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小穎被抓走!  
   
續:小穎被抓走!

帶著幾分疑惑幾分好奇,還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想要惡作劇的心理,亞撒這貨拽住了蘭芷芯,堵住她的去路,而她也被這突然出現的男人給驚呆了,瞬間有種想要逃離的沖動。

蘭芷芯臉色大變,極力抑制住內心的慌亂,憤憤地說:“亞撒,我們當然認識了,在水菡家認識的,不過當時也只是說過幾句話而已,能有什麼事發生?你的想象力未免也太好了!我現在可沒故意躲著你,那只不過是你的錯覺。”

“錯覺?”手打小說網亞撒這陽光俊帥的混血面孔上倏地浮現出嗤笑,神色冷了一分:“你現在真應該拿鏡子照照你的臉,就知道我是不是錯覺了,以前在水菡家見到的時候都還很自然,今天你實在真的太異常,好像我是洪水猛獸一樣,你還敢睜眼說瞎話?”手打小說網

亞撒此刻的慍怒不是裝出來的,他很確定自己的感覺,這個女人就是不對勁,分明眼底寫滿了慌張卻就是死不承認。他和她以前只是在水菡家見過,頂多算認識而已,沒有交集,怎麼過了半年多之後再見到時,她的反應如此怪異?憑著第六感,亞撒敏銳地感覺到,她在說謊!

“我……”蘭芷芯狠狠一咬牙,眼睛都快噴火了。她平時的冷靜淡定,怎麼在亞撒面前就不管用了嗎?可惡的男人,就跟六年前第一次遇到時一樣的可惡!

但這只是蘭芷芯心里在默念,嘴上絕不會說出來的,一口咬定自己與他只是在水菡家見過一次就沒有交集了。

蘭芷芯深呼吸一口氣,雙手緊緊抱著懷里的小肉墩兒,強作鎮定地說:“亞撒,我不想跟你胡攪蠻纏,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一步。”

“我胡攪蠻纏?”手打小說網亞撒的藍眸子驀地一沉,俊臉布上一層薄薄的冰霜。這貨雖然平時愛嬉皮笑臉一副風。流公子哥兒的樣子,但是真要板起臉的話,還是有些駭人的。

但亞撒並不發作,譏笑道:“呵呵……不愧是老女人,損人的功夫都爐火純青了。”

“你說什麼?”手打小說網

“說你老女人啊,怎麼我難道說錯了?你都三十了吧,還單身,不是老女人是什麼?”手打小說網

“你……”蘭芷芯漂亮的瞳眸里快速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痛楚之色,但她畢竟不是稚嫩的小女生,立刻就若無其事地笑著說:“亞撒先生,要說老,好像你以前跟晏少在澳洲是同學,這年齡若算起來,你也該三十二了吧?你不也是單身?比我還大兩歲呢!”

亞撒聞言,不但不生氣,反而眼睛一亮:“你真會算啊,不過,怎麼沒人告訴你,我雖然跟晏少在澳洲是同學,但實際上我比他小,我今年二十九歲,不多不少正好比你小一歲,你就別掙紮了,以後我跟著水菡她們叫你蘭姐吧?老,女,人。”

蘭芷芯兩只眼睛瞪得溜圓,銀牙緊咬,憤懣不已,強壓著怒火:“誰是你蘭姐?別亂套近乎!”

亞撒就是因為蘭芷芯說他胡攪蠻纏而感到氣憤,所以故意說話刺激她,而他沒發覺自己本來不是這麼小氣的人啊,今天是怎麼了?

一旁沒說話的嫣嫣忍不住了,純淨的藍眸子眨巴眨巴,鼓著腮瞪著眼,奶聲奶氣地說:“帥哥叔叔,你不乖,你為什麼要欺負阿姨?”手打小說網

“咳咳……”亞撒一下子咳嗽起來,只因被嫣嫣這句“你不乖”給嗆到了,他都二十九的人了居然被一個小不點說他不乖?還是當著蘭芷芯的面,這讓他老臉往哪兒擱?

