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你要自殺嗎?不如改天再死?  
   
續:你要自殺嗎?不如改天再死?

洛凱旋這一票投給誰?葛聰還是小穎?台上台下都是一片激烈討論,觀眾們有的激動得站起來,一部分人高喊葛聰的名字,另一部分則是支持小穎的。

梵狄也是跟著緊張起來,他最在意的不是小穎能不能奪冠,是因為他知道小穎能堅持到現在多麼不容易,她還在發燒,都幾個小時過去了她還能撐得住嗎?梵狄只希望比賽快點結束,可看洛凱旋那猶豫不決的樣子真是讓人捉急啊!

吳師傅和老伴兒在一邊看著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他們跟梵狄一樣是擔心小穎的身體。吳師傅的妻子更是急得眼淚汪汪的,就怕這孩子要是又暈倒在台上怎麼辦?

“國力,那個洛凱旋在搞什麼啊,磨磨唧唧的,還不給分!”

吳師傅急忙安撫妻子,低聲說:“他是最後一票,決定冠軍歸屬權嘛,當然是有點難的,這也說明我徒弟水平高啊,能跟那個葛聰戰成平手,已經很驚豔了,現在就看評委的心偏向誰。別急,很快就有結果了。”

吳師傅說得沒錯,葛聰確實廚藝高超,不愧是梁玉的得意門生,但小穎不僅廚藝精,她也有敢拼的精神,別出心裁地在決賽時用炒蛋飯和泡菜贏得了爭議,要說難度,當屬她的不易。

兩個都很優秀,但冠軍新人獎冠軍只有一個,洛凱旋一票投給誰,全在他一念之差。

主持人也在催促洛凱旋做決定了,他不能再沉默。

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洛凱旋身上,但小穎卻是沒有,她偷偷瞄著右前方的位置,她知道梵狄在那里。她此刻心情很平靜,奇妙的,她沒去聽洛凱旋說什麼,她腦子里想的都是她被抓走時梵狄去救她的情景,想的是兩人在海里時居然還接吻。當時沒有感覺很奇葩,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太羞人了,那該是對人家垂涎欲滴到什麼程度才會“臨死”還惦記著親吻?

“噗嗤……”小穎一個不留神竟然笑了出來,這一笑,讓她眩暈的感覺更強烈,趕緊地抓住旁邊的桌子穩住,這才不至于當場摔倒。而台下的梵狄和吳師傅都看得心頭一緊……

她竟然還在笑?她笑得出來?沒聽到剛才洛凱旋宣布的什麼嗎?

小穎是真沒注意,她都只顧看梵狄去了……

原來就在剛才那一秒,洛凱旋就宣布他的一票投給葛聰!“黃金手”沒有懸念的落在了君騁派來的大廚身上,而新人獎的冠軍就是葛聰了。

一片歡呼慶賀的聲音,大家的目光是集中在葛聰身上的,媒體的各個攝像機以及下邊的各種相機手機都對准了葛聰拍個不停,放大,特寫……梁玉笑得好開心,十分滿意葛聰得到了冠軍。

可是,就在這時,大家都看到口罩女笑了,就算是戴著口罩都能知道她在笑,因為出聲了嘛。

這到好,立刻,主持人的話筒就從葛聰面前轉移到了小穎嘴邊,當然全場也跟著轉移注意力了。

“林凡,請問你為什麼這麼好的心態呢,因為一分之差而與冠軍失之交臂,只能屈居第二,你難道不覺得難過嗎?”手打小說網主持人好奇的眼神里又帶著幾分欣賞得到意味。

小穎一愕,這才發現怎麼全場的人都在盯著她看?是冠軍決出來了?她是新人獎的第二名?

小穎定了定神,勉力壓住眩暈感,對著話筒說:“我不難過,因為……我完成了這個比賽,就是對我自己最好的交代。祝賀冠軍葛聰,也感謝每一個支持我的人,你們就是我得到的最好的禮物,謝謝!”小穎說完又一次向著台下鞠躬,而她的話也得到了一片掌聲。

小穎的氣度和她的心態,讓人們看到了她的樸實,真誠,深深地感覺,她才應該是無冕之王。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冠軍,結果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人們看到一個年輕女孩子對烹飪的虔誠和熱忱的追求,心里會產生一種想法,那就是……吃她做的菜,很放心。

主持人大加贊賞之後說了句:“林凡,請你稍事休息,馬上就是頒獎了。”

這台上的東西都收拾下去之後就會頒獎,但是小穎卻不能等了……

“對不起,這個獎我只能讓人代領了,我現在還要趕去醫院打吊針……我……對不起了,請大家包涵……”小穎匆匆對著話筒說完,再也不停留一秒,急急往台下走,往師傅和梵狄所在的方向。她感覺自己若是再不去醫院的話真的要暈倒了……

她病了?全場再次沸騰,全都大吃一驚,簡直不敢相信,她居然是帶病比賽?帶病都能跟葛聰一爭高下,差一分就是冠軍了,況且,那一分的差距還有待考量,不過是評委一念之差而已,不代表她真的就比葛聰差。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口罩女才是無冕之王!”

