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亂攤子怎收場!  
   
續:亂攤子怎收場!

洛琪珊和晏錐見到對方的出現也是同時一愕,而她再看向穎和梵狄時,臉色變得緊繃,不由自主地神冷了幾分,心里更是火燒火燎的難受!

她不知道會碰到晏錐,更沒料到會在大門口就遇上梵狄和口罩女.這該是怎樣的一幕錐心的場景.昨日,梵狄差點就跟她舉行婚宴了.按照這兒的習俗,只要是擺酒席了大家就會承認這對新人的夫妻身份,而後再補辦結婚證都是不遲的.

可梵狄卻臨陣逃婚,才過一天,她卻又看到他帶著她的敵出現了,這讓洛琪珊何以堪?這就像是當眾被人扇了一巴掌那麼難堪.

就算洛琪珊知道了梵狄和穎的故事,可這麼猝不及防的碰面,她一點心理准備都沒有,何況還有個晏錐在旁邊,而晏錐是昨天婚宴的臨時男主

亂了亂了,全亂套!

山鷹同地望向梵狄,那眼神就是在:"老大,這簡直就能堪稱史上最亂的攤子!"

穎呆住了,腦子瞬間當機.洛琪珊一瞬不瞬地盯著穎,就像是要穿透這口罩.

晏錐到是很淡定,就跟沒事兒的人一樣,一手揣在西服褲袋里,神態自若的走過來.修長的身影,俊逸瀟灑的氣質,沉穩波瀾不驚的眼神,果然不愧是炎月的現任大BOSS和商會主席,面對這麼尷尬到極點的場面他居然還能泰然處之.

梵狄站在原地不動,沉靜的目光看著洛琪珊和晏錐朝他這邊走來,但他下意識地將穎往身後拉了一拉.

梵狄的這個細的動作看在洛琪珊眼里更是心如刀絞……他竟如此護著口罩女嗎?是怕她受傷害?

其實是洛琪珊誤會了梵狄,他這麼做,只是出于男人的一種責任.

逃避不是辦法,始終這四個人都要面對的,眼下就是無意中的碰面,誰若是先跑了,那才叫丟臉.

就在洛琪珊和晏錐只差那麼幾步就走到梵狄跟前時,忽地,周圍出現了異常.時遲那時快,山鷹一個箭步跨上去,毫不猶豫地擋在了梵狄四人面前!

"有記者!"山鷹一聲低吼,同時,幾個手下閃電般的速度沖上來了,在記者圍過來之前先一步將梵狄四人護住,使得這一窩蜂湧來的記者沒能近得了身.

出那麼大的事,沒記者在這大凱旋蹲守那才叫怪.蜀香味那邊的是兒科,現在眼下的陣仗可比先前凶猛多了.其中有幾個面孔還是先前在蜀香味見到的……

這一幕太"熱鬧"了,記者們的興奮程度不亞于看世界杯時的狂熱,一個個激動得臉耳赤,拼命往前擠,手里的相機拍個不停,就怕自己慢了人家一拍.

"梵狄,洛琪珊,請問你們是誰先劈.腿的!"

"林凡你們是來跟洛家攤牌的嗎!"

"晏總,請你跟洛琪珊是怎麼回事啊!"

"今天是三大家族談判嗎?"

"……"

一浪高過一浪的質問聲,連七八糟不絕于耳,問題更是犀利得令人想發火.

也難怪記者們這麼激動,本市三大家族的人同時出現,這是以前還沒有過的事,這新聞鐵定又是頭條了,這是新聞媒體最喜聞樂見的事,可以預見在未來至少半個月的時間里,他們不愁沒八卦寫了!

洛琪珊一聽記者的話,火冒三丈,居然連劈.腿這詞兒都用上了?

在看梵狄,一臉陰沉,單手抱著穎,讓她面朝他,將她的腦袋按在胸前,防止她再被記者拍到.這種保護的姿勢讓穎鼻酸……被他呵護的感覺真好.

記者又怎樣,鏡頭又怎樣,傳又怎樣,在梵狄懷里,她可以什麼都不比理會,他寬厚的胸膛會為她擋風遮雨.

梵狄來沒來得及開口,洛琪珊卻先一步有所動作了,只見她忽地綻放出一抹燦爛耀眼得笑意,親昵地挽著晏錐的手,抬起胳膊示意,輕笑著:"大家靜一靜聽我!"

當事人發話了,記者們一下子眼睛全亮,都被洛琪珊吸引了注意力,果真是安靜了不少,全都盯著她.

