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她是穎嗎?  
   
續:她是穎嗎?

不僅是辣椒被人動了手腳,川產大袍花椒也出現了同樣的況,被浸了水……不是普通的自來水,而像是那種臭水溝里的水,這是徹底毀了穎做菜的主要佐料,用心歹毒可見一斑.

一向老成持重的吳師傅也不淡定了,此刻火冒三丈,頭頂冒青煙!但師傅畢竟是師傅,在這種突發狀況時,師傅不能亂了陣腳.

看了看四周正在低聲議論的人群還有評委席上那幾個專業人士投來的異樣目光,吳師傅心急火燎的:"林凡,時間不多了,現在沒辦法只能放棄做辣子雞,現場有什麼材料你能利用的全都用上,能做出什麼樣的菜,全靠你自己了!"

穎渾身一顫,仿佛汗毛都豎了起來,慌亂的緒中奇妙地滋生出了一絲冷靜的理智……沒錯,師傅得對,如今這況,只有靠她自己,師傅是不可能上台來幫助她的.

這時,評委組那邊也派人過來了解況,知道是穎做菜的佐料出了問題,不能用了.但是評委組的人當即就表態,比賽不能終止,穎依然必須在一定的時間里完成一道菜,評委組也無法為這種事給穎提供幫助,否則就是對其他選手的不公平.在眾目睽睽之下,還有那麼多媒體呢,誰都不能亂來,即使同穎也只能干瞪眼兒,幫不了.

大凱旋酒店沒有川菜辣椒和川產大袍花椒,也就是,穎此刻無法再做辣子雞了!

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穎這邊,無形中她成了全場的焦點.而大家也看出她的困境了,不由得更加為這位姑娘感到焦急,全都覺得她很不走運,怎麼會在這節骨眼兒上出狀況?

其余的參賽者都紛紛投去惋惜的目光,當然也有些人是暗地里幸災樂禍的.

同,可憐,心急……外人的感受,對穎起不到實質的幫助,她唯有靠自己度過危機!

"林凡,記住我平時教你的東西,不管怎麼樣,都要用心做菜,記住,用心!"吳師傅臉上焦急的表已轉為另一種凝重,提醒著穎.

用心……用心?穎混亂的腦子里瞬間浮現出平時跟師傅學習廚藝時最常聽到的話——"真正高深的廚藝是需要用心的,一個做菜的如果能將手中的食材和佐料化腐朽為神奇,讓平凡變得不平凡,那才是真正的廚師,否則,只能夠是一個廚子."

此時此刻,穎好像再也聽不到台下那些議論的聲音,感受不到那些異樣的目光,她只記得師傅的話,心中升起一股不服輸的倔犟……不能退縮不能恐懼,必須要做出一道菜,否則就是一個沒出息的弱者!她不要當弱者,她不要同,她只要屬于自己的尊嚴!

穎抬眸,沖著師傅笑笑……雖然戴著口罩,可她的眼睛彎彎的,露出的笑意格外令人動容:"師傅,我知道了."

可是下一秒,穎的表再次呆滯了……師傅身後的人,那是誰?

當然是梵狄了,他早就發現穎遇到狀況,在她打開盒子看到里邊的佐料時.

時間緊迫,梵狄也顧不上廢話,深眸一凜,上前一個大跨步就到了穎跟前……穎現在是蹲在台子邊,正好就對上梵狄這雙深邃如宇宙黑洞一般的眼.

穎驚愕,一時間不知要怎麼反應,而下一秒,梵狄長臂一伸,搭在她肩頭將她往面前一帶……瞬間,兩人的距離為零,他的唇貼在了她瑩潤白希的耳垂!

"還記得上次我叫外賣的時候你故意不給我放辣椒,那一次還記得吧?雖然沒有辣椒可是也很好吃,那道菜也是雞肉,你想想當時你是怎麼做的?我忘記告訴你,那道菜很好吃!"這動聽到極致的嗓音猶如從天而降的仙籟,溫柔得好像一片羽毛輕輕飄落,帶著魔魅般的蠱惑鑽進她的耳膜,變成一縷溫暖的泉水滋潤著她的心田.

這一刻,全場出奇的安靜,有的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幕……跟口罩女那麼親昵的男人好帥!

羨慕嫉妒恨!幾秒過後響起了一陣女聲壓抑的尖叫,無數道目光變成鋒利的刀子飛過來……人就是這樣,她們看到她們認為是"牛嚼牡丹",這麼極品的男人居然跟一個戴口罩的廚子?太讓人大跌眼鏡了,她們都難以相信這是真的……假如那男人是自己的伴侶,假如他此刻攬著的人是自己,該多好呢……

穎只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蹦出來了,腦子前所未有的混亂,但她畢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立刻縮回身子,低喃了一句:"謝謝."她得很含糊,可她肯定梵狄聽到了.

