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阿凡你好可惡  
   
續:阿凡你好可惡

如果只是普通的直升機也不至于將何宇森梵赫磊一群人嚇到,而此刻這一架低飛的直升機上正坐著一個男人十分拉風地兩手攥著一把重型武器對著海灘上的人,還沒等那群人反應過來,只聽“砰砰砰砰砰……”一連串子彈落在了沙灘上掀起一陣沙幕……沒有人中彈,但是這種致命的威脅足以震懾到每個人。現在只是將子彈打在沙灘上,可只要他瞄准地面上的人,誰都逃不掉!

一時間,梵赫磊和何宇森所帶來的手下全都成了廢物,面對直升機在半空中虎視眈眈,誰敢亂動?誰還跑得過直升機麼。

有人不信邪,撒腿想跑向後邊的民居,但是才一動,面前立刻飛來一顆子彈落在腳邊……梵赫磊想沖直升機開槍,可他的槍才剛起舉起,砰——一聲,手臂中彈,嗷嗷直叫。

何宇森見狀,頓時不敢輕舉妄動了,擺明了這是梵狄的救援來了,他要是跟直升機較勁,說不定也跟梵赫磊一樣的會被賞一顆子彈。

“別開槍!”何宇森沖著天空高喊,隨即毫不猶豫地將手里的槍扔在了地上,雙手舉起做出投降的姿勢。而一群手下見此情景,當然是一個比一個快,紛紛跟何宇森一樣舉起雙手……

一群凶徒,可任你多麼凶殘,一架直升機就能將這群人搞定。

這麼拉風又強悍的一出,除了梵狄,誰還能導演得了?

就在直升機出現的那一刻,梵狄已經帶著小穎往岸邊走了,而不遠處已經有幾輛車開過來,全都是梵狄的人。

梵赫磊手臂中彈,痛得他幾乎昏厥過去,眼看著自己的勝利果實就這麼宣告破滅了,梵赫磊目呲欲裂,死死盯著梵狄,不甘的眼神里滿是憤恨:“你……你竟然耍詐?”手打小說網

梵狄和小穎站在岸邊,離開了海水,可仍然是冷得全身發抖,但即使是這樣,也沒人能小看梵狄,沒人會覺得他狼狽,相反,他站得那麼穩那麼直,猶如一座永不可攀的山峰佇立,誰敢小瞧他,下場就是如梵赫磊等人一樣。

“耍詐?梵赫磊你也好意思說這兩個字?一直都是你在說我今天會死,我可沒親口承認我願意就這麼死去,是你太得意忘形了,你以為叫我別帶手下來,以為我當真傻到不帶?你要對付我,卻又沒摸清楚我的底細,地面海面的斗爭算什麼,你再強還能敵得過直升機?想不通我為什麼能調動直升機吧?回去梵氏公館慢慢想,你有的是時間。”梵狄岑冷陰沉的語氣里飽含威嚴,看著眼前如喪家之犬的梵赫磊,看著那刺目的鮮血滴在沙灘上,梵狄連眼都沒眨一下,冷酷到令人膽寒。

但這種冷酷,更多的是他對親情的失望,若不是梵赫磊先要至他于死地,他或許永遠不會向梵赫磊動手,但既然對方要他死,彼此之間那點血緣關系就此斷絕!

“梵狄,你想將我囚禁在梵氏公館?你休想!爸爸不會允許你這麼做的!”梵赫磊咬牙低吼,他也是個狠角色,手臂受傷血流不止,但他還沒向梵狄求饒。

梵狄冷冷地瞄了他一眼,然後抬眸望著正在緩緩降落的直升機,眼中流露出幾分痛惜,隨即也就會一抹決絕所代替。

“梵赫磊,很遺憾的告訴你,我們的父親也在直升機上。”梵狄直視著機艙門,淡淡的一句話像是在宣布梵赫磊已全盤落敗。

“什麼?不……我不信……”梵赫磊不可置信地盯著直升機的門,心中還抱著一絲僥幸,但是,當他看到山鷹攙扶著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出現時,他徹底驚悚了。

