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我喜歡你,你不用知道  
   
續:我喜歡你,你不用知道

一盤"溜雞絲"居然引起了現場的一陣躁動,比先前那些昂貴精美的菜肴所帶來的轟動效應要大多了,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的評論,加起來都只能明一件事,那就是——做菜的人被高度關注.

這種關注使得穎在第一場比賽里就成為了特殊的存在,不管是下邊的觀眾還是參賽者,評委,等等這些人全都記住了她.

此刻,現場充斥著各種不同的聲音,有支持穎的,也有質疑的,有嫉妒的,甚至還有人這一定是"內幕".因為有人認識吳國力,知道他在烹飪界是一位頗具盛名的高級技師,還知道他是廚師協會的會員.穎在出狀況時就是吳國力過去跟她話的……所以那些人充分發揮了想象,認為是吳國力事先跟評委們私下有勾結或是主辦方給了人分.他們沒嘗到"溜雞絲"的味道,他們只是全憑主觀意識在作祟而已.

穎僵立在原地,她能感覺到有不少人在拍她……照相機,攝影機,手機……這些東西讓人倍感壓力,就好像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照X光一樣.這一秒,穎真的有種想要逃離的沖動.可是雙腳像灌了鉛挪不動,她內心深處的倔犟在:不能走,不能退縮!她是光明正大憑自己的廚藝獲得評委的肯定,不是像那些人的有"內幕"!

站在台子邊上的吳師傅和梵狄此刻也是只能干眼看,他們深知,這時候若站出來為穎辯解,不但不會有人信,還會更增加別人對穎的質疑,不但幫不了她,還可能害了她.

吳師傅心急如焚,憤憤地:"那些人真能瞎掰,先前看到我和林凡話,所以他們就覺得有內幕,真是……真是太氣人了,見不得我徒弟好,一群心胸狹隘的家伙!"

吳師傅這話當然是對梵狄的,而梵狄竟然對這件事不以為然,不氣憤,不激動,而是一臉淡然地看著穎所站的位置,只是他眼底的墨色越發深濃,不知道在想什麼.

梵狄這反應,吳師傅有點不悅,扭頭盯著他:"怎麼你一點都不為林凡的事著急嗎?她遭人非議,你都能看得下去?你剛才不是還鼓勵她來著?"

梵狄的目光依舊停留在穎身上,沉靜的俊容浮現出淺淺的笑意:"吳師傅,你該知道現在不管從事什麼行業,都不像以前那麼單純地只需要實力就行,更重要的是心理素質.脆弱不堪一擊的人,是無法在生存下去的.林凡如果真有潛力成為烹飪界的新星,那麼,她將來受得起多少鮮花和掌聲,現在就該受得起多少打擊.玉不琢不成器,百煉才能成鋼.今天,對她來,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得云淡風輕的幾句話,卻是包含著人生深刻的哲理,看似簡單平淡,卻是梵狄自身經曆所得出來的經驗之談.且不論林凡的真實身份是什麼,單今天的事,梵狄認為林凡應該學會面對外界不同的聲音.她現在能挺過去,將會贏得他更多的欣賞,如果她就此退縮,恐懼,那麼,她注定不會有什麼出息的.

吳師傅目露奇光望著梵狄,細細思索著他所的話,漸漸的,吳師傅的眼睛亮了起來,越發覺得梵狄此人絕非凡品.

"年輕人,你得沒錯,呵呵呵……確實,不管哪個行業的競爭都是有不同程度的殘酷,如今的烹飪界也早就不像當年那麼單純,想要混出名堂,學問可多著呢,林凡如果連今天這的場面都抗不過去,那她的心理素質就要重新考量了."吳國力的語氣輕松了許多,不乏對梵狄的贊賞,看向穎的眼神里,多了幾分堅定與鼓勵,少了幾分焦灼.

分明這大廳里滿滿都是人,但穎卻感覺自己如站在孤寂的山嶺,冷颼颼的.

人在最緊張最慌亂時,最先想到的是誰?