洛琪珊死死抱著晏錐的胳膊,清亮的眼神里充滿了決絕,帶著一股威勢沖一堆記者大聲:"各位,你們誤會了,對于昨天婚宴的事,以訛傳訛的不少,但是,在這里,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和梵狄,誰都沒有劈腿!我們都是自願在一起,然後又自願分開的.結婚之前誰沒有選擇的權力呢?我覺得,晏錐才是我的真命天子,而梵狄也找到了適合他的女人,這不是皆大歡喜嗎?怎麼到你們口中就成劈.腿了?我們四個人和和氣氣一團和諧,准備今天一起慶祝一下,怎麼在你們口中就成談判了?各位,我奉勸你們別再浪費時間了,根本什麼事都沒有,造謠生事的時間不如你們去挖掘別的新聞.我們可沒那麼多閑工夫陪你們瞎扯,不過,希望你們在出新聞稿時先掂量掂量,如果當中涉及造謠毀謗,我們三大家族不會坐視不理的!盡于此,各位慢走,不送!"

這番話,即是在"澄清",同時也含著對記者們的諷刺和警告,毫不示弱地還擊過去,讓一眾人頓時目瞪口呆.

洛琪珊身為洛家的唯一繼承人,她話的份量當然是不輕,而她又是昨天婚宴事件最核心的人物,她都自己和梵狄各有所愛了,就是堵住了悠悠眾口,讓流不攻自破!

好氣魄,好風采!

穎不由得對洛琪珊露出幾分欽佩之色,拋開其他不,這個女人很有風度,沒讓大家當眾難堪,而是機靈巧妙地將事的真相來了個大顛覆,讓記者們無話可了.

洛琪珊還不忘給梵狄投去一個眼色,示意他也該點什麼配合一下.

梵狄心里暗暗佩服洛琪珊的果決和不屬于男人的氣概,大手一揮,對著一群目瞪口呆的記者:"你們聽到了,今天三大家族聚在一塊兒吃個便飯,沒什麼可報道的,都散了吧."

在一旁默不作聲的晏錐此刻也動了,被洛琪珊挽著的那只手沒動,只是他另一只手搭在了梵狄肩上,輕松地調笑:"梵狄,記者朋友們也辛苦,原來他們不知道我跟你早就認識,不然可能也沒這些誤會.走了走了,我肚子都餓了!"

"OK,走!"梵狄摟著穎,再不理記者,跟晏錐有有笑地往酒店大門走去.

四人就這樣消失在記者們的視線,而洛琪珊隱忍著心中的震驚,挽著晏錐的胳膊不松手,直到走進酒店,走進專屬電梯,她緊繃的身子才有了一絲緩和.

"呼……"洛琪珊長長地舒了口氣,總算是不用裝了,離開了記者的視線,大家都不用再戴著面具做人.

剛才的況,四人必須要表現得團結一致,才能讓記者們住口.這是維護家族顏面唯一的辦法,同時也可以保住自己的尊嚴.

梵家,洛家,晏家,都是名門望族,輿.論很重要,關系到的不僅僅是他們自身,最主要是家族的聲譽,股票……因此晏錐也默許了洛琪珊的做法,任由她挽著當眾宣布他是她的"真命天子",當時的況,只有這樣才對大家有利,不然,將會讓事更糟糕.

現在至少可以讓記者們不再連寫,外界的傳相信用不著幾天就會消減了.

可一到了這電梯里,靜悄悄的,沒人話,四人都陷入了沉默,都還在回想著剛才的一幕.只有那一刻,這三大家族的代表才是同氣連枝的,那是權宜之計,實際上……

晏錐和梵狄哪里有那麼熟,見過幾次而已,曾經,兩人算起來還是敵呢.

洛琪珊以前不知晏錐和梵狄相識,現在知道了還有些驚訝,但是最讓她意外的是晏錐竟然那麼配合她,其實當時她也是迫于無奈只能那麼做,想必晏錐也是因顧及到家族聲譽才會任油她.現在戲演完了,各自還是那樣,回歸到原點.

氣氛沉悶而尷尬,該點什麼才好?

似乎時間也變得好慢,每一秒都那麼難熬.洛琪珊緊緊咬著唇,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她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態來面對.昨天她已向梵狄表態,她不會糾纏,她成全他和口罩女,而意外的是菜過一天就要她來面對這尷尬.

