我老伴兒還在世的時候,年輕那會兒,他在城里工地干活兒,我有段時間在工地旁邊的棚子里跟其他的農民工家屬在一塊兒住.每天,我男人就中午回到棚子里吃飯,滿身臭汗坐下來,匆匆忙忙吃一碗飯炒飯加咸菜就又回工地去了,忙著干活兒哪有時間等我炒菜呢.那就是普通人的生活,有時忙起來沒時間做菜,吃蛋炒飯,快捷又方便,有營養又爽口,配上咸菜,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所以呀,你也不要為了擔心,我在這兒過得很好."

孫婆婆慈祥的面容始終保持著一種淡淡的微笑,親切和藹,在到自己逝去的老伴兒時,在到自己的生活時,孫婆婆都沒有帶著怨氣,而是以平靜的心態娓娓道來.

每個人身上都有亮點,都有值得學習和尊重的地方.孫婆婆是個普通的農村人,可她的樸實和豁達,卻是難能可貴的精神,是普通人身上不普通的閃光點.

穎端著飯碗,嘴里還含著咸菜,若有所悟地在思索著什麼,只見她的眼睛越來越亮,露出罕見的神采……一個冒險的念頭在她腦海里閃現,大膽的想法,連自己都感到驚訝.

穎參賽的菜式還沒全部確定,差兩道菜還在猶豫中,今天來看孫婆婆也是想放松自己,可沒想到有了意外的收獲和驚喜.從孫婆婆身上,穎再次感受到了普通勞動人民那透著泥土芳香的可貴思想,這種感悟,對穎今後的人格塑造很有幫助.

性格決定命運,穎的性格會隨著經曆而越來越富有魅力.

晚上,穎跟孫婆婆一起下廚做菜,飽飽的美餐一頓,臨走時還悄悄給孫婆婆枕頭下塞了三百塊錢.

三百塊錢不多,卻是穎現階段的極限了,是她貴重的心意,她領到的工資,回去交了房租之後就所剩無幾了.

從孫婆婆那里回來,穎的心明顯好了很多.沒那麼壓抑了,緊張的緒寬松不少.看著徒弟這樣的狀態,當師傅的心里欣慰,嘴上不,其實吳師傅也挺緊張的,只是不會表現出來影響穎.他灌輸給穎的都是正能量.

最近梵狄沒來店里,穎每天一到晚餐時間久會習慣性地在廚房門口張望張望,她不出來是為什麼,似乎是潛意識中在盼著某個人吧,只是那個人卻刻意不出現,她失望,苦澀,卻還是都忍了下來.

梵狄是故意不來的,他發現自己有意無意在口罩女身上尋找穎的影子,因此他暗暗自責這種行為,他不來蜀香味餐廳了,也沒吩咐手下來打包,他認為自己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才會留意到口罩女,多幾天清醒清醒就好了.

可是,這次似乎老天爺鐵了心要跟梵狄開玩笑,他不想見口罩女,但命運的軸輪偏偏要往某個方向運轉……就在烹飪大賽第一輪選拔的當天,梵狄也到了大凱旋酒店,他不知道比賽的事,他只是因為臨近婚宴,所以來這里有事要處理,洛家人還在餐廳等著他呢.

正好,穎今天也要來大凱旋,參加她人生中第一個重要的盛會!

上篇:續:比賽和婚宴在同一天!     下篇:續:戲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