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遭遇記者圍堵,林凡你是三嗎?  
   
續:遭遇記者圍堵,林凡你是三嗎?

昏暗的燈光確實能為穎帶來一種莫名的心安,不再像先前那樣了,這一次,兩人吻得難解難分……穎在這方面的經驗為零,腦子更是一片空白,只能任由他帶領著進入一個美妙的世界.

一個吻,便能安撫穎受傷的心,讓她感受到梵狄的疼惜,她內心都被喜悅充斥著.她不知道怎麼呼吸,憋得臉通,心如鹿撞……這可跟在海里那個吻不一樣,這是在臥室里,在chuang上,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會不會把她給……

穎的腦子混亂極了,無法思考,同時也興奮慌亂,無意識地在啃咬,笨拙的動作讓梵狄有點出戲的感覺,原本是沉醉于她的清甜滋味,可被這笨妞咬了一下,他吃痛地縮回了脖子,無奈卻又*溺地看著她:"你啊,這麼猴急,不懂怎麼接吻就慢慢學嘛……"

穎一聽,羞得只想攥地洞了,她畢竟是女孩子,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跟梵狄接吻,可怎麼就會不心咬疼了他呢,好囧啊!

"那個……我……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下次我會心一點."穎渾然未覺這話有點露骨.

"什麼?還有下次?這才剛親完呢,你就想著下次還要?"梵狄佯裝很驚訝地提高了聲音,憋著笑,只覺得她害羞窘迫的樣子很好玩兒.

"我沒有那麼捉急啦……我是想,如果,如果下次再親的話,我不會再毛毛躁躁的."穎急著解釋,暗淡的燈影下看不清楚梵狄眼中的戲謔之色.

穎心里暗罵自己太羞人了,親就親了吧,還魯莽地弄疼了他,確實好像真的很猴急,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色"了?

"哈哈哈哈……"梵狄終于憋不住笑出聲了,愛憐地摸摸她的腦袋:"怎麼又對自己沒信心了?你對接吻的事沒經驗,咬我一下也沒什麼的,以後多練習就行了."

這話也太……多練習?這三個字讓穎頓時有種見到陽光的感覺,就好像一個饑餓的人面前突然出現一堆美食似的.

"你的意思是,我以後隨時可以親你了?是真的嗎?"穎驚喜地望著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她心里,梵狄是完美無缺的神,而她現在不但能被他抱在懷里,還能得到他的應允,以後多練習親親,這怎不叫人欣喜呢.

梵狄一聲低不可聞的歎息,這傻妞啊,兩個人在一起,親親那是最基本的親昵互動,可在她這兒竟變得如此珍貴了,足以見得她心里是將他當珍寶一樣的.

穎的純真憨厚,又一次地感動著梵狄,很喜歡這樣乾淨老實的女孩子,哪怕腦殼有時一根筋也好,總比心機深的女人來得容易相處.

"嗯……只要你不怕羞,以後在外邊也可以親我."

穎噗嗤一下笑了,她可還沒達到那種開放的程度,在海里那是個例外.

穎心里暖暖的,不自禁地摟著梵狄的腰:"對了阿凡,你跟洛琪珊談得怎麼樣,她有沒有罵你?她家人有沒有為難你?"

"你這是在擔心我會被她勾跑了?"梵狄一語道破穎的心思,這妞難為,低下頭往他懷里拱了拱,心里卻是有一點緊張的.

梵狄也不逗她了,淡淡地:"放心吧,她是個明白事理的女人,跟她已經通了,至于她的家人……也沒什麼,道過歉,當時緒有些激動,後來也沒事了."

梵狄得輕描淡寫,那是不想穎擔心.實際上他在洛家面對洛凱旋夫婦時,被罵個狗血淋頭,並且梵家與洛家的關系只怕是再難修複.

兩人相擁而眠,先前梵狄還以為自己能把持得住的,但是顯然他有點高估自己的定力了.穎的身材現在比以前瘦了些,但某些地方卻沒有太大的變化,該惹火的還依舊惹火,梵狄抱著她睡,兩人都穿著薄薄的睡衣,這麼緊緊貼著,隔著衣服傳來的溫度,感受著她的曲線,這簡直就是對梵狄的一種考驗.加上她頭發上傳來的清香味就像是蠱惑的因子在誘.導著他蠢蠢欲動.穎被他抱著,自然也能感受到他身體的變化,羞赧地縮在他懷里不敢亂動了……

沒吃過豬肉但不代表沒見過豬跑啊,穎知道男人的那種反應代表著什麼,她這空白的腦子里已經混沌一片了……他會不會更進一步?會不會那個她?

穎不知不覺這麼想著,呼吸已開始不穩,漸漸地急促起來,身子也繃緊.梵狄仿佛感應到了穎在想什麼,他心里是在疼惜著……她明知這樣會很容易走火,她卻還在他懷里一動不動的,這不就是等于在告訴他一個信息——"你要做什麼我都會依了你."

"穎……我們……"梵狄突然話了,沙啞中透著異樣的隱忍.

穎滿腦子漿糊,正緊張不已,聽他一出聲,她以為那就是他想要的暗示.

