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取消婚宴  
   
續:取消婚宴

新娘子就像是一朵盛開的牡丹,豔光四射,身穿高定婚紗,白色*抹胸,魚尾式裙擺,後背鏤空,腰身和裙擺有精致的白金鑽飾,耀眼鑽石項鏈價值連城,耳環,手鏈以及頭上那一頂象征著公主的鑽石頭冠……

鑽石絢爛的光輝為洛琪珊鍍上了一層貴不可的氣息,高貴典雅之中卻又透著幾分火辣的性感,尤其是那桃粉色的眼影使得她今天看起來更具風,嫵媚中含著嬌羞,流露出半*的韻味,魅惑無邊.

只是,她此刻嘴角的笑意在漸漸凝固,瑩潤如玉的臉部肌膚開始僵硬了……梵狄是怎麼回事?

她原本還等著聽梵狄誇誇她今天很美,但還沒聽到他一個字呢,他已經急匆匆跑出去了!

洛琪珊愣了幾秒,心頭沒來由地慌亂……該不會有什麼變故吧?

洛琪珊顧不上那麼多,提起裙擺就沖了出去……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感到很不安,有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來.

在走道盡頭,洛琪珊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頓時松了口氣.他沒走,他還在!

洛琪珊的腳步更加快了,踩著高跟鞋就跑上去.

"老公……老公……出什麼事了嗎?"洛琪珊強作鎮定地問.

梵狄神色有異,緊緊皺著的眉頭擰成了山,心潮澎湃難以自制.剛才手下所彙報的消息,讓他的心無法平靜,緒還處于激動之中,思維紛亂,一時間都忘記回去化妝間了.

"是有點事,不過,我會處理的."梵狄淡淡的語氣就是在暗示洛琪珊,這件事他不方便告訴她.

可是,女人的直覺就是這麼靈敏,洛琪珊緊緊盯著梵狄的眼睛,似是要想將他看穿一樣,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怎容得有什麼差錯!

洛琪珊鳳目中透出兩道凌厲的光線,咬咬牙,含著幾分痛惜:"如果你不願意,我就不問了,那我們現在可以出去了嗎,儀式就要開始了,大家都在等我們."

如果在幾分鍾之前,梵狄是會點頭答應的,可是,剛剛的電話里,他知道了一件事——林凡就是穎,穎就是林凡!

這讓他如何還能安心地進行婚宴?他心里的滔天巨浪,不是洛琪珊能明白的.他永遠都記得在看到穎寫下的備忘錄中,喜歡他時,他當時的震撼和悔恨.

他曾想過,如果能救回穎,如果時光能倒流一次,他不會再讓穎過得那麼淒慘.他無法確定自己對穎是同還是愛,但至少他知道,在他心里,穎是無人能代替的,她曾給予的溫暖,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甚至貪戀著那一段被她溫暖,有她在身邊的日子.

現在知道了確定了穎就是林凡,梵狄的心亂了……穎受傷毀容,所以不敢與他相認,她知道今天是他的婚宴,她一定比從前更加傷心欲絕,他真的要再傷她一次嗎?穎出事那次都夠他悔恨一輩子,現在他還有機會彌補穎,可是婚宴怎麼辦?

洛琪珊在他耳邊著什麼,他聽不到了,滿腦子都在想著關于穎,關于口罩女的一切……難怪在蜀香味見到她時,她的眼神是那樣驚慌和悲傷,難怪她會大晚上跑去梵氏公館外偷窺,難怪她被逮到時會沒命地逃跑!

"林凡……穎……林凡"梵狄心里默念著,拳頭攥得好緊,真想給自己兩巴掌!

林凡,這名字不就是"梵"字給拆開了嗎?只可惜他當局者迷,到現在才恍然大悟!

從這點就能看出穎還惦記著他,否則怎會給自己取個名字叫林凡?

洛琪珊的臉色變了又變,心急如焚,同時也有深深的憤怒,她不知道梵狄究竟是怎麼了?是什麼電話讓他如此失常?

不……她不能失去他,婚宴必須照常舉行!這是她洛琪珊的男人,是她一生中最美麗的一天,她不能允許自己抱憾!

"梵狄,有什麼事都等婚宴結束再好嗎?還有二十分鍾就到時間了,我們……"洛琪珊話還沒完,梵狄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電話那端的男人聲音很大,在這個安靜的角落里,洛琪珊都能隱隱聽見一些.

"老大,不好了!我們剛剛趕到穎住的地方,可是……慢了一步,她被何宇森的人抓走了,上了一輛面包車,我們現在正在追那輛車!"男人心里暗暗叫苦,這回是辦事不利,若早來幾分鍾穎也不會有事,現在只能盡力而為了.

"何宇森?"梵狄驚駭,一股沖天的暴怒迸發出來!

何宇森是誰?就是前段時間從澳門過來的人.此人心狠手辣極度凶殘,穎落在他手上等于就是羊落虎口!

電話掛斷,梵狄再也無法留在這里,而洛琪珊似乎也感到了事態的嚴重,下意識地挽住了梵狄.