“對,她才是冠軍!”

“口罩女威武!”

“……”

驚歎聲支持聲不絕于耳,人們的目光早就不在葛聰身上了。

葛聰還沒什麼,但梁玉就氣得臉色鐵青,尤其是在聽到“無冕之王”幾個字時,更是感覺自己被打了耳光一樣。是葛聰得了冠軍,可榮耀卻是那個戴口罩的林凡得去了,她的呼聲居然比葛聰還高,這怎不叫梁玉窩火!

“徒弟!”吳師傅急忙上扶住小穎。

“林凡,你沒事吧?”手打小說網師娘摟著小穎的肩膀,心疼不已。

小穎搖搖頭,吃力地說:“師傅,我要去醫院了,麻煩您……”

“我知道,剩下的事我來做,獎我帶你去領,你快跟師娘去醫院,打針!”

“好……”小穎弱弱地發出聲音,一轉頭就看見梵狄。

這時,洛凱旋等人以及不少記者和觀眾也看向這邊,還好梵狄動作快,背起小穎就跑,一刻都耽擱。師娘緊隨其後,忙不迭地跟上去了。

梵狄不能不跑快點,他現在是敏感人物,若是被記者和洛凱旋發現了,只怕立刻將他和小穎堵住,她還怎麼去醫院看病?

但即使梵狄反應快,洛凱旋還是看到了他臉,雖是匆匆一瞥,可洛凱旋能認出來,那就是梵狄!

洛凱旋肺都氣炸了,情急之下顧不得其他,拉著梁玉丟下一句:“你善後!”

不等梁玉反應過來,洛凱旋已經追了出去!他要當面問問梵狄究竟是怎麼回事?他這一肚子火沒處發,咽不下那口氣,必須要追到梵狄!

梵狄和小穎之間雖然是相認了,他也接受了小穎的感情,可不代表這就沒事,他丟下的爛攤子總得要收拾,洛家,梵家,洛琪珊,梵頂天……還有即將到來的漫天風雨,他無可逃避。

樓上婚宴現場發生的巨變,因嚴禁記者入內,暫時還沒有在新聞報道出來,可

已經在被某些賓客發在了網絡上,微信朋友圈上,洛琪珊和晏錐的合照正被瘋狂轉發,掀起滔天巨浪。所有人都不明白為什麼新郎從梵狄變成了晏錐?臨時換新郎,這種事發生在豪門,太稀罕了!表面上大家都還顧著面子,但心里早就將洛家嘲笑得不行,甚至猜測是洛琪珊被梵狄拋棄,甩了。而新加入的晏錐又是怎麼回事?

晏家,本市的豪門大戶,豪門中的豪門,要論地位,比洛家還要勝一籌,因為晏錐是現任商會主席!

而更有趣的是,晏錐以前結過婚離過婚,前妻是黃埔銀行的行長鄧林的女兒鄧嘉瑜。晏錐雖然離婚了,可他在許多女同胞眼中仍然是本市最有價值的鑽石級單身漢之一,萬萬想不到居然搖身一變成了今天洛琪珊的新郎?

是笑話還是佳話?沒人說得清,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這件事明天將會是娛樂版頭條……洛琪珊將會成為全城最具爭議的女人!

沸沸揚揚的鬧騰,洛琪珊如今都顧不上了,午飯她是顆粒未進,一肚子全是酒。樓下的人在找她,可她故意不帶手機,獨自一人跑去了天台……此天台是在酒店的南面,一般人是不會上去的,因為上邊空空如野,不像北面的天台上是一個露天茶室。

