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那不是意外,是蓄意謀殺!  
   
續:那不是意外,是蓄意謀殺!

穎還在睡覺,根本不知道下邊發生了什麼事,她還在做著美夢.

梵狄去應付兩位警察,請到了會客大廳去.其中有一位是梵狄認識的,也是老熟人了,平素里時常都需要打交道的本市刑偵隊的隊長——張禮賢.

梵狄還穿著睡袍,完美無缺的容顏再多一點慵懶的氣質,往沙發上一坐,山鷹立刻走過來將煙奉上,點燃火.

梵狄的目光一直都沒離開過張禮賢張隊長,淡淡的輕松神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警惕:"張隊,有什麼事,打個電話就成,你是大忙人,還要親自跑這一趟,難道是……"

即使面對的是本市的刑偵隊長,梵狄依舊是鎮定自若,就像是遇到老朋友那樣侃侃而談,這份氣魄,讓張禮賢也不得不暗暗感歎,梵狄此人果真是非同凡響,明知他找上門來准沒什麼好事,但卻一點都不急躁,更不驚慌.

張禮賢剛毅而略顯粗糙的臉上露出幾分凝重:"梵狄,這件事,打電話可不行,非得親自來你這兒.是這樣的,關于陸哲浩和徐穎欣在飆車時發生車禍墜崖的事故,我們現在已經開始重新調查,而我們也知道徐穎欣並沒有死,她就是在烹飪大賽上獲得新人獎第二名的林凡.她的生還,是我們警方的一大助力,她將會是重要證人,所以我們今天來,就是想帶徐穎欣回警局錄口供.只有她才能告訴我們當時的真實況."

"嗯?"梵狄精深的瞳眸猛地一縮,迸出兩道凌厲的光線,夾著香煙的手指微微顫了顫……他不是在緊張什麼,他是在興奮.

重新調查?那就是這個案子有疑點?從意外事故轉為刑事案了?也就是,很可能出車禍不是因意外而是人為?

"張隊,能得具體一點嗎?發現了什麼新線索,所以要重新調查?以前不是那只是意外事故?"梵狄按捺住心頭的震驚和一股狂卷的憤怒,只是唇邊的笑意變得冷了.

張隊略一沉吟之後才:"確實是有新線索,在出事之前跟在陸哲浩後邊的那輛車的車主,在一次酒後被陸哲浩的父親聽到他親口跟別人懺悔他不該收了別人的錢逼死陸哲浩.因此那起事故有可能不是意外,而是人為.當時我們將車子的殘骸運回去之後發現車子的刹車上有螺絲釘不見,但鑒于當時的況,車子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去,被砸得很殘破,刹車上的螺絲釘脫落也是有可能的.不過在接到陸哲浩父親報案之後,我們有理由懷疑刹車是被人為的做了手腳,將會按照這個方向重新調查."

梵狄沉默了,緊緊攥著的手指關節因為太過用力而泛白,可見內心的憤怒多麼強烈!

如何能不氣,以前還以為那是意外,可現在,居然是有人蓄意謀殺?顯然是有人想要陸哲浩死,而穎就無辜地被殃及池魚?若不是這樣,她根本就不會出事!

梵狄狠狠地將手中煙頭掐熄,額頭上青筋暴跳,可還是沒在警察面前失態,沒有狠話,只沉沉地問:"現在就要帶走徐穎欣嗎?"

"是的."張隊很干脆地.

梵狄不由得蹙起眉頭,從他內心來是不希望穎現在就被帶去警察局,可是張隊親自來,還客客氣氣的,好歹也要給人三分薄面,如果鬧僵了反而對雙方都不利.其實張隊能對梵狄這麼多,已經算是例外了.

穎就是林凡,這件事怎麼警察這麼快就知道了,想想也不奇怪,警察必定是事先做過仔細調查的,確定之後才會來這里.

"張隊,徐穎欣還在休息,我上去叫她."

"這樣最好了,我們在這兒等等."張隊暗暗舒了口氣,梵狄這一關順利通過就行,來之前還有點擔心梵狄不會讓他那麼容易將人帶走.

梵狄給山鷹遞了個眼色,意思是好好招呼著客人,他自己就上樓去了.

輕輕推開房門,穎還在熟睡中,窗簾拉得嚴實,臥室里光線比較暗,但梵狄在走進來時還是會感受到一股溫馨的氣息.

這個房間本來就是穎以前住的,在她出事之後就空置著,但每天都有人打掃,一切擺設也都沒有變,而他時常會一個人坐在這里緬懷那段溫暖的時光.現在,她回來了,這房間不再是空的,有了生機,有了久違的溫暖,他的心會莫名變得踏實,因為他知道,穎對他不離不棄,無論生死都會與他相依,這是他能抓住的最真實的東西了……

"又踢被子……"梵狄一聲歎息,走過去將穎的被子給她蓋好,坐在chuang邊靜靜看著她的睡顏.