蘭芷芯本來很窩火的,但現在卻被嫣嫣逗樂了,笑得好暢快:“哈哈哈哈……對對對,嫣嫣說得太對了,他不乖,咱們不理他,哈哈哈,走!”

正好,一輛銀色豪車停在蘭芷芯蘭芷芯面前,是杜橙和童菲。

“蘭姐還沒走嗎?上車,我們送你!”童菲沖著蘭姐招招手。

蘭芷芯二話不說趕緊地上車了,只是直到車子開走了都還感覺到仿佛身後有一道灼熱的目光在盯著她。

坐在車子後座,蘭芷芯硬是忍住沒有回頭去看亞撒。摟著嫣嫣的小身子,蘭芷芯激動的內心難以平靜,暗呼好險,幸好亞撒沒有發現什麼,否則……

蘭芷芯紛亂的思緒飄回到了六年前,那一段塵封的記憶,讓她不願再提卻又難以磨滅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上來……

六年前,蘭芷芯二十四歲,正值青春年華,本該是好好享受生活的時候,但由于家庭條件太差,父親住院,家里負擔重,她不得不到城里一間酒吧里打工。在她工作的地方,她是出了名的大美人,不過她很潔身自好,只當一個“酒水推銷員”,不會從事其他的服務。

那時候的蘭芷芯初入社會工作,不懂的東西很多,有著一顆充滿了憧憬與夢想的心,她跟許多剛接觸社會的年輕人一樣的有著自己的菱角,做事的原則,對未來的期許,即使是在酒吧當酒水推銷員,這種又累又受氣又傷身的工作,她還是在某種程度上保持著自己的本色,難能可貴的是她面對種種金錢誘。惑不動搖,小心翼翼地守著屬于她的最寶貴的東西。

蘭芷芯當時想的是自己掙錢給家里一些,然後在城里繼續工作,找個合適的男人就嫁了……她的思想很簡單,她也想不到自己在上班的地方會遇到一個改變她一生命運的男人。

在酒吧里,蘭芷芯承蒙領班的照顧才能屢次幸免被某些對她有企圖的男人染指,她如履薄冰,但還是堅持了下來。

有一天,酒吧里來了一個備受女人歡迎的客人,出手大方闊卓的富豪,他是個混血兒,有著一副讓女人們尖叫的外表,每次看到他,他身邊都圍繞著不同的多名美女作陪,時常都是一大群人在包廂里玩樂,他就像是一只飛舞在花叢中的蝴蝶。他光芒四射,燦爛耀眼,連續幾天下來,明里暗里不知俘虜了多少女人的心。蘭芷芯就是其中一個。

蘭芷芯並非是那種輕易會對男人動心的女人,即使在她那個時候各方面都還不是十分成熟時,她對付出感情的事仍然是很謹慎的。但命運就是那麼奇妙,偏偏蘭芷芯會對那個混血男人動了心,那是她第一次喜歡一個人,純情的暗戀,不敢被人知道……只因為,他像太陽高懸,而她卻是一顆塵埃,除了他來酒吧消費時她能見到,她不敢想象與他還會有其他交集。

這個混血男人似乎來頭不小,巴結他的人很多,就在他第七次來酒吧時,有一位老板為他准備好了一份禮物送到他住的酒店……是一個“干乾淨淨”的女孩子。

這個女孩子是酒吧里新來的,被客人看中挑選去伺候亞撒,但前提是她必須有著乾淨的身子。這個女孩兒膽子很大,在被送到亞撒房間的前一晚,她喝醉了酒回家與男朋友發生了關系,第二天卻不敢聲張,怕被那個老板知道。

這女孩子跟蘭芷芯有點交情,正好那時蘭芷芯的父親病情惡化,急需動手術,可家里沒錢,蘭芷芯急得團團轉時,這個女孩子找到她,並提出一個合作計劃——偷梁換柱。事成之後女孩子能拿到老板給的五萬塊錢,自己留三萬,付給蘭芷芯兩萬。

為了救父親,加上蘭芷芯對這個混血男人有情,所以她答應將自己給賣掉了。

就在這女的被送到房間後,很快蘭芷芯就趕到了,做好准備之後躺在chuang上,等男人進去時,他已是喝得差不多了,燈光被調得很暗,chuang上的女人說害羞,不喜歡太亮。

這女人當然是蘭芷芯,而男人……則是亞撒!

