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阿凡你愛我嗎?  
   
續:阿凡你愛我嗎?

梵頂天呆住了,是被小穎的話驚呆的……她說什麼?要一輩子賴在梵狄身邊?尤其是最後一句話,讓梵頂天似曾相識的感覺,心底在震撼著,眼前這女孩兒小小的身體里,是怎樣一顆心靈才能有如此磅礴的愛?

記憶深處好像有什麼東西被鑿開了,似乎,在久遠的過去,在某個蕩氣回腸的時刻,有一個癡情的女人也曾這麼對他說過:“沒人能分開我們,不管生死,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那是一張他到死都不會忘記的臉……梵狄的母親。

梵頂天憤怒的情緒奇跡般地緩減下來,凌厲的眼神逐漸黯淡……剛才還鼓聲震天,現在就偃旗息鼓了?

或許是真的人越到老了越容易感懷,梵頂天從小穎的反應想到當年初識梵狄的母親時,她面對梵家的威壓,也像現在小穎這般不屈服,那字字鏗鏘堅定不移的愛情宣言,至今都還曆曆在耳,即使過去了多年,梵頂天都不曾忘記過她當時說的每個字。

也就是那一刻的感動,讓梵頂天徹底愛上了她,決定要將給她一個名分……而那時的她還不知道梵頂天已經有妻室,後來知道時,已是被接到梵家,難以脫身了。

陷入回憶的梵頂天,沒有了先前的咄咄逼人,連眼神都不自覺地柔和下來,垂著眸,像在回味著什麼……

“你走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不想再管了……我老了,我很累……可是你記住,梵家人不與弱者為伍,你如果只是個沒出息的人,就趁早對我兒子死心……”梵頂天說到最後已是在喃喃低語,小穎幾乎聽不到他的聲音,他轉身往大屋走去,那略顯佝僂的身影,在淡淡暮色中竟是那樣的落寞,滄桑得讓人鼻酸。

就這樣走了?沒事了?小穎呆滯,梵頂天的態度也轉變得太快了吧?剛才還狂風暴雨呢,怎麼現在卻像是一副丟了魂兒的樣子,她也沒說話刺激他啊?

是沒故意刺激,但小穎不會知道,梵頂天是真的被她那種純真而堅定的愛感動了,他想起了自己最愛的那個女人,當年就是這樣愛著他的,只可惜那後來發生太多事,讓她遺憾死去……

他想起了當年父親的威逼,不就是現在他對小穎和梵狄那樣嗎?當年的他本是對原配妻子沒有感情的,是一樁被家族安排的聯姻……那場婚姻,苦了多少人,累了多少人,如今,他難道要讓悲劇重演嗎?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曾經很痛恨家族聯姻,現在他怎麼也那樣去逼後輩了?

梵頂天不是老糊塗,他閱人無數,精明著呢,他能看出小穎是真心喜歡梵狄的,那種純粹的愛,生死無悔的愛,如今這年頭,太稀缺了。加上小穎那種樸實而無畏的特質,他還是有幾分欣賞的。但這些,他不會表現出來,也不會就這樣接受小穎了,所以他才會在最後說那句話,意思就是在說,他等著看小穎能干出點什麼名堂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他或許會考慮允許她和梵狄,但如果她還是在餐館當個小員工,過那種碌碌無為的生活,他絕不會答應梵狄娶她。

簡單來說,若小穎能做出點成績,說不定還有點希望能得到梵頂天的認同,反之,那就鐵定沒戲了。

小穎還在細細琢磨著梵頂天說的話,心想自己能干出點什麼名堂呢?她只會做菜,沒其他特長了。難道要去六星級酒店上班?那就算有出息了嗎?可一般情況下,她一個新人進去六星級酒店也不可能立刻成為主廚的,那需要多年的曆練還有實力足夠以及各方面關系的協調,才可能成為那兒的主廚。

高級酒店的廚房那可是太講究了,里邊分工不少,諸如……白案,冷菜間,打荷,粘板,水台……等等各種繁雜的崗位,她若真去了,一開始估計也就只是個徒工。從最底層坐起,慢慢一步步才可能升上去。

不行,那樣太慢了,等她升到主廚都不知是何年何月,而眼下她是很想要得到梵狄父親的認可,想要做出成績給人看,最快的方法是什麼?她一時間還想不到。

可不管怎樣,這一趟被帶過來,她還是有收獲的,至少沒有像她想象的那般糟糕,最後梵頂天說的話,不正是代表了她還有希望嗎?只要還有一線生機,小穎就不會放棄。

小穎在出神,站在水池邊呆呆地望著雕塑,很努力地在思考著接下來怎麼辦,要怎樣才算是做出成績了?

