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去國外治好她的傷  
   
續:去國外治好她的傷

審訊室里,緒失控的穎驚恐萬分,看到梵狄沖進來,她想都沒想就一頭紮進他懷里,整個人還在瑟瑟發抖,臉色更是蒼白得嚇人,嘴唇在哆嗦著,顯然受到了驚嚇.

本來像梵狄這麼闖進審訊室是不被允許的行為,但此刻張隊卻沒有去責備梵狄的沖動,因為他也看出來了,穎況不妙,因為錄口供而受到了大刺激.

"怎麼回事?"梵狄慍怒的目光對視著張隊,就算眼前這個人是刑偵隊長,梵狄也顧不上客氣了.穎進來時好好的,現在卻成了這樣,不怪張隊怪誰?

張隊頗為無奈,眉頭皺得更緊了:"梵狄,徐穎欣剛才是因為在閉著眼睛回想她和陸哲浩出車禍前那一刻,陸哲浩了什麼.但是可能這對她來有些殘忍,精神上受不住,所以就……是我沒有考慮周到,徐穎欣的心理狀況暫時不適合繼續錄口供了,你帶她走吧,有需要的時候還會叫她來的."

"還來?"梵狄一聽這話臉色更黑了,但畢竟這突然況也不是張隊能預料的.

"阿凡……我們走吧,帶我離開這里……"穎顫顫巍巍地發出微弱的音節,這大冬天的她還額頭冒汗……是冷汗.

梵狄心疼地點點頭,帶著穎走了,心郁悶,同時也發愁,穎這是怎麼了?

其實穿了就沒什麼懸念,穎就是心理上有陰影,對于那次可怕的事故,她因為在警察急切的追問下不得不一遍遍去回想.而陸哲浩是個死去了的人,也是穎痛恨的人,加上出事時那種慘痛的經曆實在太折磨人了,這就好比是明知道那里有條深溝還要去踩,不掉進去才怪.

她拼命想要想起陸哲浩在車子*前和下墜的過程中了什麼,但就是想不起,越是想不起她就越著急,逼迫著自己的思維沉入到記憶的深淵里搜尋……最終的結果就是她在閉著眼睛之後沒多久腦子里就幻化出了陸哲浩在墜崖時那張表扭曲而驚悚的臉,就仿佛他一下子複活了在她眼前!

所以,她才會控制不住驚叫,再也不敢想下去了……

警方和穎自己都覺得很有可能在事發時陸哲浩真的有點異常的話,可穎就是想不起來,只是很模糊的一個印象,無法清晰.

接下來的時間里,穎都在梵氏公館里足不出戶,她的精神狀態因為錄口供那天所發生的事而變得很糟糕,每晚都會做噩夢,每次都會夢到陸哲浩的臉……

穎這種況,讓梵狄很擔心.身體的傷痕是看得見的,最可怕的是心理上造成的創傷.但為什麼在之前穎沒有表現出特別的不對勁,現在是怎麼了,為何反應那麼強烈?就好比是有人拉開了水閘……

梵狄還帶著穎去看醫生,精神科,心理科都去了.

醫生,穎很可能是患有創傷後遺症,只是因為她平時很堅強,潛意識苦苦壓抑著,所以沒表露出來.而張隊錄口供就等于開啟了穎心底那扇門,讓她重新面對曾經那可怕的瞬間.不是她的精神或記憶有問題,而是她關于那件事的記憶太過混亂,只要她能保持輕松的心,不要逼自己,不要去強求,她或許會想起來當時陸哲浩究竟了什麼.

原來如此,梵狄稍微松了口氣,看來現在關鍵是讓穎別沉溺在陰影里,要讓她有個愉快的心.

愉快?梵狄暗暗叫苦,從警局回來之後穎就沒愉快過.豆子想盡辦法逗穎開心,公館里的兄弟們也是很配合,輪番跟穎講笑話,可都不行.

梵狄窩火,心想穎好不容易看見了前路的光明,灰暗的人生剛有了起色,這人的緒馬上又一落千丈,特別是晚上睡覺的時候,他盡管都是跟她*,但她卻總是會在半夜被噩夢驚醒,之後便要到天亮才能入睡.這太折磨人了,梵狄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一時也還想不出什麼辦法能讓穎重新變得開朗起來.

吳師傅和他老婆都來看過穎,知道她的況後,夫妻倆更是心疼不已,走了還每天會打電話關心穎.

穎的母親也被接到城里來了,沒住在公館,住在梵狄安排的酒店里,每天來看望穎.

