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死都要在一起  
   
續:死都要在一起

死亡的氣息,陰冷,黑暗,帶著腐朽與毀滅,形成一股看不見的風暴席卷而來.死,誰人不怕呢,況且是在這群凶殘的人手中,如果真被扔進海里淹死,將會是怎樣的痛苦?此刻,梵狄正被槍指著頭,而拿槍的人卻是他的哥哥!

穎眼中滿含驚恐,但她卻沒有嚇得尖叫和哭泣,她心中充滿了悲憤與沉痛,她不知道梵狄究竟是怎麼知道她就是林凡,現在不是問這個的時候,重要的是,他就在她眼前,若不是因為她,他就不會來送死!

痛苦的自責,穎望向梵赫磊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憤恨,泛的眸子死死盯著他,一字一頓狠狠地:"金虹一號,梵狄不稀罕,你盡可拿走,可你卻還想要他的命?你根本不配為人,你是畜生!"

"罵得好!"梵狄一聲喝彩,這張比女人還要漂亮的俊臉上浮現出贊賞的笑意,眼中未見慌亂,只有一貫的冷傲不羈和他天生那種俯仰眾生的氣勢,縱然對著槍口,他仍然是不為所懼.

"梵赫磊,你該知道身為梵家的人,從踏上這條道開始就做好了死的准備,橫豎我都今天都不過是一死."梵狄鎮定如常,就像是在談論一件很普通的買賣而不是在著與自己性命攸關的事.他的無畏,正是梵赫磊最最不能忍受的.

梵赫磊不甘,他沒有看到預期中梵狄的恐慌和求饒,反而是見到對方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仿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他內心的嫉恨更是瘋狂地滋長!

"梵狄,你真的不怕死?我不信這世上有不怕死的人,你是人不是神,你現在是我的俘虜,你會死在我手里!"梵赫磊猙獰的面孔猶如邪惡的化身.

梵狄冷然嗤笑,同的目光看著梵赫磊:"你覺得我能坐到今天的位置,能當梵氏家族的繼承人,我是靠什麼?難道是坐在家里看看電視玩玩電腦?我在外邊為家族出力,為家族拼殺,為家族出生入死的時候,你和姐姐還在澳門逍遙快活.不過還好閻王爺跟我不親,他老人家不肯收我這條命,像我這種數次進出鬼門關的人,你認為我會怕死麼?梵赫磊,別廢話了,你想要金虹一號就將你准備好的文件拿出來我簽字,然後放了她,如果你敢傷她,我就算是死都不會讓你得到金虹一號."

聞,穎身子一顫,悲慟地望著梵狄,他……他竟如此護她?

不清是愛意還是感動,穎的眼眶發酸,內心激動的緒難以抑制,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她眼中閃過一抹決絕:"不,我不走!就算他們放了我也不走!我死都要跟你在一起!阿凡,不要再推開我,讓我陪著你……"

她嘶啞的聲音帶著一股莫名的力量,震撼著每個人的心.梵狄魁梧高大的身軀有著一絲顫抖,前所未有的感動在心中升騰,看著眼前這瘦的女孩兒,她的臉上有丑陋的疤痕,但是她卻有著一顆至真至純的心,在生死面前,義無反顧地願意與他一同赴死,這一份堅定不移的愛,他何德何能可以擁有呢?

世間善男信女,誰不渴望收獲一份可以與自己同舟共濟生死不棄的愛?梵狄也曾祈禱過渴望過,只是,在他以為不會降臨時,就這樣出現了,帶著無與倫比的震撼力,鑿穿了他堅硬的心.

梵狄精美如畫的面孔露出淺淺的笑意,投給穎一個安心的眼神,低沉溫柔地:"好,不走就不走,我們一起."

穎聽到這句話,好比是得到了全世界那樣幸福,一下子就笑了,眼中淚光晶瑩,可都是開心的淚水.千萬句甜蜜語都比不上一句"在一起",哪怕是面臨死亡,但只要是跟他走到了最後,她心甘願,她無所畏懼.

梵狄見穎這激動的表,心里的疼惜越發深濃:"你真傻,陪著我一起死,你都能這麼開心?"

穎一急,顧不得那麼多了,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能和你死在一起,總好過我r日夜夜為所苦.阿凡,我愛你,不管是生是死,我再也不跟你分開了!"

這話一出,全場都安靜了,包括梵赫磊和何宇森等人,全都面面相覷,表可謂是精彩極了……這什麼況?都要死的人了還在旁若無人的談愛,居然還當眾表白起來了?見過在槍口下在一幫人渣面前對自己心愛的人表白的嗎?穎這也太強悍了!

藏匿在心中已久的愛意,從不敢表露出來的愛意,就在這生死的關頭洶湧而出,赤誠的愛,沖淡了屋子里的死亡氣息,帶著一股柔和卻又堅定的力量,攤開在梵狄面前,是穎那顆傷痕累累卻從未停止過愛的心!

