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戲弄她  
   
續:戲弄她

一輛法拉利laferrari全球限量版跑車從酒店旁邊寬敞的馬路上疾馳而來,繞過前面的花台上演了一出令人驚詫的漂移動作之後,一個漂亮的擺尾,又穩又准的停在了大門口,車門一開,男人修長的腿一腳踏在了地上,魁梧挺拔的身姿隨之展露出來,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暗暗驚歎,好一個氣度非凡的男人!

車是深紫的顏色,高貴中透著幾分神秘與冷傲不羈,與這輛車的主人氣質太相稱了.黑色外套裹住了他健碩的軀體,雖然是強健魁梧,但他的長相卻一點都不粗糙,他五官的每一分輪廓都有著鬼斧神工的精美,略顯細長的劍眉下,一雙深如寒潭的黑眸沉靜深邃,彰顯出他的沉穩大氣,但是他完美的唇線卻微微上揚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似是在隱透出他對這個世界的波瀾不驚,沒什麼可以撼動他的心神,哪怕三天之後他將會在這里舉行婚宴,他酷帥的外表絲毫看不出悲喜.越是這樣淡然而充滿神秘的男人才越能勾起人的好奇欲,真想看看究竟會有什麼人什麼事牽動他的緒?

梵狄大步流星地走向酒店大門,手里的鑰匙隨手甩給了門童,自然有人來為他泊車.

他經過的地方無不引來人們的側目,存在感太強烈了,沒人能忽視這個男人,即使他目不斜視淡漠如水,臉上寫著"生人勿近",可還是有大膽的女人會向他投去火熱的目光,甚至有幾個外國妞在竊竊私語著,眼神露.骨,從表可以看出她們對梵狄這種拉風如天神下凡的男人,有著極度濃厚的興趣.

梵狄的冷漠有時是可以凍死人的,他徑直走向電梯,經過那幾個外國妞身邊時,連個余光都沒瞄過去,就好像面對的是空氣一樣.

或許梵狄的性格里是有著兩面的,一面可以幽默搞笑,而另一面則是冷酷到極點.

進了電梯,梵狄瞄著門旁的一排按鈕,心里想了想,剛才在電話里洛琪珊是的幾樓來著?

微微一怔,梵狄即刻伸手按了最頂層的按鈕,在電梯合上前的那一秒,忽地竄進來一個纖細的身影,是個女人.

對方顯然跑得很急,還在喘粗氣,提著一個看起來很重的包包,穿著很土,黑色褲子加一件款式老舊的灰色外套,梳著齊腮的短發,劉海厚厚的遮住了額頭……最關鍵的是,她還戴了一副口罩!

大街上戴口罩的人不是沒有,但,某些人即使是戴著口罩都能給人留下印象,而此刻梵狄幾乎是沒有懷疑地就想到了眼前這是誰!

"怎麼是你?"梵狄幽深的眸子里流露出訝然,一絲不易察覺的驚喜稍縱即逝.是的,他認出來了,這就是他認識的那個蜀香味的口罩女!

穎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瞪得溜圓,腦子有點發懵,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麼心……慌張?驚喜?

她怎麼都想不到自己居然會碰到梵狄,她是來參加烹飪大賽的第一輪選拔,原本是跟師傅好了一起來,但師傅有事要辦,提前就來了,現在就是她一個人上去.

好些天沒見梵狄了,穎默默思念著他,滿腦子都是他,她每天都很艱難才能讓自己集中精力工作和練習,她還以為梵狄是吃膩了蜀香味的菜,所以不會再去了,哪里會曾想今天能在這兒遇見……

兩人就這麼靜靜地對望著,電梯在往上升,可穎和梵狄就像是被點了xue一樣呆立不動,如此近距離地看著她,他甚至能看到她瞳仁中屬于他的倒影.這感覺有些微妙,他被這雙清澈動人的眼睛吸引了.以前沒能仔細看過這雙眼睛,但此刻,她就這樣毫無預期地撞進了他漩渦般的雙眸.

穎感到呼吸困難,他的眼睛像有磁鐵一般吸著她難以移開視線……在她最不設防的時候遇見他,她心底深藏的思念和喜悅都掩飾不住了,全都寫在她的眼里.

這雙眼……梵狄的心在隱隱抽搐,不知怎的心尖上倏然泛起一縷久違的疼,雖然很淡,卻是真實存在的.記得,曾經也有這麼一雙眼睛時常癡癡的飽含著深凝望著他,那是穎對他的意,如水晶般珍貴透明,只是那時候,他根本不曾體會到,直到她出事之後,看見她的備忘錄,他才懂了她的眼神是什麼含義.

但為何,這只在回憶里出現的目光此刻卻從口罩女眼中看到?

梵狄輕輕一勾唇,玩味的目光打量著穎:"怎麼你不知道這是專屬電梯嗎?"

