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死都不會離開!  
   
續:死都不會離開!

梵家別墅。

這是梵頂天從澳門轉移陣地回到家鄉來之後才修建的,頗有歐洲中世紀城堡的風格,與他在澳門的舊居極為相似。

別墅主體建築設計精美大氣,花園子有華麗的巴伐利亞式花缸和高雅的象牙白座椅,是梵頂天最喜歡的地方。

花園里的水池中間挺立著一座雕塑,是一位豐盈的女人正捧著一個瓶子,瓶嘴處噴出的水柱呈拋物線狀落在水面,嘩嘩的水聲悅耳動聽,為這園子增添了幾分雅致。

就在這雕塑旁邊,坐著一老一少,靜靜地對峙著。

老人滿頭銀絲,體形清瘦,臉上有著深深的皺紋以及明顯的老年斑,手里還拿著一根拐杖,左手拇指上拿深綠的扳指正發出幽幽冷光,透出古樸滄桑的氣息,一如這老人經過歲月洗禮之後的厚重與風霜。

就是這樣一位老人,沒人可以小瞧他的力量,這蒼老清瘦的身體,即使已過九十高齡,仍然有著難以想象的能力,霸氣,不是吼出來的,是隱藏在他銳利的眼神里,蘊藏在他的血液里,與生俱來的威勢。

老樹盤根,底蘊深不可測,能在當年混亂不堪的澳門闖出一片天地成為霸主,梵頂天真正的勢力怎樣,就連梵狄都不清楚。

如今,在道上被傳為神話的傳奇人物梵頂天就坐在小穎跟前,這一幕,是小穎以前沒想過的。

齊腮的短發,厚厚的劉海遮住了她額前的傷疤,就這麼靜止不動的時候就會連臉頰上的那道疤痕也遮住一半了。可是,在海邊時梵頂天已經見到過小穎,看清楚了她的容貌。

她看起來有些瘦弱,但她的眼神卻是格外清亮透徹,沒有梵頂天想象的那種恐懼和驚慌。

她居然不怕他?梵頂天黑著臉,鋒利無比的眼神緊緊盯在她身上,暗暗有一絲詫異,這個叫小穎的年輕女孩子似乎比他預料的更膽大?

威壓的氣勢充斥在周圍,暗潮洶湧,就好像有一場暴雨即將來臨,若換做其他人,肯定會感到喘不過氣,只是,小穎好像沒事的人一樣,似乎感覺不到這緊張到令人窒息的氣氛有多麼凝重。

其實這關鍵在于小穎根本就不是道上的人,不知道梵頂天是怎樣的人物,在她眼里,他就是梵狄的父親,就這麼簡單而已。

過了好半晌,梵頂天才沉沉地說:“你以前在梵氏公館,梵狄收你為干妹妹,那時候我雖然知道這件事,卻也沒多加干涉,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算過去,但是現在……我才發現原來竟是我小看你了,你竟然能讓梵狄逃婚跑去救你,知不知道,我只要一個念頭,就能讓你無聲無息地消失,永遠都不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平淡冷漠的口吻,卻是飽含著如帝王一般的威壓,他說得一點都不誇張,此刻,在他面前,小穎就跟一只螞蟻沒有區別。

小穎驀地一驚,清澈的眸子里露出驚駭之色,瞪大了眼睛看著梵頂天……

終于看到她臉色變了,梵頂天冷笑,心想,這才是她應該有的反應。沒人在這種時候還保持鎮定的。他是誰啊?他是梵頂天!從某種角度來說,他就是可以掌控人生死的魔神!

但是,接下來梵頂天在聽到小穎說的話之後,就……

“梵……老爺子您什麼意思啊?是說您可以殺了我嗎?不……您怎麼可以因為憤怒而殺人呢?今天阿凡逃婚跑去救我,您生氣是應該的,可是殺人是要被判死刑的,您這都九十多歲了難道還要去坐牢嗎?”手打小說網小穎這話,哪里是在擔心自己的小命,她竟然是在為梵頂天擔心來著,擔心他“殺人”之後怎麼過?

梵頂天聞言,只差沒一口老血噴出來了,氣得眉毛都豎了起來!

她是傻子還是故意裝傻?不知道他想要她死的話,根本就不用自己出手,也不會留下任何可以被治罪的證據,否則怎麼叫做讓她無聲無息消失?而她的理解竟然將重心偏向了他身上,這人的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

“你……你以為我會傻到自己親自動手?你該操心的是你自己的命!”梵頂天略顯暴躁了,眼珠子睜得好圓。他就不明白了,自己兒子看上小穎哪點?她腦子這麼蠢,怎麼配得上兒子?

