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婚宴當天  
   
續:婚宴當天

"溜雞絲"林凡成為了待定之一,與其余三個參賽者一起,將會在現場一部分觀眾嘗完菜之後才能知道是否晉級了.

烹飪這一門可是真功夫,做不得絲毫的假.它可不像有的音樂節目選秀還能通過伴唱或是樂隊的配合來彌補一下現場演唱的瑕疵.烹飪就是只能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站在台上就沒人能幫得了你,做出來的菜是什麼味道已經定型,好不好吃,受不受歡迎,九成看的是廚師的功力,一成看的才是運氣.

當主持人念到林凡的分數時,觀眾之中又一次有了嘩然之聲.有人暗里高興,巴不得林凡被刷下去更好.這是很現實的問題,林凡的實力在昨天今天已經體現出來一些了,同行的競爭者自然會將她當成威脅.她如果被刷下去了就等于他們少了一個對手,自己晉級的機會就更大……

支持林凡的人當中也有抱不平的,但不管怎樣,需等現場十位觀眾嘗了菜才會見分曉.

十位,都是主持人隨機邀請的,事先沒有經過預設.這樣,坐在靠前位置的人就有口福了!

這個突來的嘗菜環節立刻成為了全場最熱鬧的時刻,記者們也都更加興奮地忙著拍照和攝像.

能不興奮呢,前來觀看比賽的觀眾里很多都是豪門主婦,一部分是男人但都不是普通人……記者們早就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現在都齊齊將鏡頭對准了被邀請嘗菜的人,這第一個嘗菜的就是一位本市富豪圈里的某個貴婦.

一身貴氣的中年女人上台去,步履優雅落落大方,在主持人的示意下嘗過了三位待定者做的菜,然而她最鍾意的卻不是"冷鍋魚",而是另一位參賽者做的"芙蓉黃金蝦".

緊接著,第二位第三位被請上台去嘗菜,"冷鍋魚"只得到了一位的青睞,這況看起來有點不太樂觀.

在主持人邀請前排觀眾時,穎終于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在座……梵狄他在?他什麼時候來的?還以為他不會來了.穎的心又止不住地跳起來,局促地抓著自己的衣角,目光總是會瞄向梵狄所在的方向,好像那里有磁鐵吸引著她.

穎心里也暗罵自己不爭氣,怎麼就做不到無視他呢?她不該再想著他,她應該收回自己的心!

可道理明擺著,自己都懂,真正做起來卻是太難太難了.如果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自己的心,那就明根本不曾深愛過.陷進愛里的人,理智有時就是零,能時時刻刻做到清醒,除非絕地當個旁觀者.而穎最痛苦的地方就是……哪怕他要結婚了,她都提不起對他的恨意.愛,永遠都在她心中占據了上風,感和理智的拔河,最苦的只有她自己.

坐在第一排的孕婦被主持人注意到了,還有她身邊那俊逸不凡的男人,這對夫妻看上去很養眼,于是,成了第四位嘗菜的人.

主持人職業性的笑容掛在臉上,親切地問:"兩位,誰上台去?"

童菲心里那個歡喜啊,一張圓潤的俏臉笑得可燦爛了,興奮地:"我……我去!"

杜橙扶著童菲,忙不迭對對主持人:"我老婆去嘗,我扶著她就行."

夫妻倆只能有一個人去嘗菜,這種事當然是吃貨童菲上了,可杜橙不放心怕台上太滑,當然要扶著老婆上去了,一路護花.

一對令人豔羨的璧人走上台,盡管童菲是孕婦,可也是一個美麗可愛的孕婦,而杜橙就更不用了,風度翩翩氣質出眾,兩人往那台上一站,台下響起一陣贊歎聲.

杜橙特意叮囑童菲,每道菜只能嘗一口,可是,在吃了一口冷鍋魚時,童菲舔舔唇,兩眼放光,忍不住又伸手去夾了一塊魚肚子上的肉,粉潤的臉蛋盡是一副陶醉:"這個……太好吃了!"

瞧童菲這恨不得將舌頭都吞下去的樣子,杜橙啞然失笑,深眸里洋溢著*溺:"你這饞貓……好了好了,改天帶你去這家店里吃."

"不……可不可以不改天,今晚就去那里吃晚餐吧?好不好嘛老公?"童菲現在可聰明了,知道每次只要她這樣溫溫柔柔的話請求他,他多半都是會答應她的要求,如果這樣都不答應的話,她就會變成女漢子,最終他都會依了她的.

這夫妻倆太旁若無人了,恩愛的樣子讓在場的人羨慕得咬牙,特別是女同胞們都紛紛在心里頭點了無數個贊……

"好好好,今晚就去吃."杜橙這完全是將老婆*上天的節奏啊!