"對不起,我現在必須去救一個人……洛琪珊,是我梵狄虧欠了你,但即使是這樣我還是要老實告訴你,婚宴,取消吧."梵狄無暇多,匆匆丟下這幾句,扯開洛琪珊的手,頭也不回地離去.

"站住!"洛琪珊一聲低吼,沖著他的背影,哽咽的聲音在顫抖:"是誰?是哪個女人?"

她聽到了電話里梵狄的手下的話,雖不是字字清晰,但足夠她明白梵狄的突變是因為一個女人!

空氣中傳來飄忽的音節:"墓園……墓碑……"

洛琪珊只聽到這幾個字,一瞬間,整個人呆若木雞,連追梵狄的勇氣都沒有了……只因為,她想起來了,初見梵狄時,在墓園,那塊墓碑上刻著"吾妻………

是那個人?竟然是那個人!

若是那個人,她洛琪珊就真沒了掙紮的余地了.她一直都知道那個人在梵狄心里占有重要的地位,那才是她最大的敵人.可那個人竟然沒死?還被梵狄找到了,難怪他要取消婚宴,就憑那"吾妻"二字,還有誰能贏得過那個人!

洛琪珊整個人都癱軟了,腦子里轟鳴一片……怎麼辦?怎麼向父母交代,怎麼向外邊的賓客們交代?她簡直不敢相信,她洛琪珊居然會淪為被人拋棄的新娘,淪為所有人的笑柄!

憤怒,悲傷,痛苦,前所未有的強烈,從洛琪珊胸口爆出來,沖垮了她的理智,她此刻再也不是那個事事都能保持冷靜淡定的洛琪珊,她現在只是一個瘋子!

下一秒,她瞄見了一個從走道經過的男人身影,那一刻,她就像是離弦的箭一般沖了過去!

"等等!"洛琪珊不由分抓住了男人的胳膊,赤的雙眼死死盯著他:"你……我認得你,我認得你……"

男人眉頭一皺,眼底浮現出一絲詫異和嫌惡,一點不給面子地將洛琪珊推開:"認識我的人很多,姐,請你自重,你應該是今天的新娘吧,別這麼……不知檢點."

男人的冷漠和對洛琪珊的評價,讓洛琪珊猶如萬劍穿心!新娘,不知檢點?呵呵……真諷刺啊!

男人見洛琪珊不語,便不再打理她,邁開長腿就欲走開,可是洛琪珊卻又跟了上去,攔住他的去路,緊緊拽著他,神激動地:"我認得你,我在財經雜質上看過你的報道,你叫晏錐,你沒老婆……晏錐,我是洛琪珊,沒錯我是今天的新娘,可是我現在有件事想……求你.求你充當一下我的新郎,求你當一次今天婚宴的男主角,行嗎?"

頓時,周圍都寂靜了,兩人陷入可怕的沉默,晏錐兩只眼睛就像是看瘋子似的看著洛琪珊,沒錯,此刻在他眼里,洛琪珊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呆萌分割線======

梵狄開著他的法拉利跑車一路狂奔,耳朵上的藍牙不斷傳來手下的聲音……抓走穎的那輛車已經失去了蹤跡,只能大概判斷是在往海邊去了,但具體位置卻不知道.

要在鬧市區里追蹤一輛車,這種事難度太大,梵狄的手下能追到最後靠近海邊才跟丟,已經算很有能耐了.

知道在海邊那附近,梵狄有了大概的方向,已經吩咐梵氏公館的人集體出動,前往那片海灘搜索,他自己也火速趕去.

方向盤捏得好緊,冷目中陰狠的光線讓人不寒而栗,坐在他旁邊的山鷹臉色煞白,強忍著胃部的翻騰,愣是沒吭聲……老大這是肺都氣炸了吧,所以才會開這麼快.

"何宇森,他怎麼會找到穎的!該死!"梵狄怒喝,恨不得車子能飛起來!

何宇森的殘暴在道上是大家公認的,就連何宇森手下的兄弟都暗中對他不滿,他太沒人性,他是個人渣!

何宇森剛來C市那天,梵狄出于基本的道上規矩,接待了何宇森,那之後梵狄再也沒有去找過何宇森了,本就不想跟那種人打交道,能免則免,但想不到何宇森來此的目的居然會是穎!不……應該,目標是他梵狄!

穎為什麼會被抓,唯一能解釋的原因就是何宇森知道了穎的身份,知道她就是曾經在梵氏公館里住過的那個女人,梵狄認的干妹妹……

"老大,何宇森到底想干什麼?之前我們都是河水不犯井水的,他抓走穎,難道是為了對付我們?"

"一定是的,只有這個原因才解釋得通.但是,就算是這樣我也要去救穎!既然她還活著,這一次,我不會讓她出事!"梵狄決心一下,明知這一趟去是極度危險,但他不會退縮,他要親自將穎救出來!她的人生太苦,如果可以,他希望今後她的人生都是甜……

上篇:續:查到她的真實身份!     下篇:續:終于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