母親得知穎沒死,那高興勁兒可想而知,但如今又看到女兒愁眉不展,被噩夢所困擾著,精神萎靡,她心痛,但也跟梵狄一樣的一籌莫展.

心病還需心藥醫,醫生了,穎是潛意識里的黑匣子被打開了,或許她哪天想起了陸哲浩生前那一刻了什麼,她的心結才能打開,不做噩夢了就會逐漸康複了.

穎的況,關愛她的人會著急,可也有人偷著樂的.甚至希望穎永遠都這麼下去,渾渾噩噩地生活,希望警方永遠找不到凶手……

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就在時間一天天過去,一個多月之後,到了臨近新年之前的某一天,穎主動要求讓梵狄帶著她去一個地方——事故的發生地.

連綿的高山,盤山公路一圈一圈繞上去,在其中一個拐角處,接近山頂的地方,穎在那站了很久,直到兩腳發軟差點癱倒……縮在梵狄懷里,穎的眼淚滾滾而下,她想起了陸哲浩在車子*山崖時了什麼.

"梁玉……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穎很肯定,陸哲浩當時就是喊出了這句話,只是那時穎完全被驚恐所占據,哪里會細想.

但現在知道事故是人為的,那又另當別論了.

直到這一天,穎的磨難才算是真正結束了,對那次事故的成因有了交代,去警局向張隊彙報了這一新線索,當晚,回到公館,穎不再做噩夢了,終于是恢複了健康的睡眠.

就是因為這句話,警方將視線轉移到了梁玉身上,立刻將她帶回警局問話.在經過突審之後,梁玉的心理防線崩潰,交代了自己是這件事的主謀.

原來梁玉並非是陸哲浩的親媽.他親媽在他幾歲時就過世,之後父親娶了年輕漂亮的梁玉.陸哲浩對梁玉沒有好感,甚至是有些排斥和抵觸的緒,但由于父親的袒護,每次陸哲浩跟梁玉吵架之後都是他被訓斥,久而久之,陸哲浩對梁玉十分憎惡.直到去年,父親生病,立下了遺囑,在他死後,公司將會交由梁玉打理.

這件事爆發了陸哲浩和梁玉之間的矛盾,陸哲浩無法忍受這樣的結果,雖然父親沒過多久就出院了,身體康複,可一想到遺囑的內容,陸哲浩就恨透了梁玉.

梁玉也是出身豪門的女人,她從未將陸哲浩放在眼里,但她想不到陸哲浩會跟蹤她,抓到了她跟初戀男友私會的證據.那是梁玉酒後失態,稀里糊塗跟久別重逢的初戀男友發生了關系,之後也有些後悔,加上她很愛自己的老公,也就是陸哲浩的父親,所以她用一筆錢將初戀男友打發走了.

然而,想不到的是,沒過幾天,陸哲浩竟帶著一疊不雅的照片找到了梁玉,正是她跟初戀男友在酒店里纏.綿時的景.梁玉這才知道自己被算計了,初戀男友是陸哲浩花錢買通的,是個局.梁玉對陸哲浩深惡痛絕,激發了恨意.

但為時已晚,陸哲浩利用手里的照片威脅梁玉,讓她立下一紙合約,聲明若她繼承老公的遺產,她會無條件全部轉讓給陸哲浩.

梁玉家世優厚,本來是不必依靠男人的,就算不繼承遺產也不要緊,所以她在憤恨之余還是簽下了合約.可陸哲浩是個而無信的人,在梁玉簽下之後,他食了,沒有交出照片.

梁玉知道自己上當了,完蛋了,陸哲浩是個無賴,只要照片還在他手里,以後她將一輩子受制于他.

被人掐住脖子威脅的感覺不好受,梁玉一次次地跟陸哲浩談判,甚至不惜出重金,可陸哲浩就是不肯交出照片.就在出事之前不久,梁玉發現老公有*,當場抓住老公跟一個女人在家里的chuang上,那時她才知道是陸哲浩出賣了她,老公早就知道了她跟初戀男友的事.

借此,她老公提出離婚,梁玉徹底崩潰.但為了顧及兩家的面子,商量決定離婚的事暫不公開,所以外界不知道,可她老公就將外邊的女人接進家來,逼走了梁玉.

梁玉很愛老公,受不住打擊,她要報複陸哲浩,要他死!梁玉買通了陸哲浩賽車的對手,讓他在飆車時故意去逼陸哲浩,每每將陸哲浩逼入險境,最後在快要接近山頂時的一個轉彎處,陸哲浩為了不被追上,鋌而走險,結果刹車失靈,當他想要停下時已經沒有了機會.

