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死前有個要求,親一下  
   
續:死前有個要求,親一下

大自然是人類的母親,但大自然有時也是無的.這一望無際的大海,12月的天氣,若真是被扔進去,就算不被淹死也會被凍死!

死亡,又一次地距離穎如此的近,但她卻沒有預想中的恐懼,回顧自己短短十九年的人生,所經曆的好像格外漫長.活了十九年,她所受的苦,遠比甜要多……她原本平凡的人生,是在遇到梵狄之後開始有了不同,而這個男人,現在就在她身邊.

梵狄一身純白的禮服,站在這海邊眺望,不凡的身姿竟有幾分出塵的味道,昂首佇立,幽深的眼眸就像這還一樣深邃不可測.他身上那潛藏著的藝術家的氣息散發出來,讓人不由得想起了他畫畫時的儒雅俊逸的風采,而他本身就是一幅美不勝收的畫卷,令人百看不厭,回味悠長,越看越是發覺有更多的深意,更多值得挖掘的美好……

只是,這樣一個男人,今天就要命喪黃泉了嗎?可惜,可悲,可歎!

海風迎面吹來,梵狄魁梧的身軀如高山仰止,仿佛寒暑不侵,他到此刻,眼中仍然是沒有敵人預期的慌亂和乞求.

梵赫磊得意地指著前邊不遠處,狠狠地:"看到了嗎,那兒有艘船,一會兒你們被扔進海里之後,我們就會坐著那艘船到金虹一號去,接手你的地盤,然後將會輪到梵氏公館,還有家族在本市的一切產業所有娛樂場所,賭場……統統都將是我梵赫磊的!"

梵狄微微眯起的雙眼里露出鄙夷和蔑視:"梵赫磊,你真的無藥可救了.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如果現在收手,拿著金虹一號的轉讓書去接手,放我跟她離開,或許,你還有一線生機,可如果你要一意孤行自作孽,若我不死,你會是什麼下場?"

"哈哈哈……不死?"梵赫磊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張開手指指這周圍:"你看看,這里有你半個手下的影子嗎?全都是我們的人,你憑什麼可以不死?死到臨頭還要耍酷?你去閻王爺那兒耍吧,沒人會來救你的,今天,你必須死!"

梵狄惋惜地搖頭,對于這個執迷不悟的人,梵狄算是仁至義盡了,但對方既然死不悔改,他多也無益.

穎站在梵狄身邊,默默伸出手握著他的大手,緊緊依偎著他,蓄滿了柔的眼神癡癡看著他……以前她就是太含蓄了,只知道暗戀,不知道去爭取,可現在都要死了,她也已經向梵狄表白,她沒什麼可藏著的,只覺得能向心愛的他出心里話,是件多麼幸福的事.

"阿凡……我願意和你一起同生共死,只是我想知道,我們死了之後,你的手下還會照顧我弟弟和媽媽嗎?"

"當然會,無論什麼時候都會的."梵狄毫不猶豫地,這是實話,他早就有吩咐,不管他發生什麼,梵氏家族都要供養豆子直到他大學畢業,也會繼續給穎的母親送去生活費.

"阿凡……我很慶幸自己愛上的是你,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穎輕聲呢喃,羞澀的臉了.

梵狄魅惑的雙眼閃爍著異彩,看向穎的目光越發柔和……他現在才發覺穎骨子里的勇敢,比他想象的更多,在這種時候她還能不哭不鬧不求饒,不恐懼,視死如歸的大氣,連他都忍不住在心頭贊歎.他身邊就是該有這樣的女人,才能與他同舟共濟,才能有資格與他並肩.

梵赫磊心里火燒火燎的,看著梵狄跟穎在這兒纏*綿,他更是火冒三丈,凶殘的念頭瘋狂滋長,惡狠狠地低吼:"扔下去!"

身後的幾個男人一聽,立刻抓住了梵狄和穎,還將兩人的腳綁上石頭.

"弟弟,你安心地去吧,明年的今天,我會給你上柱香."梵赫磊陰森的目光中沖滿了嗜血的戾氣.

夠狠了,害怕人家死不了,綁上石頭才放心.

海水冰冷,浸透的寒意刺骨,穎瑟瑟發抖,梵狄的手始終沒有放開她,兩人被槍指著,往海里走去,海水已經淹沒到膝蓋了……

"磊哥,等你當上梵氏家族的繼承人,你可別忘了咱們的約定啊!"何宇森湊近了梵赫磊耳邊,他是忍不住會提醒,因為梵赫磊這人連自己親兄弟都敢算計,他不得不防.

梵赫磊眼一橫,隨即爆發出一陣狂笑:"宇森,你放心,這件事能成,你功不可沒,忘不了你那一份兒的!"

海里,兩個手牽手的背影成為了這海天一色中的一道風景,令人落淚的景致.兩條年輕的生命就此隕落了嗎?蒼天在憤怒,烏云密布,海水在咆哮,一浪一浪打來……

如果不往海里走,身後的人就會開槍,也就是,橫豎都是死,死定了沒有余地了!