亞撒是混血兒中極品的極品,五官深邃立體,尤其是那雙宛如藍寶石燦亮的雙眼,更是有著讓人沉。淪的吸引力,閃爍著星辰般的光澤,熠熠生輝。他的身高體型都比一般男人高大健美,洗完澡之後,更像是一尊美不勝收的古希臘雕塑……

在他確認這女人是第一次時,他有著一絲驚喜,相信了這女人是害羞才不願將燈開亮的。醉意混合著最本能的渴望,亞撒表現得如同最甜蜜的*,而他也深深地為這個不知名的女人而著迷,他溫柔地將她占。有,他感受到了她在顫抖中的喜悅……蘭芷芯最後在極致中輕輕啜泣,他雖看不清楚她流淚的樣子,但是卻加深了對她的憐惜,他很顧及她,憐惜她……

那*,極致纏。綿,春。光無限,激。情澎湃,讓人回味無窮,蘭芷芯在自己暗戀的男人chuang上蛻變成為了女人,她當時沒有想太多,完全沉浸在那痛並甜蜜著的幸福里,哪怕只是很短暫的一晚。

到了天蒙蒙亮時,亞撒沉沉睡去,而一直藏在房間里的另一個女的也出來了,蘭芷芯離去,臨走時,她收到了兩萬塊錢。

就這樣,偷梁換柱,蘭芷芯代替別人去伺候了亞撒一晚上,第二天亞撒張開眼後看見的卻是另外一張面孔,正在穿衣服准備走的女人。他當然以為這就是昨晚的那個了,沒有挽留,默然看著她離開。

亞撒雖然是時常流連花叢,*不倦,對昨晚那朵純潔的“花”,他有著特別的感覺,可畢竟他不會忘記自己的身份。一次逢場作戲是可以的,不過是一。夜而已,之後就不該再有交集和牽扯,雙方都該遵守游戲規則,完事之後各自離去,這才是對雙方有益的。

昨晚的滋味很美好,亞撒在那之後還有段時間會回味起來。但他不會知道那晚的女人根本不是自己醒來後看到的,而是悄悄遁走的蘭芷芯。

蘭芷芯在兩個月之後驚悉自己懷孕,那時她已無意中得知了亞撒身為某國皇室成員的身份,然而他已回國去了……

單身媽媽不好當,蘭芷芯在孩子出生後最擔心的就是被人知道這是某國皇室成員的女兒,她害怕失去孩子,一直都小心翼翼地隱瞞著一切,包括父母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

蘭芷芯在幾年的時間里吃了不少苦頭,當然也成長了不少,所以才會有現在這個理性冷靜成熟的蘭芷芯。

但在水菡一家子去M國之前宴請朋友在家吃飯,蘭芷芯去了,見到了亞撒,那時的她才知道,原來自己曾經暗戀的男人,原來女兒的親生父親竟是晏少的同學兼好友?