烏黑的頭發擋住了臉頰的傷疤,只露出一部分面部,紛嫩的柔唇一嘟一嘟的,嘴角還有一絲絲可愛的晶瑩,她像是夢到了什麼高興的事,時不時還咧著嘴笑笑.

純真得像孩子般的睡顏,讓梵狄心底禁不住微微悸動……善良又老實的穎,從前的命運太坎坷了,真希望今後她的路可以平順一點.不幸曾降臨在她身上,遇到了陸哲浩那個瘟神,可現在她回來了,在梵氏公館里,不能再讓她受到傷害了,她經不起一再的受傷,她已經夠哭了……

憐惜,從梵狄幽深的眼眸里流瀉出來,越發柔和的視線落在她身上,輕笑道:"好了,你憋著不累嗎,可以睜開眼睛了."

Chuang上兩眼緊閉的人聞,身子動了動,果然睜眼了……

"你怎麼知道我醒了?"穎望著眼前這帥到一塌糊塗的臉,心里美滋滋的.

"我剛剛覺得你的呼吸沒那麼均勻,所以就知道了."

"嘿嘿……"穎有點不好意思,她其實也才醒來兩分鍾而已,至于為什麼沒有馬上睜眼,原因若出來,那就是有點搞笑了……

"怎麼裝睡,難道想看我會不會趁你睡覺的時候親你?"梵狄戲謔地看著她,一語道破天機.

"你……你……"穎又驚又羞,怎麼他一下就能看穿她?

"有那麼明顯嗎?我閉著眼睛你都能知道我在想什麼?"穎好奇地問,對于梵狄的聰明,她心想自己估計是開飛車都追不上了.

梵狄啞然失笑,邪魅的嘴角輕輕一勾:"本來我也不知道,可一試探你就承認了."

"你訛我?"穎兩眼圓瞪,臉蛋可是緋的.

梵狄修長的手指在穎額頭上一戳,沒好氣地:"是你腦子太簡單,一條直線,我還能不知道你成天都只想著跟我親親,是不是巴不得把嘴黏在我嘴上不分開算了."

穎大囧,哇呀呀叫喚著,羞赧地將被子蒙住頭,然後發出悶悶的聲音弱弱地狡辯:"我才沒有像你的這樣……沒有,我沒有……"

這有趣的一幕,讓梵狄的心稍微輕松了一點……穎是他的開心果,有他在,他的生活總是會有各種樂趣.

"好了好了,正事……樓下有警察來找你,要你去警局錄口供,是關于那次事故的."

"什麼?"穎驚得從被子里躥出來,駭然地望著他,一時間懵了.

"警察怎麼會知道我?"

"警察辦案當然有他們的方法,因為有證據顯示那不是一場意外事故,而是人為的,所以需要你去警局做證人.你的口供很重要,警方也是想查出誰想害陸哲浩."

"是人為?那……不就成了蓄意謀殺?"穎驚悚了,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氣得臉都白了.

"這麼,因為有人想陸哲浩死,所以我就跟著倒黴了,若不是那樣,我就不會出事,我就不會破相,我就不會……"穎緒激動,單薄的身子在顫抖,滿腔的怒火無處宣泄.

梵狄心里一疼,料到她會是這反應,伸手攬著她瘦瘦的肩膀,低聲撫慰著:"所以你更應該要去警局了,幫助警方將凶手找出來,不管對方是誰,都要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價!"

梵狄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假如凶手沒得到應有的懲罰,他也會出手將對方送進監獄,總之,無論這個人是誰,都將會是悲慘的下場!

穎深深地吸了口氣,調整著緒,清亮的眸中眼神堅定:"好,我去,我會全力配合警方的."

"我陪你去警局."梵狄愛憐地摸摸她的腦袋,看著她這麼快就能調整緒,他也很欣慰.

大約一時之後,穎在梵狄的陪同下去了警局,由張隊長領著,對她進行取證工作.梵狄不能進審訊室,只能在外邊走道坐著焦急地等待.

穎向警方講述了那噩夢般的經過,張隊對此也是深表同,可案子還要繼續,重點在于出事之前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現象,陸哲浩有沒有什麼奇怪的話和有奇怪的行為.

從穎的口供來看,陸哲浩的行為舉止大都是正常的,只除了會將她拖上車之外,沒有異常行.張隊要穎再仔細想想,哪怕是一個字一句話都可能是破案的關鍵.

這對穎來是很殘忍的,那本就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夢魘,可現在卻要在警方的追問下一遍一遍不停地回想,回想……那種心理創傷是會留下後遺症的,就看什麼時候發作了.

"啊——!"一聲淒慘的尖叫聲從審訊室傳來,是穎的聲音!

梵狄在外邊聽到了,臉色大變,只愣了一秒之後便猛地沖了進去!【還有更新】

上篇:續:亂攤子怎收場!     下篇:續:去國外治好她的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