身後傳來急切的腳步聲,緊接著就是一只手伸過來拽住了小穎……

“你怎麼樣?沒事吧?我爸有沒有為難你?都跟你說了什麼?”手打小說網梵狄噼里啪啦問了一連串的問題,渾然未覺自己似乎緊張得有點過頭了。

小穎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露出一絲竊笑,看著他緊張兮兮的表情,她心里好甜蜜,忽地興起一個念頭,想逗逗他。

“那個……你父親要我離開你,說給我一筆錢開餐廳。”小穎說得很干脆,一雙眼卻是盯著梵狄。

“什麼?他還真的用錢來打發你?”手打小說網梵狄慍怒地咬牙:“那你怎麼回答的?”手打小說網

“我……我……”小穎故意支支吾吾,裝出委屈難過的樣子。

梵狄一見這架勢,臉更黑了,拽住小穎的手腕,不由得加大了力道:“你不會是答應了吧?吞吞吐吐地做什麼,心虛?就那麼點錢就能收買你了?你也太廉價了吧,是誰在海邊說愛我的?誰說一輩子都不離開,死都要在一起,這些話是誰說的?才過去幾個小時你就忘了?你……太讓我失望了!”

梵狄反應這麼強烈,小穎也是有點出乎意料,她只是想跟他開個玩笑,他居然還以為她收錢了?

“噗嗤……哈哈哈哈……阿凡,你捉急的樣子好逗……哈哈哈……”小穎大笑,晶亮的眸子里卻是含著濃濃的柔情,甜蜜的滋味在心頭蔓延。

“嗯?”手打小說網梵狄愣了一秒之後反應過來了,這丫頭竟然耍他?他上當了?她根本就沒答應。梵狄的臉瞬間變成醬紫色。

“好啊,你忽悠我?以前你那麼老實,現在怎麼變得這麼氣人?還敢取笑我!”梵狄佯裝凶狠地瞪著她,實際上心里是松了口氣。他確實剛才有點緊張,他是擔心小穎會被他父親嚇跑,若是她再消失一次,他要去哪里尋找?

失去過才會知道珍惜,他不能否認自己對小穎的感情已不是單純的友誼了,已經在往某個方向轉移,想到她會離開自己,他的心會揪緊,發酸發疼。雖然只是淡淡的感覺,卻是真實存在的啊。

“我沒取笑你,我真沒笑,我沒笑……”小穎捂著嘴,可眼睛彎彎的也能看出在笑啊。

梵狄一陣挫敗,這丫頭的膽子越來越大了,不再是以前那個凡事都小心翼翼的小穎了,現在的她,在他面前很自在,想笑就笑,竟讓他有種難以招架的感覺……

這種時候才是兩人之間能對視能對話的,以前小穎總是姿態太低,成天想著自己配不上梵狄,不敢表露心跡,因此在他面前也都是小心翼翼的,這麼一來,她的一些閃光點得不到發揮,梵狄怎麼會對她動心呢。

現在不一樣了,雖然小穎的容貌是個問題,可她不再自卑,不再畏首畏尾,她有自信了,就自然會有魅力。

梵狄需要的不是一個傭人,是一個可以與他並肩的女人。

“還說沒笑,你肩膀抖什麼?捂著嘴干什麼?走!回公館再跟你算賬!”梵狄話音一落,手也動了……

“啊……”一聲輕呼,已被他打橫抱起來,小穎的臉唰地紅了……

“你剛才在醫院還沒輸完液就走了,現在回公館去再讓我的私人醫生幫你檢查一下,有必要的話,再打上一針。”

“打針?不!”小穎堅決反對,眼睛都瞪圓了,透著恐懼。

“怎麼你害怕打針?”手打小說網

“嗯……我怕打針。”小穎皺著臉,不由自主地兩只手摟緊了梵狄的脖子。

梵狄其實是隨口一說,但見小穎這麼害怕,他有得瑟起來:“呵呵……原來還是有你怕的事,你膽子夠大的嘛,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在海里都要死了還要惦記著親我,你哪有半點害怕的樣子?”手打小說網

小穎囧了,羞澀地將頭埋在他的頸脖,貪婪地嗅著他身上的清香味,喃喃地說:“那你也親我了……你……阿凡,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對我,有沒有一點點的愛?”手打小說網

梵狄聞言差點一個釀蹌,沒好氣地說:“下次問這種問題的時候也看看時機,我現在專心走路,你是不是想跟我一起摔倒?”手打小說網

“……”

梵狄看似輕松的調笑,巧妙地避過了這個問題。眼底閃過一抹複雜……他不想騙她,雖然現在對她的感情比以前發生了變化,但是還談不上愛。應該說是一種感動和一點心動,混合在一起的感情,頂多是算開啟了一扇心門,至于以後會不會發展成愛,他現在無法確定。

但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他會珍惜小穎,呵護她,不讓她受到傷害。如果可以,他也很希望在將來不久的一天,他能愛她到骨子里去,那才是最圓滿的事情。

梵狄將小穎抱上車,而他卻沒有跟上去,只是站在車門外說:“山鷹會送你回公館,我還有事要辦,晚上再見。”

小穎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沒有多問。她知道梵狄是要去見洛琪珊,逃婚的事,始終是要解決的……
手打小說網

上篇:續:死都不會離開!     下篇:續:女神與女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