專屬電梯?什麼意思?穎眼里浮現出大大的問號,茫然無辜的眼神一下子戳中了梵狄心底那最柔軟的地方……

她沒話,但他看出來了,她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專屬電梯,她就是走錯了的.

穎的心怦怦亂跳,電梯里地方太,周圍都是他的氣息,呼吸的空氣里全是熟悉又陌生的他的體味……淡淡的清香又混合著他喜歡的古龍水味道,她記得,是以前跟他去香港時買的……

嗯?這個口罩女居然走神了?梵狄蹙了蹙眉頭,想想有哪個女人在面對他時會走神的?口罩女是第二個……第一個當然是穎.

梵狄這貨神差鬼使地冒起一個念頭——難道自己的魅力指數真的變差了,連一個口罩女都對他無動于衷嗎?

女人男人都自戀,尤其是梵狄這家伙一直都挺自戀的.莫名的,又想逗她了……

"喂……"梵狄似笑非笑地看著穎,往前跨了一步,而她就被逼退了一步,正好後背貼到了壁上,緊張兮兮地瞪著梵狄,他要干什麼?

竟然她會是驚慌而不是欣喜的眼神?梵狄再次感到挫敗,低頭咬咬牙,在她想要躲開時,他長臂一伸,撐在她身後的壁上,形成了一種霸道的禁錮.

"我很怕我嗎?我又不會吃人,你這麼害怕做什麼?剛才你還含脈脈地看著我,怎麼現在又怕了?"他磁性的聲音有著別樣的魔魅,如蠱.惑般鑽進她耳膜,他故意湊得近,呼吸都噴薄在她的口罩上,惹得她瑟瑟輕顫,呼吸急促,緊張得仿佛心髒都要跳出來了.

他……他他他這算是什麼?調.戲嗎?穎簡直不敢相信,梵狄居然……居然在電梯里調.戲她?他眼中的戲謔,讓穎又驚又氣,同時還有幾分羞澀難當,激動之余差點就要開口話了.

梵狄忍著笑,欣賞她驚慌失措如受驚的鹿,他是不會承認自己覺得逗她是件很好玩的事,很有趣,他樂在其中.因為有了她無意闖進電梯,所以今天這趟原本無聊的形成竟有了意外的驚喜.

微微一愣之間,當電梯開門聲響起時,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的異樣……分明,心湖中有一點微微的波動.

又是錯將她當成穎了嗎?梵狄沒來由一陣煩躁,神一冷……而穎卻在這時奮力推開他,急匆匆地跑出了電梯,那背影就像是落荒而逃.

電梯再次合上了,梵狄繼續往上升……這貨的臉色透著古怪,自己都無法相信會無聊到去欺負一個口罩女.到底是哪根神經不對勁麼?

在踏出電梯那一刻,梵狄恢複了之前的冷漠,又是一張清水臉了.

頂層再上一層,是天台,洛琪珊和她的父母都在等著梵狄,關于婚宴的一些事宜,還需要最後定奪一下,叫梵狄來就是為商量商量.

天台風光好,空氣也比下邊清新不少,加上今天是天公作美,天氣晴朗,在天台上喝茶暢飲,那是件十分愜意的事.

"哎呀,女婿,快來快來,我們正到你呢!"洛凱旋熱地招呼著,笑臉如彌勒佛似的.

洛琪珊嫣然一笑,美目電力十足,站起身來將梵狄拉著坐在她身邊.母親梁悅吩咐人再添一杯新鮮的熱茶上來.

洛凱旋對梵狄是相當滿意的,越看這女婿越是覺得歡喜.梁悅亦是如此,每次見到梵狄跟女兒坐在一塊兒,她就感覺那是一幅令人賞心悅目怎麼都看不夠的優美畫面.女兒能有這樣出色的男人當丈夫,做母親自然是樂到心坎上去了.

"梵狄,你看看這是修改後的菜單,還有關于婚宴的流程,各個細節部分,還有什麼意見沒有?"洛琪珊指著桌上的東西對梵狄,可她的目光一刻都沒離開過他,柔,深,風,都在這雙充滿喜悅的眼里.

出于基本的禮節,梵狄拿起了桌上的東西慢慢翻看,但他的心思顯然不在這個上邊,菜單,婚姻細節,他相信洛家早就安排妥當了,今天叫他來,不過也是為了親近親近而已.

梵狄一邊翻看,一邊卻漫不經心地問:"今天大凱旋酒店有什麼重要的活動嗎,好像在門口看到一個烹飪比賽的宣傳廣告."

"哈哈哈,沒錯,今天這里是有舉辦烹飪大賽,現在只是初選,到7號那天是決賽,我還得擔任評委……"洛凱旋爽快地回答了梵狄的問題.

梵狄心里一動……口罩女?她難道是來參加比賽的?【今天一萬字!】

上篇:續:相遇在大凱旋!     下篇:續:看她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