那還不夠,今天來梵狄的婚宴,誰想到還會見到亞撒!命運真會開玩笑,她以為今生再不會遇到的男人,時隔六年,一次又一次相遇,而她已不是當年那個青澀的蘭芷芯,她很清楚自己必須要躲著亞撒,她心虛,她怕嫣嫣的事被人看穿……

誰年輕時沒干點傻事蠢事呢,正是有了一些刻骨銘心的過往,才能鑄就現在的自己。蘭芷芯也是這樣,現在回想起曾經,她還是會覺得當時自己很沖動,一股子腦門兒熱就決定要生下孩子,之後才會因為要撫養孩子而吃了諸多苦頭,磨練好幾年,現在人也三十歲了,再不是年少輕狂的時期,心也跟著沉寂了。

但蘭芷芯從未後悔過生下嫣嫣,這孩子是她的命,是她的貼心小棉襖,是她最最寶貝的。

有經曆的女人才能真正的鳳凰涅磐,誰都想不到蘭芷芯幾年前曾下決心當單身媽媽,那不像是這個聰明冷靜的女人會做的事。

摟著嫣嫣,蘭芷芯心中無聲地歎息,愧疚,默念著:“寶貝兒,原諒媽媽現在不能公開你的身世,就算是見到你的親生父親也不能相認。可是寶貝兒,媽媽一定會加倍地愛你……等你長大了,媽媽會告訴你一切。寶貝兒,你不會怪媽媽吧?”手打小說網

這是一個母親的煎熬,心痛,但只能埋在心里,無法說出口,甚至無人可以分擔她一點心酸。一切的苦,都要自己承受。

“媽媽……剛才那個帥哥叔叔跟我一樣的是藍眼睛,這是為什麼呢?”手打小說網嫣嫣咬著手指好奇地問。

蘭芷芯驀地一驚,下意識地心頭突了突,緊張地捧著嫣嫣的小臉蛋:“別再想著那個叔叔,他不是什麼好人。”

“啊?不是好人?”手打小說網嫣嫣兩只亮晶晶的大眼睜得更圓了:“他不是好人,那是壞人了?”手打小說網

“這個……”蘭芷芯略一猶豫,嘴角抽了抽,心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為了讓孩子別惦記著亞撒,她只能“對不住”這位“帥哥叔叔”了。

“嫣嫣你要記住,沒有大人在你身邊的時候,不可以跟陌生人說話,像剛才在酒店里,我去打電話了,一個不留神你就被那個藍眼睛盯上,萬一他把你帶走了,你再也見不到我,那怎麼辦?”手打小說網

嫣嫣歪著腦袋想了想,藍眸子里露出思索的神色,好一會兒才“哦”了一聲:“我知道啦,會把小孩子抱走的,是人販子!”

“咳……咳咳……”杜橙在開車,聽到這一大一小的對話,實在忍不住想笑,要是亞撒知道自己居然被一個小女孩懷疑成是“人販子”,亞撒該是什麼表情?

“哈哈哈哈……蘭姐,亞撒他是怎麼得罪你了啊,人販子……哈哈哈……”童菲也跟著大笑,好同情亞撒啊。

蘭芷芯尷尬了,不知該怎麼回答才好,只能支支吾吾地搪塞過去,而嫣嫣就十分認真地說:“嗯,要是下次再見到那個藍眼睛,我不跟他說話了……”

“真乖!”蘭芷芯一聽嫣嫣這麼說,頓時欣慰地笑了,還在孩子臉上啵了一口。

童菲羨慕極了,要不是身子不方便的話,她真恨不得能從副駕駛跑到後邊去抱著嫣嫣一陣猛親。這孩子太招人愛了,萌到讓她流口水……

杜橙瞄了一眼就知道童菲在想什麼,不由得調笑道:“老婆,你也別急,過不了多久咱們寶寶就該出世了,到時候你天天親都行。”

童菲被杜橙這麼一說,又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老公,你別忘記了我們說好的,當孩子出世之後我們就搬出去住。”童菲認真地瞅著杜橙,圓潤的臉蛋紅通通的,嬌憨可愛。