沒錯,梵頂天來了,剛才他也在直升機上。他看到了梵赫磊用槍指著梵狄和小穎,逼迫兩人走向海里……那是讓老人痛徹心扉的一幕。

霎時,周圍一片寂靜,梵頂天的到來,讓所有人都沒了聲氣,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昔日風光無限的賭王,今日雖已垂垂老矣,人們幾乎都快要忘記這位當年叱詫風云的人物了,誰想得到他會坐著直升飛機來此?面對兩個兒子之間的戰爭,老人似乎異常平靜。這一刻,大家想起了關于梵頂天早年間的輝煌大勢,想起了當年他的風采。沒人敢小看這位年逾九十的老人,就像沒人能小看梵狄一樣。你永遠都不會料到一個強者將會有怎樣出人意料的手段。

在場的每個人在梵頂天面前都是後輩,那些小混混就更不用說了,對他們來說,梵頂天是傳說中的人物,如今一見,哪怕是個老人,他們仍然有著從內心發出的崇拜與尊敬。

“老爺子,您慢點。”山鷹小心翼翼地攙扶著梵頂天,輕聲提點。

梵頂天一步一步緩緩走來,略顯佝僂的背脊,一頭銀絲,滿臉皺紋,歲月的痕跡讓人很難想象他會是曾經那位在澳門如日中天的大人物。只是,他現在不應該在大凱旋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爸……您怎麼……您……”梵赫磊怔怔的說不出話來,傷口的疼痛加上極度震駭,他的臉色變成慘白,眼底終于浮現出恐慌。

他是梵頂天的兒子,他能不了解父親的手段麼?萬萬沒想到今天他的所作所為竟被父親親眼看到,他連最後一點掙紮的余地都沒有了……假如父親沒來,他回去之後還可以狡辯,可以求情,可被父親抓到現場,這完全是兩碼事!梵狄,梵狄算得太精了!

梵頂天的臉色很不好看,前所未有的陰沉恐怖,雙眸中迸發出來的冷光橫掃全場,不僅是梵赫磊,包括梵狄,小穎……梵頂天為何會來?除了是來處理梵赫磊,他也是來抓梵狄的。因為,在大凱旋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梵狄逃婚,新娘竟當著眾賓客的面宣布她結婚的對象是晏錐!

梵頂天差點氣得當場犯病,現在可好,兩個兒子都在,外加一個使得梵狄逃婚的罪魁禍首,小穎,老爺子怎不氣得七竅生煙?

“你們……真出息!一個逃婚,一個要殺自己的弟弟,你們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是不是都嫌我活得太久,巴不得快點把我氣死才好?”手打小說網梵頂天清瘦的身體氣得瑟瑟發抖,眼睛赤紅,頭上的白發仿佛都要豎起來了一樣。

山鷹暗暗叫苦,扶著老爺子不敢松手,生怕這人一激動會有什麼閃失。

這沉悶僵硬的氣氛,讓原本就冷得不行的小穎更加顫得厲害了,握著梵狄的手不由自主地縮了回去……死里逃生的喜悅還沒來得及品味,她預感到了事情不妙,梵狄的父親這麼憤怒,梵狄的日子不好過了。

梵頂天的態度早在梵狄預料之內,見狀,梵狄沒有出言解釋,看看表,時間不早了,距離烹飪大賽的決賽只有一個半小時。

“爸,我等一下再向您請罪,現在我要先走一步了。至于梵赫磊,我的人會將他帶回梵氏公館。”梵狄篤定的語氣里充滿了不容反駁的堅定,一抬手,立刻有手下上來將梵赫磊押住。

“你要去做什麼?”手打小說網梵頂天怒喝。

梵狄拽著小穎就走,急匆匆丟下一句:“她還要去比賽,有什麼事,等比賽結束再說!”