刹車也是梁玉早就讓人動了手腳的,抽走了一顆螺絲釘……

陸哲浩在車子沖下山崖的瞬間驟然頓悟,刹車失靈一定是有人想害他,他直覺地想到了梁玉,于是大叫"梁玉,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

整件事就是這樣,穎是最無辜的受害者.而梁玉在得知林凡就是穎知道,曾在蜀香味門口暗中觀察過,她就是怕事會節外生枝,她忌憚穎的歸來,結果穎還真想起了陸哲浩的那句話,由此也成為了警方重新調查的方向.

梁玉在被抓之前還在琢磨著想對穎不利,可無奈梵狄保護得太嚴了,梁玉根本無從下手……

經過這件事,穎的心結徹底打開了,不再害怕去回想,不再做噩夢,這個人又恢複到了曾經那個活潑開朗的姑娘.

但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傷疤……梵狄決定,在穎大力發展前途之前,他要帶她去H國治療.要這祛疤整容技術,H國,確實是世界頂尖的.

這一去恐怕就是幾個月了才能回來了,穎依依不舍地告別了母親,弟弟,還有師傅師娘,和梵狄一起去了H國.等回來的時候,她將不再需要戴口罩了,還將開始自己真正的事業.她沒有忘記答應過梵狄的父親,只有當她做出成績之後,才會被梵家認可.

穎心里有個的願望,等疤痕盡除,等她回國之後干出點名堂來,那時,她想要成為梵狄的新娘,想要為他生寶寶,一家人開開心心地生活……

這個新年,穎和梵狄都不在本市,所以,他們也錯過了水菡一家人歸來的時刻.

除夕夜之前三天,水菡一家人從M國回來,這次,是連晏鴻章也在內的.

回來的正是時候,春節一過就該是童菲的預產期了,要生寶寶啦,水菡正趕上.

這次再也不走了……因為,晏少的毒已經完全解了,身體狀況在逐漸恢複,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到從前的巔峰狀態,想要再生個寶寶,那是指日可待的事.

重獲新生的晏季勻,如今可是神采飛揚,精神抖擻,擺脫了冥蕉毒的侵蝕,他又是活蹦亂跳的了,健康的身體才能照顧老婆孩子,才能孝順爺爺.

一家人坐在房車里,從機場駛向炎月集團總部.

穿過鬧市區,穿過熟悉的街道,水菡就像個好奇寶寶似的望著車窗外,晶亮的眸子閃爍著興奮.

檸檬摟著媽媽的脖子,純真無邪的大眼眨巴眨巴,竟冒出一句跟此此景不相干的話:"媽媽……我想找嫣嫣玩兒."

"噗……"正在喝水的晏鴻章差點被嗆到,回頭就在檸檬腦袋上敲了敲:"你這臭子,剛一回來就惦記著人家姑娘,真是……真是比你爹當年還調皮!"

"咳咳……"晏季勻俊臉一熱,趕緊地沖水菡笑笑:"爺爺開玩笑的,我像檸檬這麼大的時候可沒泡妞,我乖得很."

"哼哼……"水菡佯裝不悅,朝他瞪眼,嬌嗔的俏模樣讓男人心頭不由得一蕩,湊近她耳邊悄悄:"我真的很乖,晚上你就知道了."

"你……"水菡羞赧,這人得好*,誰不知道他在想啥,自從毒清了之後,他就每晚不消停,是要趕緊地給檸檬添個妹妹.

水菡不經意地瞄見外邊的街景,像是想到了什麼,立刻叫司機停車.

原來,這是經過蘭姐家附近了,水菡想著干脆就去給蘭姐一個驚喜,反正晏季勻和晏鴻章現在也不是直接回大宅,是要先去公司看看才會回去,而她覺得去公司這種事,她不必了,還不如帶著孩子玩玩.

水菡找得到蘭姐的家在哪里,下車之後幾分鍾就走到了,可是在上樓梯之際,還沒來得及敲門,就聽到里邊傳來一陣孩的哭聲……

"嗚嗚嗚……不要把我送走……不要……嗚嗚嗚……我不走……"是嫣嫣的哭聲,聽得人心都緊了.

水菡大驚,她是來找蘭姐的,可沒想到嫣嫣也在?發生什麼事了?孩子哭得好慘……【穎歸來後又會有怎樣的甜蜜和精彩?童菲快要生寶寶了.蘭姐的故事,晏錐的故事,男女主的趣事,都會陸續呈現,請大家繼續支持千千!】

上篇:續:那不是意外,是蓄意謀殺!     下篇:續:幸福大家庭