穎不由自主地望著右邊的某個方向,看到了吳師傅和梵狄站在一塊兒.與梵狄的目光在空中交彙,糾纏,猶如兩條看不見的蔓藤.她的無助全都寫在那雙清澈純透的眼睛里,但他卻朝著她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這個動作,讓呆滯中的穎渾身一顫,好像病弱的人忽然被注入了一劑強心針!梵狄這是在誇她?真的在誇她!

穎腦子里瞬間響起了在做菜之前梵狄提醒她時,曾她做的菜很好吃,當時她有點懵,驚喜來得太突然,都沒來得及品位,現在看到他做的手勢,她內心累積的喜悅傾巢而來!

這一刻,縱是與他隔著一段距離,可穎卻神奇般地感受到一種微妙的,難以喻的心悸……像干涸的土地遭遇了潺潺流水,像光禿的山峰長出了新綠,像在冬天看到了暖陽.她的心,莫名就安了下來,口罩下,嘴角上揚,不由自主地笑了,眼睛里閃爍著動人的神采.一股豪氣從胸口里竄出來……非議算什麼,遭人嫉妒又算什麼,即使比賽失利又算什麼?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已經收獲了最高的獎賞,那就是……梵狄的鼓勵和稱贊.

耳邊的議論聲遠去,穎回過神來之際,竟發現主持人又拿著話筒在她嘴邊了.原來竟是最後一批參賽者結束了做菜,評委們給出了最後的分數做為本次選拔的晉級標准……"林凡,你順利進入了下一輪,對此你有什麼感想,能幾句嗎?"主持人顯得有點興奮,他暗中也是支持穎的,心里在給她打氣加油.

"啊?晉級了?"穎愕然,望著主持人,眼里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實話,剛才她都已經做好被淘汰的心理准備了.

"我……我……"穎一時間語塞,不知道什麼才合適,堆積在心中的感慨和感謝太多太多了,還有數不盡的喜悅.

穎骨子里依舊是那個憨厚的她,依舊是那個思維奇異到時常令梵狄抓狂的她,于是乎,在一片嘩然中,穎開口了……

"我只想……吃貨們的春天來了."這話一出來,全場安靜了一秒,緊接著迸發出一陣笑聲掌聲,就連幾個評委都忍不住發笑.

其他晉級選手都的千篇一律的感謝之詞,就穎了這麼一句簡單又實際的論,一下子戳中了在座人的心.

來這兒對烹飪有興趣的,誰不是吃貨?她得沒錯,此次比賽高手如云,大都是本市本土的廚師,當然對于本市的人來,就是吃貨的春天到了,出這麼多烹飪高手,是吃貨們的福氣啊!

一句輕松又親切的話,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讓現場氣氛頓時變得和諧不少,而穎得到的支持也更多了.

穎沒有辜負吳師傅和梵狄的希望,在有人故意在她的佐料里動手腳之後,還能憑著自己的實力和現場應變能力獲得晉級下一輪的資格,這可絕不是僥幸.那四位評委是專業的,每道菜所表現出來的廚師的功力與用心,他們都有考慮在內.專業與業余的差別就在于——哪怕是一道看似簡單的菜式,經過評委的嘴試吃,他們都能對做菜的人廚藝有個相對准確的評估.穎的"溜雞絲"是今天的所有菜式里相對來食材較普通的,可是卻被她做出了評委們平時不常吃到的味道,在討喜之余,評委也深深地記住了這道菜.這是她能晉級的關鍵所在.

角落里,洛琪珊的父母不知何時已不見蹤影了,只剩下她一個人還在那里張望.洛琪珊的性格直率而驕傲,好強,她勇于大膽去追求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包括男人,婚姻.她不是哀哀怨怨的媳婦,更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

梵狄就在台子旁邊,那是她的未婚夫,還有兩天就要舉行婚宴了,她是他名正順的妻子,怎麼會站在角落獨自傷神?

穎從焦點中退下來,各個晉級者也都離開了剛才比賽的台子,各自散去,而穎的注意力只在師傅和梵狄那里.

隔著幾米的距離,穎緩緩邁著步子,懷著激動又複雜的心,此時此刻,她忘記了不該接近梵狄,忘記了該與他保持距離,忘記了她的心日日夜夜為了他而痛著……她什麼都不想顧,只想遵從這一刻最真實的意願,想要站在他面前,想要看到他鼓勵而溫柔的眼,想要能聽他的聲音……

一步一步接近了,穎和梵狄的目光就像是黏在了一起,他沒動,他在等她走過來.