“你……你……”梵頂天氣得差點一口氣沒上得來,豈有此理!梵狄逃婚就是為了這個女人,現在居然還要帶著她去比賽?

梵頂天終于是明白,自己根本無法掌控梵狄了,他的兒子就跟他當年一樣的倔脾氣,膽子大到讓人瞠目結舌!敢逃婚,敢丟下那麼多的賓客于不顧,敢不遵從父親的安排……可就是這些,才構成了梵狄的與眾不同。

“爸……您不會真的讓他們帶我回梵氏公館吧?爸爸!”梵赫磊痛苦地呼喚著,抱著最後的希望。

梵頂天眼色一狠,抬手“啪”一聲,清脆的耳光落在梵赫磊臉上。

“你這個不孝子,勾結外人兄弟相殘,滾去梵氏公館,家法伺候!”梵頂天怒不可遏,將滿腔的憤怒都集中在這一巴掌,梵赫磊臉上立刻浮現出了五指印。

何宇森在一旁心驚膽戰,他本身就是個很凶殘的人,但現在落到梵家人手中,他完全成了俘虜任人宰割了。連梵赫磊都要家法伺候,他一個外人會是什麼下場?

海灘上很快就歸于寂靜了,直升機飛走,人也散去,空蕩蕩的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誰能想到就在十多分鍾之前,這里差點就要有兩條年輕的生命隕落。

其實直升機的出現並不難解釋,說穿了就是梵狄在起救小穎之前就布置好的。還在大凱旋時,梵狄知道梵赫磊是沒出現在婚宴的,可聽到小穎被何宇森的人抓走,梵狄心里就有了猜測……何宇森是混澳門的,到了本市是屬于梵氏家族的地盤,為什麼何宇森敢在這里動手?除非是有人暗中相助,是有同伙的。而這個同伙是誰?梵赫磊不來婚宴現場,是做什麼去了?兩件事如果聯系到一起,那麼,很多之前不曾解開的迷霧就豁然開朗了。

前段時間金虹一號上出的事就是有家族內部人員在作怪,只是還沒能查出究竟是誰,只能初步判斷是家族中地位頗高的人。聯系這種種異常,梵狄認為應該叫父親到現場去看,親眼見見那個家族的敗類到底是誰。于是梵狄吩咐山鷹先去搜救隊調來一輛直升機,再將梵頂天也帶上……婚宴肯定老爺子是不會參加了,因為他本人已逃婚。

梵狄一個人孤身進入小穎被綁的地方,連身上帶的防身的東西都被搜走了,還被迫簽下金虹一號的轉讓書,但這過程中他一直都沒有慌亂過,他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和小穎不會死,只不過,小穎對他的情意,願意與他同生共死的心,還是深深地感動了他,但當時的情形,他不能向她解釋什麼,直到最後走進海里,他都依舊對自己的部署很有信心。果真,在最後關頭,直升機來了……

梵赫磊機關算盡都還是算漏了一件事……那就是梵狄的金虹一號從開業起就跟本市的海上搜救隊有著密切的聯系,他想要請搜救隊派出一架直升機到海上去,這根本不是難事。梵赫磊滿以為自己控制了陸地再加上准備了船,這樣就能順利達到目的了,可梵狄還是計高一籌,居然想到了動用空中的力量。

這可讓山鷹過足了一把癮啊,他還是第一次在空中那麼拉風的對著地面開槍,回去後有得向兄弟們炫耀了……

======呆萌分割線======

梵氏公館。梵狄先一步到了,只因為要換衣服,然後再帶小穎去烹飪大賽。

小穎到了公館時已經渾身都快凍僵,幸好梵狄事先叫人在他臥室里放好水,小穎進去可以直接進浴缸里泡著。

這種情況,小穎也顧不得害羞了,一進浴缸就整個人都泡下去,好一會兒才冒出水面……人的意識還處于混沌中,劫後余生的感覺使得大腦越發混亂,還有她身上有傷,被何宇森踢了幾腳,現在背上腰上都很痛。

泡在溫熱的水中,這比先前在冰冷的海水里簡直就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

亂成一鍋粥的腦子里浮現出今天的種種畫面,小穎蹙著眉頭,總覺得是哪里不對勁啊?

