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到底吃不吃呢?  
   
續:到底吃不吃呢?

幸福來得太突然,也難怪穎這丫頭總感覺自己在做夢,那麼不真實,卻又迫切地想要一遍一遍證實這是真的.面對自己愛的人,誰不想親近呢,穎大膽索吻,這本就沒有錯,人之常.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這是穎的進步,也是她的覺醒.以前她就是因為不敢表露暗戀的心思,所以才會遭受那麼多的罪,現在她也想明白了,有些事不能總藏著掖著,該表達的就要表達,比如她就是很想親梵狄,想念著與他接吻時那種渾身顫抖的悸動……

梵狄一張俊臉僵著,他也是想不到穎竟敢這麼……這妞還食髓知味了是吧,要換做以前,她肯定不敢的,現在居然膽子這麼大了.

見她低著頭略顯局促的樣子,臉蛋的,一只手還在緊緊攥著被角,分明就是緊張嘛.可見出這樣的話,對她來有多難.

梵狄溫熱的大手輕輕捧著她的臉,慢慢抬起她的頭,使得她不得不與他對視著,她的羞澀與期待,全都在這雙眼里,亮晶晶一片,盈滿了深深的意.

"接吻要閉上眼睛……"梵狄低低地呢喃著,動聽的聲音猶如有魔力一般.

穎呆呆地眨了眨眼睛,然後乖乖閉上,瘦的身子在禁不住顫抖,一顆心砰砰亂跳,早就失去了正常的頻率.這是她以前做夢都想的甜蜜,如今能真正得到,怎不叫人欣喜若狂.愛得那麼苦,幾經生死才能擁抱幸福,這份珍貴,難以喻.

梵狄緩緩湊近了她,她此刻能清晰地感覺到他呼吸的熱氣在臉上拂過,帶來她深深的悸動,仿佛朝聖般虔誠,她緊張地等待著那一刻……就在穎感到唇上有什麼軟軟的東西輕觸時,驀地,他停了下來……

穎正沉浸在甜蜜中,一下子就被梵狄的突然停止給驚到了,睜開眼,不偏不倚正好望見梵狄身後那一面梳妝鏡……

鏡子里,赫然映出她的臉,刺目的疤痕瞬間讓穎甜到成漿糊的心清醒過來.

"不……"穎如被點擊似的往後縮,眼中流露出痛苦之色:"阿凡對不起……我剛剛是昏了頭,所以才會那種胡話,我……我不該要求親你的,我的臉……任何男人對著我這張臉恐怕都會覺得丑陋惡心,我太難為你了,是我不應該……"

穎哽咽的聲音充滿了難過和歉疚,她以為剛才梵狄突然觸了一下她的唇就停了,是因為她臉上的傷疤掃了他的興吧?

梵狄倏地皺眉,沉默了兩秒之後回頭看去,看到梳妝鏡時,他若有所悟,知道穎這是怎麼了.

"你誤會了,我剛才停下,不是因為我嫌棄你的臉,我只是看到你鼻子旁邊有個點,我估計是被蚊子咬的……"著,梵狄抬手指指穎的鼻翼旁邊.

盡管梵狄的是實話,他真沒嫌棄穎,對他來,那點傷不算什麼,就像他手下兄弟們的那樣,在道上的人有誰沒見過傷口是什麼,比這可怕百倍的傷都見過了,穎臉上的就算是兒科.

但這傷疤畢竟是在穎臉上,她覺得不該向梵狄索吻,那太強人所難了,誰看著傷疤還能對著她吻下去?

穎剛才的勇氣猶如被戳破的氣球,散去就難以再聚,縮在被子里緊咬著唇,心都揪疼了……如果她臉上身上沒有傷痕,她現在就能開開心心毫無顧忌的跟梵狄接吻,可每每想到自身的況,她就會心如刀絞.

就算知道梵狄不會嫌棄她,可她如何真正做到完全無視那些疤痕呢.

梵狄看著穎的反應,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安慰,雖然過會醫好她的,可那也是以後的事了.只要這疤痕在她身上一天,她就得忍受心靈的煎熬,照鏡子對她來,就是最可怕的凌遲吧,誰願看到鏡子自己那樣的臉?

好半晌,穎才悶悶地發出聲音:"阿凡,謝謝你給我送牛奶,你……你去休息吧,我也想睡了."

話是這麼,可她現在的心糟糕透了,牛奶都喝不下,縮在被子里不動.

穎滿以為梵狄會就此離去,可是,緊接著,男人的大手掀開了被子,不等她反應過來,他已鑽了進去……

"你……"穎驚悚了,瞪圓了眸子看著梵狄,這張帥到無懈可擊的臉近在咫尺,他居然……居然跑到這chuang上來睡?

梵狄淺淺的笑意掛在嘴角,魅惑得讓人癡迷,輕松的語氣:"怎麼嚇成這樣,你剛才不是叫我休息嗎?我現在就是准備睡覺了."