“知道了老婆大人!”杜橙也答得爽快,只是心里有點無奈……父母對童菲的成見到現在都還沒有消除,一家人住在一塊兒確實是很難為童菲。搬出去住,看來是勢在必行了。

童菲和杜橙的恩愛,兩口子無意中表現出來的甜蜜,這讓坐在後座的蘭芷芯心里不免有些酸澀的感觸……亞撒說她是老女人,她三十歲了,卻還沒有結婚。她的姐妹水菡和童菲都已經有了屬于自己的愛情和婚姻,就她一個人還沒著落,她不是不想有個幸福的家,可是,她的真命天子在哪里?如今她是單身媽媽,想找個合適的男人結婚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前幾年里她也接觸過幾個年齡相當男人,但對方都因為知道她有孩子而放棄了,這其中幾多辛酸,只有她自己知道。

加上這些年看得多聽得多經曆得多,對于自己的愛情,蘭芷芯只覺得很懸。

她是個自強獨立的女人,她知道只有靠自己才是最最穩當的。所以,蘭芷芯現在最要緊的是抓緊時間賺錢,以後爭取讓嫣嫣上一個好點的學校……與亞撒的交集,蘭芷芯希望不會有下次了。

======呆萌分割線======

醫院里。

小穎發燒到40度,正躺在急診室里輸液。師娘貼心地為她又准備了口罩戴上,心疼地守在她身邊。

梵狄出去買水了,正好師娘可以跟小穎說說話,問些最關心的問題。

吳師傅的老婆,小穎的師娘,是個樸素善良的女人,對待小穎就像對自己親生的一樣,今天見到梵狄帶小穎來,師娘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想問了。

師娘湊近了,壓低聲音說:“孩子,現在沒別人,就我們倆,你老實說,跟那個男人是什麼關系?”手打小說網

小穎本來發燒就臉紅紅的,聽到師娘這麼一問,頓時感到臉燙,越發紅得像三月的桃花,羞澀地咬唇。

“哎喲,丫頭啊,看你這表情,師娘如果沒猜錯,他是你的心上人吧?”手打小說網

被戳穿心事,小穎更加不好意思了,又想起自己對師傅師娘隱瞞了很多事,關于她的過去,她和梵狄的事,她都沒說,而現在,是該到了她要坦白的時候吧。

“師娘,我……我有些事不是故意想瞞著你和師傅……”

“傻孩子,誰沒個秘密呢?你的過去,我們不想追問,只要知道你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就行了。但是你跟這個男人,師娘還是不放心啊,他……他跟洛家,他臨陣逃婚,也是因為你,但這件事沒那麼容易就解決了,師娘怕你會吃虧……”

這正是小穎目前最擔心的問題,她擔心梵狄會有麻煩,擔心他要怎麼去擺平兩家的糾紛和外界那些紛紛擾擾的傳聞呢,只怕明天的報紙頭條就是今天的婚宴了,將會引起怎樣的大地震?

“好了好了,先別去想煩人的事,師娘看那男人他也不是凡品,定是個人物,想必,不管什麼事,他都能有擔當的,他會處理,你不用太焦慮。”師娘慈愛地開導小穎,她識人也挺有眼光,對梵狄的評價還真是准。

小穎微微點頭,琢磨著師娘說得沒錯,梵狄是個有擔當的男人,逃婚的事,他是該當面向洛家解釋的,她也相信他會這麼做,要不是她發燒了,興許他此刻應該去善後的。

正聊著,小穎忽見急診室門口走進來兩個穿黑衣服的男人,不是來治病,而是徑直朝她這邊而來。

兩男人都是冷漠的表情,站在小穎面前,陰沉沉地說:“梵老爺子請你走一趟。”

說音一落,也不等小穎反應過來,兩男人已經將她拽了起來!

“你們要干什麼!”小穎驚呼,師娘在一邊也是嚇得不輕,正要呼救,卻聽來人說:“梵氏公館,梵老爺子請你去一趟。”他補充了一下,是梵氏公館,也就是在告訴小穎,梵狄的老爸請她去!【6千字!】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你要自殺嗎?不如改天再死?     下篇:續:死都不會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