梵頂天是不知道小穎的思維有時就是異于常人的,有時她的腦子里只有一根直線,梵狄拿她都沒辦法,何況是不了解小穎的梵頂天呢。

小穎哪里會知道梵頂天這麼複雜的心理,她總覺得這位老人其實沒有他所表現出來的那麼凶狠。

“梵老爺子,您息怒……何必要裝出一副想要我命的樣子呢?您不知道您的形象其實好慈祥的,咱們就不能心平氣和地說說話嗎?阿凡說過您身體不太好,您動這麼大的肝火,萬一您……”

“住口!”梵頂天實在受不了了,氣得站了起來,拄著拐杖的手都在顫抖。一代霸主梵頂天,此刻真的好有種想要暴走的沖動!沒錯他剛才是想嚇唬她,謊稱要她的命,可是這一點居然被她揭穿了?一點都不給面子!知道還說出來,這讓人家梵頂天老臉往哪兒擱?

他被一個才十九歲的小姑娘來穿了,這是多丟臉的事?還說他慈祥?這對他來說不是褒義,是絕對的貶義!

梵頂天喘著粗氣,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憤憤地盯著小穎,卻是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能將梵頂天氣成這樣的,太稀少了,小穎算得上一個特殊例子,而她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怎麼就那麼嚴重嗎?老爺子都氣得渾身抖了。

梵頂天忽然想到一個細節,氣沖沖地問:“口口聲聲阿凡,我兒子的名字叫梵狄,不叫阿凡!”

小穎一愣,隨即尷尬地笑笑:“那個……阿凡是我叫習慣了,一時改不了口,不過我覺得叫阿凡也不錯,聽起來很親切。”

“……”

梵頂天的暴躁和小穎的淡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想要嚇她,想要她知道眼前的形式多嚴峻,想要看她誠惶誠恐的樣子,這樣才是符合他預期的,他才能順理成章地勒令她離開梵狄。可是偏偏她沒有恐懼,沒有慌張,還能正經八百地跟他說話……

真是個奇葩,他都這麼凶了她還說他的形象其實很慈祥?

梵頂天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氣,壓下內心的煩躁……既然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維來跟她談判,那他就直接點!

梵頂天凌厲的瞳眸縮了縮,眸中盡是決絕的神色:“不用廢話,我今天叫你來,就是告訴你,我兒子不是你的真命天子,他是梵氏家族的繼承人,他的結婚對象絕不會是普通人,你如果真為他好,就識趣點離開他。聽說你很喜歡做菜,還在烹飪大賽拿了個二等獎,這樣吧,我拿出一筆錢給你開餐廳做生意,你去做你喜歡的事,別再纏著我兒子,他的妻子,應該是洛琪珊,不是你。”

一番話,殘忍,冰冷,無情,猶如一記悶棍敲在了小穎頭上!

梵頂天,居然想用錢來收買她,讓她離開梵狄?

深深的屈辱感襲來,小穎下意識地攥緊了手掌,胸。脯在劇烈起伏著,臉上越發潮紅……深深的屈辱感襲來,心底竄起一股憤然的情緒……梵頂天說,梵狄的妻子該是洛琪珊而不是她?

這是怎樣一句令人撕心裂肺的話啊,小穎這顆斑駁的心早就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好不容易等到與梵狄柳暗花明苦盡甘來的一天,她都還沒來得及好好享受那種喜悅,這就被梵頂天一盆冷水澆下!

最讓小穎氣憤的是,梵頂天還想用錢來打發她,在他眼里,她的感情就是這麼不堪嗎?

小穎微微泛紅的雙眸一瞬不瞬地盯著梵頂天,如寶石般晶亮而堅毅:“我對梵狄的感情,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我是很喜歡做菜,可是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想每天都可以做菜給梵狄吃,讓他每天都能吃到不同的美味。您說梵狄的妻子應該是洛琪珊,可這話不是梵狄說的,我只知道他在海邊的時候跟我有過承諾,我們死都不分開……所以,梵老爺子,原諒我沒有辦法答應您的要求,我不會離開梵狄的,除非他親口叫我走,否則,我會一輩子都賴在他身邊,他去哪兒我就去哪兒,他若有危險死了,我也絕不獨活!”

這最後幾個字,小穎的聲音都在顫抖,微微有點哽咽,但卻是前所未有的堅定。這是她有感而發,今天在海邊所發生的一切,她都深深地銘刻在心里,她的思想有了轉變,不再像以前那麼隱忍著了,她要勇敢地表達出來自己的感情,她要順從心底最真實的聲音……愛梵狄,她要一輩子在他身邊。

之所以能做到這樣的勇敢和不顧一切,是今天在她以為快要死了的時候才感悟到的。人生在世,旦夕禍福誰都無法預料,她不能讓自己有遺憾,她要勇敢地去追求她所愛,什麼自卑,什麼配不配,全都是浮云,只有她和梵狄在一起時的溫暖才是最真實的!

這一次,她再也不會躲閃,她要牢牢抓住屬于自己的幸福!【稍後還有更新】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小穎被抓走!     下篇:續:阿凡你愛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