"這個……冷鍋魚我覺得最好吃!"童菲指著三道菜,毫不猶豫地選擇冷鍋魚.這是必然啊,她本來就是林凡的粉絲.

完了還舍不得下台,沖戴口罩的林凡:"加油啊,很多人都在支持你!"

穎心頭一暖,下意識地點頭,了聲謝謝,腦子里不由得想到了昨晚在網上看到的那些可愛的支持她的網民.

童菲出對冷鍋魚十分著迷並且急著今晚就要去林凡所在的店里吃這道菜,她這樣的表現就讓觀眾們對冷鍋魚的興趣更大了,有質疑的一些人也開始在想,難道真的那麼好吃嗎?有人還非得今天去吃不可,可見冷鍋魚的味道肯定是不錯的.

冷鍋魚又得到了一分.

後邊的六位嘗過之後,最終的結果出來了……冷鍋魚以險勝一分的優勢戰勝了對手,成為了今天最後一位進入下一輪的參賽者!

確實驚險,決定權交給觀眾了,隨機的,若是菜的口味得不到大多數人的認可,那就只能被淘汰.

在聽到主持人宣布時,穎驚喜地瞪大了眼睛,轟地一聲心頭那塊石頭落地了,拍著胸口安撫自己,口罩下的臉已經激動得通.

"口罩女威武!"

"溜雞絲好樣兒的,沒讓我們失望啊!"

"溜雞絲繼續挺進!"

"……"

穎進了,支持她的人自然為她高興,有的還興奮得叫嚷,為自己的眼光感到高興和自豪,沒看錯,溜雞絲真的是高手啊!

如果昨天的比賽結果讓不少人質疑,那麼今天通過現場觀眾嘗菜來決定待定者的去留,這種方式就讓那些質疑的聲音變得微弱了.昨天還可以嘴硬抹黑內幕,今天的現狀還能什麼?內幕之不攻自破!嘗過冷鍋魚的觀眾都是證人,都能證明這道菜究竟是什麼水准.

正面的聲音站了上風,穎靠自己的實力贏得了進入下一輪的資格,同時也贏得了更多的支持者,贏得了更多人的欣賞和尊重.

角落里,吳師傅靜靜地看著這一幕,眼睛熱乎乎的,激動的心難以平靜……徒弟走到這一步真不容易,頂著巨大的壓力,頂著流蜚語,頂著那些惡意詆毀的論,用實力話,堵住了那些人的嘴.

坐在第一排的梵狄卻沒有被主持人邀請上去嘗菜.不是因為他沒受到主持人的注意,而是因為主持人看見了他和杜橙童菲夫妻倆在話,三人中只能邀請一個人去嘗,而那對夫妻甜蜜幸福,一看就能增加人愉悅的心,現場需要這種甜蜜輕松的氣氛.

比賽結束了,穎聽到主持人可以下去了,她這才又看向梵狄坐的位置,可是……咦?怎麼沒人了?他走了嗎?

濃濃的失落襲上心頭,穎晉級的喜悅也因為梵狄的離去而變得淡了許多.雖然他要結婚了,雖然他已經是洛琪珊的男人,穎知道不該再想著他,但就是腦子不聽使喚,總會想要見到他.只有當視線里有他的身影,她的世界才會被照亮,否則,只剩下一片灰.

後天就是7號,是比賽的決賽日,也是他結婚的日子.這個消息對穎的打擊很大,昨天知道以後就一直心沉重,怎麼都笑不出來,今天能堅持著比賽,還能進入下一輪,這太難得了,更加明穎在烹飪方面真的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在自身緒狀態不好的況下還能晉級……只是,明天就是最後一輪淘汰賽,只會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個人才能進去決賽,她如果再不調整好狀態的話,況不妙啊.

穎剛一下台就被兩個人領著進後邊休息室去了——這是她參賽前就被告知要遵守的規則.由于是戴著口罩,所以在上台做菜之前和下台之後,她都需要在專人的監督下摘掉口罩,以證明是她本人在參賽,以防作弊的嫌疑.

這兩個人,一男一女,都是烹飪協會的會員,昨天穎就見過了.

進了休息室,男人關上了門,女人示意穎可以摘下口罩了.

穎心頭微微一凜……昨天,她還記得,當她摘下口罩時,這女人的驚悚與嫌惡的表,那種不屑的目光就像刺一般紮在她身上.

"愣著干什麼,摘啊!"女人不耐地白了穎一眼.

穎趕緊回神,伸手向耳際,摸到了那根線……此時此刻,他們都不知道門外站著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正是消失了又再複現的梵狄!