"……"穎驚愕,像是喉嚨里卡了一只雞蛋,怔怔地不出話來,腦子有點發懵.

跟梵狄睡在同一張chuang?她的心跳好像都不屬于自己的,隨時都可能蹦出胸膛,一張臉緋,滾燙.

而她現在才發現,原來屋子里的燈光都被梵狄調暗了,彼此看不清楚對方的輪廓,只有眼睛最明亮動人,對視著,仿佛有無聲的電流在空氣中蔓延.

沐浴後的清香味縈繞在鼻子,蠱惑著他的神經,他腦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些曾經那一次穎被亨利算計了差點出事,後來在他房間里還藥力發作,主動壓倒他……

他最清楚穎的身體有多麼完美無瑕,肌膚有多嫩滑,多麼讓男人把持不住.這些記憶,當時還不覺得特別,可現在面對她時,再想起,竟然會感覺有些異樣的微妙,心底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

穎知道梵狄關燈是為了讓她不至于那麼尷尬,而實際上也是的,她現在輕松多了,不再像先前那麼緊張,潛意識里覺得對方看不清楚臉上的傷疤了,她的緒會放松點.

可即使這樣,穎不敢再妄想跟梵狄親吻了,瑟瑟地縮著身子,顫顫地:"那……你……休息吧,我也……累了,我……我要睡了."

穎完就果真閉上了眼睛,只是一顆心哪里能平靜得下來.梵狄就算看不清楚也都能知道她此刻一定是緊緊攥著被子不放手的,全身都繃緊了,這像是要睡覺的樣子?

這妞,純得令人心疼……梵狄心里一動,長臂一伸,將她瘦的身子攬在懷里,熟悉的溫暖包圍著彼此,他的唇貼著她的耳廓,喃喃著:"我會盡快安排給你做祛疤手術,你只需要安心待在這里就行了,別胡思亂想,知道嗎?"

穎聞,心里驟然一緊,隨即驚喜地:"祛疤手術,現在就可以做了嗎?"

"這個要咨詢過醫生才知道,現在還不准什麼時候可以做,得根據你傷口的況來看."

穎苦澀的心又開始明朗起來,既然要去找醫生了,那距離做手術的時間就不會太遠.

可穎立刻又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臉皺巴巴地:"我不能一直在這兒窩著,我還要出去做事,如果我不能做出成績,你父親就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你父親,梵家的人不會與弱者為伍,這句話,對我是種激勵,而也覺得不能總是在餐館里打工,我想試試看自己的能力會到什麼程度,只有我自身足夠優秀了,我才能安心跟你在一起.拿到一個烹飪大賽的二等獎,這是過去式了,我要往前看,看到前邊的路該怎麼走……"

這就是穎的打算,她不想成為梵狄的附屬品,她想要活出自己的價值.當個米蟲,她不願意,她要做事,要靠自己這雙手創造屬于她的事業.

若她什麼都不會,她或許還沒這種雄心壯志,正因為她現在有了一技之長,在烹飪上有發展的潛力,她才會大膽地去設想自己的未來.她心里,師傅一直都是她的榜樣.

梵狄深邃的眼眸含著不易察覺的欣賞之色,點點頭:"好,就依你,你有什麼想法就放手去做,明天回去蜀香味辭職,然後就好好籌劃一下你接下來要做的事."

穎欣然地笑了,梵狄的話,到她心里去,跟她不謀而合,她也是想的要去蜀香味辭職不干了,另謀出路.那里始終不是她大展身手的地方,她的天空應該更遼闊高遠.

"阿凡……你……你要這樣抱著我睡嗎,我怕……怕我睡的時候會不規矩,影響到你."

"嗯?不規矩?"

穎一愣,連忙解釋:"我的意思是……我睡著了不知道會不會亂動,不是我會占你便宜啦……"

占便宜?這用詞在男人對女人身上還比較合適,可她愣是用在梵狄這兒了.

梵狄啞然失笑,跟穎在一起時會很自然地放松,她憨憨的傻乎勁兒有時就是最好的調節劑.

"什麼叫不規矩呢,是這樣?"梵狄佯裝聽不懂她的意思,故意逗她,手臂一收,將她緊緊抱在懷里,與他貼得密不透風.

"你……你……"穎羞囧,這麼緊緊與他貼著,與接吻還要讓她心慌意亂,感覺好像全身都被他滾燙的體溫灼燒了.

"唔……"穎唇邊發出一聲弱弱的**,他已溫柔地攫住了她的唇瓣.這一次,是真正地吻上了,他沒有再放開了,深深地汲取著這熟悉而又甜美的味道,柔軟得不可思議的唇比花瓣還要迷人,屋子里曖.昧的氣息一再攀高升溫……【還有更新.】

上篇:續:梵狄的寵愛     下篇:續:遭遇記者圍堵,林凡你是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