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梵狄的溫柔  
   
續:梵狄的溫柔

梵狄為了不影響口罩女比賽,他沒有在她面前表現出任何異常,只是在她耳邊了幾句話,一個字都沒提關于"穎"任何事.他很清楚這比賽對口罩女意味著什麼,無論她是不是那個人,他都不能在這麼關鍵的時刻讓她分心.

人心並非都那麼陰暗的,有的人雖然暗地里巴不得穎比賽失利,可現場也有不少陌生觀眾在支持穎.不為別的,就憑她臨危不亂繼續比賽的精神,就憑她不向評委組叫苦的倔犟.人們看到的不僅僅是一個能做出可口菜肴的廚師,他們從穎身上體會到的是種堅強而積極的精神狀態.她原本可以用其他的佐料代替,但那樣就會讓辣子雞失去了地道的口味,口感上大打折扣了.她其實還可以向評委組提出推遲比賽……後面還有參賽者,她推遲到下一輪再比賽,去將材料再重新准備一份都是可以的.

可她沒有做這些,她不退縮不祈求不享受特殊待遇,,全憑自己的臨場應變來完成比賽,她,當得起所有人的敬佩和欣賞.

但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的議論,穎此刻都充耳不聞,她的心比先前平靜多了,她滿腦子都想著那個讓她又愛又恨的男人,她想起那天聽到他暈倒了,她是什麼心?她不能去探望他,不能在他身邊照顧,她只能為他做一道充滿愛心的菜.她想著要怎樣才能讓喜歡吃辣的他不至于覺得菜沒有味道,怎樣才能可口?怎樣才能讓一個身體不適的且又固執的男人吃下去?

簡單一道菜,卻是傾注了穎虔誠的心和純純的愛意,就是懷著這樣的心態,她今天又一次做了那道菜,依然是雞肉,卻是辣椒和花椒都沒有放.

穎這麼做,是有些冒險的.但她和師傅的想法不謀而合……如果選用其他的辣椒和花椒來做辣子雞也不是不行,在外行人眼里或許不會有太大明顯差別,可今天不是在店里,是在比賽,評委一個個都是口味刁鑽的人,若廚師做出的菜連佐料都不純正,他們一下就能吃出差別在哪,口感,是他們做評判的重要標准,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差別,在他們那兒都能被放大,結果很可能就是不能入選下一輪.

與其做一道不正宗的辣子雞,穎甯願冒險嘗試做另一種口味,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梵狄跟吳師傅聊天的頻率低了,兩人都在聚精會神看著穎,她的表現牽動著他們的心……終于,只見穎將菜起鍋,這兩個男人同時都籲了口氣,互相對望一眼,均是一種欣慰而又贊歎的表.

"徒兒真不賴,不愧是師傅的好徒兒!"吳師傅禁不住誇贊了一句,穎能臨場應變完成比賽,他覺得光憑這種心理素質就值得當師傅的表揚了.

梵狄沒話,可他的眼神卻是格外溫柔,透著絲絲暖意,傳向台上那個身影.他好像看到一棵迎風昂揚的草,在冰雪中綻放綠意和生機.

隨著穎的菜起鍋,主持人又過去了,態度明顯比剛開始更多了幾分溫和親切,他問穎是在什麼樣的心態下想到臨時換菜的.

穎下意識地瞄了瞄梵狄和師傅的方向,心髒突突地跳了跳,低聲:"臨時換菜是因為了出了點狀況,我要感謝給予我鼓勵的人,還要謝謝借給我木耳的阿姨."

穎的話,讓梵狄和吳師傅都不禁啞然一笑……這丫頭現在還知道對著主持人打馬虎眼兒了."要感謝的人"是誰,她沒明確,可當事人心知肚明啊.

接下來就是評委嘗菜品菜並做出評價的時候了.

前邊的參賽者各出奇招,各種大餐彙聚,珍稀的食材,普通的食材,評委們都嘗得多了,現在輪到穎這一批,想要獲得評委的青睞就更加難.

現場一次次地發出驚歎聲,吃貨們口水都流了一地.滿場飄香,坐在這兒聞那些菜的味道都是種極致的享受.

一道道精美的菜肴呈現出來,廚師們真是能工巧匠,色香味均是十分到位的體現,各自展示出自己與眾不同的高超手藝.雖是初選,可這競爭程度也太令人咋舌了,評委們都紛紛感慨,烹飪界的大時代到來了.

口味蝦,菌菇煲,清蒸石斑,鮮鮑,蜜汁排骨,松鼠桂魚,鮮蝦……等等繁多的菜肴都出現過了,輪到穎這里,評委們看到的是一盤素色的雞絲.