她真以為是要死了,梵狄可沒說會有救兵來的,她還以為兩人真會死在梵赫磊手里……天啊,她今天都說了些什麼話?

“我愛你……”“我死也不離開你……”“我想親你……嘴巴……”

小穎臉蛋通紅,想起在生死關頭自己竟說了那麼多平時根本不會說出來的話,好像那不是她自己而是另外一個人。

都怪梵狄,他早就安排好了救兵來,可沒告訴她,害她傻呆呆的以為快要死了,生怕有些話有些事沒做,居然在海里還要求要親他?

小穎使勁地拍打著浴缸里的水,發泄心頭的激憤:“可惡……可惡,太可惡了!”

小穎撞牆的心都有了,想著梵狄當時心里一定是在狂笑吧,笑翻了吧?笑她的笨她的傻……

“啊啊啊啊……可惡的阿凡!”

“你叫我,怎麼了!”隨著一聲男人的疾呼,浴室門開了,梵狄沖了進來。

小穎正好從浴缸里起身准備穿衣服,一瞬間,整個人都石化了……兩秒之後,小穎迸發出高亢的尖叫聲,情急之下腳邊一滑,整個人向後一仰,倒在了浴缸里……

“小穎!”梵狄一個箭步沖上去,可是遲了,她掉進水里,一股水直灌進她的鼻子和嘴巴。

梵狄跳進浴缸將她一把拽起來,她被嗆得不行,一個勁地咳嗽,鼻子和嘴里都在噴水……

“你干什麼這麼急,我又不是鬼,犯得著嚇成這樣?”手打小說網梵狄拍著小穎的後背,責備中帶著幾分心疼。

“咳咳……咳咳……你……我……我……在洗澡……你……”小穎越急越說不出話,斷斷續續,臉都憋紅了。

“我知道你在洗澡,可是你剛才不是叫我的名字嗎?我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所以就跑進來看看……你害羞個什麼勁,以前又不是沒見過你的身體。”梵狄輕描淡寫地說著,但如果仔細觀察就能發覺這貨的臉色有異,好像有點不正常的潮紅……他是穿了一件體桖,而小穎剛才是在浴缸里的,現在兩人這麼抱著,這該是多麼的惹火勁爆啊。

“我剛才不是叫你,我是……”小穎語塞了,難道說她是在罵他可惡?

想到這個,小穎頓時來氣了,水靈靈的大眼瞪著他,氣呼呼地說:“阿凡你老實說,你去救我的時候就知道我們不會死,對嗎?”手打小說網

梵狄勾唇一笑,帥到人神共憤的臉上泛起一抹看似很無辜的表情:“當時的情況我怎麼告訴你啊,敵人在旁邊嘛。”

“那我們在海里的時候你可以告訴我啊,要是你告訴我了,我就不會,不會……不會要求你……”小穎羞憤難當,要抓狂了,後邊那個“親親”二字實在接不下去。

梵狄面不改色:“不就是親親嘛,你想親我,你就要大膽地表現出來,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想親?如果我當時告訴你不會死,你就不會說想親,我也就不會親你,你的願望就不能完成,那你到底是覺得親還是不親好呢?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訴你……以前你有一次在金虹一號遇到了亨利,喝了飲料里的藥,當時你睡在我房間,一晚上都不安分,那時你就已經把我按住親了又親,只不過你意識不清,忘記了而已……”

小穎驚愕地看著他,臉紅得滴血,終于忍不住抓狂:“你別說了!”

天啊,這男人是嫌她還不夠出丑嗎?