梵狄的手輕輕搭上了門柄,心翼翼地轉動轉動……門被推開了一條縫兒,梵狄能看到那一男一女的正面,可是卻只能看到穎的背影,她好像是在摘口罩?

那麼削瘦的肩膀,的身子好單薄,但就是這樣的身體里,蘊藏著一個高大的靈魂,值得讓人肅然起敬的靈魂!

梵狄不由得摒住了呼吸,這感覺竟讓他莫名緊張起來……到底希不希望口罩女就是穎呢?這個問題如一道閃電劃過梵狄的心,還沒來得及細細去思量,忽地,梵狄警覺身後有異動,陡然間轉身……

"梵狄,原來你在這兒,我還在找你呢!"洛凱旋一臉笑意地站在梵狄身後,伸手去拍梵狄的肩膀:"走,跟我去樓上!"

梵狄倏然皺眉,幽暗不明的目光打量著洛凱旋……這人真是無意間碰到他的?該不會是一直留意著他,故意現在冒出來的?

難怪梵狄如此反應了,剛才他都想竄進休息室去,但洛凱旋來得太巧了!

"怎麼啦?"洛凱旋見梵狄神色有異,不由得露出愕然的表.

正當這時,休息室里走出一男一女,見到洛凱旋,熱地招呼著,不難看出有幾分驚喜.而穎已經戴好了口罩……

梵狄根本聽不進去洛凱旋在什麼,只是死死盯著穎,拳頭攥得緊緊的,抑制著想沖上去扯掉她口罩的沖動!

穎也在看他.驚詫,錯愕,憂傷……複雜的目光讓梵狄都感到不解,究竟這眼神里包含了多少他不明了的涵義?

"咳咳……咳咳咳……梵狄,我們該走了."洛凱旋故意咳嗽幾聲以提醒梵狄不要失態,再次催促他離開.

梵狄欲又止,望著穎這雙清澈明眸,最終還是咬咬牙,轉身隨洛凱旋去了.

穎苦笑,酸澀的滋味越發深濃……洛凱旋,師傅了,那是梵狄的岳父,洛琪珊的老爸,是本市有頭有臉的富豪,更是這酒店的老板,是這次烹飪大賽的主辦方之一,是烹飪協會的名譽會長……

洛家,好耀眼,正是這樣的家庭才夠得上與梵狄相配麼?

"林凡,徒弟……"吳師傅的聲音溫暖親切,讓穎冷冰冰的心有了一絲溫度.

"師傅."

"哎,你呀,現在什麼都別想,專心比賽吧,你也看到了,競爭很激烈,想要走到最後並不容易.聽師傅一句,如果有些東西注定不屬于你,那麼,你就更要盡全力抓住屬于你的東西.明白嗎?"吳師傅語重心長,話中含有深意,可見他是在暗示穎什麼.

穎一驚,瞪圓了眸子看著師傅:"我……我……師傅……"

"師傅還沒老眼昏花呢,有些事,你不,師傅也能猜出幾分,但是我不會追問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要好自為之啊."

穎默然低下頭,心中打翻了五味雜瓶……注定不屬于她的,是梵狄嗎?而她能抓住的屬于自己的東西,不就是眼前的這場比賽和她對烹飪的熱愛嗎?

與其苦苦戀著不屬于自己的,明知道沒有結果,不如抓住手中擁有的……穎在心中反複咀嚼著這些話,越發覺得師傅得很有道理,她確實是該看清楚現狀,盡全力比賽,不要再被其他人和事困擾了.

穎隨著吳師傅回店里去了,還有工作在等著.

到了吃完飯的時間,果然,童菲和杜橙來了,還真惦記著冷鍋魚呢,下午已經知道了溜雞絲在這兒上班,比賽結束了就往這邊趕,可來了還沒能立刻入座,還在排隊等位.

沒錯,這兩天蜀香味的生意更加火爆了,因為烹飪大賽上參賽者上去都是會先介紹是來自哪個餐廳,若暫時無業的可以不必介紹.而溜雞絲是來自蜀香味,原本這就是本市有名的川菜館,生意一直不錯,現在有溜雞絲冒出頭了打名號,慕名前來的人就更多了.

終于能吃到一大鍋的冷鍋魚,童菲杜橙這倆吃貨得償心願,吃得很滿意,也很歡快.不過就是因為童菲懷孕期間不能吃太辣,杜橙嚴格監控著,今天這冷鍋魚還特意叮囑過廚師少放點辣椒,但即使這樣,仍然具有很好的口感,讓杜橙這吃遍了不少美食的人也由衷地贊歎,確實真的太好吃了!

到這吃,杜橙想到了後天梵狄的婚宴……

"老婆,你不是已經准備好了送給梵狄的禮物嗎,是什麼?"