近了,更近了……穎在即將走到他跟前時,卻看到了一個女人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側,巧笑倩兮地挽著他的手,那張臉好美,美得讓人自慚形穢!

穎如遭雷擊一般呆住了,硬生生煞下腳步,一腔熱血都被冷水澆熄了……"我這是在做什麼?瘋了嗎,竟然想要去梵狄身邊,那個女人是他的未婚妻,未婚妻!"

穎腦子里猛地跳出來一個巨大的聲音在吼她,隨即,她略微改變了方向,走到了梵狄旁邊她師傅的身邊.

"哈哈哈……林凡,真有你的,不愧是我吳國力的徒弟,好徒兒,今晚跟我回家去吃飯,告訴你師娘你晉級了,她肯定比我還高興!"吳國力開懷大笑,心大好.

穎幸好是戴著口罩,否則此刻就會別人看出她在強裝笑顏.旁邊,是一對俊男靚女在側,生生地刺得她的眼痛心也痛.

洛琪珊臉上笑意不減,微微上揚著眼角,唇輕啟聲如珠玉:"吳師傅,這是您徒弟?恭喜啊,第一次參加這種比賽就闖入了下一關,果真是名師出高徒!"

吳國力也是認識洛琪珊的,此刻聽聞她的誇贊,可是連帶著師傅徒弟都一起誇了,吳國力本不是個喜歡奉承的人,但今天不同,他對穎的表現很滿意,他認為穎當得起任何的稱贊.

"呵呵呵……徒資曆尚淺,跟其他廚師比起來,她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接下來還有兩天選拔,7號那天才能見分曉."吳師傅的謙虛了一下,實際上眼睛都笑彎了.

"7號的決賽,真是巧,我和未婚夫的婚宴也在那天……"洛琪珊美目流轉,瞄了一眼沉靜淡然的梵狄,含的目光不加掩飾,轉而又:"吳師傅,你們見過了?這位就是我的未婚夫."

吳師傅臉色微微一僵,他其實看出來梵狄與洛琪珊的特殊關系了,只是沒想到竟會是洛琪珊的未婚夫,准新郎?

"你們……金童玉女,哈哈哈……太相配了."吳師傅笑得有點不由衷了,不知怎的會瞄了一眼身邊默不作聲的徒弟,眸中的異色稍縱即逝.

洛琪珊的話其實是故意給穎聽的,她不知道為什麼向來自信滿滿的她居然會變得這麼氣,在一個無論外表還是身份都跟她相差巨大的女孩子面前故意強調她和梵狄的關系,這是氣嗎?這是沒自信的表現嗎?洛琪珊暗里窩火,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梵狄在洛琪珊來了之後就沒話,只是那雙深邃惑人的眼會有意無意掃過穎身上.她掩飾不住的失落,他怎會看不懂,只是,她為什麼要失落?是因為他身邊有洛琪珊嗎?這個念頭,讓梵狄沒來由地感到一陣煩悶,隨即淡淡地:"林凡,恭喜你……好好表現吧."

"梵狄……"

"我們走吧,你爸媽還在等我們."梵狄目不斜視地轉身,不再看穎一眼,仿佛之前的那點焦急都是她的錯覺.

望著他和洛琪珊的背影,穎不自覺地攥緊了掌心,酸楚得疼痛在心頭蔓延,好像鈍器在一點點割著她的血肉……心痛,為什麼還沒有麻木?每一次痛過之後都會希望下次不會再被觸動,可是,傷口從未愈合過,所謂的平靜,不過都是自欺欺人罷了.盡管她不願承認,但內心真實的感受就是,她還陷在愛與痛的糾纏中無法自拔,而他卻不知道她的煎熬有多難.

"我喜歡你,你不用知道."這句話,所代表的不是真的你不必知道,而是在萬般無奈中的痛苦呐喊![還有更新.求點月票!]

上篇:續:梵狄的溫柔     下篇:續:去餐廳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