洛琪珊站在角落發呆,先前面對記者的凌厲與強勢,已經沒有了,現在她只有滿腦子的悲傷和心痛……老天爺真殘忍,偏偏要她在傷口沒愈合時碰到梵狄和口罩女……

這樣的氣氛,也只有穎才有本事打破了……

穎是覺得太憋悶了,大家都沉著臉,好像這里的空氣特別稀薄一樣.澄澈的眸子望望梵狄,再看看洛琪珊,還有陌生的晏錐,穎想了想,聲問:"那個……我們真的要一起吃飯嗎?"

此話一出,其余三人同時看著她,均是一臉愕然……

穎無辜的眼神閃了閃,越發迷茫了,糯糯地囁嚅:"我錯話了?"

晏錐試圖憋著笑,但無奈,實在是控制不住,兩秒之後爆笑出聲.

洛琪珊也一副看外星人似的眼神,心想這口罩女還真是奇葩,他們會不會一起吃飯,這還需要問?

只有梵狄在愣一愣之後還能淡定如常,他早已經習慣了穎這樣,她是直線腦子,會這麼想,一點都不奇怪,而洛琪珊和晏錐都是精明人,自然是知道四人不會真一起吃飯,那是對記者瞎扯的.

"吃飯嘛,以後或許有機會,今天我是來辦事的,你在咖啡廳等我就行."梵狄輕拍著穎的後背,這個習慣動作是他不經意間流露出的,那麼自然而然.

洛琪珊心髒驟緊,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她在梵狄眼里看到了若有若無的*溺,那種親切溫柔,是她不曾見過的.看來,梵狄不是不懂溫柔,而是不會對她溫柔,只因……她不是他的菜.

洛琪珊心里淒苦,硬生生別過頭去,隱忍著眼眶的濕意……

這時,電梯門開了,是在咖啡廳那一層.梵狄帶著穎先行離去,一會兒他才會上去找洛凱旋.

電梯里只剩下洛琪珊和晏錐,氣氛又是一陣冷凝.

沒有最尷尬,只有更尷尬!

洛琪珊強忍心痛,撩撩頭發,抬眸看著晏錐:"剛才……謝謝你."

"呵……"晏錐正想點什麼,卻聽洛琪珊臉色又沉了下去,憤懣地:"一碼事歸一碼事,昨天婚宴的事我謝謝你,剛才的事我也該謝謝你的配合,可是,昨天你在天台上的那些話,我不會忘記的!哼,以為我要自殺還叫我改天再死,我會記住你這個可惡的沒風度的臭男人!"

對于洛琪珊的反應,晏錐一點都不意外,俊臉上涼薄的雙唇勾出一點淡漠的弧度:"隨你的便,不過,實話,我真不希望你記得我,你還嫌給我找的麻煩不夠多?"

"我……"洛琪珊語塞了,確實,到這個,她就明顯沒了底氣.是她將晏錐拖下水的,本來人家跟這事一點關系沒有,他昨天是被洛凱旋邀請來參加婚宴的,誰知道卻成了臨時男主角……

這一個下午,三大家族閉門在談論什麼,外人是不可能知道的.但從梵狄和晏錐事後離開洛凱旋時各自不同的臉色,或許能猜測一二……梵狄對這件事算是處理得差不多了,洛家現在的注意力卻轉到了晏錐身上.

而晏錐心里是一萬個不爽……因為洛凱旋居然已經見過晏錐的母親,並且雙方還有一項提議,那就是,希望晏錐能跟洛琪珊結成真正的夫妻!

這怎不叫晏錐窩火,他和洛琪珊原是毫無交集的,現在有了牽扯,母親還想要他娶了她?而洛家更是迫不及待想嫁女兒,其目的就是為了洛家的面子,否則怎會讓女兒嫁給一個才認識一天的男人?

不過晏錐這回並沒有答應,有了鄧嘉瑜的前車之鑒,他不會貿然結婚的……

這一天,穎和梵狄回到公館時已是晚上,又折騰了一天,兩人早早地休息了.梵狄回自己房間睡,穎睡在他隔壁,*相安無事,但到了第二天大早,山鷹就敲響了梵狄的門,是有人來找穎.

來的不是別人,而是兩位穿警服的警察,是要向梵狄詢問關于穎的事,因為……陸哲浩車禍那件事,警方真的重新調查了!【一萬字求月票!】

上篇:續:梵穎珊錐四人齊聚一堂!     下篇:續:那不是意外,是蓄意謀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