溜雞絲,材料很簡單,主要是雞肉和木耳.肉粉色的雞絲配上木耳絲,太樸素了,首先從視覺上就讓人感覺不夠華麗鮮豔,跟先前的那些大餐相比,穎這個只能算是"泡菜"級別的了……寒酸.

是的,在場的人許多都在扁嘴,不看好這雞絲.太普通的菜了.這就好比是一個黃毛丫頭跟一群大美女站在一起選美,有得比嗎?

然而穎卻沒有因別人的目光就感到挫敗,評委還沒品菜,不宜過早下結論.

評委之中有一位是君騁的廚師,上次在洛凱旋別墅里跟吳師傅他們一起的人.他留意到其他三位評委似乎都對這盤雞絲興致缺缺,不由得眉頭一皺,聲:"咱們專業點行嗎?沒吃過之前別一副清水臉,這不是成心打擊人嗎,人家是臨時出狀況才換的菜!"

這位姓陳的評委了句大實話,也是提醒了其他評委應該拿出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

君騁酒店,六星級,它里邊的廚師都是高級技師,跟吳師傅一個級別的人,話當然夠份量了.

其余三位評委的臉色緩和了一些,有一位女評委開始伸手夾菜了.

"嗯,嘗嘗看再吧."

君騁的陳師傅也動手,一筷子過去夾起了雞絲和木耳絲一起放進了嘴里.

"嗯?"女評委面露驚喜之色,居然又伸出了筷子,但這次不是去夾雞肉,而是翻開了盤底一看究竟.

"嗯……真爽口,特別是這青椒的味道……"一位評委忍不住贊了一句,態度比先前的散漫有了明顯不同.

原來,看似普通的溜雞絲竟是另有乾坤,在盤底,有幾條切開的新鮮的青色條椒正散發著清新的辣味.溜雞絲太素了,但它最合適配的就是新鮮辣椒,並且,青色的新鮮辣椒更能襯托出雞肉的香味,刺激人的味蕾.

這是穎臨時想到的,本來是只想照著那天給梵狄做那道菜的做法,可又怕評委的口味不能滿意,所以靈機一動就用了這個點子,將的青色辣椒不經過翻炒,生的放在盤底,讓辣味沖上去浸透雞肉,淡淡的,卻也格外清新爽口.

這青色新鮮辣椒也是穎向那位借木耳的大嬸要的,只有三只,卻被她切成了一條條很細的放在盤絲.

"不錯……不錯……雞肉香嫩鮮滑,火候剛剛好,咸淡恰到好處.雞肉本身的香味與生青椒的辣味融合在一起,搭配很新穎,口感獨特……我現在都想吃點飯了,哈哈哈……"陳師傅做出了中肯的評價,看向穎的目光含著鼓勵與激贊.

"我以前沒吃過雞肉里邊放生的鮮辣椒,這手法確實大膽……如果不是生辣椒放在盤底而是加入到菜里跟雞肉一起炒,恐怕那味道是會大打折扣,好在是生辣椒放在盤底的……這位,林凡是吧?你做的這道菜,我很喜歡."女評委一改先前的輕視,沖著穎微笑點頭.

評委的話,都被主持人的話筒放大出來,在場的人都聽到了.難以置信,一盤不起眼的溜雞絲居然能獲得評委的一致稱贊?

有參賽者不服氣了,聲議論開來……

"有沒有搞錯,我的清蒸石斑魚比她這個強多了吧,也沒見評委這麼誇的……"

那位借給穎木耳和鮮辣椒的大嬸更是咬牙切齒捶胸頓足:"就一盤簡簡單單的溜雞絲怎麼會好吃?看著都沒胃口,真是的,評委是不是味覺出毛病了?"

"我的天……溜雞絲,太普通了吧,我們家的強都不吃這種低級菜!"一位胖胖的廚師很不屑地.

"你們家強是誰?"

"我兒子."

"哦……我還以為你的是蟑螂."

"……"

下邊的觀眾也開始不淡定了,他們沒有嘗到溜雞絲的味道,看著那一盤不起眼的菜,跟先前那些奪人眼球的大餐相比,太寒酸了,怎麼評委卻都好?

"不是吧,真的假的?看樣子都不好吃!"

"辣子雞我還期待的,可這種低級的溜雞絲怎麼可能好吃到哪里去……評委,你們不是在作秀吧?"

有人不服氣地提出反對的聲音,可也有人敬佩穎的精神而為她加油呐喊的……

"口罩女好樣兒的!"

"口罩女別讓我們失望啊,一定要進下一輪!"

"……"

現場有點混亂了,各種聲音交雜在一起,這場面,焦點都在穎身上,褒貶不一,她就像陷入了一個漩渦,站在那里被人們品頭論足……

上篇:續:她是穎嗎?     下篇:續:我喜歡你,你不用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