這里冷清,陪伴她的只有一片冷風。

洛琪珊的敬酒服外邊裹著黑色長外套,就這樣坐在地上,呆呆地望著天空出神。

紅腫的雙眼,慘白無血色的臉頰,空洞無神的眼睛還掛著未干的淚痕,臉上的妝都花了,成了熊貓眼,假睫毛一只還粘著,另一只已經快要掉下來了,就連淚痕都是黑色的……

頭發散亂,精美的鑽石頭冠斜斜掛在頭發上隨時都有掉的可能……就這副形象,哪里是新娘子,簡直就跟一只破碎的花瓶差不多。

這一看就是飽受打擊的人了,任何男人見了也該喚起內心深處的保護欲和憐惜,可是……某個男人還偏就不是一般男人的范疇里,不為所動。

洛琪珊還沉浸在滿腔的痛苦中,第一次嘗到這種撕心裂肺的滋味,原來如此淒苦,好像人都要死了似的。她以前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在感情這條路上遭遇到這些。

可就在這寂靜之中,忽地響起了一個懶洋洋的男聲:“喂,你是不是要自殺?你想跳樓?”手打小說網

這清潤的男聲格外悅耳,正是晏錐。

洛琪珊被人打斷了思緒,心里一顫,滿以為是晏錐要想她別自殺……

“我……”洛琪珊正想解釋一下自己不是想自殺,但晏錐卻搶先一步說……

“你要自殺可別在今天,換個日子吧……明天星期一,股市開盤,我不想看到炎月集團的股價受到影響。”晏錐漫不經心,腳都沒挪一下。

原本洛琪珊是很悲傷的,可一聽晏錐這話,頓時感覺心頭一股無名火起,悲傷瞬間化為憤怒!她還以為他要勸她別自殺,沒想到他居然反勸她換個日子再死?正常情況下,就算是陌生人也不該說這麼冷血的話吧?

“晏錐!”洛琪珊氣憤地回頭,熊貓眼瞪著他,憤憤地說:“你還是不是男人?你有沒有點人性啊?”手打小說網

晏錐聳聳肩,清俊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卻是未達眼底的冷笑:“你的死活跟我有關系嗎?當然是我炎月的股價更重要了。你要死,那是你的自*,我為什麼要勸你?今天答應臨時當你婚宴的男主角,這已經是我在可憐你同情你了,你還想我怎樣?”手打小說網

原來,每個男人都有兩面,對著自己愛的女人就可以無微不至,而對于自己不愛的女人,毫無關聯的女人,他可以做到漠不關心。他的關心和愛,都是要看對方是誰,像晏錐這樣的男人,有暖男的一面,而另一面就是現在這麼冷漠到令人抓狂。

“你……你……”洛琪珊氣得語塞,卻又偏偏找不到語言反駁他。

“我要走了,記住,最近你千萬不要死,真的不要影響到我公司的股價。做人不能太不厚道,你死了也別連累我啊,過幾天你再琢磨怎麼死吧。”晏錐輕描淡寫地說著,沖洛琪珊揮揮手,瀟灑地轉身邁步離去。

身後傳來洛琪珊的怒吼:“晏錐你混蛋!下次別讓我看到你!”

晏錐聞言,腳步不停,只是那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這才流露出一點點無奈……女人在極度悲傷的時候如果不能安慰,那就讓她的悲傷變成憤怒,這樣至少她還有力氣站起來。

晏錐走了,他還要想辦法怎麼跟母親和爺爺交代今天的事,還要面對接踵而來的媒體和各種關于今天婚宴的新聞……但他卻不想再跟洛琪珊扯上關系。

可這命運是奇妙的,不是你想劃清界限就成,尤其是這豪門圈子里更是複雜,而命運的輪盤何時開啟,誰都預料不到。晏錐也想不到自己跟洛琪珊的牽扯,不過是才剛剛開始而已……

======呆萌分割線======

大凱旋酒店此刻門口已圍了一大堆記者,大都是為了今天的婚宴而來,想要圍堵到從婚宴上出來的人。

杜橙和童菲都是從後門走的,蘭芷芯也是,帶著小肉墩兒,跟做賊似的悄悄從酒店的後門溜,她除了躲記者,更是為了躲亞撒。

蘭芷芯抱著嫣嫣出了後門,急匆匆去馬路坐車,可就在她攔下一輛出租車准備要上去時,亞撒卻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了,抓住她,不讓她上車……

“喂,蘭芷芯,你干嘛這麼怕我?你慌慌張張的就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生怕我逮到嗎?難道我們以前真的有過什麼而我不記得了?”手打小說網亞撒這張帥得掉渣的臉上盡是狐疑之色,藍眸子一眨不眨地盯著蘭芷芯。他原本只是覺得嫣嫣很可愛,想親近親近,可蘭芷芯像防賊一樣的,讓他感覺很不舒服。精明如他,直覺地認為這女人有點不對勁,所以才會攔下她,問個究竟。【大家不要以為精彩就結束了,還會有很多好看的情節出爐的,驚喜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冠軍之爭     下篇:續:小穎被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