穎羞得不知如何是好,顫著身子輕輕地嗯了一聲,臉在他胸膛貼得更緊了,這就是完全順從的表現嘛.

其實在穎心里,自己早就是梵狄的女人,她的一切都是會屬于他的,如果他要,她便無怨無悔地給.她的愛如此熱烈,虔誠,明明白白地讓梵狄知道了,他,就是她的全部.

這種能完全擁有一個人的感覺,很充實,滿足,梵狄那顆空洞的心正在被一點點填滿.

"你在想什麼?該不會是想那個吧?"梵狄調笑的聲音響在她頭頂.

"沒有,我才沒那麼色呢!"穎立刻否認,只是這急切,已經泄露了她的心思.

梵狄將她抱得更緊了,貪婪地嗅著她身上自然的馨香,喃喃地:"現在還不是最合適的時候,你身子弱,怕是承受不起折騰.如果你實在是想,等你養好了身子之後,我們……"

"你……你別了!"穎羞得急忙捂住他的嘴:"什麼叫我實在是想?好像我就是個花癡嗎?我又不是女se鬼!"她的抗議,軟軟的,反到成了一種趣.

"好好好,你不是女se鬼,是我眼饞了行吧……這麼,你是不是舒服點?可是我真的,很……難受,怎麼辦?"梵狄嘴角的邪笑浮現,大手握著穎的手慢慢引導向了某處……

"啊……"穎一聲驚呼,只覺得手都要被烙鐵融化了,燙得幾乎立刻脫手……天啊,這是梵狄的……穎一陣口干舌燥,仿佛被高壓電擊中了.

這也不能怪梵狄,他一向潔身自好,沒有出去亂來的習慣,所以他已經很久都沒有正常的需求過了,現在抱著穎睡,懷里一香噴噴的身子,他沒化身為狼把她給拆入腹中,這就算是相當難得了.難道真要憋壞了才行麼,至少也得讓人有個釋放的空間吧.

"我……不知道怎麼幫你."穎的聲音不由自主地嬌媚起來,害羞也只能硬著頭皮了.他忍得這麼辛苦,她卻是會心疼啊.

"我會告訴你的……"梵狄一聲呢喃,緊接著,這屋子里便陷入暖暖春風中,異樣的喘息聲令人浮想聯翩……

======呆萌分割線======

第二天,穎醒來時,身邊已沒有了梵狄的身影,他辦事去了,留她在此睡個飽.

經過昨晚,兩人的親密更加深了,感也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那才是男女之間該有的.穎這妞還在想啊,若是等待哪一天能將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交給他,那又會是怎樣的甜蜜與激.蕩……

一晚休整,穎恢複了精神,燒早就退了,吃過早餐之後人也感覺清爽了不少,只是腰上還有些疼,是昨天被何宇森踢過的地方.

梵狄還有太多的事要處理,不能陪著穎去蜀香味,不過已經吩咐了山鷹跟著穎,保護她的安全.

梵氏公館的兄弟們都是一群熱血漢子,耿直豪爽,對穎視如親人一般,當然是會特別留意昨晚的動靜了……

牛奶還沒喝完,一群男人圍上來了,一個個笑米米地看著穎,好奇的目光帶著八卦的神韻,你一我一語地開始了……

"穎啊,昨晚什麼況?我可是看見老大進了你房間,早上才出來的,你可別什麼都沒發生啊!"

"嘿嘿,穎,咱老大是不是疼你疼到骨子里去了?什麼時候喝你跟老大的喜酒啊?"

"對對對,喝喜酒,到時候咱們搞一個比大凱旋還盛大的婚禮!"

"……"

這群漢子都是支持穎的,對洛琪珊沒有感,因為也只見過那女人幾次,最關鍵是大家都明白老大其實不是真心想結婚.而穎就不同,她以前在這里住了段時間,親切可人的姑娘,深得兄弟們的擁戴,如今她回來了,當然最關心的就是她和梵狄的進展.

穎臉皮薄,哪經得起這麼盤問,羞得滿臉通,還好山鷹出來替她解圍,吆喝著讓一群男人散去,但等兄弟們真的下去之後,山鷹卻又立馬興奮地望著穎,豎起大拇指:"還是你行!一回來就把咱老大征服了,過不了多久就該叫你大嫂了……那個,我只想問一下,昨晚,老大溫柔嗎?"

"……"穎羞赧,還以為山鷹不會問,誰知他問得更直接.

"算了算了,看你羞成這樣,以後再吧,走,去蜀香味!"山鷹大手一揮,領著穎就出公館了.

一路去蜀香味,交通順暢,很快就到了,穎下車時還是戴上了口罩.

但是,他們誰都沒料到八卦記者竟然那麼神通廣大.就在穎剛走到大門口時,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了一批激動的記者,拿著相機就沖了上來!

"林凡!洛琪珊被逃婚是因為你嗎!"

"林凡你是不是三!"

"……"

一瞬間,穎如遭雷劈一般僵立不動了,驚得傻掉……

上篇:續:到底吃不吃呢?     下篇:續:梵穎珊錐四人齊聚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