童菲剛吞下一塊魚肉,滿足地擦著嘴邊的油,本就潤的嘴唇變得更誘.人了:"是一幅百子千孫圖,刺繡的,我從網上訂購的,今天我們出門之前收到的包裹就是啊,你沒看?"

"百子千孫圖?哈哈哈,梵狄是該生孩子了,他跟晏少一般大,可晏少家的寶貝都會泡妞了,梵狄還八字都沒一撇,這個禮物好啊,希望他早生貴子吧."

"你檸檬都會追女生了?不是指的嫣嫣吧?哈哈哈,兩個家伙到是很配,都是聰明得不得了……老公啊,不知道咱家寶寶以後會不會像檸檬和嫣嫣那麼聰明伶俐呢."童菲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肚子,眼中母性的光輝分外動人.

杜橙嬉笑的神微微一收,正經了幾分:"其實吧,老婆,孩子是否很聰明,這並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孩子健康成長,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幸福了.我是當醫生的,這些年在醫院見了太多的生老病死,見到有的孩一出生就患病或是不久就夭折,我時常就在想,父母渴望孩子聰明伶俐,這本身是沒錯的,只不過,我卻認為,健康平安才應該排在第一,其他的都是次要的,沒什麼比健康平安更要緊的了,你是吧,親愛的?"

童菲聞,心里一動,頗為感觸……她這一胎有多不容易,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由于身體與一般女人不同,是先天zi宮異味而導致她懷孕期間發生了幾次驚險的事,幸好寶寶還在.健康,平安,這是她對寶寶最大的期許了.

"是啊,老公,還有兩個多月,寶寶就要出世了,我們的寶寶一定會健健康康的……"

"那是必須的啊,也不看看是誰的孩子,是我杜橙的,基因優良著呢!"這貨又開始自誇了,得意得很.

童菲哼哼:"就你基因優良嗎?我也是孩子的媽!"

"是是是,你也有份……"

"什麼叫也,我是主力,孩子是在我肚里的."

"這個嘛,難道不是我當初在香港那一晚很賣力才會懷上的嗎?"

"你……"

"……"

這兩個歡喜冤家永遠都能自己制造愉快的氣氛,斗嘴是兩人的樂趣,一天不斗還不習慣,但是好就好在兩人不會真的生氣,反而感還越來越好.杜橙更是覺得在童菲面前他才能展現最真實的自己,很興慶當初他明智地拒絕了跟方凱琳的婚事,選擇了童菲,所以才會有現在溫馨甜蜜的感生活,否則,他將會成天悶悶不樂吧.

這天晚上,官網上的評論依舊激烈,"資深吃貨""乖乖寶""劈你閃電俠""鷹王""愁你何棄治"等等賬號又展開了一幕噴與反噴的口水戰.比賽是一回事,這網上的評論又是一回事,誰都不知道電腦前邊是誰在操縱著賬號,誰在發,誰的身份是誰……

但有一點似乎比較明確,"資深吃貨"很可能是穎不心就得罪了的人,或者是對她心存不滿的人.聰明點的甚至在想,會不會是那個在佐料里做手腳的人?現在不是追查的時候,等比賽結束了,這個人一定會被揪出來的.現在穎比賽所用的一切食材和材料都是由她自己親自准備好了保管著,不會再拿到店里去了,不會再有其他人碰到.

第二天,也就是烹飪大賽最後一輪選拔.穎表現依舊生猛,在一片期待與嫉妒的混合聲中,穎險勝兩分,成為挺進最後的決賽!明天,7號,穎將與其他參賽者一起在這大凱旋接受最後一場考驗,比賽時間是下午兩點鍾,而梵狄的婚宴是上午就要開始了……

今天梵狄沒有來,太多雜事纏身,根本沒辦法抽出時間.婚宴的籌備已經就緒,梵狄還要負責安排明天的安保工作,只是酒店的保安肯定不夠的,梵氏公館會派出一部分精英來此負責現場的安全.

梵氏家族的繼承人梵狄大婚,這消息在道上早就是一顆重磅炸彈,到時候前來道賀的人必定不少.由于梵狄身份特殊,他自己也清楚梵家從他老爸那一代起就有不少仇家和對手,所以這次的安保工作尤為重要,送現金賀禮的就先不,但有人要送禮盒的,必須經過梵氏家族的人檢查之後才能收下.還有現場新增的監控設施,等等都需要梵狄親自監督……

翌日,7號,大凱旋酒店迎來了開業之後最熱鬧最喜慶的日子——老板洛凱旋千金的婚宴!【千千還在碼字,求月票啊!親們撒點月票讓千千更有加更的動力!一會兒還有更新!】

上篇:續:今天他會不會來看比賽?     下篇:續:查到她的真實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