穎在出來之後也驚呆了,心頭猛跳,她都想不到自己怎麼會出那句話的,太突然了,之前她一點准備都沒有,完全是下意識的.

梵狄的心門,早在不知不覺時已經敞開,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或許就在他剛跑進來抱著她的刹那,或許是在知道林凡就是穎時?總之,現在梵狄只覺得渾身暖洋洋的,臉上的笑意美得令人心悸,微微點頭:"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的……謝謝你愛我."

這一刻的濃蜜意,讓旁邊那群人實在看不下去了,何宇森眼色一狠,呸了一口唾沫:"你們都閉嘴!在拍大戲呢?告訴你們,死到臨頭了!什麼愛愛的什麼玩意兒!"

梵赫磊更是氣得咬牙切齒,臉都青了,憤恨地拽住梵狄的衣領,將他拖到桌子面前,指著上邊的一份文件:"簽字!"

金虹一號的歸屬權,早在梵頂天和梵狄從澳門離開時,就已經成了梵狄的,當時還不過是一艘普通游輪,梵氏家族的人都看不上,可現在,它卻成了東南亞首屈一指的豪華游輪賭船,名聲大噪,日進斗金,怎不叫人眼到極點?梵赫磊和梵碧蓮在澳門經營的賭場已經走向衰落了,而金虹一號卻越來越火,梵赫磊表面上還是賭場老板,可事實上他欠下了一身巨債難以償還,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嫉恨梵狄,還想著要坐上梵氏家族繼承人的位子……

種種因由加在一起,梵赫磊不惜鋌而走險,不惜兄弟相殘!

簽不簽字都是死,這是明擺著的,梵赫磊不可能留著梵狄讓他活著離開,斬草除根,是梵赫磊和何宇森一早就想好的計策.

梵狄拿起筆,神色依舊,仿佛根本就不在意自己是否快死了.看看穎,再望望梵赫磊,再瞅瞅桌上的文件……

"准備得很充分嘛."梵狄著就提筆,在文件上簽下了自己的大名,那寫字的姿勢尤為豪氣.

梵赫磊和何宇森兩個狼狽為殲的卑鄙人見到梵狄這麼爽快地簽下名字,心里各自都松了一口氣,原本還以為要費點功夫的,沒想到還挺順利.

"哈哈哈哈……磊哥,還是你厲害,不愧是兄弟,知道這女人是你兄弟的軟肋,哈哈哈……我起先還不信這女人能起作用呢!"何宇森的公鴨桑笑起來格外難聽,偏偏還笑得格外猖狂.

梵赫磊按壓住心頭的竊喜,又從身上摸出一份東西……

"這個,是我為你准備的遺書,你就照著寫一遍,回家我才好向老爸交代,就你是不滿跟洛家的婚事,帶著自己愛的女人雙雙殉了,哈哈哈……怎麼樣,弟弟,我為你考慮得還周到吧?"梵赫磊獰笑,丑陋的嘴臉令人作惡.

這就是親,這是同父異母的哥哥,竟歹毒到這種程度,簡直令人發指!

穎以前只知道這種節在電視里能看到,可沒想到還會親眼看見,太令人心寒了,沒什麼語能形容梵赫磊的邪惡!

梵狄淡淡地瞄一眼自己的"遺書",二話不,照著寫了一遍.

"看來你也不過是嘴硬,還真以為你不怕死呢!"梵赫磊不屑地冷笑,拿起遺書檢查了一下,揣進口袋里,但隨即又向梵狄攤開手:"私章呢,拿出來在文件上蓋一下,別你沒有,我知道你的私章是隨身攜帶的,拿出來!"

梵狄倏然皺眉,梵赫磊真是有心了,連他的私章是隨身攜帶的都知道.

梵狄也不多話,取下特制的手鏈,將上邊其中一顆骨玉揚了揚……這就是梵狄的私章,原來竟是戴在他的手鏈上.

梵赫磊連印泥都准備好了,看到梵狄在文件上蓋了私章,梵赫磊這才真正地放心了,仰天大笑:"金虹一號,現在你是屬于我了!哈哈哈哈……來人,把梵狄跟這女的拖出去,扔進海里喂魚!"

"阿凡……阿凡……"穎心痛的呼喚,掙紮著想要靠近他.

梵狄正在被人往外邊拖,扭頭沖穎笑笑:"別怕,不是好了一起嗎……"

"……"

梵狄的反應太過鎮定而平淡了,如果梵赫磊和何宇森不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腦,就該發現梵狄冷靜得不正常,可他們現在正得意呢,哪里還會去想那麼多.

海邊,梵狄和穎都被押著站在沙灘,海水浸透了雙腳,冷冰冰的寒意襲遍全身,冬季的大海,冰冷刺骨,而這兩條鮮活的生命將會被淹沒在海水里,真的做一對同命鴛鴦了……【還有一章】

上篇:續:終于相認!     下篇:續:死前有個要求,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