梵赫磊和何宇森狂笑的聲音不絕于耳,看著梵狄和穎越走越遠,一半身子都沒入海水了,他們不但沒有半點不忍,反而是笑得更猖狂了.

穎從沒想過自己的死會是跟梵狄手牽手的.這是幸福還是不幸?

此時此刻,穎再也止不住眼淚了,抽泣著:"阿凡,都是我連累了你,如果不是我被抓到,你怎麼會……嗚嗚嗚,阿凡……對不起,我害了你……"

梵狄擰著眉頭,眼中卻是噙著笑意,握著她的手緊了緊:"傻瓜,你為什麼會被抓,還不是因為我嗎,不然,你現在就該在大凱旋准備烹飪大賽的決賽了.還有,你上次出事,跟陸哲浩一起墜崖掉進河里,如果不是因為梵赫磊想抓你來對付我,他就不會將你撈起來,不定我當時就能找到你了……你受的罪,很多都是因我而起,你就不要再什麼對不起,也不准再自責."

都這時候,他還是那麼霸道,連自責都不允許.

但這樣的霸道是何等的溫暖人心,支撐著穎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還沒倒下去……

"好,阿凡,我不自責了,那你也要答應,不可以自責好嗎?"

"好,我們都別再對不起,根本沒有什麼可對不起的,現在,我們能一起赴死,這不是很好嗎?我以前總是在想,我死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會有什麼人在身邊,會不會哪一天沒人暗算死無葬身之地.但現在我知道了,我死的時候,有你陪著我,這就夠了."梵狄得很輕,時不時還東張西望的,哪里像是悲傷要死的人.

穎可沒留意到梵狄的表,她還沉浸在這奇異的幸福中流著淚傻笑:"阿凡……我們反正都要死了,我……我有一個請求,可不可以答應我?"

穎瑟瑟發抖,話都在哆嗦,渾身就跟冰棍一樣.梵狄也是的,只不過兩人都沒叫苦,牽著的手攥得很緊,兩顆心在此刻無比貼近.

"不是要死了嗎,有要求我還能做得到?"梵狄這竟有點陶侃的意味了.

穎蒼白冰冷的臉上隱隱浮現出一絲暈,羞澀地瞄了他一眼,猶豫了一下還是了:"我想……想親你一下……可以嗎?"

"……"梵狄嘴角有點抽搐,這時候的氣氛不該是悲慘到極點的麼,怎麼在穎這兒到成了另一種浪漫,還想親他?

梵狄是怎麼都想不到穎的要求是這個……這妞,對他的感深到什麼程度才會在死之前都還惦記著要親親!

悲痛的氣息都被沖淡了,梵狄停下腳步,穎也停下,兩人就這樣面對面望著對方.

"你想親哪里?"梵狄這貨還一本正經地問.

"我……我……親臉……"穎顫顫地,但馬上又覺得不夠意思,把心一橫,腫的眸子眨了眨:"那個……親嘴巴吧."

就是這奇葩的兩人才能做到這點吧,再走幾步就徹底沉海底去了,冷得全身抖個不停還在討論親哪里……

見梵狄不語,穎有點失望,心想是不是自己要求過分了?可是,親他,一直都是她的願望啊,做夢都做過好多次了.

"你不願意就算了吧……我……我現在這個樣子,要跟你親親,確實是難為你了."穎又想起了自己的臉,下意識地伸手去摸.

穎低著頭,卻聽頭頂傳來他低低的笑聲,緊接著,他的手撫上了她的臉,輕輕摩挲著她臉頰的傷痕處:"你低著頭我們還怎麼親?"

兩人話都已經是凍得哆嗦了,可這好像不影響兩人要親親的決心……

"真的嗎?"穎驚喜地抬眸,兩眼放光望著梵狄,激動得呼吸急促.

梵狄兩只手捧著她的臉,半點沒有嫌棄之色,他不是不愛美,只是他懂得,有些人,心靈美勝過外表千百倍.

穎緊張極了,本來就抖得不行,現在更是戰栗不已,就在她緊張興奮中,他的俊臉已在眼前放大,下一秒,他已經覆上了她的柔唇……

這一瞬間,穎有種眩暈感,好像整個天地都不存在了,只剩下她和梵狄兩人.猶如身體里升騰起一抹煙花在腦中炸開,渴望已久的吻,終于在死之前得到了……他吻得很深,帶著眷戀和疼惜,她青澀笨拙地回應,抱得緊緊的,好像寒冷已不再了,全都被這一刻的喜悅所趕走.

這一幕,落在梵赫磊和何宇森一群人眼里,簡直是氣得跳腳.

"你們不准停,快點往前走,再不走我就開槍了!"梵赫磊氣急敗壞地吼,恨不得沖進海里去推梵狄.

可就在這時,何宇森臉色大變,驚悚地指著天上:"磊哥快看,有直升機過來了!"

梵赫磊以及其他人都大驚失色,預感到不妙了!

而梵狄和穎還在接吻,只是他眼底浮現出了笑意……一切盡在掌握中,他根本就沒打算這樣赴死!

上篇:續:死都要在一起     下篇:續:阿凡你好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