站起身,穎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做菜……其他的參賽者一直都沒停,有的都快做好了,她還沒開動.

剩下的時間不多,穎站在爐子面前深深地呼吸一口氣,擯除雜念,強迫自己不要去管其他任何人任何事,只專注于完成這道菜.

梵狄給了她啟發,她不會忘記那一天,梵狄的手下來餐廳打包,無意中她聽到那個男人在電話里梵狄暈倒了,之後她故意不在菜里放辣椒,辣子雞都變成了一道"素雞".

沒錯,現在就當是在給梵狄做那道菜,就當是要給他打包回去吃的……不去想自己是在參加比賽,不去想梵狄為什麼出現在這里,不去想有沒有被他認出來,甚至不去想佐料被人動手腳.

思想決定行動.穎竟然不知不覺揚起了嘴角,眼眉泛起笑意,心莫名的輕松起來.

正好旁邊一位中年大嬸剛做好了一道菜,還剩下一些木耳沒有用完.

穎走到這位大嬸身邊低聲而又禮貌地問:"您好,請問我可以借用一下您沒有用完的木耳嗎?"

大嬸顯然沒料到穎會這麼,神一愣,下意識就想拒絕,可是……這大庭廣眾的,她若拒絕,一定會被人譏笑她太氣了.所以,大嬸只能咬著牙,很不願地將剩下的青筍給了穎.

吳師傅看到這里,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看來徒弟是講他的話聽進去了的……現場有何可以利用的材料就盡管用!

其他人都挺順利,就穎一個出狀況,並且還有人認出了吳國力,猜想穎就是他收的徒弟吧,因此穎更成了人們注意的對象,再加上梵狄剛才的舉動……穎想低調都不行了.

角落里,洛琪珊一家子的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洛凱旋都忍不住想上去將梵狄拖回來,還是洛琪珊攔住了他.

可洛琪珊的心遠不如表面的淡定,剛才梵狄摟著那位口罩女的脖子,全場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洛琪珊更是驚得無以複加.萬萬想不到梵狄會對一個不起眼的女人當中做出親密動作,這讓她這准新娘何以堪!

洛琪珊驕傲又好強,她竭力保持著鎮定,只是一雙手卻攥得好緊,指甲幾乎嵌進肉里,心痛的感覺不可抑止地翻湧.她從來都以為梵狄是個比她還要驕傲的人,她以為梵狄不會跟普通人有過多的接觸,她以為他就像是高高在云端俯仰看著眾生的神.可現在誰來告訴她,究竟發生了什麼?梵狄跟口罩女什麼關系?

酸楚,疼痛,憤怒……種種緒在胸臆里交彙,洛琪珊坐在座位上,渾身就跟著火似的難過.

梵狄站在吳師傅身邊,兩人此刻居然像是老朋友一樣聲交談著,而話題全都是穎.

吳師傅只覺得這個年輕人氣度不凡,看不透那雙深不見底的眼里到底蘊含著什麼?可吳師傅卻能感到梵狄對穎的關心,尤其是剛才梵狄還告訴吳師傅關于那次穎故意不放辣椒的事,他已經建議穎就做那道沒有辣椒的菜.

吳師傅心里高興,對梵狄的態度也親切了許多,他當然認得這個年輕人,經常指定要徒弟炒菜的人.

梵狄的目光一刻都沒離開過台上那個瘦的身影,看著她做菜,一舉一動都很熟練,胸有成竹的樣子,他知道,他的建議起了作用,她定是恢複自信了.

戴著口罩,蓄著厚厚的劉海,只露出兩只眼睛,這樣的一個人,她在烹飪的過程中竟像是被鍍金了,仿佛有隱約的光環籠罩著她,讓她的平凡中升華起耀眼的光芒.

梵狄很少會贊賞一個人,但毫無疑問,眼前的口罩女就是值得他欣賞贊賞的人.

梵狄看似神態自若的外表下實際上一顆心早已是死水微瀾了,眸光中的複雜都是因為,他剛才終于聽到了口罩女話,那聲音……有幾分像記憶中難以忘懷的溫暖,穎.

梵狄第一次聽口罩女開口話,她對著話筒介紹自己要做的菜是辣子雞,那時,梵狄就已經坐不住了,有種想要摘掉她口罩一探究竟的沖動!【過節假期都沒有休息還是在更新哦,親們能投一點點月票鼓勵一下嗎?】

上篇:續:有人害她!     下篇:續:梵狄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