但更囧的還在後頭……小穎後知後覺自己被梵狄抱在懷里,先前她只顧著生氣了,現在發覺兩人的姿勢,她只覺得一股熱血直沖腦門兒!

“你……你進浴缸來做什麼!”

“你剛才不是沒站穩摔在水里嗎,是我將你拉起來的。”梵狄說得一本正經。

小穎骨子里始終是矜持的,羞憤的掙紮,但他抱得好緊。

“你別亂動……”梵狄的聲音變得有些沙啞,眼底藏著一簇暗色的火焰,似乎在隱忍著什麼。

小穎慌亂地低著頭,心髒都快蹦出來了,這樣的親密接觸,她有種眩暈的感覺……他該不會是想做什麼吧?

“你……放開我,你怎麼這麼壞,我要出去穿衣服了……你放手啊……”小穎嘴上這麼說,可就是渾身使不出力氣,而聲音一出口就變得異常嬌弱,她潛意識里是渴望這個懷抱的,可是理智告訴她,這樣太危險了……

但梵狄不但沒放手,反而是抱得更緊,幽暗不明的瞳眸里流瀉出幾分疼惜:“叫你別動……你,讓我看看你的傷。”

“傷?”手打小說網小穎渾身一顫……原來是她想多了,梵狄是注意到了她身上的傷口。

這是小穎最深的痛……臉上,額頭,還有她鎖骨往下一片,都有傷痕。

小穎緊緊咬著唇,一動不動,心中的苦澀酸痛在蔓延,肆虐,梵狄盯著她鎖骨下方的那幾處傷痕,俊臉沉郁到了極點。

“也是那次事故留下的嗎?”手打小說網

“是……由于當時沒能清洗傷口,沒處理好,所以留下了刺青型疤痕。”小穎顫巍巍地動了動嘴皮,喉嚨干澀。

梵狄微微眯起眸子,溫熱的大掌慢慢伸向那疤痕……

“不……”小穎痛苦地轉身,可梵狄卻偏不要她躲閃,一只手緊緊摟著她的腰,讓她無處可避,只能與他面對面。

小穎強忍著眼淚,悲慟地閉上了雙眼。

梵狄的手輕輕撫在她的傷痕上,肌膚相觸的那一秒,奇異的暖流透過他指尖傳向她全身……一滴清淚隨之滑落她的臉頰,她不敢問,不敢想,梵狄面對她身上的傷痕是怎樣的心境。

梵狄的心都揪到一塊兒了,此刻,他沒有任何一絲雜念,只剩下濃濃的疼惜和心痛。女人,臉上有疤痕是一回事,可連身上都有,這就是更是雪上加霜了,可以想象小穎在最初疤痕形成時是多麼的自卑和痛苦。

他記得小穎的身子曾經是多麼完美無暇,如今卻多了幾處青色的傷疤,這就好比是一塊上等的美玉出現了裂痕。

梵狄的手在輕輕顫抖著,對小穎的憐惜更加深了幾分:“我說過,會找最好的醫生為你祛疤,不僅是臉上,你身上的疤痕也會治好。現在的醫學和美容技術那麼發達,你要相信,要對自己有信心。現在,什麼都別去想,換好衣服,我們去大凱旋,你還要比賽。”

他的話,比這浴缸里的水還要溫暖人心,他或許說不清楚自己對小穎到底有幾分男女之情,但至少他現在最在乎的就是她了。

小穎強攝心神,點點頭,也顧不得害羞了,伸手去抓浴巾,想要裹著出去,可是,就在她跨出浴缸的一霎,眩暈感陡然襲來,天昏地暗,身子一軟,倒在了梵狄懷里……

“小穎,小穎!”梵狄慌神了,她怎麼暈過去了?

手一摸,小穎的額頭好燙!梵狄心頭一顫,糟糕,她一定是發燒了,那烹飪大賽她是不能參加了?【6千字】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死前有個要求,親一下     下篇:續:冠軍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